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後攔路打老師」案宣判:打人者獲刑1年半 當庭表示上訴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新京報

記者 李一凡 雷燕超 王清以

2019年7月10日,河南省欒川縣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常仁堯尋釁滋事一案進行公開宣判。以尋釁滋事罪判處被告人常仁堯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經審理查明,2018年7月的一天下午,被告人常仁堯駕車與同村的潘某某一起外出時,在欒川縣欒川鄉雙堂村省道S328-19里程碑附近, 遇見曾擔任過其初二班主任的張某某騎電動車經過。常仁堯事後供稱其看到該人疑似張某某,想起上學時因違反學校紀律曾被張某某體罰,心生惱怒,遂將手機交給潘某某,要求為其錄制視頻。接著,常仁堯到公路上攔下張某某,確認後即予以呵斥、辱罵,並連扇四個耳光,又朝張某某面部猛擊一拳。之後,常仁堯強令張某某將電動車停靠至公路旁,繼續進行辱罵、呵斥,又先後朝張某某胸、腹部擊打兩拳,並將張某某的電動車踹翻,致使電動車損壞,引起二十餘人圍觀。

事後,常仁堯將所錄制視頻傳播給初中同學觀看、炫耀,造成該視頻在多個微信群和朋友圈傳播擴散,被眾多媒體平台連續報道,引發社會輿論廣泛關注。後常仁堯又在「常氏宗親」微信群再次發佈視頻,仍聲稱自己的行為沒錯,即使打老師不對,張某某也有百分之五十的責任等。隨著該視頻在微信等媒體平台的傳播,相關事件再次引發社會輿論關注。嚴重影響了張某某正常的工作、生活及其家庭安寧,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欒川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常仁堯為發泄情緒、逞強耍橫,借故生非,在交通要道攔截、辱罵、隨意毆打老師張某某,並同步錄制視頻進行傳播,引發現場多人圍觀和社會輿論廣泛關注,嚴重影響張某某及其家人的工作、生活,破壞社會道德準則和公序良俗,情節惡劣,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鑒於常仁堯有自首情節,系初犯、偶犯,可以從輕處罰。根據常仁堯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於社會的危害程度,作出上述判決。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社會各界群眾及被告人家屬等50餘人參加了旁聽。

20年後攔路打老師案:被打教師未出庭,動手學生憶過去泣不成聲

攔下那輛摩托車之前,常某把手機給了同行的朋友小潘,「給我拍著點。」開摩托車的是常某的初中班主任張某,他還沒來得及回憶面前這位壯年男子是誰,就被常某打了一個耳光。

「還記不記得我?記不記得!以前咋削我的知不知道!」常某一邊說,一邊推搡、掌摑張某。

網絡流傳的1分多鐘的視頻中,常某一直情緒激動,斷斷續續地對張某實施毆打。張某似乎也認出了這個曾經的學生,他連說了幾個「對不起」,並向常某解釋多年前體罰他的原因:「當年年輕氣盛。」

後來,在路人勸說下,常某停手,雙方各自離開。張某受了點傷,但他並沒有告訴家人自己遭到了學生毆打,因為「覺得丟人」。

沒想到,這件讓張某不願提及的事情,在5個月之後用幾乎刷屏的形式曝光在公眾面前。

據常某朋友和家人的講述,2018年7月,常某在打完老師後,將小潘為他拍下的視頻,第一時間發給了初中的女同學,常某認為她也曾經是張某「棍棒教育」的受害者。

起初,該視頻僅僅在常某的初中同學圈內小範圍傳播,常某叮囑過大家:「不要傳出去。」幾個關係要好的同學還開玩笑:「你幫我們都報仇了。」

2018年12月,事情的發展讓常某始料未及,常某打老師的視頻開始在網絡上瘋狂傳播。

據上遊新聞報道,欒川縣官方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27日,該視頻的微博受眾人數達6.8億多人次。

張某任職的學校,於2018年12月16日向欒川警方遞交了一份控告書:常某毆打謾罵老師,並且不以為忤,還蓄意進行錄像和網上傳播,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不希望因為此事處理的不當,讓廣大教師的心一冷再冷……

學校遞交控告書的當日,張某向派出所報案。他對媒體說,現在這個事情已經由不得他了。

2018年12月20日,常某在工作地杭州被警方帶走。

恩怨

事件發酵的直接導火索,是小潘幫常某拍下的視頻。但更深層的原因,恐怕還要追溯到20年前。

那時常某正在念初中二年級,教英語的張某是班主任。

常某的一個初中同學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盡管她對張某印象不深,但張某對常某做的一件事情卻讓她至今記憶猶新。張某曾將一個木牌插在張某的脖子後面,「像對待勞改犯一樣侮辱他。」

這件事也被常某的家人反復提起。「頭還被按到講台下,老師踹他十幾次。」常某父親稱,原本不知道兒子曾遭遇這樣的傷害,常某出事後,才聽他的同學多次提到。「常某每次跟同學、朋友說到這,都要哭一頓。」

常某妻子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則表示,常某至今還會夢見被老師毆打的場景,多次從噩夢中驚醒。

圖/微信公眾號“欒川法院”

▲圖/微信公眾號「欒川法院」

第一時間看到視頻的常某初中同學小冰對媒體表示,當時自己「一下子就哭了」。她回憶被老師張某體罰的場景:「跟同學說句話就被扇兩個耳光,不是身體上的疼,是傷你自尊。」

另一個初中同學則認為,這個視頻傳播率高,是因為他做了一件很多人想做但沒敢做的事。「那個年代沒有體罰這樣的字眼,老師做什麼都是為你好。」

和學校所認為的當街毆打老師「讓廣大教師寒心」有所不同,關於常某「20年後打老師」的報道,在社交媒體中引發熱議。更有網友回憶少年時代被老師言語侮辱、體罰,至今留下心理陰影的事。

什麼樣的怨恨,能夠持續20年?中國政法大學犯罪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馬皚表示,假設老師當年真的有嚴重的體罰行為,對處於青春期的常某而言,當著同學的面丟臉,會給青少年心理髮展帶來很大的負面衝擊。

「這種創傷,可能在一生中持續、反復地出現,嚴重的可能還會發展成為創傷症候群。」馬皚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馬皚認為,常某出現暴力行為的動機就是報復,目的是宣泄自己當年的情緒。「所以不光打了,還拍了視頻,並且傳播了,這樣才能又報復,又讓老師了解自己當年的感受。」

「另一方面,張某本身不打算追究,但是因為視頻傳播之後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沒辦法面對,所以才提告。這個其實心理機制是一樣的,後面不接受和解也是如此。」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心理學教研室的教師沙晶瑩則認為,根據社會學習理論,常某很有可能是通過觀察老師的體罰行為,學會了採取攻擊手段解決問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