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千島湖的美麗新學校】農村應該有什麼樣的小學?

本文來源:正午故事

微信id:noon-story

作者:葉揚

2019年6月,我跟著建築師王偉去看了他設計的富文鄉中心小學。

富文鄉中心小學位於杭州市淳安縣,在千島湖區。

我對千島湖區沒有太多認識,只記得那裏盛產大魚。

到達當天,杭州市內烏雲霧靄,天空灰黃,大雨欲來,十分悶熱,車開過千島湖立刻變得艷陽微風,湖水的涼氣加上海拔高,體感清爽不少。

學校位於縣公路邊的台地上,周圍和對面是真正的青山,旁邊是村子。目前在中心小學就學的學生人數不算多,120多位。

但是,受山形的影響,在這里上學的小朋友,最遠的小朋友家離學校有30公里的山路。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學校的側樓、鄉幼兒園的樓上,設置了可供幾十名學生居住的宿舍。

與此同時,為這些學生授課的專職教師有22人,師生比在1:6以下。

新的教室、授課方式和全新的思路,加上獨特的建築設計給這座農村小學賦予了新面孔,讓富文鄉中心小學迅速受到關注。

美麗新學校

美麗新學校

▲富文鄉中心小學改造前與改造中(圖片來源:王偉)

美麗新學校

▲富文鄉中心小學附近的村貌

美麗新學校

▲遠看富文鄉中心小學

美麗新學校

▲富文鄉中心小學改造後教學樓遠景

有人和我說這里靠近安徽,應該讓學校符合徽州民居的風貌特色。

但是,首先,從杭州市內開到學校的一路上我沒有看到過一棟徽州民居,無從知曉這番話的真偽。

其次,如果徽州民居和孩子的家庭與居住環境沒有直接的聯繫,去設計一個符合大人所謂的「人文歷史」思考而虛設的所謂「徽州風貌」,將孩子們置於一個陌生化的環境並不是適宜的選擇。

看了村子就很容易理解建築師所選擇的坡頂造型。

村中不乏鱗次櫛比的坡頂小樓房,紅色、灰色、白色、黃色、藍色的瓷磚、瓦板、塗料、波形板都有用到,雖然純度和彩度都不及學校使用的熱烈,但孩子們對這樣的形態和顏色應該都不陌生。

而且,在這個青山環繞的地方,遠看學校如同一簇野花,也並沒有與環境違和的感覺。

美麗新學校

▲教學樓近景

美麗新學校

▲改造後教學樓近景

美麗新學校

▲改造後教學樓立面

美麗新學校

▲教學樓背立面

靠近建築本身才明白它不同於照片的巧妙。

照片無論如何拍攝都有把三維畫面拍平成二維的視錯覺。

在現場,三維和二維亦幻亦真的感覺更加強烈。

它像埃舍爾的畫著了保羅·克利的顏色,18種顏色的PC板與8種顏色拼色的碎瓷片構成了豐富的視覺效果,圖形組合切換,處於不同的距離看這座建築會產生不同的立體感認知。

許多人用二維圖像畫出模仿三維的效果,可這座建築有時把三維的小屋悄悄扭轉一個很小的角度取得於二維的圖像一致的效果。

它既是一棟建築,又如同許多靠近的建築,形成了幽默而有趣的特殊效果,被稱為「山村微城」——給孩子的小城。

建築師在原有教學樓走廊的外側加設了鋼結構,加寬了原來狹窄的走廊,在教學樓的西側搭建了用於課外活動和戶外活動的空間,先是有屋頂的風雨操場,接著是一層水池,塗成淺綠色像竹子的細長柱子托起幾個位於二層的彩色活動空間。

而後是層疊的增設的尖頂小房間,里面放著陶藝、手工的用具,設置了舒適的「小窩」與「樹屋」空間,在小屋之間結合兒童玩耍的需要設置攀爬繩網、攀巖斜坡和樓梯配合使用。

陽光下的彩色屋頂讓每個房間具有了不同的性格和質感,朝向操場的方向設有門和窗,大多半開放並與原有建築的外走廊結合,每個彩色房間彼此保持間隔,不同高度的窗口利於空氣對流,確保沒有一個空間會有悶熱空氣淤滯的問題。

本來氣溫較低,加上通風充分,我擔心的悶熱在這些小房子裏並不存在,氣溫與教室外的走廊基本保持一致。

因為並非授課教室,在最熱的時候,可以不必在其中安排課外活動,到時應該也是小學的暑假時間。

大家特別關心這類材料的使用。

從消防上來說,PC板這類塑膠類材料具有一定特殊性,如果作為純外牆材料確實需要特殊防火構造和進一步論證、實驗,作為建築外牆裝飾材料是可以在50米高度以下使用的。

富文鄉中心小學的設計做法也獲得了各級消防審批的批准。

板材本身具有一定的自潔性,抗老化的保證期在15-20年。費用不會超出一般的學校立面維護所需。

教學樓裏的學生使用的主要樓梯,建築師將原來台階的高度做了調整,以適應小學生的步幅和身高,還增加了滑梯。

教學樓裏加設滑梯的樓梯,因為坡度合適,怎麼用都是安全的。

美麗新學校

▲新加建的公共活動空間

美麗新學校

美麗新學校

▲活動空間與教學樓用攀爬繩網相連,孩子們非常喜歡,甚至需要給每個班的孩子安排時間表

美麗新學校

▲活動空間有小窗和各種開口確保通風

美麗新學校

▲活動空間中孩子們的課餘手工作品,編織、手繪、紮染等

美麗新學校

▲公共活動空間,用作休息和閱讀

美麗新學校

▲頂樓露台加建的活動空間,是天文觀察、繪畫、書法的好地方

美麗新學校

▲圖中左邊是原有教學樓走廊,中間是新增樓梯,右側是加建的鋼結構樓面和活動空間,吹拔空間有利於氣流,左側的竹子也長勢良好

美麗新學校

▲音樂舞蹈教室裏,弧形落地窗與弧形舞台結合,專業的舞台燈、舞蹈落地鏡、必要的音響設備,附上的各類樂器,都讓這個房間有不同於我對農村小學的認識。這些設施與建築的改造費用加在一起,每平方的造價仍在3000元以下

美麗新學校

▲有一定專業級水準的燈光設備

美麗新學校

▲上課教室

美麗新學校

真正的授課教室更讓我驚訝,六個班有若干種高度的兒童桌椅,配合他們的身高。

每個教室一側是帶有室外遙控遮陽幕的落地窗,既可以非常明亮又可以在需要播放影片和投影的時候確保教室全黑。

三面牆中一至兩面設置投影儀和大小不同的螢幕,根據年級、班級不同方向不同,有的教室有實驗操作需要的操作台和洗手池,有的甚至配有沙發。

每間教室的陽台上有一個「後勤」空間藏在空調外置機的隔間旁邊,放著墩佈池、打掃衛生的工具。

美麗新學校

▲鄉裏美術教師畫富文鄉中心小學的水彩作品

為學校改造進行設計的建築師王偉,是中國美術學院風景建築設計研究總院總建築師,浙江省建築設計大師。

這麼說不是為了製造權威的壓力,只是為了排除一些猜測,說明他並非不懂建築規範的新手。

他的建築設計以學校和醫院為主——這兩類建築都對功能、佈局、規範有很高的要求。

經他之手設計的學校在全國完成了十幾所,其中包括有杭州久負盛名、最好的公立小學之一天長小學的改造。

在重建之前,富文小學1990年代高峰期就學人數近千人。

原有教學樓也是在那時興建的。但到了2017年,新入學的學生只有14人。

根據當地人口出生率11.5‰計算,富文鄉每年出生人數應該在92人左右。

因為富文鄉中心小學是鄉內唯一的小學,這背後意味著生源的大量流失。

孩子們也許去了其他地方的學校,也許和進城務工的父母在一起,還有可能是由於各種原因沒有入學。

考慮到類似情況,教育部門決定實驗性地進行調整,在一些適合的地方開辦小規模學校,希望建立更適合農村孩子發展也更復合多元的教育機制。

富文鄉中心小學是背負了這樣的期待,建立起來的具有試點和示範作用的「樣板」小學。

縣政府和杭州市投入資金1000萬元,原千島湖初中書記薑蔚穎老師自願調任到小學擔任校長。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建議與協助下進行了學校的定位與課程設計,請中國美術學院建築設計院的王偉建築師進行了原有校舍的主樓的內外改造設計,重新調整了班級部署。

學校於2018年10月中完工,11月開始正式上課。

經過專業的討論和設計,參考了國際上先進的教學方式和理念,富文鄉中心小學有不同於傳統方式的教育結構,不參加縣內統考,試行包班制,兩位老師負責一個班的語、數、英、科所有課程和學生的基本生活管理,每個班現有學生不超過25名,未來也將盡可能維持小班模式。

目前是6間標準教室、3間綜合專用教室。

學校加建改造的部分提供了6個公共學習空間,提供彈性的年齡混合的學習與遊戲空間。學校將不再設定固定的上課時間,足夠的空間確保了學生可以參與和進行更多樣的活動。

學生們每天多了3種課:一個小時自主閱讀,一個小時自由活動,一個小時自由運動。

學校外聘了書法、聲樂、武術、越劇老師,開設了21門拓展課。半年多時間,富文鄉中心小學獲得了縣科技節20多個獎項,8個節目被選入選入藝術節,其中一個節目在杭州市藝術節上獲得二等獎。

在一篇採訪薑校長的文章中,她提起自己曾經教過的初中學生「他們大多數不會閱讀,沒有什麼特長,對自己的未來一知半解」,所以想到小學去,盡早激發他們學習的興趣。

興趣,可能是如今教育面臨的最大問題。

老師們想在富文鄉中心小學實現的,無非是讓鄉裏的孩子們擁有學習的興趣,在多樣化的學習和活動裏找到能給他們正反饋的東西,形成積極的心理,逐步養成學習的習慣。

即使他們未來仍留在鄉村,也是陽光、自信,被薑校長稱為「知書達理的人」。

探索適合的教育方式,讓一批人、幾代人有信心、有文化、饒有興趣地愉快地生活下去,孕育出美好的鄉村文化。

建築形式中傳達的積極、活躍,與學校所希望在長期的教育中潛移默化傳遞給孩子們的東西是彼此呼應的。

富文鄉中心小學總讓我想起《窗邊的小豆豆》,黑柳徹子筆下那個收留了孩子們、為每個孩子設想的巴學園,是奠定他們人生的所在。

  日本「專為一個人而設的學校」,5名老師、1名學生。日前他畢業,學校也休校了
  盤點中國大學院校那些富麗堂皇的學生餐廳(都是「別人的」學校)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