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要緊】如果有的選,誰又願意活在監控中呢?

本文來源:上流UpFlow

微信id:heyupflow

作者:放學堵他、大錘

原標題:如果有的選,誰又願意活在監控中呢

高中生阿海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溜上了頂樓,剛點上一根煙想要美美吸上一口,卻聽到大喇叭裏教導主任親切地喊了自己的名字。

倉皇逃竄間,阿海瞥見了牆上的攝像頭……

圖片來源:《夏洛特煩惱》

祖傳三代碰瓷兒的潘大爺已經好久沒出活了,好不容易今天讓他逮到一個冤大頭,結果在躺下的瞬間,劉大爺看到了自己右前方的攝像頭好像衝自己眨了下眼……

圖片來源:《西虹市首富》

你看,也沒跟大家商量一下,監控便把大家的生活安排上了。

電子眼、攝像頭隨處可見,讓人懷疑自己是否生存在「楚門的世界」

攝像頭,公共環境的監督者 

電子監控,大家無不聞聲色變

這種忌憚可以理解,畢竟之前的家庭攝像頭入侵出租公寓各種隱蔽攝像頭偷拍的事件還歷歷在目。

上個月鄭州某酒店就又爆出針孔攝像頭偷拍,負責人甚至還聲稱80%的酒店的房間內都存在攝像頭……

也正因為有這些違法的偷拍,大多數人對「監控」兩字都沒什麼好感。

關於「攝像頭存在的意義」也被時不時拿出來討論。

直到近期這些惡劣事件的發生,我們才開始無奈地接受了一個事實:

公共場所的攝像頭雖會讓你外出時的隱私暴露,並且也不一定能完全確保所有人的人身安全……

但它可能是真相的最後一道可靠屏障了。

拋開齷齪的針孔與偷拍不談(沒什麼好再談的了,罵街的話用盡了),公共場所內的監控還是很有用的。

它不但能夠對公共場所的行為進行限制,還可以為各類事件提供真相

比如要不是被攝像頭記錄了下來,破案的難度將大大增加,那個對女性施暴的男人很有可能至今仍在逍遙法外。

除了街道以及戶外廣場的攝像頭,公共場所監控的作用還體現在很多方面。

比如說發生在社區內的多少糾紛以及危險,都是在事後被監控錄像揪出元兇的。

韓國一陌生男子尾隨醉酒女子到家並想趁機進入女子家中,還好該女子及時關上了家門,該男子被樓道內的監控拍下後逮捕

假如他的罪行沒被發現,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2019年6月13日,深圳福田區,一名5歲男孩被20層墜落的玻璃砸中身亡。

6月19日,南京鼓樓區,一名10歲的小學女生被高空拋物砸中頭部。

6月22日,深圳一名居民在家中打掃衛生時,不慎致使一塊杠鈴片墜落,砸中一名過路女子。

圖片來源:現代快報

為了防止慘案的繼續發生,一些地區設立了防護網作為保護措施,同時又安裝攝像頭來監督和震懾高空拋物。

  杭州某社區裝了47個監視器,鏡頭全部朝天,防「高空拋物」成效良好

要不是十字路口的監控設施越來越完善,不知道會有多少機動車在事故後比竇娥還冤。

很多城市把闖紅燈的行人投上大螢幕的方式也令人神清氣爽。

不分老幼,只要違規便一視同仁。

除此之外,

校與幼兒園中的攝像頭可以對校園暴力、未成年人安全以及學生學習狀態監督;

電梯間中的監控不但可以保護女性以及其他弱勢群體的人身安全,還能應對一些突發事故

圖書館、電影院等場所中的監控則可以盡可能地提高在場人群的素質。

至於上海在各垃圾分類點附近安裝的攝像頭,沒準兒還能在晚上逮著幾個在夜色掩護下偷偷亂扔垃圾的市民……

上海某垃圾分類點攝像頭拍下的場景 | 來源:微博

攝像頭注視下的城市安全 

在分析一座城市的公共安全指數時,除了安全機構的數量,公共環境內的攝像頭數量也是一個重要參考數據來源。

從全球最大的城市資料庫網站 numbeo 發布的《2016全球各國犯罪與安全指數排行榜》來看,中國的安全指數為67.92,跟荷蘭(68.53)、西班牙(68.23)、德國(67.05)等發達國家處於一線。

這與近幾年來中國公共監控系統的改善是分不開的。

2014年,中國監控攝像頭數量雖然以每年20%的速度快速增加,但依然遠落後於英美等國。

當時美國總安裝有3000萬個攝像頭,平均每千人約有96台監控攝像機(包括郊區)。而中國的這一數據還不及美國的20%。

這一數據到了兩年後增長到英國平均水平的80%美國平均水平的60%

儘管如此,中國的二、三線城市攝像頭覆蓋率依然很低,攝像頭密度甚至還達不到10個/千人

數據來源:中國報告大廳

直到2018年,中國的公共監控設施才算是終於趕上了世界的腳步。

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的《輝煌中國》系列紀錄片中提到:中國已經建成世界上最大的視頻監控網——中國天網,視頻鏡頭超過2000萬個,並利用人工智慧和大數據進行警務預測。

這無疑為警方以及公眾在解決刑事案件與糾紛的時候,提供了大量的真實視頻資料,同時也大大減少了犯罪事件的發生。

圖片來源:zol中關村在線

保護隱私,還是「狗命要緊」? 

上周四晚上加班結束後打車回家,路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滴滴司機閒聊

這個司機一直在說的是,近來他們的網約車內除了語音監控之外,也都安裝了攝像頭,他們這些司機還要為此支付每年幾百塊錢的押金……

而當我聽到他的這些抱怨後,看著車內後視鏡旁的攝像頭,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連坐個車都得被人盯著,個人的隱私空間又被進一步壓縮了,而是有那麽一點點安心。(畢竟我又不是許志安)

不過這種安心其實是有點心酸的,因為相比很多「可有可無」的隱私,我們終究還是只能「狗命要緊」。(都是成年人了,什麼時候才能兩個都要?)

其實大家也都知道監控治標不治本,但畢竟有勝於無,所以我們不能否認對於公共環境的監控,確實是為大家提供了安全上的保證

但萬事總有兩面性,有利就有弊。

監控既是記錄者監督者,但反過來又可以成為隱私的窺探者

只是希望所有攝像頭的製造、售賣和使用能夠得到有效的監管,讓它們能夠真正成為公共場所中無處不在的保護者,而不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

  浙江一男子扶起摔車男反被訛,監視器證明清白後提告求償一元,輿論支持「這次必須好人有好報」。
  中國公安部門的監視器鏡頭,都有哪些黑科技?
  監控下的真實中國:憤怒、悲傷、心酸、感動
  2020年將有4.5億台監控攝影機覆蓋全中國,「天眼」背後是一位美國創業家。

參考資料:

[1]鄧海建.  總有一些地方沒有攝像頭[N]. 中國青年報. 2015-09-17(002)

[2] 李英鋒. 攝像頭豈能對著意見箱[N]. 長沙晚報. 2016-11-07(A05)

[3]李杏. 離不開攝像頭的社會是可怕的[N].  長江日報. 2015-09-17(012)

[4]丁家發. 「攝像頭朝天」防高空墜物有必要[N]. 經濟日報,2019-06-24(009).

[5]王偉健,苗苗. 做好事要自帶攝像頭嗎[N].  人民日報. 2011-08-31(014)

[6]蔣均. 沒有攝像頭,就能闖紅燈?[N].北海日報,2019-06-02(002).

[7]許秀燕.天網工程:新型社會治安防控體系[J].中國建設信息化,2019(09):34-37.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