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座城,你讀懂了第幾層?

日前有一篇文章廣為流傳,標題是《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

很多人點讚,也引來了極多批評,有人讚為「雄文」,有人斥為「太監批評別人的性生活」。

  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

以下內容含蓄點評這篇文章,將該文作者歸為「第四層」。

由中國知名自媒體《量子學派》發表於2019年6月25日。

原文已遭刪除。

本文來源:量子學派

微信id:quantumschool

行走於深港之間,已經近10年了。

不知道能用什麼樣的言語,來講述這兩片被深圳河分隔開的土地。

晨曦初現,光影迷離間,站在落馬洲頭,用腳開始度量這裡的一切。

香港一側,白鷺飛起,綠意盎然,濕地霧冷,一片田園景象。

深圳一側,車水馬龍,高樓挺拔,人聲鼎沸,一派都市氣象。

靜下心來,抬望眼處,棲息於香港的老鷹在深圳盤旋數秒,然後展翅高飛。它在上空見證過兩地之間激蕩百年的歷史煙雲。

但很多普通人的記憶裏,這些早已煙消雲散,悄然翻頁。

今天陸港兩地之間,全是雞零狗碎難以入耳的喧囂與謾罵,再無相互扶持的理性敘事。

早在2011年,相互鄙視的論調就沉渣泛起,很多媒體刻意誇大個體矛盾,為了流量忽視社會責任,將極端事件上升到隔空對罵的境地,導致血濃於水的親情畸變成惡意民粹。

2012年2月,當時還在做一份媒體工作,針對香港某小報「香港人,忍夠了」的廣告PS了一份海報「香港人,謝謝你」。

要求人民之間能互相尊重並自我約束,媒體應彌合兩地歧義而不是誇大地域矛盾!

三天後,一位不知名的朋友自掏腰包在香港媒體上刊登了該廣告。

原以為這種相互攻擊的時代很快過去,兩地的交往會越來越理性平和。

沒有想到,兩地之爭越來越偏激。

有些媒體從來沒有到過香港,或者假裝在香港,也想通過挑撥心理情緒來獲取流量。

其實,每個城市都有一些極端人士,但仍然是個別少數,至於普通人之間,哪有那麽大的矛盾?

讀懂一座城市,首先要讀懂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讀懂一座座鮮活的建築,讀懂這裡的山和水。而不是那些編排的情緒化的事件,也不是道聽途說裏的只言片語。

相對於這片土地,我們都只是匆匆過客,讀懂這座城市談何容易,只能盡微薄之力,最後捫心自問,對於香港,我們到底讀懂了幾層。

第一層:完全無感型

如果你是一個沉浸於個人生活的樂天派,熱愛房前屋後的山水,再忙也要找朋友搓搓麻將,年終閒暇之余也會種種花草,最近一年迷上了刷抖音和快手,在平靜的生活中尋找一些小樂趣。

作為一個與世無爭的人,別說對香港沒有興趣,就是對自己身處的小城鎮也打不起精神。這樣的你根本沒有必要去讀那些有關香港的文章,因為依靠這些根本就不了解這座千裏之外的城市。

當然,包括本篇,請現在就放棄。放棄的,你讀懂了第一層。

第二層:偶爾觸動型

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對未來有自己的渴望,想去一線城市打拼未來,也希望讀懂香港的城市脈絡。那你可以去看這座城市拍攝過的電影,聽這座城市出品過的歌曲,思考下這個彈丸之地為什麼能夠創造這樣的輝煌。

你開始有自己的理解,它是改革開放以前中國的透氣口,也是中西文化的結合體,它的法律體系與英聯邦一脈相承,它的教育走在世界前列,它的科技卻沒有跟上節奏。

了解它的基本常識,而不是去閱讀情緒化的文字,你讀懂了第二層。

第三層:間接了解型

這些人與香港並無交集,但他們非常關注這座城市。

他們認為這座中國的城市就應該與他們一樣同甘共苦,共同發聲。

他們可能有過香港的朋友,聽他們講述香港的故事。這些信息比社交媒體來得要真實可靠。畢竟,這是他們自己感知到的。

他們可能會說香港是一座多麽美好的城市,但你不能全信。

他們可能會說香港是一座多麽垃圾的城市,你也不能全信。

很大一部分人處於這種狀態,他們並沒有深入去感知這座南方城市,他們獲得的是第二手信息,很多時候只是一種臆測和推斷。

不過,整體來說,你開始慢慢接近真相了。

第四層:蜻蜓點水型

開始進入正題了。這些人來過香港,甚至有可能在香港工作過一段短暫的時間。

最典型的就是《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這樣的作者。

這些人可能在社會接觸過幾個不務正業的香港青年,可能在地鐵上大聲說話被翻過白眼,可能因為不懂粵語被服務員怠慢過。

沒有辦法,在一座陌生的城市生活,總會遇上這樣的人。

而在公共空間生活時,那些不講禮儀的人總是特別顯眼。

其實你去中國任何一個城市,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只是在香港,這樣的小事會被放大N倍。

如果這座城市不是那麽敏感,你可能會理性地知道這些人是社會渣滓。

但如果這座城市處於風口浪尖,你會感性地認為這是對你的歧視,進而將這種歧視視為一種種族間的不平等。

然後你開始充分調動自己的「自尊心理」,猜測對方之所以不友好是因為香港的發展太落後。認為香港的青年不友好是因為房地產俘虜了他們的生活。

然後,想像對方各種的不美好,只有塑造對方是一個「變態」的形象,才能平撫下內心的創傷。

再舉個例子:有些人帶著自己的父母長輩去香港旅遊時,竟然沒有一個人讓位,這讓他們很憤怒:這是一座沒有愛心的城市,特別不願意給大陸的長者讓位。其實香港的地鐵文化源自英國,而英美國家的老年人強調自食其力,不喜歡別人給他們讓位。

這就是蜻蜓點水型,沒有深入去了解香港文化。

第五層:長期生活型

這類型人開始真正了解香港。

他們可能在香港生活的時間較長,也有可能有利益在香港,這導致他們開始認真研究香港這座城市。

這些人不再輕易地認為香港沉淪了,因為這座城市有太多讓人看不懂的地方。

這些人開始意識到香港人有自己的生活,根本沒有時間來嫉恨大陸的朋友們。

這些人也不再糾結於GDP的增長速度,他們認為這些數據沒有那麽重要,自己生活有沒有改善才是衡量一座城市成功與否的標志。

這些人不再輕易說小孩上學會被港校歧視,因為他們已經知道,這只是學校擔心家長對孩子的教育不夠重視。

這些人也不再埋怨房子空間太小,而是會帶小孩到小區外的綠地空間活動。在香港,再普通的小區,外面的綠地空間都配有小孩的遊樂場所。

他們也會碰到一些香港的社會糊塗蟲,但不會認為這是一種族群仇視,而只歸結為自己碰上一個傻子,這個傻子的言論和行為同樣在香港也會被鄙視,如果你將這種民粹言論和極端行為視為普遍現象,那將自己也當成一個傻子了。

他們開始去當義工;

他們開始去拜黃大仙;

他們開始質疑學校的一些活動並敢於拒絕;

他們開始同孩子一起去「賣旗」(香港的一種捐款活動)。

這些人,已經開始真正理解香港了。

第六層:理性思考型

這些人超越了很多香港原住民。

他們不僅僅只是參與香港的生活,並且開始挖掘香港的城市性格,開始關注香港的命運和前途,並且參與香港的一些公共事務,思考這後面的文化品格。

這種深度思考的後面,是慢慢愛上這個城市,是敢於提出反對意見,兩者之間在建立一種重要牽絆。

所以他們可能會反對一些不確定的事務,但同樣只要覺得這種事務符合整體和個體利益,他們也會花很多時間去說服身邊的朋友來接受它。

例如:

他們可能會反對香港的「奶粉禁令」,他們也會跑到美國國會吶喊需要給香港「單獨關稅區」待遇,既責之切同樣愛之深。

他們會讓孩子認真地寫下「我是中國人」這樣的字眼,又教育孩子警惕集體主義以及「多數人暴政」的行為。

他們會在每次開家長會之前,特別認真的與孩子一起高唱國歌,但同時也會教育孩子要有普世主義的價值觀。

他們會和孩子一起去了解並牢記整個中華民族獨立的苦難史,但同時也會教育孩子將歷史與現代區分開,不要把仇恨帶到未來。

這些人是香港的中堅力量,他們是這個世界的「根」,這些人深深地熱愛著這片土地,也理解了這片土地,更不可能背叛這片土地。

第七層:憂國憂港型

理性思考之後,其中有一些人開始關注香港甚至整個中國的命運。

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城市,它曾經是這個國家最後的「氣口」,它與眾不同的自治地位,有著極其長遠的戰略意義,它為華夏種族延續文明之火立下汗馬功勞,這在曾經的歷史中反復證明,在未來的歷史裡,也應該用這種更為長遠的目標去看待。

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讓它在表面上保持一定的獨特性

它有它的性格,它的與眾不同,它甚至有點離經叛道,甚至有些反對的聲音,只有這樣的野孩子,才有可能在這樣的世界浪潮裏保持「紐倫港」的地位,也只有這樣不偏不倚地行事,才能在世界範圍內強化自己的「單獨關稅區」。

一定要相信它,這是一個與大陸命運相連的城市,它不可能單獨行動,這個城市任何一個智商正常的市民都會理解這件事情,不能因為一些極端個體而懷疑整個族群的智商。思維一定要清澈。

一起反思下:

如果某些世界強國真的切斷銀行支付體系,那我們需要一個貌似中立的國際金融中心來進行中轉支付;

如果某些世界強國真的禁止企業在納斯達克IPO,那我們需要一個「去政治化」的金融中心來對接全世界的資本;

如果某些世界強國真的要將貿易戰一直打下去,那我們需要一個世界級的貿易中轉站。

兩者的利益是高度相關的,分則兩傷,合則兩利。我們要有意識地讓他走得更遠一些,而不是把他拉扯到與我們同樣的等階線。

不要因為情緒而影響判斷,也不能因為挑撥而失去理性,更不能因為面子而影響裏子。

這是理解香港的第七層。

第八層:點滴參與型

不再糾結於思想層面,開始用實際行動彌補兩地之間的一些裂痕。

每次經過海關時,會對香港海關警員說聲「謝謝」,對深圳海關警員說聲「唔該」。

希望用每一個舉動,每一個笑臉,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在兩地工作人員心中,留下一顆愛的種子。

他們與一個個普通人接觸,傳達這種平和理念。

和香港60歲的老司機聊天時,告訴他大陸只有年輕人才能幹你這樣的職業。

和自家11歲的孩子聊天時,告訴他當香港同齡人在為你爭取權力時,不能只顧著玩遊戲。

第九層:通透清澈型

我好像什麼都知道,但我仍然不了解香港。

結語

2008年,凌晨6點東方初曉,當我打算穿過油麻地的一個十字路口時,看到所有人都在紅燈前紋絲不動,其實那個時間點根本就沒有車。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呆板木訥呢,那時候我感覺自己沒有辦法了解香港,沒有車還要等綠燈?但今天我明白了,這是在遵守一種契約

十年之後,一河之隔的深圳盛世繁華,目及之處,年輕人都在演繹著新時代的中國夢想。

而香港,則仍然保留著昔日城市的石板路,保留著它沒有開發的一片片青山綠水。

當你爬上「大帽山」俯瞰香港全城時,這時你才發現,香港哪是什麼城啊,它不過是群山之間的一些小鎮而已,就算用腳度量了十年香港,我又哪裡了解這座城市呢?

你在地鐵間也許感覺到的是商業之城的冷漠,但當你穿行在香港群山之間時,每一個擦肩而過的港人都會向你說「早晨 (zóu sàn)」,這時候你才發現原來這才是它溫情的另一面。

孤舟片葉,逃不脫時代風波。

作為個體,我們自己可以更理性平和。

最後重復一下2012年的時候說過的話:兩地平民互相尊重並自我約束,媒體要彌合歧義而不是誇大族群矛盾!

  一位香港人在知乎寫「一國兩制」、香港這些年的轉變
  中國互聯網唯一能評論香港反送中的人,胡錫進發文感傷:心疼香港 (拍了影片,用英文)
  香港抗爭暫落幕,官媒黨媒發布新聞通稿描述事件經過
  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