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本文來源:央視新聞

微信id:cctvnewscenter

因為想要更好地宣傳自家商品、吸引消費者點擊購買,一些網絡商家動起了歪腦筋。

近日,江蘇省市場監管局公佈了江蘇省互聯網十大典型案例。

其中,涉及網絡商家通過偽造交易記錄和虛假好評刷單的行為,占比突出。

網絡商家通過刷單的方式,獲得更多的流量,從而達到虛假宣傳的效果。

網店銷售「火爆」 申報收入卻很低

張家港保稅區市場監管局最近查處的一起刷單案非常典型。

名為Ptcharm的貴金屬首飾店,在天貓和京東上開了兩家店,兩三年賣了上百款首飾。

一方面,網店記錄顯示,單單一款首飾的銷售額就超過百萬元;另一方面,這家店每年的申報總收入,卻低至三五十萬元,還不到一款商品銷售額的一半。

這樣自相矛盾的情況,引起了張家港保稅區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的懷疑,他們認為,這其中存在兩種可能。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張家港保稅區市場監管局執法大隊 楊振宇:

第一個就是店家隱瞞了年報的數據,涉嫌偷稅漏稅;第二個就是店家涉嫌在網上偽造了這個記錄,涉嫌虛假宣傳,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刷單。

商家兩年刷單193筆 涉案金額19萬元

執法人員告訴記者,所謂刷單,是指電商平台的商家通過偽造資金往來或物流記錄,偽造虛假的評價或銷量,從而實現虛假宣傳目的的行為。

記者翻閱這起案件卷宗時看到,網店商家留存的銷售記錄明細中,有一些交易信息被額外標註了「營銷購買」的字樣。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張家港保稅區市場監管局執法大隊 楊振宇:

這是店鋪Ptcharm的一個銷售記錄,這里邊訂單的狀態都顯示的交易成功。

這里邊既有真實的交易記錄,同時也有虛假的交易記錄。

標紅線的,這個店家自己也備註了「營銷購買」,實際上就是一個虛假的交易記錄,也就是我們所謂的一個刷單。

刷單完畢之後,這個店家都會把刷單的費用再返還給刷單人。

近兩年以來,這個店家一共刷單了193筆,涉案金額將近19萬元。

這家店鋪的負責人向執法人員承認,他們刷單是為了獲得電商平台的流量獎勵和推送。

張家港保稅區市場監管局執法大隊 楊振宇:

當事人承認,沒有流量就沒有推送,沒有推送就沒有交易量。

為了獲得電商平台的流量,當事人認為雖然刷單是一種不誠信的行為,但是在各大電商平台這種現象都較為普遍。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涉嫌刷單 公司被處6萬元行政處罰

張家港保稅區市場監管局依據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相關規定,對這家公司處以6萬元的行政處罰,與此同時,這家公司也在其網店的主頁上發佈了《告消費者致歉書》並停業整頓一周。

執法人員告訴記者,剛才說的這家網店是依靠親朋好友刷單,屬於散戶型刷單;還有一種刷單,是公司化操作。

在網絡上,活躍著一批「刷單集團」和「刷手」。

他們專門替網絡商家製造虛假交易記錄和虛假好評,蒙騙消費者。

公司化操作 刷手刷一單掙5至10元

只要在網上輸入關鍵詞「刷單流程」,就可以找到大量的刷單攻略和刷手招聘廣告。

這些刷單攻略非常詳細,手把手地向刷手傳授具體操作過程和經驗,比如「該如何正確刷單」「怎麼樣刷單才能不被查?」等。

一些刷單集團大張旗鼓地公佈微信號、QQ號,邀請網店和刷手雙方進入微信群或是QQ群,一對一地提供服務。

據了解,刷單集團通常點對點地,把需要刷單的網店商品鏈接髮送給刷手,刷手每完成一單,可以掙5至10元。

日前,昆山市市場監管局在抽檢「昆山貝殼兒童用品公司」商品質量時發現,該企業不僅存在網售商品質量不合格的問題外,還涉嫌刷單。

據執法人員介紹,這家企業在多家電商平台經營的多家店鋪都涉嫌刷單。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在商家的後台,執法人員發現商家對不同客戶、不同商品、不同訂單的備註,都是相同的一個「陽」字。

隨後,執法人員調閱了「昆山貝殼兒童用品公司」的財務進出帳冊、員工花名冊等信息,發現這家公司網店上的那些備註「陽」字的訂單,其實都是指這家公司一名叫吳宗陽的員工。

他通過刷單組織採取集團化刷單模式,偽造虛假交易記錄。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公司偽造40倍虛假交易 被罰20萬元

截至昆山市市場監管局查處時,這家公司通過多名員工在網上尋找專業的刷單組織,持續為公司網店一些銷售量低的商品刷單,花費大約2萬元,偽造出近40倍的虛假交易記錄。

那些銷量火爆的網店,有可能是刷單刷出來的……

昆山市市場監管局執法大隊 宋挺博:

經過我們調查,這家公司在網上開的四家店鋪中,其中三家有這個刷單情況。

這個公司在將近一年的時間內共刷了1231單,涉及金額77萬,涉及包括兒童推車、兒童座椅、餐椅等17款商品。

記者根據執法人員的調查,統計發現,「昆山貝殼兒童用品公司」在京東旗艦店的刷單數量最多。

對嬰兒推車V6基本版以及嬰兒推車小精靈升級版這兩款推車和配件,共刷單977筆,刷單金額近70萬元。

昆山市市場監管局最終依據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對這家公司處以罰款20萬元。

昆山市市場監管局執法大隊 副隊長 沙春林:

《反不正當競爭法》於2018年1月1日進行了修訂,國家對這一類刷單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是大大提高了。

這一類案件它具有一個違法成本低,隱蔽性強的特點,接下來我們也將大大加強對這一類案件查處力度,擠壓刷單違法行為的存在空間。

對刷單行為的查處和打擊固然重要,但正如執法人員所說,電商平台的制度設計是催生刷單現象的重要原因。

所以頭痛醫頭,不如釜底抽薪,對電商平台一些負效應較大的行為或制度的治理或許更為重要。

  在網路上兼職「刷單」賺零用錢,新華社:這是違法的,還有可能被騙
  淘寶上那些「差評」也可能是假的,想加入「刷單」部隊得先繳錢驗身份
  中國智商稅簡史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