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旗下談崇洋媚外改名:改名也是不自信,好經不要念歪了

本文來源:俠客島(人民日報旗下)

微信id:xiake_island

作者:田獲三狐

您家小區名字崇洋媚外了嗎?怪異難懂嗎?帶有濃厚的封建色彩嗎?是的話,今後可能就要改名啦。

  「維也納酒店」名稱崇洋媚外,海南地名整改爭議回應:企業免改工商登記,但法律有規定

近來,海南、陜西、河北、廣東等地開展清理整治不規範地名工作,對居民區、大型建築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大、洋、怪、重」等不規範地名,進行規範化、標準化處理。

這個事兒吧,有著強烈民族自豪感、文化自信心的島叔,挺贊成的,但輿論中的反彈聲音也不少,為啥呢?

一個挺好的想法,如果不能按照令人信服的邏輯推進,如果不能按照合法依規的程序落實,那麽就容易引發物議沸騰。

起洋名是不自信的表現

改革開放,國門打開,我們發現跟世界一比,落後太多了。在奮起直追的過程中,出現了大量崇洋媚外、混雜外文的地名。

這個小區起名意大利風情,那個商業大廈就叫金源新燕莎mall;你起名曼哈頓城,我就叫奧特萊斯。開發個樓盤,不叫個塞納河畔就覺得賣不動,也不管有沒有真有條河。

賣個瓷磚家具,不名之曰馬可波羅、達芬奇就覺得沒檔次,也不管洋大人的名字、經歷跟產品有沒有關系。

這種傍洋名的做法,是不自信的表現

▲《西安市建築物命名管理辦法》7月起施行,不得使用怪誕、虛誇、含義不明的詞語命名。

首先是經濟上的不自信——文化不自信的根源。咱們的產品、服務,過去十幾二十年,品質也好、應用性能也好,跟國際一流水平,確實有不小差距。

這些都不是一時能趕上的,起個洋名,對消費者的選擇心理來說,是有推動作用的。

當然,消費者在選擇樓盤、選擇品牌時,第一考慮是產品的適用性、性價比等,但名字絕對有潛在的影響力。

島叔不是營銷專家,更深的道理也說不清,但有一句話肯定沒毛病,買的沒有賣的精嘛。

除了洋名外,一些刻意誇大的地名,比如華人國際、龍禦天下,一些不明覺厲的名字,比如丹璽琉泉、蔚瀾香醍等,可能是為了抓眼球,吸引更多關註,也可能是扯虎皮做大旗,為自己的產品虛張聲勢。

還是說明底氣不足,產品質量不夠,起個大名來湊。

以歷史的眼光看,上述現象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與一定時期經濟發展程度、社會發展程度相適應的。

批判之,完全可以,也有必要,但首先要明白,「大、洋、怪、重」地名的出現,不是一種偶然現象。

記得20年前,島叔的家鄉,出現了一家本土蛋糕店,叫米莎貝爾,今天看是典型的崇洋媚外,可在當時當地是個大新聞,能去那里吃一次,對小朋友來說,是件多麽開心的事啊。

▲海南省民政廳辦公室6月12日發布《關於需清理整治不規範地名清單的公示》

改洋名也是不自信的表現

剛才說了,起洋名說明不自信,那麽,今天,我們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美國都坐不住、想法設法遏制中國了。我們在經濟上有底氣,增速放緩也不怕,家里餘糧多。

與之相應,在文化上,我們也越來越自信了。以前,見到個把外國人,咱們就圍著人家左看右看的,今天都習以為常了。

在這種情況下,近年來新建的住宅小區,商業項目,目力所及吧,貪洋求怪的越來越少了,有民族特色、歷史底蘊,起碼有根有據的名字,越來越多了。

相信今後,不用管它,那些攀附外國地名、人名的小區、商廈,自己就逐步消失了。因為消費者的心理變了,對文化本位的需求整體上升了。今後新建的小區也好,商業設施也好,規定不要用洋名怪名了。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市場行為,需求側的升級,自然就倒逼供給端主動祛除虛火妄癥了。君不見,外國的商家好多都支持支付寶、微信支付了,還不是消費者話語權增大使然?

既然如此,政府主導改名,是不是有些多此一舉了?島叔不好下這個結論,說順勢而為,倒更貼切,但覺得這其中多少也隱含了一種不自信。

頭些年,江蘇有著千年歷史的駱馬湖鬧了場「改名風波」,有人把湖名改成了「馬上湖」,原因據說是因為「駱馬」諧音「落馬」,犯了忌諱。這就是不自信的表現,後來也沒改成。

小區起了個洋名、怪名,只要不違法,留著也無妨,相信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相信今後這種事兒就越來越少了,留著還可以當反面教員。

另外,如果一個住宅小區叫加州水郡,那確實是崇洋媚外,但對於我們的正常生活、對房子的價值,沒有影響啊。有媒體報道,一個起了洋名小區的住戶說了,你要是能解決孩子就近上學問題,別說我們不叫東方羅馬花園,叫長安縣花園我們都樂意。

也就是說,在一些民生問題還沒有得到更好解決的情況下,大張旗鼓改名字,很可能會給社會、給老百姓造成一種正事不幹、搞表面工程的印象

當然,這種情況當屬少數,但改名過程中的成本有多少?誰來承擔?改名的標準,是不是合理?這些問題,有待明確

▲日前,廣東省民政廳發布了《關於公布需清理整治不規範地名清單(第一批)的通告》,廣州市首批共有23個地名上榜

來時的火車票誰給報了?

改名不是說把小區門口的字鏟了,換上新的就完了,這後面有一系列的事情,有好多成本。

最先想到的,房本上的名字是不是也得改了?花費可能不多,但占用時間啊。身份證上的名字呢?戶口本上的名字呢?

小區名字變了,商業項目換招牌了,那麽城市地圖、導航、路牌、工商登記信息等一連串的更新,要付出多少成本?多少時間和精力?誰來承擔?趙本山說了,來時的火車票誰給報了?

這需要明確和合理,才能讓一項挺好的舉措,不至於發生擾民的不愉快。

▲被點名的西安水晶·卡芭拉小區

另外,各地在推進改名工作中,標準上有不統一、含混不清的地方,這也讓人懷疑政府辦事,沒有經過充分的論證。

比如,某地在不規範地名認定原則和標準中提到,包含外國人名的地名要清理整治,但是反映中外人民友誼的地名除外。舉例里提到林肯公寓、馬可波羅大廈、哥倫布廣場都得改,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不用。

問題來了,林肯、哥倫布確實跟咱們沒啥關系,但馬可波羅不是向海外傳播中華文化的使者嗎?他怎麽就沒反映出中外人民的友誼呢?

還有,帶有濃厚封建色彩的地名的認定問題,皇帝、帝都、禦府、王府都要改,那麽北京王府井咋整?

還有,什麽地名算怪異難懂?某地提出,「反修橋」算,還特別標註含義怪誕離奇。島叔只能說這是缺乏歷史常識的表現。反修防修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熱詞。

不用多舉例了,這種很容易讓人挑出硬傷的原則、標準,只能說明好經給念歪了。

如果真像某地說的,「要采取部門會商、專家論證、社會聽證等方式,對擬清理的不規範地名充分征求各方意見」,相信效果會大不一樣。

  「維也納酒店」名稱崇洋媚外,海南地名整改爭議回應:企業免改工商登記,但法律有規定
  西安新規要求部分社區大樓改名:名字刻意誇大、崇洋媚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