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不良率抬頭:80後人均欠款22萬,90後人均欠款10萬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辛繼召

由於共債風險、多頭授信傳導而來的信用卡風險,仍在考驗銀行業的風險承受能力。

6月27日,招商銀行副行長王良在該行股東大會上表示,今年一季度信用卡的不良貸款率仍呈上升勢頭,招行信用卡不良貸款率目前達到1.4%,較去年底上升了20多個BP,「因此,我們對信用卡的風險狀況還是審慎地對待。」

分析導致信用卡資產質量承壓的原因,欺詐風險近兩年來有所降低。根據銀行業協會數據,近三年欺詐率分別為2.33BP、1.36BP、1.16BP。

由於P2P網貸整治、現金貸整治等監管重拳,共債客群的多頭授信渠道被打斷,加之居民杠桿率提升,此前激進發卡的部分銀行也被叫停。

信用卡不良有所抬頭

王良在該行股東大會上表示,總體來看,今年銀行業面臨的風險形勢比較嚴峻,風險狀況不容樂觀,也出現一些新的特點。

其中,個人貸款特別是信用卡消費信貸延續了去年以來不良上升態勢。2018年,整體銀行業信用卡不良率達1.8%左右,與2017年相比呈現快速上升勢頭。招商銀行去年及時調整了信用卡的授信政策,主動調低信用卡貸款增速,至2018年底,招行信用卡不良率僅1.11%,遠低於市場平均水平。

「即便如此,今年一季度信用卡的不良率仍呈上升勢頭,招行信用卡不良貸款率目前達到1.4%,較去年底上升了20多個BP。目前我們對信用卡風險狀況仍審慎地對待。」

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銀行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788.61億元,環比增長18.93%,占信用卡應償信貸餘額的1.15%,占比較2017年末下降0.04個百分點,同比增速較上年明顯放緩。

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銀行卡專業委員會近日發佈的《中國銀行卡產業發展藍皮書(2019)》,信用卡發卡量2018年末達9.7億張,同比增長22.8%,信用卡交易總額38.2萬億元,同比增長24.9%。

此前,於2018年財報中披露信用卡不良率銀行,民生、中信、浦發、平安的不良率分別為2.15%、1.85%、1.81%、1.32%,較上年末分別上升0.08、0.61、0.49、0.14個百分點。平安銀行2019年一季度末信用卡不良率1.34%,較上年末上升0.02個百分點。此外,交行、興業去年末的信用卡不良率分別為1.52%、1.06%,較上年末分別下降0.32、0.23個百分點。

風險到底何在?

信用卡風險到底在哪兒,從行業數據看,欺詐並非首要原因。

根據銀行業協會數據,信用卡欺詐風險持續下降,近三年欺詐率分別為2.33BP、1.36BP、1.16BP,2018年的欺詐率較2017年下降0.20BP。

國內信用卡未償餘額有所增長,但增速有所下降。截至2018年末,國內信用卡行業的未償信貸總額達6.85萬億元,同比增長23.2%。對比2014年,未償信貸總額僅2.34萬億元。信用卡的損失率較上年有所上升,近三年,信用卡損失率分別為1.70%、1.17%、1.27%。

一位信用卡行業資深人士稱,由於消費金融、小額貸卡、P2P網貸、互聯網金融等大量湧入,導致因缺乏頂層統一監管、客戶網貸信息難以獲取,出現多頭授信、共債風險,這些風險顯著上升且難以衡量。

他舉例稱:「2017年左右信用卡資產質量好轉,現在來看不可思議,共債客群已經不斷增加,但只要稍微催收,持卡人就從網貸等平台獲取資金償還信用卡負債,所以整個行業的資產質量表現很不錯。」

2017年以來,由於P2P網貸整治、現金貸整治等,共債客群的多頭授信渠道被打斷,殃及信用卡資產質量。「有些網貸客群,借錢借到還不起錢,也不知道自己的負債程度。這批人需要監管嚴格管制。」上述信用卡行業人士稱。

此前,有銀行人士提出,部分90後客群出現過度消費傾向,要對這些消費群體在總體授信上進行調整。但簡單按照年齡劃分並不嚴謹,整體上年輕客群不良水平與其他群體一致,但對銀行而言的資產定價水平卻高出不少。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倪偉淵發佈報告指出,根據蘇寧金融400萬個1980-1999年出生的貸款申請人作為分析樣本,從多種徵信數據維度來比較80後和90後的真實負債情況。推算出80後的人均欠款金額達到21.98萬元,90後的人均欠款金額為10.45萬元。而2018年統計局給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82萬元。

信貸逾期次數可以直接反映個人的還款意願和履約能力,央行徵信報告的數據表明,80後的貸款逾期次數要少於90後,但是信用卡逾期次數則高於90後。考慮到80後平均擁有的信用卡數量要高於90後,所以發生過逾期的信用卡占比這個指標,兩個群體相差不大。而90後貸款次數更少、逾期次數卻更多,這一點值得注意。

不過,上述信用卡人士指出,目前並不需要太擔心2018-2019年的信用卡業務,其對風險的承受能力比較強。但是,監管不認可信用卡高風險、高收益的運營模式,此前快速擴張的模式需要轉型。

  中國有六億人月收入僅人民幣1000元,總理李克強指的是人均可支配收入
  中國「性別比例不均」是比「高齡化」更緊迫的人口問題
  中國最有錢的500人,大灣區和長三角誰更多?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