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了一款「漢奸模擬器」後發現:假如生在抗戰,我已經死100次了

本文嬉笑怒罵卻非虛構,真的有這款遊戲,以下摘自維基百科:

《隱形守護者》,原名《潛伏歸來》,是一款由中國大陸獨立遊戲工作室New One Studio開發的互動式電影遊戲。

該遊戲於2019年1月23日通過Steam平台開始正式發售,其後於同年3月5日在WeGame平台發布;iOS版於同年5月2日發售。

本文來源:酷玩實驗室

微信id:coollabs

作者:蛋蛋姐

大家好,我是蛋蛋姐

最近烏鴉突然找到我

說這兩天特別適合玩一款遊戲

劇情簡單粗暴

就是在民國時期瀟灑泡妹

走上人生巔峰

啊??我瞅了一眼日歷

七月七號……可是七七事變紀念日啊

怎麽還玩上鼓吹民國的遊戲了呢??

「這是一款漢奸模擬器——」

烏鴉神秘兮兮地和我講

「你可以拿著日本人的錢

抽煙、喝酒、泡妹

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兒」

好你個濃眉大眼的烏鴉

竟然也背叛革命了?

蛋蛋姐懷著十二萬分的好奇心

從凌晨玩到現在

這遊戲……還真是讓你體驗漢奸生活的

但是,劇情絕對沒有那麽簡單

「我」叫肖途

剛從日本回到上海的有志青年

在日系報社工作

發表了很多支持大東亞共榮圈的文章

在別人眼裏

「我」這種人都被稱作——

「我」十分清楚自己的定位

一條衣冠楚楚的日本人的舔狗

遊戲裡的所有選項

只要選舔日本人的就對了

舔狗舔狗,應有盡有

「我」為日本人辦事

憑本事掙錢

300大洋的工資一點都不嫌多

不過,「我」在暗地裏有個身份

竟然是一名共產黨員!

我的入黨介紹人

就是從小栽培我的恩師

玩到這裡,我還以為

這個遊戲的劇情又要落入俗套

主角一路抵抗誘惑

戰勝女特務、叱咤風雲上海灘

沒想到,我的臉被打得啪啪響

  1949 年,台灣紅色警戒。

突然有一天

日本人發現了「我」的恩師的身份

帶兵圍了老師的家

「我」的第一道送命題出現了——

此時「我」手裏有一把槍

應該將它對準誰?

蛋蛋姐輕蔑地一笑

誰怕誰啊,我有主角光環!

一發子彈一個日本兵

一屋子日本兵還不夠我熱手的!

說時遲那時快

「我」直接撿起槍

瞄準日本軍官

然後……

「我」就被其他日本兵殺死了

蛋蛋姐的第一次漢奸生涯

在短短的十分鐘之內

便迎來了結束

好吧,1打10多個日本官兵失敗

蛋蛋姐我認了

這遊戲難道是真的讓我當漢奸?

沒辦法,讀檔!

這次「我」將槍口對準了曾經的恩師

親手殺死了他

日本人很滿意

這次失敗之後

遊戲劇情就往奇怪的方向上發展了……

「我」莫名奇妙地死於各種意外

只好一次又一次讀檔重來

比如,「我」恩師的女兒

曾經青梅竹馬的師妹

出於殺父之仇

向「我」揮來了匕首

國民黨的軍統鋤奸隊

也在暗中謀劃著

取走「我」的性命

甚至曾經溫柔可愛的小學妹

也會為了父母的性命

而果斷將「我」擊殺

喝個酒都有人殺「我」

而且「我」居然連女人都打不過!

甚至走在路上也有人殺「我」!

好吧,男人「我」就更打不過了

只能再死一次

蛋蛋姐不得不瘋狂讀取存檔

重新開始遊戲……

說好的輕鬆愉快泡妹子呢?

男主的武力值怎麽這麽差?

烏鴉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出於求生欲

我發現了一條「前途無量」的道路

那就是真的當漢奸!

「我」積極為日本人賣命

換取他們的保護

後來,因為工作能力出色

「我」改名換姓

成了一個日本軍官

在日本長期居住,徹底遠離戰爭

我剛剛舒了一口氣

以為能夠圓滿大結局了

結果在日本

「我」遇到了曾經泡過的日本妹子

她認出了我的身份!

為了活命

「我」用石頭把她活活砸死了……

明明是個泡妹子走上人生巔峰的遊戲

結果妹子都被我給殺了你敢信?

這就是個孤獨一生的結局啊

不過好在是終於活下來了

我看著結局動畫

有些胃疼的想

等等……這還沒完

在結局動畫之後還有一小段劇情

講我偶然遇到了一個老太太

她的三個兒子參加了戰爭

一個都沒能回來

她看我有緣,於是送了我兩套房子

蛋蛋姐我一看到這兩個名字就服了

相生橋在廣島

未來可以享受核彈洗地

日本橋在東京

可以感受到美軍的燃燒彈

換句話說

遊戲的製作者就是在暗示我

覆巢之下無完卵

如果只為了活著而活

哪怕逃到天邊

等著我的也只有死路一條!

蛋蛋姐再一次讀檔

想著這次我不當日本人了

看看能不能打出一個好一點兒結局

陰差陽錯之下

「我」投身國民黨

這下從「共產黨員」到「漢奸」

搖身一變又成了「黨國英雄」

成了軍統情報處科長

還被授予了勛章!

在體制內

「我」被視為年輕有為的代表

未來前途無量

在國人面前

「我」是忍辱負重的抗日英雄

民族之光

而「我」的上司也非常賞識「我」

甚至介紹了一門親事:

讓「我」與鄭副局長的漂亮秘書結為夫婦

而且鄭副局長認「我」為乾兒子

為「我」在仕途上撐腰

婚後「我」跟鄭副局長改姓

名為「鄭途」

「我」和妻子住進了鄭家大宅

在乾爹的支持下

財富「我」有了

在國民危難之際,我高價賣糧

賺了10倍的差價

地位「我」也有了

有副局長當乾爹

人人都如眾星捧月般對我

就在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時

「我」發現了端倪——

鄭副局長和「我」妻子早有一腿

一切的安排

只是為了他們的偷情提供方便!

每天回到家裏

「我」都能看到老婆和乾爹打情罵俏

但在白天

「我」卻只能對著其他同事們強行發誓:

「我的妻子玉潔冰清、賢良淑德

我的父親剛正不阿、不近女色

我鄭途

沒有被任何人戴綠帽子!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哪怕是有顏色的呢……

後來日本人徹底退出上海

「我」和我乾爹去接收日本人留下的資產

結果卻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青梅竹馬的小師妹方敏

原來,她做了老師

在國民黨控制下的上海物價飛漲

官兵肆意擄掠

方敏帶領學生發起抗議

在臨時法院上

她大聲指責政府只顧斂財

不顧百姓死活

然而卻反誣為「漢奸」

被關了起來

「我」去監獄裡面探望方敏

告訴她加入國民黨就可以讓她活下去

她卻回答我

她想活的堂堂正正

加入這樣的國民黨,不如死掉算了

活下去,難道不是人的本能嗎?

方敏的拒絕

讓「我」開始反思:

像「我」這樣醉心名利地活著

活成一具行屍走肉

對同胞的痛苦熟視無睹

還算是活著嗎?

後來,「我」交給了她一份檔案袋

裡面有國民黨貪汙腐敗的證據

將方敏送走之後

「我」引爆手雷和追兵同歸於盡

這個結局也是滿滿的諷刺感

「我」得到了金錢和權勢

卻連姓名都失去了

不過,最後的死亡

還是讓我感到一絲解脫

比起死在原子彈下的那個日本漢奸

這個良心未泯的軍統特務

還是強太多了

此時還剩最後一個結局等著我

它的名字,叫做紅色芳華

玩了前兩條線陰暗的結局之後

蛋蛋姐的內心說不出的壓抑

按理說

紅色線一定是最爽的

哪怕不能手撕鬼子、步槍打飛機

收服幾個國民黨女特務總沒問題吧?

懷著這種心情

我再一次讀檔重來

結果又讓我大吃一驚

這一次

「我」和另一個女地下黨員搭檔

結成「漢奸夫妻」

共同潛伏

可惜的是,沒過多久

陸望舒為了救我而暴露身份

而我這個主角也被日本人抓住了

他們利用我的名義

瘋狂發表賣國文章

我成了眾所周知的大漢奸

然後……日軍投降

「我」就被國民黨當做漢奸

關在了監獄裡

國民黨能不能長點兒腦子啊!

那些雜誌上的文章能是我寫的嗎?

還把「我」關在監獄裡關了四年

在監獄裡「我」又遇到了方敏

在這條劇情線裏

她是一名心狠手辣的國民黨軍官

不但狠狠地折磨「我」

還帶人槍決了「我」的頂頭上司

共產黨地下黨的老大「第二號」

比死去的戰友幸運的是

「我」熬到了1949年新中國成立

共產黨接管監獄

等到「我」再看到外面的世界

戰爭的瘡痍尚未被撫平

但是人們的臉上都帶著喜悅

他們終於贏得了和平

蛋蛋姐也打心眼裏高興

還等啥?

趕緊回到組織懷抱啊!

但現實給了我殘酷的巴掌:

我的所有組織材料都被銷毀

所有能夠證明我黨員身份的人都犧牲了

現在的我

再也回不去了

人們投向「我」的目光宛如刀片

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

是啊

「我」是全天下都知道的大漢奸

哪怕「我」為黨傳過情報

「我」刺殺過汪偽政府漢奸

「我」保護過愛國商人、革命同志

這些成果也都被掩埋進歷史中

再無人知曉了

在新中國

「我」被發配到農場勞動改造

所有孩子都嫌棄我這個蛆蟲

在鄉下

人們熱情地建設新中國時

「我」過著平凡而卑微的生活

更別提高官厚祿、名利旋渦……

一切恍如隔世

時間過了三十年

連我都已經開始漸漸懷疑

當初那一切,究竟值不值得

當初那個剛從日本留學歸來

意氣風發

一心抱著抗日救國的遠大志向的年輕人

現如今只能在鄉下田埂間

過著平凡的老農民生活

如果再來一次

我還會這樣選擇嗎?

1982年的一天

突然有個穿著軍裝的老人找到了我

自稱是我當年的同學

早已年過60歲的我翻遍了腦海

終於在一個角落裏

依稀想起這個人年輕時候的樣貌

他這次來

竟然是因為找到了我的入黨資料!

我大吃一驚:

我的資料,早在我潛伏的前幾年

就全部付之一炬了啊?

我認識的地下黨朋友

也都早已去世……

老同學說

這是代號為「第三號」的地下黨員

傳遞來的情報

看著這熟悉的字跡

我的眼睛濕潤了

是的,只有一個人能如此了解我

只有一個人能模仿年輕時我的筆跡

那就是方敏

我突然明白了

方敏從未背叛過自己的理想

就算我親手殺了她的父親

方敏也選擇原諒我

當初監獄裡所做的種種

她都只是想讓我活下去而已

她是潛伏得最深的「第三號」

她攜帶著大量地下黨員的信息

作為「第三號」

而她的奮鬥目標

就是讓這些無名的英雄們

能夠好好活下去

她身背惡名

卻在暗地裏成為了所有地下黨員的

「隱形守護者」

「我」的身份有方敏平反

而方敏自己

卻已經死在了1950的除夕

特務頭子給了她一槍

而方敏掙扎著做的最後一件事

就是幫「我」找回了入黨材料

她孤身一人在香港

相伴的只有飄零的雪花

玩通關這個遊戲之後

蛋蛋姐唏噓不已

這個遊戲,比我看過的所有諜戰劇都要深沉

我本來衝著當漢奸這個噱頭來的

卻在不知不覺間

接受了一場洗禮

讀懂了那個年代最珍貴的東西——

理想

在大部分諜戰劇中

主角可基本上是神一般的存在

無論遇到什麼艱難險阻

總能雲淡風輕地解決

但其實在那個時代

死於非命才是革命者的常態

沒有外掛般的主角光環

只有死裏逃生的僥幸……

比如

高君宇

共產黨創始人之一

共青團第一任書記

他帶著北京的學生燒過趙家樓

還當過孫中山的秘書

甚至幫周恩來向鄧穎超遞過求愛信……

結果因為急性闌尾炎而去世

對,就是現在那個去公立醫院

開一刀就能解決的

急性闌尾炎

再比如我黨當年最高指揮官之一的

左權將軍

他歷經無數次死裏逃生的惡戰

結果到了1942年

被日軍流彈擊中頭部去世……

離抗戰勝利也就三年了

抗日最危險的時候早已過去

結果左權將軍

居然被路人甲小兵殺死了

就連咱們熟悉的毛澤東

也有過差點兒死的不明不白的經歷

有一次路過瀏陽時

他被村裏的民兵抓住

民兵決定送他到縣城處決

後來毛澤東在去縣城的路上僥幸逃脫

在池塘裏蹲了半天

才死裏逃生

當初那些民兵肯定不知道

自己在無意間

差點兒改變了整個中國的歷史。。

在這樣殘酷的生存環境下

地下工作者比我們想象得更艱難

主角雖然沉冤三十年

但至少比死去的同志們幸運太多

但或許

我們根本就不該用生死來評價他們

就像那句話說的一樣:

懦夫畏死終須死 志士求仁幾得仁

遊戲製作者早就告訴我們:

像軍統或者漢奸一樣苟活

也難逃一死

紅色芳華線的主角們

雖然犧牲了

卻讓我們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分量

七七事變過去82周年了

如果不是先烈們背負著「漢奸」等等罵名

將生死置之度外

將理想進行到底

我們的今天,不會過得這麽輕鬆

「天下有大勇者,智不能測,剛不能制,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朕加之而不怒,此其志甚遠,所懷甚大也。所懷者何?天下有饑者,如己之饑;天下有溺者,如己之溺耳。」

「民族危急,別親離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敵而求大同。風蕭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敗,或囚或歿,人不知之,乃至隕後無名。」

「銘曰:嗚呼!大音希聲,大象無形。來兮精魄,安兮英靈。長河為咽,青山為證;豈曰無聲?河山即名!  人有所忘,史有所輕。一統可期,民族將興。肅之嘉石,沐手勒銘。噫我子孫,代代永旌。」

——《無名英雄紀念碑銘》

  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寶可夢》?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處處有溫情。
  1949年,中共建國;若你是當年的知識分子,要去台灣還是大陸?
  1949 年,台灣紅色警戒。
  台灣分析師在上海被捕,背後老闆早有非法操縱股票前科,曾遭罰人民幣1.3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