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多家醫院推廣「一醫一患」,看病不被打擾能實現嗎?

在北京多家醫院,看病可以享受醫生「一對一」服務了。

受限於有限的醫療資源和空間,不少患者都有過和他人擠在一間診室里向醫生提問的經歷,遇到不願意被他人知道的疾病和症狀,難免覺得如鯁在喉。隨著北京新醫改推進,「一醫一患」已在多家醫院落地,避免多名患者同時在同一診室內候診。

哪些醫院走在了前面?效果明顯嗎?新京報記者探訪北大人民醫院、廣安門中醫院、宣武醫院等多家醫院發現,「一醫一患」模式基本成為規定動作。不過患者闖入診室「插話」、在診室門口向內張望等問題仍存。在一些人流密集的科室,「亂入」現象仍屢見不鮮……

患者按號就診 醫患一對一交流

6月20日下午,記者來到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中醫院。醫院新門診樓的二、三樓多個科室診室外都貼上了標識,寫著「安靜等候,叫號就診,一醫一患,尊重隱私。」正如標識所指出的,所謂一醫一患,意味著大夫和患者在一個相對隱私的空間內一對一交流。這也是配套本輪新醫改,北京推進改善服務的舉措之一。

門診樓內,診室大多關緊門扉,但患者能從燈光和電子屏看出每個診室接診的狀態。診室外均掛著小型的電子屏,顯示時間、日期、大夫的姓名職稱及正在就診的患者名(號)和等候就診的患者名(號)。

「請1號陳曦(化名)到老年科0262就診……請1號劉麗(化名)到內分泌0239就診。」室內廣播不定時叫出患者的排號與姓名,提醒前往就診。在一些診室,大夫也會打開門呼喚患者的名字。

下午1點10分,一位姓張的女性患者到號,進入內分泌0239科室就診。隨著診室門關上,她的名字出現在電子屏幕上,期間,沒有其他患者進入診室。診療持續了約20分鐘,之後,另一位患者進入,張女士隨後離開。整體來看,醫院就診秩序良好,沒有出現患者紮堆出現在診室里的情況。

「看到屏幕上的字,我心里有數了,排到了廣播會叫,不用我一直等在門口牽掛著。」下午一點一刻,一位患者拿著就診單來到0236診室外。這位患者也曾去其他醫院就診,當時診室里擠滿了患者,看到別人排長隊,她心里也急,既怕錯過叫號,又怕被插隊,雖然反感診室擁擠的秩序,也要和別人一塊兒擠著。這一次,她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排號,知道一時半會還到不了,安心回到大廳等待。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所有診室門上都貼瞭“一醫一患”的溫馨提示。攝影/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所有診室門上都貼了「一醫一患」的溫馨提示。攝影/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

朝陽區垂楊柳醫院,耳鼻喉科診室門上貼有“一醫一患”提示字條。攝影/新京報記者 吳嬌穎▲朝陽區垂楊柳醫院,耳鼻喉科診室門上貼有「一醫一患」提示字條。攝影/新京報記者 吳嬌穎

多家醫院落實「一醫一患」 就醫秩序良好

記者走訪的多家醫院基本實現「一醫一患」,診室門口貼有提示,患者依照系統叫號入診室就診,期間其他患者能保持耐心等待。

6月19日,記者在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看到,所有門診診室門口均貼有一張提示,上面寫道「為了保護您和他人的隱私,請保持診室內‘一醫一患’」。診室門口有一個兩層的架子,前來看診的病人按掛號順序把病例排放在一層,將片子放在二層,等待系統叫號,會有醫務人員將患者病例和片子一起拿到診室。

同日下午,記者在朝陽區垂楊柳醫院看到,門診所有診室門上均貼有「一醫一患」的提示,每一診室門口還有顯示「正在就診」和「等候就診」名字的顯示屏。一些需進行儀器檢查的科室門口,貼有「正在檢查,請勿敲門」的提示。記者在眼科和耳鼻喉科外注意到,每一位患者就診的時間約為5分鐘。

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方莊院區,診室門口貼有“候診請在診室外”提示牌。攝影/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方莊院區,診室門口貼有「候診請在診室外」提示牌。攝影/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6月19日13時30分,記者來到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方莊院區,門診大樓二層各內科診室外的走廊內,有20餘位患者及家屬在候診,大約半數人因座位不夠站在走廊邊。二層每個診室的門上都貼著提醒,寫著「為保證每位患者的診療質量,請持掛號條在診室外等候叫號」,門邊的牆壁上也貼著類似的提示。

同日14時許,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門診樓二樓患者較多,尤其是消化內科和普通外科,不少等待叫號的患者擁擠在分診台前,關注著叫號大屏的信息。記者注意到,人民醫院大部分診室都能實現「一對一」門診。為了不影響問診,不少患者就診結束後都會主動關閉診室門,後面就診的患者自行開門進診室,整個就診區域比較安靜。

6月20日上午,記者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門診看到,心內科、呼吸科、胸外科、消化科、耳鼻喉科等多個科室,均在診室門口貼有「一醫一患 非請勿入」的提示,每個診室門口有顯示就診和等候患者名字的顯示屏,並有廣播叫號。

同日下午,記者來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門診部4樓的西醫內科門診區域,風濕、肝病、消化、呼吸等科分佈在三個約50米長的通道內,普通和專家診室共計38個。專家門診外等候的人數最多,幾乎站滿了通道,普通診室外等候的患者相對較少,座位也沒有坐滿。現場就醫的患者大部分按照秩序等候,一名患者結束就診後,下一名患者聽到叫號再進入診室,每名醫生也都按照「一醫一患」標準診治病人。

仍存在診室門大開、患者直接闖入等問題

探訪也發現了一些問題。例如患者就診時,一些醫院的診室門沒有保持關閉,或同時有幾位醫生在一個診室出診,不利於患者隱私保護。還有候診患者在前一位患者就診時,直接進入診室詢問,影響醫生的接診狀態。

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脾胃科,診室敞著門,多名患者紮堆在診室內。攝影/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脾胃科,診室敞著門,多名患者紮堆在診室內。攝影/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場景1 宣武醫院、垂楊柳醫院

診室門全程打開 多名醫生同在一間診室接診

宣武醫院眼科門診下午1點開始接診,四五位患者擠在造影室外等待叫號。「我剛剛散瞳,一會兒還要皮試,沒問題之後才能造影,且等著呢」,第四位從造影室走出來的患者說,看診前醫生會來收一遍患者病歷,之後按照順序叫人,散瞳、皮試、造影三個過程都要經歷一遍這個順序。散瞳、皮試過程中,造影室門始終敞開,中間有醫務人員出來給患者分發造影注意事項,對患者擠在門口並未有所表示。

下午1點20分,劉大爺從泌尿外科看診結束,他說自己是下午第二個,所以很快就結束了。泌尿外科診室門是敞開的,不時有焦急的病人靠在診室門外,向內張望,有患者拿著檢查材料直接走進診室,坐在一旁等待醫生看診。血液科、呼吸科、泌尿外科、心內科等多個科室在看診時門是敞開的,記者注意到這些科室大部分有2位醫生同時接診。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垂楊柳醫院。工作日下午前來就診的患者不多,位於門診一樓的眼科、耳鼻喉科診室門敞開,每一診室約有2-3名醫生,每位醫生診桌前有1名患者。位於二樓的呼吸科、內分泌科等每一診室有2名醫生問診,等候的患者都在過道兩側的座椅上等候。「沒叫到號的患者麻煩請先出去。」下午1點20分左右,患者較多的消化科門診室門口,不到半個小時,護士已經「轟」了4、5次闖進科室的患者。該診室的魏晟醫生解釋,因為是急症科室,患者較多,光今天上午半天時間,他們就接診了108名患者。「有的患者等的著急了,就會直接沖進來,這時護士會提醒他們到門口等候。患者也比較通情達理,但整體就診秩序還有待提高。」

場景2 朝陽醫院

候診患者直接進入診室咨詢 影響醫生接診

6月20日臨近中午,在朝陽醫院等候的患者略顯焦急。心內科一間診室門敞開,一位乘坐輪椅身穿病號服的老年患者在家屬的陪同下進行就診,該患者由於無法理解醫生的醫囑,顯得有些著急。多次交流未果之後,醫生情緒也略顯焦躁,只能無奈地向患者表示,「看病和痊愈都是需要時間的。」該患者剛被家屬推出門外,另一位早早等候在門口的患者就走了進去,在其就診期間,還有患者趁著門未關緊,探頭咨詢。

位於五樓的消化科和血液科也出現了患者就診期間,候診者不斷推門查看的情況。中午時分,分診台已沒有醫護人員維持秩序,三四位患者圍在血液科一間專家診室門口,有人靠在門框上,有人通過門縫向里張望,還有的患者直接推開門,打斷診室內的正常就診。記者觀察發現,該診室一位患者就診時間約為15分鐘。

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二層,患者等候就診。因為座位不足,不少患者隻能站著等待。 攝影/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二層,患者等候就診。因為座位不足,不少患者只能站著等待。 攝影/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場景3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中日友好醫院等

候診區座位不足 有患者自帶小馬紮

上午和下午開始問診時,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不少熱門診室周邊的座椅數量「捉襟見肘」,二樓消化內科和普通外科的患者數量明顯多於三層和四層,不少人只能站在走道里等待。

記者在二層消化內科診室外看到一位老人,坐在自己帶來的小馬紮上,馬紮上還帶了一個坐墊。老人告訴記者,自己定期來醫院檢查,「大醫院人太多,有時候都找不到坐,診室門口也沒有座椅,閨女怕我站著累,所以就想到自己帶個馬紮來。」

總體來看,熱門診室、靠近分診台的區域患者數量最多,座位數明顯不夠,但通道區域的人流量就少很多,也基本上能找到座位。

6月19日下午,垂楊柳醫院三樓的超聲科、婦科等候檢查的人不少,過道分佈著4台自助超聲報到機和2台超聲取報告機,且由於走道狹窄,顯得比較擁擠。記者看到,多位孕婦坐在診室外的硬座椅上等候檢查,有的患者站在門口等候。

6月20日上午10時30分左右,中日友好醫院就診人數並不多,很多診室外面都有座椅供患者休息。婦產科診室外面的座位數有些不夠,不少患者只能站在廊道里等待叫號。記者發現,盡管婦產科候診區有提示寫著座位應留給女士,但是仍有兩三位男士坐在座位上一直玩手機。

友誼醫院設置的座位較充足,在內科大廳設有近100個座位,3個診室通道中各有約20個座位。不過,由於患者和陪同人員眾多,下午1點半,有眾多患者和家屬在大廳、診室外站立等候。雖然醫院開著空調,由於天熱人多,不少患者和家屬拿著扇子、X光片和病歷本扇風降暑。

患者聲音

「看病涉及到個人隱私,被人圍著很不舒服,父母看病我會在邊上陪著,但陪朋友看病,我都在診室外等著,人家是看病又不是聊天,圍著幹嘛?因為是中醫醫院,相比其他三甲西醫醫院,東方醫院掛號和就診的速度要快一些。這里的醫生都是一對一診治病人,但偶爾有患者提前進來圍著等候,只要開了門縫馬上有人進去,應該加強秩序管理。」——東方醫院等待就診的管女士

「來醫院做檢查的時候真是常碰到有的人特別客氣地跟醫生說‘我就問您一句話’,可是就這一句話就會打斷大夫的思路,反正我特別不喜歡在看病時遇到有人插話。」——中日友好醫院婦產科等待就診的郭女士

新京報記者 戴軒 吳嬌穎 吳婷婷 黃哲程 馬瑾倩 見習記者 姚遠

編輯 張暢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