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娛樂圈的改名潮】求能播?電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本文來源:網絡大電影

微信id:wxs360

作者:曉曉

7月1日,鄭爽、馬天宇主演的《流淌的美好時光》終於在湖南衛視開播。

其實很多人都知道,這部劇曾經有一個響噹噹的名字——《悲傷逆流成河》,是郭敬明的知名小說IP。

跟《悲傷逆流成河》一樣,田羽生導演的電影《偉大的願望》也只能改為《小小的願望》才能上映。

這兩部影視劇因改名而贏得了比作品本身更高的關注度,但在查找了過往資料後,我們發現,這兩部作品,只是近期,影視劇改名的冰山一角。

想要保命?影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娛樂圈的「改名」熱潮

改名保命,已經成為了影視劇播出的常規操作。

正在山東衛視和廣東衛視熱播的《愛是歡樂的源泉》,原名叫《和女人的戰鬥》;

《大宋少年志》曾經叫《大宋少年天團》;

復播的《帶著爸爸去留學》原名叫《漂洋過海來愛你》;

劉濤、馬天宇、王耀慶等主演的《親愛的婚姻》原名是《淘婚記》;

《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原名為《大北京小保安》;

《麥香》原名為《麗水之戀》。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這些影視劇曾用名和現用名差別之大給我們帶來的震撼感,應該不亞於當年知道了朱丹原名朱冬花,梁靜茹原名梁翠萍,林允原名費霞,應采兒原名丁文,春夏原名李俊傑……

想要保命?影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一直以來,在娛樂圈,「改名」就是一個普遍現象,明星改名求「紅」,電視劇改名求「播」。

明星常常會為了名字更具辨識度,更容易被大眾記住,或者為了名字與個人形象更貼合,或是根據周易、五行八卦等原因而改名,也有很多影視劇為了凸顯藝術水準,為了「熱播」而改名。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改編自關心則亂的網絡小說,原名是《庶女•明蘭傳》,後來才改為了《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2017年,由孫儷、陳曉、何潤東等主演的《那年花開月正圓》大火,但這部劇的原名其實是《大義秦商》。

2017年的口碑劇《情滿四合院》不僅獲得了第29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電視劇獎,還助何冰在拿下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主角的獎項,而這部劇的原名竟然是《傻柱》。

2016年,該劇獲得騰訊視頻星光大賞年度驚喜網劇的《一起同過窗》,原名叫《我的大學流水帳》。

只是過去,明星和影視劇改名是越改越具有識別度,越改越高大上,越改越有氣質,而如今,影視劇是越改越接地氣,越改越低調,越改越「偉光正」。

想要保命?影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在如今的政策環境下,過往那種向藝術靠近,向詩情畫意靠近的改名方式已經脫離了「市場需求」。

現在影視劇改名的邏輯是:名稱要清晰地表達出劇情中的真實內容,要更加貼近生活,要正能量,不能太藝術。

《八佰》之所以讓「青天白日旗」變成了困擾,就有人建議內容「改旗易幟」,片名改名《打鬼子的故事》,立場、立意一下子就都明確了,或許也就用不著撤檔了。

像《流淌的美好時光》《愛是歡樂的源泉》《麥香》《大宋少年志》等劇就是完美順應了「市場需求」的改名。

《悲傷逆流成河》不改名前,全劇透著一股怨氣,生活如此美好,世界如此和善,蔬菜水果如此便宜,悲傷啥?

新名字《流淌的美好時光》就好多了,有一種在「青山綠水」中體驗農家樂的愉悅之感。

《和女人的戰鬥》這個劇名也非常不友好,女人怎麼了,要和女人戰鬥。

改為《愛是歡樂的源泉》俗是俗了點兒,但卻是一句真理,不僅適用於這部劇,簡直放之四海而皆準。

《大宋少年志》的原名《大宋少年天團》也很不懂事,不就是幾個三觀正的小屁孩愛做了點助人為樂的事兒嗎?

自稱「天團」,怎麼那麼自以為是,宋朝有天團嗎?

不知道天高地厚呢?

少年,血性不能太大,該蔫兒的時候要蔫兒一下。

想要保命?影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強烈建議,撤檔的,未播出,即將播出的影視劇,都應參照以上作品的改名邏輯,自覺把名字改起來。

先從最近被撤檔的幾部作品改起。

建議《少年的你》更名為《向上的我》,都是說幾個學生努力與自我抗爭,與黑暗抗爭的故事,怎麼就不能用一個陽光一點的心態面對呢?

同是講述校園欺凌的故事,改了名的《悲傷逆流成河》不就播出了嗎?

《九州縹緲錄》從內容上來說,最合適的名字應該是《呂歸塵成長記》,但這個名字會有點像大男主戲,更名為《九州英雄傳》則相對保險。

《封神演義》則可以改名叫《尋找失散多年的妹妹》,這樣可以體現一個哥哥對於親情的絕對重視,完美!

那些被觀眾期待了很久,遲遲無法播出的作品,也要盡快改名。

黃子韜、張雪迎等主演的《租界少年熱血檔案》不就是講述了發生在上海灘租界的故事嗎?

改名為《租界的故事》或者《租界小英雄傳》更加直抒胸臆。

王源、歐陽娜娜等主演的《大主宰》則可以改為《牧塵離開草原後》。

《劍王朝》等這種類似劇集完全可以參考《租界少年熱血檔案》的改名方式,就改為《大秦王朝英雄傳》或者《大秦王朝演義》。

由張若昀、李沁等主演的《慶餘年》可能也需要改名。

這部劇主要就是講述范閒被養父從小鎮帶走之後的成長故事,起名《慶餘年》觀眾怎麼能明白這劇到底講什麼,建議更名為《范閒進城》,一目了然!

原著作者貓膩在《慶餘年》後記中,也曾給出過取名《慶餘年》的解釋,意思是到大慶與領導共度餘年,我們也可以按照貓膩的解釋,將《慶餘年》改為《歡度餘年》或者《與民同樂》,多麼符合「市場需求」。

想要保命?影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宋茜、歐豪等主演的《山月不知心底事》,描述的就是幾個職場人奮鬥的故事,改為《奮鬥的青春》或者《為美好生活而奮鬥》,如果擔心重名就改為《奮鬥的你和我》。

楊洋、江疏影主演的《全職高手》可以改為《拼出一個美好時代》。

還有那些改名了一次,至今還未播出的大劇,也要好好反省,是不是改名不徹底。

黃子韜、易烊千璽的《艷勢番之新青年》直接改名《新青年們》,《熱血傳奇》太前衛了,而且跟某網絡遊戲撞名。

白敬亭、孫怡等主演《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也不要叫《初晨》了,就直接改名為《早晨的咱們倆》。

湯唯、朱亞文等主演的《大明皇妃孫若微傳》的新名字本來可以改回原名《六朝紀事》,但現在翻拍劇、改編劇也有風險,就改名《明朝初年演義》吧。

還有一些名字看起來太過於華麗的電影,也要改,諸如《銀河補習班》可以考慮改為《父子的幸福時光》,《九龍不敗》可以改為《一個警察的故事》,《超級的我》則建議改為《美夢成真》。

以後,影視行業從業者,如果在給作品起名上遇到困難,建議可以向我們的父母輩尋求幫助,像爹媽愛看的《父母愛情》《鄉村愛情》《歲歲年年柿柿紅》 等電視劇的名字,就很符合「市場需求」。

未來,不管是懸疑劇、校園劇、青春劇,反正從外表看起來大家都是家庭生活劇,一家親!

改個「賤名」求生

鄭爽、馬天宇主演的《悲傷逆流成河》在2017年殺青之後,在改名之前,幾次被傳播出,最後都無疾而終。

王耀慶、於明加、梅婷、張瑤、朱丹等主演,2016年就拍攝完成的電視劇《和女人的戰鬥》,如今以《愛是歡樂的源泉》的名字喜迎上星播出。

《大宋少年志》改名後,在眾多影視劇殫精竭慮於撤檔、換擋的危機中時,卻遇到了突然被提檔這種「中彩票」般的好事兒。

剛剛在安徽衛視熱播結束《逃婚記》,是劉濤、馬天宇、王耀慶等2015年拍攝的電視劇,在積壓了四年之後,更名《親愛的婚姻》終於得以播出。

同樣是在安徽衛視播出,由鞏漢林、邵峰等主演的《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在用《大北京小保安》這個名字的時候,就是一部積壓的庫存劇。

而幾乎沒有任何大腕、熟臉的《麗水之戀》在改名《麥香》之後,在央視一套播出。

而前段時間熱播結束的《築夢情緣》(原名《巨匠》)、《白髮》(原名《白髮王妃》)等作品,也都是在改名後才播出的。

想要保命?影視劇名字得這麼改!

過去,明星改名求「紅」,影視劇改名求「熱播」「熱映」,如今,改名求「生」。

況且,藝術品的內涵不一定要通過名字來體現,有一個再好聽的名字,播不了都是白搭。

如今,越低調,越土氣,越「高大全」的名字,「夭折」率才會越低!

與「上映」「播出」這種事關生死的事兒比起來,名字重要嗎?

「賤名」才能提高存活率。

老人們早就說過了:賤名好養活!

如今,名字對於影視劇的意義就是: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平平安安。

《偉大的願望》盡管更名為了《小小的願望》,但卻是目前暑期檔難得的高調幸存者。

如今,能夠平安上映、順利播出,就是所有影視劇「小小的願望」。

影視劇批量改名保命,各地小區也因為「大、洋、怪、重」被要求改名,照這麼下去,搞不好改名現象會蔓延到藝人領域。

未來娛樂圈里活躍的流量和人氣明星將不再是易烊千璽、吳亦凡、鹿晗、陳偉霆、朱一龍等,這樣的名字太洋氣!

至於改名方向嘛,就請參照,二狗子、二娃、鐵蛋、鐵牛、狗蛋、傻蛋、二丫、三紅子、四蘭子以及大妮兒、二妮兒、三妮兒……

賤名保平安!

不然,不知哪天就會被勒令退出娛樂圈。

  中國當紅電視劇《都挺好》啟示:有錢一時爽,一直有錢一直爽
  【陸媒筆下的台劇30年興衰】《我們與惡的距離》,台劇的「文藝復興」
  台灣這些本土劇也太長長長了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