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村裡娃,只養天鵝不養豬」語出驚人惹議的西安幼兒園園長被解聘(附影片)

本文來源:華商報

記者:余暉

「我們學的是養天鵝的技術,我們不會去養豬。」

「杜城村的村主任找我,要把村子裡那些娃都送到這兒來,我不同意,因為這些孩子素質太低。」

針對家長提出為什麼不全面實施普惠收費時,中鐵尚都城幼兒看護點負責人「崔園長」這樣應答。

以下是新聞影片

收費標準不一,引起家長不滿

有家長介紹,「中鐵尚都城幼兒園」因無手續,實際上只是看護點。

位於西安市雁環中路169號中鐵尚都城小區內,行政區劃在雁塔區杜城街辦轄區,目前在園幼兒約300人。

6月17日,家長李女士告訴華商報記者,她的孩子是2018年8月入園小班,起先絕大多數孩子是按照每月1800元左右收取的保育費,伙食費330元每月是另外計算的,部分插班進入的幼兒,每月保育費是1980元。

2019年3月入園的小班孩子,保育費是1980元,最近又開始收1900元左右的費用。

由於收費標準不一,家長們意見非常大。

家長王先生介紹,4月23日組織的家長協調會上,老師稱收費是自定價,沒有進行價格備案,也不知道該向誰備案。

按規定,幼兒園看護點審批屬於街辦管轄,家長到街辦諮詢發現,當時的備案收費是1680元。

一位家長拿出一份視頻記錄,4月上旬園方組織召開家長會,會議由園方負責人崔某主持,大致講了一下為什麼幼兒園變成了看護點,為什麼收費高。

其中一段「雷人」的話語,大意如下:「我今天是來滅火的。政策要求我們辦非營利性普惠,可我們做這家幼兒園有很多投資,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就同意辦普惠。」

「我在教育局說了,我們學的是養天鵝的技術,我們不會去養豬。當時把教育局的人氣得鼻子都冒煙了。」

「杜城村的村主任找我,要把村子裡那些娃都送到這兒來,我不同意,這些孩子素質太低。」

因為家長的疑問一直得不到解決,4月底,小班幾個班不少家長申請暫緩交費。

看護點則稱不交保育費,「五一」收假後不要送孩子入園。最終在教育行政部門干預下,孩子正常入園。

因為收費問題家長向雁塔區教育局督導組反映後,雁塔區教育局基教科工作人員來檢查時,通知園方每月按照1200元標準收取保育費,但看護點並未執行。

街辦:存在問題較多 近期將專項整治

6月19日下午,記者在中鐵尚都城看護點見到了崔某。

她介紹,剛開始她是拒絕普惠1200元收費標準的,後來才同意普惠收費,但很多家長不願意,稱普惠後特色教育就少了,家長願意多掏錢上特色教育,所以現在絕大部分孩子接受的是特色教育,收費在1900元左右。

崔某承認看護點沒有手續,「沒有手續的看護點又不只我們一家。因為沒有手續,才沒有做消防。現在我們剛開始設計,暑假期間準備建設消防系統。」

對於家長反映的視頻中的言論,崔某說:「我講的是幼兒教育界不敢講又想講的實話,如果媒體報導,會免費打廣告成為『網紅』,挺好。」

「我確確實實學的是養天鵝的技術,我確確實實不會養豬,你讓我跟村裏的人去溝通,我實在溝通不來。」

6月19日,記者與家長一行來到雁塔區杜城街辦社會事務中心,中心負責人閆春紅介紹,這個看護點目前沒有任何手續,以前屬於管理不明地段,收費按照市場調節,高低不一。

現在屬於街辦管理,根據國家相關政策,看護點收費原則上不應該高於普惠幼兒園1200元的標準,目前這一政策正在過渡期。

根據家長反映的情況,這個看護點的確存在收費問題。

對於崔某回復家長的「雷人」言語,閆春紅稱實在不應該。

她介紹,從目前來看,該看護點教育理念、課程設置、收費標準存在問題,其中包括沒有辦園手續,消防也未驗收等,已聯繫部門,近期將對該看護點進行專項整治。

據調查組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崔某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不恰當的言論引起了家長的不滿,造成的影響極壞。

調查組對她本人及園方的主要管理團隊進行的批評教育,同時也約談了該園的投資方和管理公司。

因為崔某發表不當言論,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已經被公司解聘。

隨後,教育部門將對該園的教學理念、課程設置及教師隊伍進行整頓及嚴格管理。

據悉,中鐵尚都城看護點,隸屬於陜西艾文靖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多項產業,崔某為該公司的項目負責人,主管這家看護點,為該公司的監事。

  西安某中學面試想入學的小學生,「品德修養」給零分,消息曝光非孤例,輿論譁然
  中國官方新規禁止幼兒園上市,幼教恐慌來襲,資本將如何逐利?
  浙江四歲男童因煤氣爆炸毀容,想上學被多所幼兒園拒絕;輿論關注後終於入學了!小朋友都來握手(附影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