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網戀夫妻逃離城市歸隱雲南深山,把豬圈改造成酒吧,做創意木工賺錢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中國溫度」欄目

圖文&視頻:六扇門

距離雲南昆明城區外30多公里的團山村前,桃花綻放,柳樹抽出新枝。

顧玉鵬折下一枝桃花,修剪了枯萎的枝條,插在妻子袁婧手里木質的小鹿頭部,取名為「桃花鹿」。

他騎上自己手工製作的電動車,載著袁婧和愛犬「黑的」,緩緩行駛在山間回家的小路上。

三年來,夫妻倆遠離城市,回歸山野,做了木匠,最終找尋到自己的「桃花源」。

昆明北市區團山村一處公路邊的二層小樓便是80後夫妻顧玉鵬、袁婧的住處和廠房。

木柵欄圍成的院子就是他們的生活園地,房前是一個美麗的池塘。

屋內,打磨機的沙沙聲、刨木機的嗚嗚聲、電焊機的滋滋聲,有節奏地從屋內傳出。

在一間可移動的工作間里,細小的木屑如塵埃一般飛散,顧玉鵬頭戴面罩,正在打磨客戶定制的音響外殼。

淡黃色乾花裝飾的工作台前,袁婧用砂紙打磨著椅子的棱角。

顧玉鵬不時停下動作,與袁婧交流。

「這里要多磨幾下,用手感受一下表面是不是平滑。」

工作間的木質牆壁上,滿是五花八門的工具。

這些冰冷器械,維持著他們的生計,也維繫著他們的情感。

「我們是通過網戀走在一起的,到現在已經12年了。」

2007年,網名「豬堅強」的顧玉鵬與網名「飛天豬」的袁婧相識。

有著共同理想的兩人,很快走到了一起。

當時,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的袁婧,在昆明從事會計工作。

2006年,顧玉鵬從黑龍江來到昆明,不喜歡當時的工作,想出來幹自己的事情。

從小就喜歡搗騰東西的顧玉鵬,通過自學掌握了木工和電工技術。

相識後,袁婧成了顧玉鵬的徒弟,「原來一直以幫著家裡幹活的心理在做,後來漸漸地也對木工產生了興趣。現在在『堅強』的教導下,會創作一些小東西。」

多年時間里,夫妻倆做過餐飲,創業也經歷了一些挫折,最終袁婧又回到一家企業上班,精通木工的顧玉鵬還是癡迷於製作手工音響,多數時候是當作業餘的興趣。

他們就這樣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上班、下班、朋友聚會。

然而在城里做木工活也有了一些限制,會擾民,租金又略顯昂貴。

在一次換倉庫的過程中,兩人突突發奇想:為什麼不把工作場地搬去山里呢?

「做手工,在城里與山里沒有什麼區別。」

2016年,夫妻倆在長蟲山的小哨村找到了簡單的居所。他們將荒廢豬圈改造成了酒吧。

顧玉鵬還為妻子打造了一條溜索,自制了電動車,帶著妻子到長蟲山看日出日落。

山里通了網絡,夫妻二人開始忙碌著生計。

他們把自己做的一台手工音響放到網上去賣。

「這可能是我們賣過最醜的手工制品,但沒想到真的有人買。」

這筆意想不到的生意極大地鼓舞了夫妻二人。

他們開了網店,這樣不僅可以賺錢養活自己,還能把興趣繼續下去。

一件定制家具從與客戶溝通到最終完成,需要兩周多時間,每一道程序都由他們兩人親手完成。

由於家具的體積過大,運輸不便,現在他們只能針對本地定制。

根據木料選擇和設計的難度,收費的標準也不同。

「去年,一位家長找到我們定制兒童沙發,我們採用了橡木製作,用了兩個星期製作完成,收費500元。」袁婧說。

而手工製作的音響,主要針對網店,價格不等。

對椅子進行了3小時的打磨後,袁婧走進了另外一間工作室。

氣割機,刨木機的操作等大型設備的操作都由她完成。

暮色悄然,橙色的燈光下,袁婧按照圖紙的設計,切割木頭、打孔、刨花……繁雜的加工工序,讓她有些疲憊。

「這些都是常態,不做就沒有飯吃。」

與機械為伴的生活,日復一日。

顧玉鵬負責設計這些手工制品的圖紙。

「設計最難了,客戶要什麼樣子,他們心中其實也是模糊的,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改,我的頭都禿了。」

坐在電腦前的顧玉鵬點燃一支煙,猛吸一口,手指在鍵盤上不停敲打。

休憩了一會兒的袁婧來到丈夫身邊,又開始焊接音響電路。

寧靜的山野,山風呼呼。

愛犬「黑的」與「榴蓮」躺在工作間酣睡。

「在城市的時候是朝九晚五,來到山里變成朝五晚九。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袁婧焊接好音響線路,打開音樂試聽。

開店以來,他們的手工藝品曾經銷售到香港和台灣地區,最遠到過非洲。

還有不少顧客,來到山里看夫妻倆,「他們鼓舞著我們繼續在山里生活下去。」

由於小哨村村落拆遷,2019年3月初,他們在昆明北市區郊區的團山村山腳找到了閒置的民房,開始新的生活。

搬來搬去的折騰、新居所停水……

剛搬家後的幾天,夫妻倆多次去村里協調通水的事情。

網絡也接不過來,顧客定制的單子又一直在催,被這些瑣事煩透了的夫妻二人坐在看不到日落的山腳下,愁眉不展。

「離開城市,家人反對,連太陽能里的水也快沒了。」

袁婧沮喪至極。

顧玉鵬不說話,去了電動車製作車間內,為新製作的電動車添加減震器——當專注於手中的工作時,那些生活中的煩惱似乎都消失了。

「我想我是回不去了。在城里,做木工擾民;做了車子,也沒有地方跑。」

顧玉鵬定了心思,「只要有一根網線,在哪里生活都一樣。」

通過網絡,夫妻倆結識了很多同樣喜歡木頭的人,這些同道中人也成為他們的一種精神支柱。

兩年前,他們參加了經營體驗類觀察真人秀節目《親愛的客棧》。

在節目現場,他們用撿來的樹枝做了衣架;教嘉賓製作雪橇;用廢棄的邊角料製作了小鹿,被演員劉濤收藏。

「手工定制是我們的優勢,可以活下去。」

不過,一個現實也擺在他們眼前——網上同質化的手工製作音響產品越來越多,夫妻倆的網店生意下滑嚴重。

顧玉鵬努力尋找著新的方向:「我就想創新,做別人做不了的東西。」

「桃花鹿」擺放在客廳的木桌上,手工製作的「山燈」點亮,在這個看不到夕陽的村落,二人堅定著自己的山野夢。

以下是專訪影片

(2019年,騰訊新聞將繼續邀請全國攝影師深入全國各地的貧困村,一同參與「中國溫度」計劃,同時我們也積極邀請各地政府、機構與騰訊新聞開展合作,共同實現2020年全面脫貧的目標。投稿及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東北95後女孩的創業之路:大一輟學,如今年收入百萬人民幣
  一個北漂創業者南下杭州一個月的感受總結:真香。
  在中國二手物交易平台賣貨月賺人民幣8800,就靠「信息差」三個字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