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幫,其實一直很乖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本文來源:X博士

微信id:doctorx666

作者:涅瓦

日本黑幫最近成了熱點,連上新聞。

第一個新聞是:最近,日本黑幫成員紛紛賣起了珍珠奶茶,稱是「沒什麼比這一行更好賺了」,連人民網都進行了報道。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第二個新聞是:為了配合G20的召開,黑幫頭子給組員們放假,並告誡他們要奉公守法,不要給G20添堵,非常乖巧。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這兩件無厘頭的事件,搭在一起,恰好是日本黑社會的一個完美素描:看似兇狠的日本黑社會,一貫就是個盈利團夥,乖巧機警。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提到日本黑道,您會想起什麼?

Yakuza,紋身,山口組,桐生一馬,或者是經典的高倉健經典電影《昭和殘俠傳》。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昭和殘俠傳》經典電影,充滿了兄弟、任俠、紋身和大片刀。

但事實上,這些看似兇神惡煞的日本黑道,一以貫之,就是一個以盈利為目標的公司。

日本黑幫的發家起源,大都不太體面。雖然日本黑幫們,自號任俠,是秉持著武士道精神,以保護窮苦人民的利益為己任的一群新時代samurai。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每個日本黑幫想像中的任俠形象

不過,真實的寫照就是,在二戰之前,他們就是一群社會邊緣的遊民,小商小販、流氓地痞集結而成的鬆散組織。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經典的黑道片《無仁義之戰》中,真實的黑道形象

拿日本最大黑幫山口組來說,在1915年於神戶成立,由一群窮苦的瀕臨失業的碼頭工人組成。

雖然每天吃不上幾口熱飯,但他們的創業目標也十分雄偉,要做大正時期的任俠。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內山外口的logo設計,

有正直、團結一心的意味

事與願違,當時的他們混得卻十分弟弟,平時主要幹兩件事:

1、在集市、劇院,幫忙管理攤位、看場子,收點保護費;

2、在港口,通過打架鬥毆,擠出同行,以此多拉點活。

他們所謂的爭鬥,完全就是為了多賺點錢,吃兩口熱飯。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1920s的神戶

像未來的三代目山口組組長,田岡一雄(1913—1981),此時也是一個混混,打架靠著一手挖眼絕活兒,名震天下,被大家誇作「熊人」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但你要是問他怎麼發展壯大山口組,當時的他,面對這個渾濁的世界,也根本沒有頭緒。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因為在這時期的各個黑幫老大眼里,港口能多搬點貨兒,民眾們能多給點保護費,就是所謂的發展壯大。

因為大家用腦子一想就會明白,在明治維新後,日本這麼一個集權如此強大的軍國,怎麼可能會有黑社會的發展空間。

日本黑幫之所以能發展做大,全托了日本戰敗的福,點解?

這要說到1945年,日本戰敗之後,政府徹底垮台,日本被他們口中的米國鬼畜給接管了。

自此,日本出現了一片混亂而蠻荒之景象,饑民遍野、暴力事件頻繁。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1945年10月26日,數百名日本難民在東京的上野火車站聚集,在寒風中睡竹席,蓋舊報紙。警方估計每晚有三人死於饑餓。

此時的昭和男兒們,活得也十分悲苦,像《輻射》系列遊戲里的角色一樣,四處撿垃圾為生。

他們在菜市場翻剩菜剩飯,扔鍋里亂燉,吃得津津有味。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還會用僅剩的一點現金,去地下賭場搏手氣,不然乾脆就直接明搶暗偷,得過且過。

然而,就是這種社會崩潰的背景之下,讓一部分好勇鬥狠和投機取巧的人發了大財,其中最為致富的,就是日本山口組。

讓山口組賺得頭暈眼花的第一桶金,即1950年朝鮮戰爭時期,幫美軍運輸軍火的差事。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無仁義之戰》中大發戰爭財的山守幫,其實說的就是山口組

這時候的日本港口,被美軍作為軍需品的輸送點。

山口組聽聞消息,順勢成立了「甲陽運輸株式會社」

山口組簽下了大筆軍事運輸訂單,一筆又一筆收入進帳,原本的混混流氓們,口袋有錢了,換上了西裝小皮鞋,笑得也比以前更開心了。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圖中間的山口組大哥——田岡一雄,梳起小油頭,穿上小西裝,homie多了,皮膚也變得緊致有光澤。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不過,與此同時,還是1951年,精明的山口組還抓住了另一個時代痛點。

戰亂後,日本人民十分需要精神慰藉,於是,山口組瞄準了日本的藝人行業。

成立了明星經紀公司,神戶藝能社

山口組老大田岡一雄的原話是這樣的:

「名人固然要盯緊,但是更有意義的是發掘新人,並通過努力使他們成為名人」

這一時期的山口組,發掘了大量國民級的日本藝人,有被首相授予「國民榮譽賞」的美空雲雀,截止2001年,唱片銷量達到了8000萬張。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還有電影之星(歌う映畫スター)高田浩吉。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以及晴川虹子、伴淳三郎等等炙手可熱的藝人。

山口組還額外舉辦了「民辦二十大歌手演出」廣播節目,滿足了日本人民的文化訴求,人民們聽著小曲唱著歌,對山口組的明星業務十分買帳。

而這個節目,就是日後在日本家喻戶曉的「紅白歌會」的前身,紅白歌會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頗似我們春節必看央視春晚的感覺。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山口組,為了打擊自家明星的吸毒亂象,創辦了「打擊毒品同盟」,印制傳單、組織演講,給民眾普及毒品危害性,還主動向警方告發毒販。

這個傳統一直保留了下來,直到2014年,山口組還為此設計了官網,「麻藥追放國土淨化同盟」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後來,隨著國際形勢的緩解,日本經濟騰飛,60年代,日本經濟高速發展,股票價格也一路飆升。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形勢大好,日企紛紛放下了正經行當,借錢炒股,山口組也不例外,跟風炒股,並協同金融機構操縱股價。

而且,到了80年代,股市狂熱依然延續著,不止如此,民眾還紛紛炒起了房子。

1985年到1988年,日本房市被爆炒,東京土地市值增長了88%,單單是東京的房產市值,就能買下整個美國,美國人聽了都嚇傻了。

日本人這種買房狂熱,幕後的推手、參與者之一,就有山口組。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因為在美軍從50年代朝鮮戰爭結束後,逐漸撤出日本的同時,遺留了大批無人認領的地產。

山口組順勢買入持有了大量廉價地產,而到了80年代,這批地產成了一筆橫財,讓他們瘋狂撈金。

而且,房價飆升的同時,地產行業興起,拆舊房修新樓的同時,往往會遇到不願搬走的釘子戶,最為兇狠的是成田機場的釘子戶,他們的形象是這樣的。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搭堡壘、扔汽油彈

雖然不是所有的釘子戶都如此戰鬥力爆表,但面對頑固的釘子戶們,有的房產公司還是會重金聘請黑幫流氓,鬧事驅逐,他們的形象是這樣的。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在1991年,日本房市泡沫破裂,潮水褪去後,無數自以為是巴菲特、里弗莫爾轉世的日本房客,最終都發現自己都在裸泳,紛紛捂住自己的襠部,宣告破產投降。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Hadaka Matsuri

但是精明的山口組由於見好就收,並沒有受到太大損失,反而又在這種歷史轉型節點中,抓住了橫發機會。

因為,房市泡沫破裂之後,許多因炒房欠債的公司急需資金周轉,普通的房貸市民,也要現金維持生活,甚至還有不少狂熱的投機客,也想用最後的一點兒錢在賭場中再搏一把。

借高利貸、賭博,反而成了一種救命手段。

像1996年的日漫《賭博默示錄》里的主角,就是欠了30萬的年利息20%的高利貸,為了償還債務,上了一艘賭場郵輪,想靠一賭翻身。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作者創作這個故事的原型,就是泡沫經濟里那些背負重債的卑微人們,無路可走,想靠賭博轉運。

山口組見狀,隨即轉型,靠放高利貸、開賭場、買賣債券,大發國難財。

另外,日本經濟騰飛的這段時期,創造了大量工作崗位,不少具有冒險精神的廣東、福建等沿海人民,紛紛偷渡到日本尋求致富機會。

山口組也在此時與經營偷渡業務的蛇頭們合作,賺上了人口運輸的黑錢。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這是《新宿事件》中描繪福建偷渡客初到日本的窘狀,無依無靠

所以,你會發現一個特點,就是以山口組為首的日本黑幫,他們做生意的發財路徑,是與日本的經濟發展曲線完美貼合的。

日本國運不行了,就發國難財,日本經濟好了,就跟著做賺錢買賣。

而如今日本暴力團排除法嚴格了,日本黑幫被禁止從事許多行業,其中就包括建築業。

所以他們又開始想著擺攤賣珍珠奶茶,賺起了年輕人的錢。賺錢手段之多,堪稱賺錢萬花筒。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極惡非道•全量糖分》

雖然他們精明有餘,但是,日本黑幫並沒有那麼兇狠。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幫,雖被叫作暴力團,但一貫是比較安分的,除了搞錢外,也極力想與民眾討好關係。

像萬聖節的時候,幫派成員會給小孩子們發糖,這對日本民眾來說是一件常事。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不止如此,他們也很少在社會上鬧出什麼大動靜。

像2016年,山口組內亂後,分裂成了山口組和神戶山口組兩大集團,發生了日本媒體口中的「全面戰爭」。

但你一搜相關新聞,出現的卻是幾個社會混混,赤手空拳互毆的場面。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報道的最為極端的情況,僅僅是3月6日,發生了一起槍擊事件,神戶山口組的辦公室牆上被打了三個子彈孔,無人傷亡。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哥倫比亞古柯大亨——FARC的軍隊,山口組看到他們只能夾道相送

而且,自八十年代之後,日本最兇狠的根本不是山口組,而是華人幫會。

在福建民間,流傳著這麼一句話,「台灣人怕平潭人,日本人怕福清人」,說的就是日本黑幫在福清人眼里,就是一群弟弟。

要是把日本黑幫放在新宿紅燈區這一華裔、韓裔、黑人黑幫聚集的生物圈層中,日本黑幫的地位,可能與草履蟲難分伯仲。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在李小牧的自傳 《歌舞伎町案內人》中,真實記載了日本黑幫的弟弟形象。

桌子上的三人……說的是上海話,好像談論的不是什麼好的勾當……

「不想與(日本)黑社會有衝突,有沒有辦法?」

「你怎麼這麼包!真有什麼就揍一頓日本的黑社會都是些沒用的東西。

注意,這是幾個在新宿混了些許時間的普通上海人說的狠話兒。

日本黑幫的現狀也符合敘述,在日本民眾心里,中國黑幫比日本黑幫更狠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華人在日黑幫,怒羅權的武器一覽,口號是:「在 日 華 人 暴 走 聯 合」

在新宿,曾發生過一起「睪丸事件」,有幾個福建人,不知出何原因,在某個日本黑幫管控的遊戲機廳內鬧事,隨地吐痰、大喊大叫。

有個日本黑幫成員坐不住了,上前阻止,當場被一腳踹飛,睪丸也被割了。

遊戲機廳被砸個稀巴爛,這幾個福建人卻安然無恙。

這一事件對日本黑社會來說是一件恥辱,他們沒有聲張,只能暗自叫苦,把事情壓了過去。

但是,在1994年,發生了一起轟動日本社會的「快活林事件」。

在新宿的一家叫「快活林」的餐館內,有幾個北京黑幫成員正在吃著飯,卻突然被手持著青龍偃月刀的上海黑幫成員襲擊,一死幾傷。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這原本是一件中國黑幫內鬥事件,卻讓新宿的日本黑幫談華色變。

平頭、皮膚黝黑、大眼睛、國字臉、揮舞著青龍偃月刀的中國狠人,這一形象牢牢刻在了日本黑幫的心里,成了他們的夢魘。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這一印象也被刻畫在了遊戲《如龍》中,華人黑幫蛇華組,個個手持青龍刀,雖然看著十分笨重且中二,但這確實是日本人對華人黑幫的印象之一。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在事件發生後,李小牧路過新宿街頭,遇上日本的熟人,往往會被人半開玩笑半後怕地問上一句:「李,你今天上班沒帶著青龍刀吧?」

不過,話雖然這樣說,只要我們看上幾部的任俠片、黑幫實錄片,往往會加深一個困惑:日本黑幫真的混得這麼弟弟嗎?電影里的日本黑幫不是挺帥的嗎?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既然這麼不狠,那麼yakuza們的兇狠形象是咋麼來的呢?

兩個字:營銷

實際上,在60年代,確實出現了大量美化日本黑道的任俠片,把他們塑造成了扶弱濟貧的形象。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再注入大量血腥勁爆的砍殺場面,特別吸引日本觀眾買單。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然而,這些與黑幫有關的日本電影,往往沒反映日本黑幫的生存實景。

因為這些片對日本黑道的美化,很大程度是由於票房需要,想復刻極受日本民眾歡迎的日本古裝——「劍戟片」的感覺,通過暴力的打鬥鏡頭,以及正義的主角形象,吸引民眾買單。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經典劍戟片《用心棒》

日本黑道片不真實的另一個原因是,日本黑幫也會利用黑幫片搞搞公關,宣傳下自己的帥酷形象。

比方說日本的電影公司東映公司,就與山口組關係十分之鐵,被山口組投資之後,拍攝了「三口組三代目系列」「日本的首領系列」,您看看這名,多牛逼啊,還以為說的是東條英機呢。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且,這些片還是由田岡一雄的兒子田岡滿擔任的製作人,通篇歌頌自己老爸的光輝偉績,閉口不提自己老爹坐牢時期吃黑豆飯,被阿sir管著的日子。

除此之外,在精心包裝之下,我們對日本黑幫的印象集合,永遠是精致帥氣的紋身。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出行炸街的景象。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以及動不動就斷指的殘酷場面。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靠著這幾個法寶,鎮住了對日本黑幫運營模式不甚了解的外來看客。

但這些日本黑幫脫去精心裝飾的行頭之後,他們與全球的其他大黑幫十分不同。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脫去行頭之後,犯法了還是要被關起來

他們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勇鬥狠,反而十分的精明,生存之道就是見機行事、見風使舵、見招拆招。

且極其聽警察話,說一不二,像2016年,神戶山口組被警察抄了老巢,徹底清查,所有喜歡用彈舌音叫喊作勢的yakuza統統站成兩排,抬手給阿sir引路。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收 獲 頗 豐

畢竟,對他們來說,風險不是標榜黑道精神的名片,而是一個利潤的砝碼,要是收入高於風險成本,幹就完事了。

因此,如果中國頭號狠人劉華強國慶節休假,去了新宿旅遊拍照,遇到了日本山口組小組長帶著小弟在捧著西瓜在賣。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那麼,很可能會出現這樣一個對話場景。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幫一直是乖巧弟弟

  舊中國的歷史上,有一個真實的江湖
  窮困的日本黑幫好不容易在line賣「黑幫貼圖」賺錢,結果被警方要求下架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