踩著同行們的屍體,一年吸金人民幣36億的鬥魚直播在美敲鐘上市

2019年7月17日,直播平台鬥魚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每股11.5美元,總市值達37.33億美元。

創始人35歲的陳少傑持股14.3%,身價折合人民幣37億。

本文來源:差評

微信id:chaping321

作者:小發

2007 年 6 月,一個動畫連載網站 Anime Comic Fun 的網站在中國成立了,它就是隨後為二次元愛好者所熟知的 AcFun 。

之後的十幾年中,AcFun 的站長更換了一個又一個,經營狀況卻越來越差。

競爭對手 Bilibili 等網站的快速壯大,AcFun 的市場佔有率被蠶食得很嚴重,獲得的融資也很少,無法支撐網站的運維成本,在去年一度面臨倒閉的窘境。

最後,快手在所有的 AcFun 用戶面前扮演了一波「 救世主 」的角色,出資 4 億全資控股收下了 AcFun 。

  氣勢正旺的農村「快手」,全資收購九死一生的動漫「A站」,將保持其品牌獨立運作。

AcFun 這一路走來可謂是命途多舛,能否在快手的巨量資本的支持下涅槃重生也是未知之數。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曾經作為 AcFun 版塊一部分的 「 AcFun 生放送 」卻在今天要赴美 IPO 了,哦對了,它現在叫鬥魚直播。

 一、鬥魚直播的前身 

要說鬥魚直播就不得不提到一個叫做陳少傑的人,他曾經是杭州邊鋒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的武漢分公司總經理,別看現在邊鋒不溫不火的,放以前邊鋒可也算是國民級的遊戲平台了,我相信不少差友小時候都看見過很多大人們在邊鋒上打撲克、打麻將。

那時候還是 2010 年,中國的直播市場才剛剛起步,但已經有人注意到了視頻直播市場的潛力,邊鋒就是其中之一,於是邊鋒出資設立了兩個項目:酷秀直播和飛火直播。

酷秀直播當時走的是美女主播的模式,那時候對於這塊的監管還沒有那麽嚴,酷秀直播很快就發展了起來,當然它也很快地倒了,因為它競爭不過當時的直播行業老大 —— 9158 ( 聚樂網 )。

項目的倒閉直接導致了邊鋒武漢分公司的關閉,可是這個項目對於邊鋒來說也不是毫無收獲,至少武漢分公司的團隊掌握了直播技術。

恰逢此時邊鋒總裁潘恩林和陳少傑出資收購了 AcFun ,於是原來武漢分公司的團隊一部分人就去 AcFun ,在 2013 年 4 月做了個直播項目,叫 AcFun 生放送。

當時的 AcFun 也不像現在這樣落魄,依舊是數一數二的流量入口,AcFun 生放送平台開始運營後,Q 德華、大帝、囚徒等主播相繼進入,他們的粉絲也是後來的鬥魚直播的第一批觀眾。

2013 年末,由於陳少傑和潘恩林理念不合,兩人分道揚鑣,AcFun 生放送也從 AcFun 獨立了出來,在 2014 年初改名為鬥魚直播。

 二、鬥魚直播與虎牙的鬥爭 

陳少傑自立門戶後,原先 AcFun 的那些主播也跟著來到了鬥魚直播。

可是陳少傑並不滿足於 AcFun 積累的這部分原始用戶,他看上了《 英雄聯盟 》的直播潛力,用自己手上的資金,簽下了眾多 LOL 排行榜上的民間高手,僅僅用了兩天時間就讓排行榜七成以上的玩家冠上了「 鬥魚 」的前綴。

此外鬥魚還冠名贊助了國內知名的 LOL 職業戰隊 WE、OMG、皇族以及 iG 戰隊。

雖然花去了數百萬的冠名費,但是這錢絕對是物超所值。

憑借這些民間高手以及職業選手在 LOL 玩家群體中的聲望,給鬥魚直播帶來了大量的新觀眾,僅僅三個月時間日活躍觀眾就翻了 10 倍。

憑借如此優秀的數據,鬥魚直播引來了第一波投資,2014 年 4 月,奧飛動漫投資了鬥魚直播 2000 萬。

這錢一到手,就被陳少傑用於繼續簽約職業戰隊,中國的 LOL 職業戰隊幾乎被「 一網打盡 」,紛紛冠上了鬥魚的贊助。

此後鬥魚又得到了紅杉資本 A 輪融資,這筆錢主要被用於挖角競爭對手虎牙的「 大主播 」們。

彼時的虎牙直播由於 YY 直播時期的積累,擁有大量的 LOL 大主播,而觀眾往往都是和自己喜歡的主播「 綁定 」的,鬥魚花費 6000 萬元從虎牙挖走了包括「 五五開 」、「 洞主 」之內的六大主播,也給平台帶來了巨大的流量。

鬥魚就這樣一邊撒著幣,一邊茁壯成長著,甚至在當時連王思聰都經常在鬥魚出現,有種「 為鬥魚站台 」的感覺,只不過後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這裡就不提了。

 三、「 大直播時代 」的鬥魚 

2015-2016 年可以說是直播界最「 混亂 」的兩年,全民直播、龍珠直播、熊貓直播等大量的直播平台紛紛崛起。

這時候隱隱已經是國內直播平台一哥的鬥魚自然成為了眾矢之的,被各大平台「 圍剿 」。

雪上加霜的是,包括文森特、小智在內的許多大主播都爆出鬥魚有拖欠工資的行為。

此外,原 WE 戰隊隊員微笑在一次直播時現實觀看人數超過 13 億,更是引出了鬥魚直播在直播觀眾數據上造假的問題。

之後我們能從新聞上看到的幾乎都是鬥魚的負面消息:「 洞主、蛋糕、秀逗等數十名主播跳槽龍珠直播 」、「 爐石主播彈射起步飆車肇事 」、「 直播造人 」、「 主播郭 mini 忘關攝像頭脫衣服」、「 主播劉佳怡代打 」等等新聞伴隨了鬥魚的 2015 和 2016 年。

隨後的時間,就在各大直播平台的相互挖角之中慢慢過去,主播們的身家越來越高。

雖說鬥魚負面頻出,可是卻在 2016 年獲得了兩輪合計超過 20 億的融資,鬥魚也逐漸成長為以遊戲直播為主,戶外、娛樂、綜藝、體育等全方位的綜合直播平台。

到了 2017 年,鬥魚完成了 D 輪融資,可是有「 鬥魚一哥 」之稱的盧本偉卷入了外掛風波,「 鬥魚一姐 」陳一發也由於發表過不當言論,雙雙被永久封殺,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五、鬥魚的上市 

鬥魚前幾年不太好過,可是終究是靠著融資撐了過來,並且在 2018 年 3 月獲得了騰訊的 6.3 億美元融資。

對於鬥魚這樣體量的公司來說,接下來的道路似乎也只有上市一條了,曾經被鬥魚「 彎道超車 」的老大哥虎牙直播在 5 月正式於紐交所上市了,鬥魚怎麽能在這時候掉鏈子?

2018 年 7 月,就傳出過鬥魚打算去美國進行 IPO 的消息,隨著 2018 年底全民直播以及今年年初熊貓直播的倒閉,鬥魚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直播界一哥的地位穩了。

可是鬥魚的第一次 IPO 申請卻不是很順利,據說是因為二次財報出了問題,而且鬥魚在之前已經連續虧損了三年。

直播平台上市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營收能力。

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來自於「 土豪 」們對於主播的打賞分成,雖然你看直播平台上頁遊廣告什麼的花花綠綠一大片,但是它們的廣告費用只占到很小的一部分。

看過直播的人都知道,那些土豪們為了爭搶在主播直播間的「 地位 」,一擲千金這個說法是真的不過分。

鬥魚的禮物裏有一個叫「 超級火箭 」的東西,標價是 2000 魚翅,魚翅和人民幣的比例是 1 比 1 。

也就是說只要輕輕一點,2000 人民幣就這麽沒了。

更誇張的是一個叫「 貴族系統 」的東西,只要開通了貴族,進入直播間就會有提示。

由價格不同分為不同的等級,最高的是皇帝,一開通就要 12 萬人民幣,此後續費是每月 10 萬,這是我見過的最貴的「 包月會員 」了。。。

鬥魚也深知這些土豪的心理,推出了「 粉絲節 」、「 主播 PK 」之類的活動,在這種特殊的時候,就是在比拼粉絲的忠誠度了,土豪們自然不甘落後,為了讓自己喜歡的主播贏,往往一刷就是十幾二十個「 超級火箭 」,就這一下就是大幾萬下去了。

更不用說頭部主播們各自都有著忠誠的「 皇帝 」粉絲,這樣的粉絲,一個名字可就代表著十幾萬人民幣。

這些只占到活躍用戶不到 5% 的土豪們,支撐起了鬥魚的商業生態,2018 年,鬥魚的營收為 36.54 億元,其中直播打賞營收占了 86.1% 。

即便有如此高的營收,在 2018 年鬥魚整體卻依然虧損了 8.76 億元,2016、2017、2018 三年裏,鬥魚虧損超過 22 億元。

好在隨著競爭對手的相繼倒下,鬥魚直播在今年的第一季度終於扭虧為盈,頭一次實現了盈利,凈利潤達到了 1820 萬元。

這也是鬥魚的新招股書底氣所在。

也許你從不看直播,也不理解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喜歡在互聯網上看一個陌生人玩遊戲,講段子,跳舞,甚至一擲千金。。。

但這本質上是一種最真實也最廉價的精神消遣,就和當年坐在電視機前無所事事瘋狂換台的人所追求的一樣。

直播平台餵飽了這些人,養活了自己的同時,也養活了整個行業。

哪怕這其中有的平台漸漸沒落了,哪怕不是如今打出來的鬥魚、虎牙,也總會有一天,有那麽一批直播平台去敲響上市的那口大鐘。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