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億人全民都能用電,中國怎麼做的?

本文來源:星球研究所

微信id:xingqiuyanjiusuo

作者:楨公子

編輯:王昆

圖片:任炳旭&劉白

設計:鄭伯容

地圖:鞏向傑

審校:雲舞空城

截至2018年底

當全世界發電量增速僅為3.7%時

中國卻以8.4%的迅猛增速領跑全球

全年發電量達到71118億千瓦時

幾乎是以「一己之力」

生產了全球超過1/4的電量

平均每2秒產生的電力

就足以滿足一個中國人

一輩子的電力需求

▼上文中國人的平均壽命按76歲計,人均用電量參考2018年數據;下圖為2018年世界各國發電量TOP10,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不僅如此

放眼全球233個國家和地區

中國還是第一個

也是唯一的一個

擁有近14億的超龐大人口

卻依然能做到全民通電的國家

▼上海夜晚衛星圖,燈火通明的城市,圖片來源@NASA

中國,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70.4%

在這71118億千瓦時的電力中

70.4%來自於火力發電

可謂是全國電力的大半壁江山

▼2018年中國火力發電量占比,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高聳的煙囪或宏偉的冷水塔

是火力發電廠最常見的特征

▼隨著處理工藝的進步,火電廠的煙囪逐漸與脫硫塔合並;下圖為霧氣中的冷水塔,電廠中被加熱的冷卻水在冷水塔中冷卻後迴圈使用,攝影師@孟祥和(請橫屏觀看)

煤炭、石油、天然氣

甚至秸稈、垃圾等等

都是可用於火力發電的燃料

由於燃料易得、技術成熟

火電廠的分布極為廣泛

在大江南北遍地開花

▼內蒙古霍林郭勒錦聯電廠,攝影師@鹿欽平

▼臨水而建的廣州市華潤熱電廠,攝影師@陳國亨

而在中國這個「煤炭大國」

火力發電則又命中註定

將成為燃煤電廠的天下

其裝機容量在所有火電廠中

占比幾乎接近90%

全國5800多處大小煤礦

年產約36.8億噸原煤中

超過一半的產量

都將運往這些電廠熊熊燃燒

▼以上數據來源中電聯《2018-2019年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下圖為安徽宿州匯源發電廠,右下角為電廠儲備的煤炭,攝影師@尚影

這就意味著

火力發電的版圖

必然與煤炭生產的格局息息相關

在煤炭資源相對豐富的北方地區

火電裝機容量占比超過70%

是最主要的電力來源

▼以上「北方地區」包括東北、西北(除青海省外)和華北地區,以及山東和河南兩省;下圖為2018年全國各地區發電類型及裝機容量占比,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

山東、江蘇、內蒙、廣東、河南

山西、浙江、安徽、新疆、河北

以上火電裝機容量排名的前十位中

多個南方沿海省份同樣赫然在列

甚至遠超諸多煤炭大省

這些「特殊」的地區

往往人口密集、經濟發達

對電力的需求格外旺盛和強烈

▼2018年全國各省、直轄市和自治區用電量對比,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在迫切的用電需求下

眾多火電廠拔地而起

例如僅在廣東一省

2017年的火力發電量

已達到3165億千瓦時

比產煤大省山西還要高出26%

而要產生如此量級的電力

用於發電的煤炭將以億噸計算

然而

像廣東這樣的電力負荷中心

大多並非煤炭產區

距離最近的煤炭基地

也可能相隔千裏之遙

如此大量的煤炭該從何而來?

▼中國使用的煤炭包括自產和進口兩部分,但煤炭進口量目前僅為全國煤炭消費量的約1/10,因此下文主要討論自產煤炭的供應。下圖為廣東省廣州市荔灣火電廠,攝影師@劉文昱

要回答這個問題

不如先將目光轉移到

山西大同與河北秦皇島之間

這裡連接著一條聲名赫赫的鐵路

它以不到全國鐵路0.5%的營業里程

完成了全鐵路近20%的煤炭運量

相當於每秒就有14噸煤炭

搭載著鋼鐵輪軌呼嘯東去

奔向千里之外的渤海之濱

這就是大秦鐵路

這是中國第一條重載鐵路

單列列車全長近4000米

相當於10-20列高鐵列車相連

煤炭運至秦皇島港後

便可通過成本更低的海運

運至東部和東南沿海地區

▼河運運輸費用大約為鐵路運輸的30-60%,海運則更便宜;下圖為大秦鐵路,注意列車的長度,攝影師@姚金輝(請橫屏觀看)

2008年春節期間

南方地區雨雪冰凍肆虐

大量輸電、運輸線路受損

近17個省被迫拉閘限電

而就是在這個時期

大秦鐵路單日運量首次突破100萬噸

並持續了整整20天

大量煤炭燃料源源不斷地送往南方

可謂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秦皇島港口堆放的煤炭,圖片來源@VCG

而大秦鐵路也僅僅是

中國煤運鐵路網絡的冰山一角

預計到2019年10月

又一條重載線路蒙華鐵路即將建成

內蒙古、山西、陜西等地的煤炭

將由此直抵華中地區

這條鐵路全程跨越7個省份

一次建成裏程超過1800余千米

堪稱世界之最

▼隴海鐵路鄭州段旁的火電廠,攝影師@焦瀟翔

屆時

以多條重點線路為核心

山西、陜西、內蒙古、新疆

以及沿海、沿江等六大區域

將通過縱橫交錯的鐵路連成一片

而這個龐大的運輸網絡

如同一條條鋼鐵動脈

將全國75%的煤炭送往四面八方

▼其他煤炭運輸方式包括公路運輸、航運等,目前中國煤運通道網絡共「九縱六橫」,下圖為其中部分重點線路,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然而

隨著用電需求高速增長

浩浩蕩蕩的「西煤東運」「北煤南運」

仍然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在主要的電力負荷中心周邊

往往以中小型火電廠居多

這些電廠建設成本低、建站速度快

但在生產等量電力時

耗煤量卻比大型電廠高出30-50%

▼位於城市中的西安灞橋熱電廠,目前總裝機容量24.9萬千瓦,攝影師@李順武

不但如此

在技術和經濟尚不發達的年代

這些中小型火電廠產生的煙塵

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空氣汙染物

也難以得到統一和高效的處理

於是自20世紀60年代起

在煤炭礦口、中轉港口附近

眾多大型火電廠開始崛起

▼山西古交發電廠,鄰近煤炭礦口,也稱坑口電站,攝影師@陳劍峰

▼浙江台州第二發電廠,鄰近港口,也稱港口電站,攝影師@汪開敏

例如位於內蒙古呼和浩特的托克托電廠

距離準格爾大型煤田僅50km

裝機容量達到672萬千瓦

位列世界燃煤電廠第一位

大型坑口、港口電廠的建設

能大大減輕煤炭運輸的壓力

提升燃煤效率、統一控制排放

但是電廠與負荷中心之間

有時相隔達到數千千米

這又該如何解決?

答案其實很簡單

就是輸電

但要實現起來卻並非易事

畢竟在如此遙遠的輸電距離下

線路的阻抗已然無法忽略

人們只能盡量降低傳輸電流

才能最大程度地減少線路損耗

這就意味著

傳輸功率一定的情況下

在保證經濟性的同時

必須盡可能提升輸電電壓

▼傳輸中的損耗Q可以通過公式Q=I²Rt計算,當電阻R無法忽略時,電流I越小,則損耗越小;而輸電功率計算公式為P=I×U,因此當功率P額定時,為了降低電流I,則必須提升電壓U;下圖為康定折多山雲海中的線塔,攝影師@李珩

1954年時

中國自行設計施工了第一條

220千伏的高壓輸電線路

傳輸距離369千米

但已落後世界大概30年

65年過去

從高壓到超高壓

從超高壓到特高壓

遠距離輸電技術突飛猛進

目前最高電壓等級已達到

交流1000千伏和直流±1100千伏

單條線路的輸電距離更是突破3000千米

相當於烏魯木齊到南京的直線距離

在全世界首屈一指

▼對於交流輸電,35-220千伏稱高壓,330-1000千伏為超高壓,1000千伏及以上為特高壓;對於直流輸電,±400-±660千伏為超高壓,±800千伏及以上則為特高壓。下圖後方為酒泉至湖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攝影師@劉忠文

鐵路和輸電兩張網絡縱橫交錯

讓無論是位於負荷中心

還是地處礦口、港口的火電廠都能共同發力

成為中國電力工業的中流砥柱

然而

儘管火力發電廠的

除塵、脫硫、脫硝技術日益成熟

但化石燃料的消耗、溫室氣體的排放

讓人們不得不繼續尋找更為清潔的電力

水電便是其中之一

II  88%

在中國

無論是水力資源的蘊藏總量

還是可開發的裝機容量

均穩居世界第一位

如此豐富的水能資源

如此巨大的開發潛力

註定著水力發電在中國

將擁有至關重要的地位

其發電量占比達到17.6%

與火力發電一起

供給了全國88%的電力

▼2018年中國水力發電量占比,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水力發電利用流水勢能

持續推動水輪機旋轉

繼而帶動發電機產生電力

全程既不需燃料、也無廢氣排放

相比火力發電更加清潔

▼白鶴灘水電站正在修建的水輪機室(也稱「蝸殼」),用於將水流沿圓周方向導向輪機,攝影師@李亞隆

2018年

全國水力發電量達12329億千瓦時

相當於節約煤炭近4億噸

此外,水電站經過合理的選址和設計後

還可兼具防洪、航運、供水

▼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中的五級船閘,上下水位落差可達113米,相當於35層樓的高度,攝影師@李心寬

以及調水、排沙等功能

▼黃河小浪底水電站,攝影師@鄧國暉

又或者在上遊庫區

形成別具一格的風貌景觀

▼新安江水庫,千島湖,圖片來源@VCG(請橫屏觀看)

然而

中國的水力資源分布同樣極不均衡

其中西南地區高山峽谷眾多

大江大河穿流其間、奔騰而下

幾乎集中了全國超過60%的

可開發水力資源

金沙江、怒江、瀾滄江

大渡河、烏江、雅礱江

再加上南盤江和紅水河

以及長江上遊等

全國十三大水電基地中

西南地區獨占8席

▼長江上遊水電基地指長江宜賓到宜昌段;中國大型水電站分布(裝機容量大於120萬千瓦),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和火力發電不同

水電的「原料」無法進行運輸

因此若要將電力送往負荷中心

除了依靠輸電工程外別無他法

這就意味著

水力發電的崛起和繁榮

必將與遠距離輸電技術相伴相生

中國第一條萬伏級交流輸電線路

第一條110和220千伏高壓交流線路

第一條330千伏超高壓交流線路

以及第一條高壓直流輸電線路

就此應運而生

▼甘肅省劉家峽水電站,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1988年底

著名的葛洲壩水電站落成

它是長江上第一座水電站

人稱「萬裏長江第一壩」

而與之配套建成的

便是中國首個超高壓直流輸電工程

其電壓等級達到±500千伏

1046千米的輸電距離

將華中和華東電網連為一體

讓葛洲壩水電站的電力

得以源源不斷地送往上海

▼葛洲壩水電站和湖北宜昌市市區,攝影師@李理(請橫屏觀看)

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三峽水電站

裝機容量達2250萬千瓦

相當於8個葛洲壩水電站

以及3個內蒙古托克托火電廠

(世界第一大燃煤電廠)

2018年三峽水電站的全年發電量

更是首次突破1000億千瓦時

相當於湖北省全省發電量的40%

創全球水力發電量新高

千裏之外的江蘇、廣東和上海三地

則通過三條±500千伏的直流輸電工程

與這個「超級發電機」緊密相連

▼三峽水電站泄洪,攝影師@黃正平

而隨著雲南小灣水電站開始發電

全球首個±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

正式登上歷史舞台

其輸電距離達1438千米

可將電力從雲南一路送至廣東

曾經落後世界數十年的中國

自此便和全世界一起

邁入了特高壓直流輸電時代

▼雲南小灣水電站優美的拱壩,攝影師@熊發壽

從此之後

水電的輻射空間大幅增長

眾多大型水電站在西南地區拔地而起

將滾滾電力送向遙遠的東部和東南部

▼正在建設的白鶴灘水電站,預計2022年完工,建成後將是世界第三大水電站,裝機容量僅次於三峽,攝影師@柴峻峰

位於金沙江下遊的向家壩水電站

通過長達1907千米

±800千伏直流特高壓輸電線路

全程跨越8個省份、直轄市

每年向上海輸電近300億千瓦時

相當於上海2018年用電量的20%

▼以上數據為粗略計算,未考慮傳輸中的損耗等因素;下圖為向家壩水電站,攝影師@柴峻峰(請橫屏觀看)

同樣位於金沙江的溪洛渡水電站

則看起來更加宏偉

其拱壩壩高285.5米

相當於90多層的摩天大樓

裝機容量達1386萬千瓦

目前為世界第三大水電站

而溪洛渡-浙西±800千伏的輸電線路

更以800萬千瓦的輸電容量

躋身全球容量最大的直流輸電工程名錄

▼金沙江溪洛渡水電站,攝影師@柴峻峰

位於四川雅礱江的錦屏一級水電站

則建有世界最高的拱壩

高度達305米

它向蘇南地區輸電的±8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

傳輸距離首次突破2000千米大關

至此

長江中上遊、黃河上遊的水電

以及眾多煤炭基地周邊的火電

均能夠通過綿延千裏的輸電工程

向東部地區匯聚

「西電東送」

這一世紀工程的格局就此形成

▼「西電東送」格局,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當然

水力資源的開發並不是無限的

上遊的淹沒、大量的移民

以及對河流生態的影響

一直都是水力發電無法回避的話題

因而水電站的建設往往需要

經過極為嚴格的評估和論證

人們也需要尋找更多的清潔能源

其中最主要的便是風能光能

III  95.7%

火力和水力兩種發電方式

已為全國人民貢獻了88%的電量

若加上風能和太陽能的出力

便能滿足中國人95.7%的用電需求

▼2018年中國風能和太陽能發電量占比,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但風和光的利用卻並不容易

在風力發電中

氣流推動風機葉片持續旋轉

便能帶動發電機產生電力

▼河北省張家口風電場的風機,攝影師@劉高攀

風機葉片的尺寸和重量十分巨大

單葉長度可達數十米以上

對運輸和安裝都是巨大的挑戰

▼運輸中的風機葉片,攝影師@李旭安

而在太陽能光伏發電中

單個太陽能電池的工作電壓

一般僅有0.4-0.5伏

工作電流也十分微弱

只有將其不斷串聯並聯

令多個電池拼裝成組件

多個組件排列成為陣列

才能達到足夠的發電功率

▼福建松溪光伏發電,攝影師@在遠方的阿倫(請橫屏觀看)

太陽能光熱發電也同樣如此

只有利用足夠多的鏡面

才能匯聚足夠多的熱量

從而產生足夠多的蒸汽

推動汽輪機持續旋轉

▼光伏發電和光熱發電是太陽能發電的兩種主要形式;下圖為位於敦煌的光熱發電站,中間的高塔頂部用於吸收太陽能,也稱塔式光熱電站,攝影師@孫志軍

總而言之

無論是風能還是太陽能

若要進行大規模發電

往往需要較大的占地面積

從而帶來較高的建造成本

尤其在人口密集、土地緊張的東部地區

提高土地利用率更為重要

▼「漁光互補」,在魚塘上架設光伏發電板,上面發電、下面養魚,拍攝於浙江省寧海縣,攝影師@潘勁草(請橫屏觀看)

而另一方面

正如水電在豐、枯水期的波動

風能和太陽能同樣無法避免

時間、氣候等帶來的影響

甚至短短一天內的晝夜交替、風雲變幻

都會改變發電的連續性和穩定性

因此為了減小對電網的影響

人們開始將風、光、水、火

各種發電方式組合起來、相互調節

從而得到較為穩定的電力輸出

▼風光互補系統,位於內蒙古卓資縣,攝影師@焦瀟翔

又或者在負荷較小時

將多余的電力轉化、儲存起來

等到用電緊張時再行釋放

以便維持穩定的供電

▼目前的蓄能方式包括蓄電池、飛輪蓄能、抽水蓄能、電解水蓄能和壓縮空氣蓄能等;對於抽水蓄能電站,電力富余時可從下水庫抽水至更高的上水庫,用電時水再從上水庫流至下水庫,利用水力發電的原理發電;下圖為天荒坪抽水蓄能電站,左上為上水庫,右下為下水庫,攝影師@潘勁草

第三方面

和水能資源類似

中國的風能和太陽能資源

分布同樣極不均衡

其中風能資源最為豐富的是

東部和東南沿海地區

全國風速超過7米/秒的地區

絕大多數都集中於此

▼江蘇大豐海上風機,攝影師@朱金華

但由於地形限制

這片區域僅在海岸線和沿岸的山脈間

形成極為狹窄的條帶

相較之下

在中國三北地區

風能資源不僅豐富

還能大面積連片分布

▼三北地區即西北、華北、東北地區,下圖為中國風能資源分布,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內蒙古地區也因此成為

中國最重要的風電基地之一

其2017年風力發電量達到551億千瓦時

相當於全國風力發電量的近20%

▼內蒙古輝騰錫勒風力發電場,注意風機和高壓電塔的高度,攝影師@石耀臣

而中國的太陽能資源

則在西部內陸地區最為豐富

包括青藏高原西部、新疆南部

以及寧夏、甘肅北部等

這些地區的全年日照時間

可達3200-3300小時

相較之下太陽輻射最為薄弱的

四川和貴州等省份

年均日照時間僅有約1100小時

▼中國太陽能資源分布,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由此可見

中國西部和西北地區

不但風、光資源豐富

同時人口稀疏、土地廣袤

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的降低

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的規模也越發龐大

▼位於甘肅金昌的大規模太陽能電場,攝影師@劉忠文(請橫屏觀看)

然而這些區域人口較少

用電需求也相對平緩

例如2015年

甘肅省發電裝機容量達到4531萬千瓦

但最大用電負荷僅1300萬千瓦

新疆也同樣如此

其裝機容量超過5000萬千瓦

而用電負荷需求僅為2100萬千瓦

這就意味著

若僅僅依靠本地用電

將面臨大量的能源浪費

更何況火電的調峰和供熱作用

無論如何也難以被完全替代

這對於風能和太陽能電力的消納

可謂是」雪上加霜「

▼新疆哈密天山腳下的風力發電場,攝影師@常力

於是近年來

「棄風」「棄光」等問題層出不窮

甚至到2017年

整體情況已明顯向好時

全國的棄風、棄光率仍為12%和6%

而在甘肅、新疆等地

棄風率甚至高達33%和29%

一面是西北地區

大量的新能源無處安放

一面是東部沿海

大量用電需求嗷嗷待哺

在這種形勢下

遠距離、跨區域的輸電工程

必須再次扛起重任

▼位於新疆的特高壓輸電線路,攝影師@劉文昱

2014年和2017年

兩條從西北地區向外輻射的

±8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相繼完工

第一條從新疆哈密出發

途經六個省份到達河南鄭州

全程2210千米

每年可將新疆地區的火電、風電

共計約370億千瓦時的電量

源源不斷送往中原大地

▼哈密南-鄭州±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是中國首個「疆電外送」特高壓工程,攝影師@周修建

第二條則從甘肅酒泉出發

途經5個省份直奔湖南湘潭

全程2383千米

在其每年送出的約400億千瓦時的電力中

超過40%均來自西北地區的風電和光電

▼酒泉-湖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攝影師@陳劍峰

而在2018年

又一條大名鼎鼎的特高壓工程正式貫通

其電壓等級高達±1100千伏

年均輸電量達660億千瓦時

相當於憑此一條輸電線路

便可外送整個青海省全年的發電量

這便是準東-皖南特高壓輸電工

(也稱昌吉-古泉特高壓工程)

▼準東-皖南±1100千伏特高壓輸電工程,攝影師@宋鵬濤

線路從新疆昌吉自治州出發

途經新疆、甘肅、寧夏、陜西、河南、安徽6省

以6079座鐵塔

支撐起3324千米的輸電線路

沿途接連跨越秦嶺和長江天塹

最終抵達安徽宣城市

無論是電壓等級、傳輸容量

還是傳輸距離、技術難度

均為世界範圍內的「開山之作」

是名副其實的「超級工程」

借由這條超級電力走廊

新疆地區520萬千瓦的風電

以及250萬千瓦的光伏發電

能夠被打捆送往長三角地區

▼建設中的準東-皖南±1100千伏特高壓輸電工程,攝影師@宋鵬濤

截至目前

中國仍是全球唯一能夠建設

±11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的國家

也是特高壓輸電領域的

國際標準制定者之一

這對於中國來說

雖是時代發展的必然之路

也是當前能源格局下的「無奈之舉」

讓更多人用上更便宜、更清潔的電力

是無數電力工作者孜孜以求的目標

▼「空中飛人」,拍攝於北京大興國際機場500千伏輸電工程施工現場,攝影師@周治林

IV  100%

風、光、水、火四種方式

已生產了全國95.7%的電量

衝擊100%的最後一棒

則屬於核電

▼2018年中國核能發電量占比,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和火力發電類似

核電燃料可以運輸

能量產出也較為穩定

基本不受氣候、時間的影響

但和火力發電不同的是

裝機容量100萬千瓦的核電廠

每年僅需核燃料25-30噸

為相同容量火電廠耗煤量的十萬分之一

▼現商用的核電站均為裂變反應,燃料為鈾核燃料,下圖為浙江台州市三門核電廠,攝影師@李亮傑

這就意味著

核電的燃料運輸成本將大大降低

因此中國目前建設的核電站

均遠離原料產地

位於用電負荷中心附近

即東部和東南沿海地區

▼中國核電站分布,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中國的核電起步較晚

直到1991年

浙江秦山核電站開始發電

才有了第一座自行設計建造的核電站

而當時世界上其他國家

已有420余台核電機組投入運行

提供著全球16%的電力

隨後的近30年間

在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基礎上

中國核電技術逐漸開始自主化

2018年並網發電的廣東台山核電站

是全國首次引進第三代核能系統

也是全球首個具備商用條件的第三代核電站

▼台山核電站,圖片來源@Esri Image Map

截至2018年底

中國核電裝機容量達到4466萬千瓦

而預計到2020年

全國核電裝機容量將達到5800萬千瓦

每年將替代1.74億噸煤炭燃燒

減排約4.3億噸二氧化碳

然而

核電技術較為復雜

安全標準也極為嚴格

因此核電廠的建造成本十分高昂

單位造價可高達火電的數倍

加之歷史上核電站意外事故的影響

令核電一度在爭議中艱難發展

但隨著工藝的進步和社會認知的深入

甚至核聚變技術的突破

核電必將在未來成為更加關鍵的角色

回首建國前夕

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僅184.86萬千瓦

歷經38年的篳路藍縷

才終於突破1億千瓦大關

而從1億到2億千瓦

再從2億到3億千瓦

分別只用了8年5年

到2009年

中國發電裝機容量超越美國

躋身世界第一位

之後更以每年約1億千瓦的速度突飛猛進

堪稱世界電力史上的奇跡

▼建設中的烏東德水電站,攝影師@李亞隆

不僅如此

截至2018年底

全國共有220千伏以上輸電線路

共計733393千米

足足能繞赤道18圈

▼新疆伊犁至庫車750千伏交流輸電工程,攝影師@宋鵬濤(請橫屏觀看)

其中21條特高壓輸電線路

在東西南北間交織穿梭

堪稱中國大地上又一工程奇跡

▼中國特高壓輸電網絡,制圖@鄭伯容&鞏向傑/星球研究所

除華北和華東地區之外

全國各區域間均已實現跨區供電

輸電線路翻越高山峽谷

▼跨越天山的高壓輸電塔,攝影師@劉辰

跨過江河湖海

▼深圳西灣紅樹林海上輸電塔,攝影師@董立春

即便是高寒的世界屋脊

也能與全國各地連為一體

預計到2020年

全國將有近31%的電力負荷

通過這張大網奔向南北東西

▼位於拉薩附近的輸電工程,攝影師@李珩

儘管到2015年底

中國才終於實現全民通電

人均用電量與世界各國相比

也僅居第63位

未來的路依然十分漫長

▼川藏聯網工程施工現場,攝影師@李維

但是

每當夏天人們打開空調電扇

每當城市在黑夜中燈火通明

我便不由得想起

千裏之外發電機隆隆的轟鳴

因為那就是這個跑步進入現代化的國家中

最波瀾壯闊的聲音

▼2018年4月28日,國家電網日照供電公司工人架設叩官鎮至兩城高鐵預留站高壓線路,確保兩城高鐵站投入使用後的電力供應,攝影師@高興建

  地理雄文 / 中國是從哪裡來的?
  攝影師呂鳳霄,傾家蕩產獨自航拍中國,帶你鳥瞰壯美神州

【參考文獻】

1、黃晞等,《中國近現代電力技術發展史》,山東教育出版社,2006

2、《中國電力工業志》,當代中國出版社,1998

3、濮洪九等,《中國電力與煤炭》,煤炭工業出版社,2004

4、《中國水力發電史(1904-2000)》,中國電力出版社,2005

5、貢力等,《水利工程概論》,中國鐵道出版社,2012

6、錢顯毅等,《風能及太陽能發電技術》,北京交通大學出版社,2013

7、趙畹君等,《中國直流輸電發展歷程》,中國電力出版社,2017

8、《中國電力年鑒2018》,中國電力出版社

9、國家發改委,《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

10、國家發改委,《煤炭物流發展規劃》,2013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