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不好、熱門檔期被撤檔,出品《八佰》的中國電影大廠「華誼兄弟」抵押設備過冬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微信id:cbn-yicai

記者:何天驕

票房不及預期、缺席多個熱門電影檔期、電影項目延期……

一系列問題讓華誼兄弟的資金鏈愈發緊張,而華誼兄弟也在使出渾身解數籌集資金緩解當前困境。

從股權質押、借款、轉讓旗下公司股權……到如今已經不得不抵押固定資產來拓展融資渠道,華誼兄弟的資金困境似乎越來不樂觀。

  描繪八百壯士的電影《八佰》確認撤檔,歸期未定;校園電影《少年的你》也撤檔

7月4日,華誼兄弟(300027.SZ)公告稱,為實際經營的需要,華誼兄弟擬以旗下全資子公司擁有的下屬4家影院的放映設備及附屬設備、設施與河北省金融租賃有限公司開展售後回租融資租賃業務,融資金額為人民幣4000萬元,租賃期限為24個月。

一位電影業內人士指出:「將旗下固定資產拿出來通過融資租賃的形式融資是一個不錯的辦法,但在業內真的不多見,這也從側面反映出華誼兄弟真的很需要錢。」

在影視資本寒冬之下,幾乎每家影視公司都在為融資發愁,而作為昔日的「電影一哥」華誼兄弟而言,對資金的渴求似乎更大。

對於抵押設備融資的原因,華誼兄弟在公告中表示,在影院行業競爭加劇、運營壓力不斷增長的整體環境下,此次擬開展的售後回租融資租賃業務,是華誼兄弟全資下屬影院管理公司基於影院業務自身特性,積極拓展融資渠道的創新探索。

「通過盤活存量資產提高資金迴圈能力,以滿足影院業務經營和發展的實際需要。」

雖然公告中並未提到華誼兄弟面臨的資金困境,但今年以來華誼兄弟已多次進行融資,如向浙商銀行杭州分行、民生銀行北京分行、招商銀行北京分行等申請授信,同時還向杭州阿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等進行借款,借款金額高達7億元。

根據公開數據統計,僅今年上半年,華誼兄弟已通過各種渠道融資近30億元。

華誼兄弟瘋狂融資背後是環境的迅速惡化,讓其不得不想盡辦法采取各類手段來融資以度過寒冬。

華誼兄弟債台高築、主業低迷、新業務尚在培育期……種種因素促使下,讓華誼兄弟股價連續走低,目前股價只有去年年初的一半不到,令人唏噓。

面臨困境的並不止華誼兄弟一家,光線傳媒(300251.SZ)董事長王長田指出:「去年以來,資本大退潮,行業內上市公司市值大衰退也是重要原因。」

「從2016年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現在,整個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現在影視公司市值只有過去三分之一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個80%是正常跌幅,這種情況下資本是無法進入的。」

面對融資難,華誼兄弟副董事長兼CEO王中磊不以為意。

在近期舉辦的上海電影節上,王中磊稱:「作為以內容創意和內容完成度為核心要素的電影公司來說,片子儲備量非常重要。」

「華誼兄弟已經經歷了很多年的風雨,受到行業資本退潮的影響非常小,因為我們最開始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就沒有跟資本做對接,基本上就是拿自己家裏的錢出來幹,幹得也非常好。」

「我覺得好的內容並不用擔心資金問題,關鍵在於我們對內容創意和市場的了解。」

但行業內其他人士卻不這麽看,王長田感嘆:「資本大退潮導致我們大量影片找不到資金去拍攝,今年,無論是申報電影備案還是電影開機數量都在嚴重下滑,大家都在觀望和猶豫不前。」

正所謂「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更何況如今的華誼兄弟也難稱為一個「巧婦」。

目前來看,在內容創意和市場了解方面,華誼兄弟似乎並沒有表現得很出色。

連續錯過多部大片的投資,自己投拍的影片卻屢屢陷入票房低迷,並缺席多個熱門檔期,連退居幕後的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也不得不重新出山,親自操盤電影業務。

在王中軍看來,華誼兄弟電影業務團隊存在「執行力不足」、「花錢大手大腳」、「員工互相甩鍋」等問題。

對於華誼兄弟乃至影視行業面臨的困境,僅僅靠想方設法融資並不能解決問題,隨著觀眾觀影品味提升,影視公司還需要勤練內功,做出好作品。

灼識諮詢執行董事朱悅向記者表示,去年電影票房增速已經顯著下降,2019年上半年票房甚至出現了負增長。

中國電影市場票房野蠻增長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式,從票房走勢來看,口碑是影響排片率並進一步影響票房的關鍵因素,對於電影票房的影響速度和程度也在加大。

隨著中國電影觀眾日趨成熟,在明星、宣發等傳統重點環節之外,傳統影視巨頭需更加注重對電影項目IP內容質量的把控,以贏取有利的口碑,實現票房保障,進而幫助影視企業走出困境。

  描繪八百壯士的電影《八佰》確認撤檔,歸期未定;校園電影《少年的你》也撤檔
  【中國電影之殤】韓國電影在前進,我們在幹嘛?
  中國品牌在好萊塢電影中的置入,從簡單粗暴,開始理性平衡了嗎?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