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通許「村醫集體離職」事件追蹤:今年拖欠的補助款已到帳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河南省通許縣先後被曝朱砂鎮、大崗李鄉村醫集體請辭。

7月9日下午,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通許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處獲悉,村醫們反映的2019年上半年分文未發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9日已全部撥付到位。

該工作人員未提及村醫們反映的2018年相關經費拖欠問題。

不過,有兩名村醫告訴澎湃新聞,他們聽說2018年和2019年拖欠的都已撥付,但他們還沒查收。

河南省通許縣大崗李鄉衛生院張院長告訴澎湃新聞,9日下午,該鄉2018年和2019年拖欠村醫的基本公共衛生經費都已發放到位,同時發放的還有2019年的基本藥物和一般診療費補助。

張院長介紹稱,2018年的基本公共衛生經費是55元的40%,即22元;2019年才漲到60元的的40%,即24元。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通許縣朱砂鎮和大崗李鄉先後出現36名和28名村醫集體請辭一事。

一份落款為「朱砂鎮全體鄉醫」、標題為「朱砂鎮全體鄉村醫生辭職報告」的文件中稱, 「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上級撥款越來越多,到村醫手里的錢越來越少,工資發放不到位,上級層層克扣」。

7月9日,大崗李鄉某村李姓村醫告訴澎湃新聞,其實村醫們不滿的,主要就是「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遲發問題。

該醫生介紹稱,按規定,每名建檔村民20多元,但2018年只發到十四五元,2019年一分沒發。

在連續被媒體曝光後,他聽說2019年7月9日已經發送,補發了2018年拖欠的,2019年的發到了6月份的,但自己還沒時間去銀行查收。

大崗李鄉某村衛生室工作人員則告訴澎湃新聞,她也聽說錢已發下來,「上午還有人問衛生室有沒有換銀行卡,說是要打錢」。

該醫生介紹稱,該村雖然比較大,但因實際情況,建檔村民數量肯定比戶籍村民數少,其次,該村有多名提供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的村醫,所以分下來,經費並不多。

該醫生還稱,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主要是為村里65歲以上老人提交,每年四次對高血壓、糖尿病、精神病人隨訪並上報檢查數據,配合縣鄉衛生部門做好孕婦和兒童保健工作。

雖然國家規定是每名村民24元,但上級部門會對村醫們的工作進行考核和獎罰,最終發下來差不多二十二三元。

此前,通許縣人民政府針對朱砂鎮36名村醫集體請辭發佈通報稱,村醫們反映的「2018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下撥到村醫手中,人均不到10元,一般診療費,基藥補助,村衛生室補貼都沒有」,以及「2019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至今一分未領取」的問題。

經查,2018年朱砂鎮基本藥物補助資金人均5.07元,達到國家規定5元的標準;朱砂鎮衛生院按標準向村衛生室全額撥付一般診療費,不存在「一般診療費都沒有的問題」。

目前,村醫享受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基本藥物和一般診療費補助,其餘暫無相關政策,反映情況不屬實。

2018年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資金目前已撥付人均14.53元,所反映不到10元不屬實。

通報稱,至於2019年上半年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基本藥物補助等資金,縣委、縣政府責成財政、衛健、醫保等部門7月20日前撥付到位。

通報表示,以上問題反映出縣有關部門在撥付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等資金方面存在遲延,影響了基層衛生工作的順利開展。

7月9日,澎湃新聞從通許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處獲悉,目前通許全縣正排查此類事件。據初步了解,大崗李鄉28名村醫的訴求與此前集體請辭的朱砂鎮36名村醫的訴求相同。

9日上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召開新聞發佈會。會上,國家衛健委發言人宋樹立表示,已經要求河南衛健委立即調查核實情況,無論問題出在哪個環節都要調查清楚,立即整改。

「在國家層面,要求每年60元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40%要給村醫,所以大村就沒有問題。」國家衛生健康委扶貧辦主任、財務司司長何錦國在回答澎湃新聞提問時表示,鄉村醫生使用基本藥物也有中央財政補助,在診療費方面也有5元。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