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方:過去農民看病支出排在第二位,現在第二位支出是人情禮金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

2019年6月24日下午,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在國新辦就鄉村治理工作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當前,我國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還不高,治理理念、治理方式、治理手段還存在著許多不適應的地方,鄉村治理需要破解的難題還不少。」

中辦、國辦日前印發了《關於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

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一個重要配套性文件,《指導意見》強調加強黨對鄉村治理的集中統一領導,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提升鄉鎮和村為農服務能力,明確了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17個方面的重點任務。

韓俊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當前農村基層黨組織還存在不少突出問題。

有的村黨組織領導作用被弱化、虛化,有的村黨組織處於軟弱渙散狀態。

有的村幹部作風不實,漠視群眾,弄虛作假,優親厚友,造成幹群黨群關係緊張。

有的幹部把權力當成「搖錢樹」,搞「微腐敗」、雁過拔毛,「小官巨貪」時有發生。

「要嚴厲打擊干擾破壞村『兩委』換屆選舉的黑惡勢力、宗族勢力,堅決把受過刑事處分、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惡等問題的人清理出村幹部隊伍等。」韓俊說。

《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加強平安鄉村建設。

嚴厲打擊把持基層政權、操縱破壞基層換屆選舉、侵吞集體資產等違法犯罪活動,做到有黑掃黑、無黑除惡、無惡治亂,形成強大震懾。

推進農村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依法打擊整治毒品違法犯罪活動、非法宗教活動等。

同時,要完善鄉村矛盾糾紛調處化解機制,加大小微權力腐敗懲治力度。

完善調解、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有機銜接、相互協調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

要注重運用智能化、信息化手段,探索建立「互聯網+網格管理」服務管理模式。

大力開展農村基層微腐敗整治,建立健全小微權力監督制度,嚴肅查處侵害農民利益的腐敗行為。

在談到農村社會中的不良現象時,韓俊說,我國農村正處在一個大變革時代,1995年農村常住人口達到了峰值是8.6億人,去年農村常住人口只有5.6億人,20多年來減少了3億人。

在這樣一個大變革的過程中,各種思潮衝擊交匯、傳統的價值觀念不斷遭到衝擊解構。

「現在農村在鄉村文明方面存在很多突出的問題,比如不養父母、不管子女、不守婚則、不睦鄰裏等有悖家庭倫理和社會公德的現象還不少,一些地方紅白喜事大操大辦,攀比之風盛行。」

「七八十年代結婚彩禮就一兩百塊錢,九十年代達到一萬元,現在彩禮都是十幾萬甚至更多。」

韓俊還透露,農業農村部每年都要搞駐村調查,農民現在消費第一支出就是食品,過去看病的支出排在第二位,現在很多農民第二位的支出就是人情禮金。

這些問題農民群眾反映非常強烈,但是礙於面子,好像感覺改變現狀又很困難,群眾迫切希望采取有效的方式來治理這些問題。

「我們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必須旗幟鮮明反對天價彩禮,要旗幟鮮明反對鋪張浪費,要旗幟鮮明反對婚喪大操大辦,旗幟鮮明反對有悖家庭倫理和社會公德的現象。」韓俊說。

韓俊認為,要約束攀比炫富、鋪張浪費的行為,不是發幾個政府文件或者開幾個會就能夠解決的。

一些地方在政府的引導下,農民在充分協商的基礎上制定出村規民約,把一些約束性強的措施寫入村規民約。

有些地方建立了村莊紅白理事會、村民議事會、道德評議會等,這都是一些群眾性的自治組織。通過以上措施,比較好地解決了這些方面的突出問題。

對此,《指導意見》也提出要實施鄉風文明培育行動。

全面推行移風易俗,整治農村婚喪大操大辦、高額彩禮、鋪張浪費、厚葬薄養等不良習俗。

依靠群眾因地制宜制定村規民約,提倡把喜事新辦、喪事簡辦、弘揚孝道、尊老愛幼、扶殘助殘、和諧敦睦等內容納入村規民約。

  高額聘金惡習成風,河北某地出新規:聘金超過兩萬視同販賣婦女。
  人民幣8000億婚慶暴利背後,死要面子的中國式愛情
  中國各地五花八門的「婚鬧」:一場五千年的性壓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