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看電影,3D眼鏡不一定免費提供。看一次買一副,算算你家裡堆了多少?

本文來源:新周刊

微信id:new-weekly

作者: 夏言

商業時代,只要存在著對利益的追逐,存在信息不對稱,霸王條款就很難消失,它滲透在消費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戰爭。

你家里有多少副3D眼鏡?

提起這個問題,總能勾起一把心酸淚。

每日經濟新聞做過一項投票統計,23.8%的人有1-2副眼鏡,24.9%的人有2-5副眼鏡,28.4%的人有5副以上的眼鏡。

有的網友抱怨說,每看一次電影就要買一副,家里的3D眼鏡多到可以擺攤。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現在院線大片動不動就3D,沒有眼鏡就得傻坐兩小時。

如今越來越多的電影院都不提供眼鏡,需要自帶或者現場購買。

最普通的3D眼鏡在5-10元左右,說貴也不貴,但是架不住積少成多——

臨時想看3D電影,買;

計劃看3D但忘了帶眼鏡,買;

計劃看3D也記得帶眼鏡結果眼鏡類型不合適,還得買……

沒有李佳琪賣命吆喝,你也會不停地「買它買它」。

不知不覺,家里的眼鏡就堆成了山。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每看一部電影,家中的眼鏡山就會又高一層。/溫州日報

用過的3D眼鏡簡直就是雞肋一樣的存在,不捨得丟吧,把它收在抽屜里,總以為你們之間後會有期,但日後只會相忘於江湖。

不過,和眼鏡們短暫的緣分也不能全賴你,畢竟,誰會隨身帶著3D眼鏡出門

影院,想好好看個電影好難

3D電影在國內剛剛普及時,影院為了提高3D電影的上座率,培養廣大影迷們觀看3D電影的習慣,大多免費提供3D眼鏡,並在電影放映結束後統一回收。

如今消費者對3D的興趣已經成功培養起來,就像姑娘終於追到了手,蜜月期一過,影院們就換了一副面孔,不再提供免費眼鏡了。

不想買眼鏡也可以,要麼自己帶,要麼練就裸眼看3D,自動去重影的超能力。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懷念當年不用另外掏錢,就可以快快樂樂進場看電影。

近年來,關於3D眼鏡的投訴越來越多。

深圳消委會的數據顯示,從2016年至2018年下半年,對於電影院不提供3D眼鏡的投訴占影院類投訴的17.94%。

通過調查,超過八成受訪者認為3D電影票應當包含3D電影費用,不應該額外收費。

對於消費者的質疑,影院方大多對外宣稱主要是因為「用眼衛生」,是出於保障消費者的目的才建議自帶或者購買,理由冠冕堂皇。

然而這解釋讓人吐槽之魂熊熊燃燒,這就好比外出吃飯要自帶碗筷,去理髮店剃頭需要自備剪刀一樣,因為有衛生隱患,就拒絕提供必要的觀影設備?

按照這樣的邏輯,今天要求觀眾自備眼鏡,明天是不是會要求觀眾自帶座椅?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自帶座位,然後再自帶放映機……

再說,衛生不衛生,觀影者都應該擁有選擇的自由,介意衛生的人可以自帶,不介意的可以使用清洗後的公共眼鏡,而不是由著影院打著「為你好」的名義,一刀切地強迫消費者購買。

有分析指出,3D眼鏡不再免費另有隱情。

最根本的原因,是3D眼鏡的消毒和清潔工作量大而繁瑣,清洗、消毒、烘幹過程費時費力。

影院通過出售3D眼鏡,一來可以大大降低運營成本,二來用額外創收達到利潤最大化,一舉兩得,把責任和開銷都完美轉嫁到消費者的頭上。

對此,中國消費者協會在五月底給出了官方回應: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中消協出面表態,影院要求購買3D眼鏡屬於霸王條款,必要情況下可以維權解決。

現實中,勇於較真的人畢竟是少數派,大多數人還是自認倒霉掏錢買了了事。

售賣眼鏡有利可圖,又沒碰上多少阻力,各大影院也就愈發肆無忌憚,甚至逐漸成了行內的默許操作。

影院里的霸王條款,又豈止購買3D眼鏡而已。

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在18年9月下發了《關於電影票「退改簽」規定的通知》,明確提出電影票支持「退改簽」。

目前登錄貓眼等電影購票APP,以廣州海珠區為例,支持改簽的影院僅占40%,支持退票的更少,只有10%。

大部分影院電影票一經售出就不退不換。

火車票、機票都能退改簽的今天,買件衣服不合適還給退呢,買票看電影卻不允許人反悔?

雖然院線方解釋說這樣做是為了防止惡意退票,不過優化體制規避風險本就是院方的責任,拒絕退改簽,實際上是以損害廣大普通觀眾利益的方式自保。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眾所周知,能在電影院吃得起爆米花,喝得起可樂的人,都是有錢人。

看電影時,邊吃邊看簡直不能更愜意,而有些電影院出台了讓人詬病的霸王條款:禁止自帶食物和水,想吃只能買影院小賣部的爆米花和飲料。

影院小賣部的價格通常高於市價一到兩倍,光是聽到價格就能逼退大部分搬磚群眾。

「食品售賣可以給電影院貢獻30%-40%的利潤。更直接地說,爆米花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利潤率要比電影票高得多。」資深影評人列孚說。

有的電影院採取了更加簡單粗暴的做法,不購買指定套餐就不讓你進影院,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讓人懷疑是進的到底是電影院還是強盜老巢。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電影院不僅僅會爆米花,還很懂得爆鈔票。

總之,影院水很深,處處都是坑。看電影之餘,還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對各種霸王條款,想好好放鬆一下真的好難。

餐廳,霸王條款重災區

逐利是商家的本性,追求利潤最大化是商家的本事。霸王條款的套路之一,就是巧立名目進行創收。

在衣食住行中,吃飯是最基礎的每日生存需要,因此在各種收費競賽中,餐廳飯店的收費項目之豐富,遙遙領先其他行業,閃爍著商人們智慧的光芒。

走進一家餐廳,還沒開始點餐,你的收費單上就已經有一項按人頭算的「座位費」,或者叫「茶水費」。

如果想較個真,不喝茶也不喝水呢?

服務員小姐姐會滿臉堆笑地告訴你,親,不喝也是一樣收費的哦,還是點個茶更加划算呢。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普通餐廳的座位費5-10元/位,同行三四個人,花掉幾十塊,良心點的餐廳會給你幾包廉價的茶葉,過分點的可能給送上一壺已經泡了好幾遍的茶梗水,對,連茶葉都不是。

一位網友反映說,「三個人到×××咖啡館,點了兩杯橙汁,一個人沒點。結帳的時候是75元。服務員這樣說的,兩杯橙汁60元,一位沒點單要收15元的座位費。」

廣州市消委會的報告顯示,有99%的受訪消費者被收取過「茶位費」,有77%的受訪消費者認為收取「茶位費」不合理。

在外吃飯喝水不提供座位,要坐下還得顧客自己買位,確實叫人迷惑。

不知道站著吃飯收不收費,據說消化效果更佳。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吃碗粉20元,喝杯茶就5塊。

有的人吃飯必須在高級餐廳,感受暖色燈光、精致餐具和高級餐椅共同組成的優雅氛圍,有的人對用餐環境並不太介意,願意去小餐館或者大排檔享用更加接地氣的美味。

既然環境降級,再收座位費理由有點牽強,但是另外一個收費項目應運而生:消毒餐具費。

有的餐館會事先提醒收費,而有的餐館選擇在結帳時才送上這份驚喜。

一套收費的消毒餐具,包覆一層透明膜,收費1-5元不等。消沒消毒,消多乾淨,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廣東人涮碗儀式的第一步,是拆包裝。

如果同行人比較多,想去包廂里用餐,有的餐廳會有包廂最低消費,因為你「享受了更好的環境和升級的服務」,餐廳付出了「更多的運營成本」。

點夠規定的飯菜錢,才能光明正大地入駐包廂,價格過濾人群,貧窮人士是不配坐在包廂里談笑風生的,外面鬧哄哄的大堂才是他們的歸宿。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某地方台新聞報道。

吃得盡興了,想開一瓶酒慶祝慶祝,如果這酒不是在就餐的餐廳買,而是自己帶來的,你可能面臨著一項「開瓶費」。

酒水本不是餐廳產品,不過倒一下手,開個酒瓶蓋,動輒要收一兩百元,高檔飯店甚至可以達到四五百元。開瓶費比酒還貴,也難怪有人說,開瓶費簡直就是開宰費。

中國《餐飲、修理業價格行為規則》中提到:「餐飲服務項目除國家另有規定外,經營者不得收取任何名目的價外服務費或以其他形式價外加價」。

顧客到餐廳消費,便與餐廳構成服務合同關係,提供座位、餐具、服務都是合同義務的一部分,如無特殊說明,餐飲費應該包含了所有運營成本。

經營者在不事先告知,沒有明碼標價的情況下,單方面另行加價,都是強買強賣強制收費的行為。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2014年,國際商報報道北京有餐館叫停「禁帶酒水」,得民心。

「最終解釋權在商家」就是耍流氓

「顧客就是上帝」這句話被用爛了,以至於在大眾認知里顧客高高在上,商家都得全心全意為顧客服務。

雖然服務從業人員沒有必要因為處於服務方就低到塵埃里,但是大多數情況下,顧客這上帝當得實在憋屈,只能被商家牽著鼻子走。

維權糾紛中,「最終解釋權在商家」是商家最愛用的擋箭牌。

也就是說,隨便顧客怎麼鬧,最後怎麼定義對錯、解釋分歧點都得聽商家的。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顧客是上帝」這句話太過常見,以至於商家和顧客都忘了它的真正寓意。

類似的條款有「本商場擁有此次活動的最終解釋權」,「本店可自行限定維修商責任範圍」……

如果裁判和打比賽的是同一個人,到底誰才是上帝?

對於合同的條款,只有司法部門才依法享有解釋的權利,而當事人對合同做出的一切單方面的解釋都不具有直接的法律效力,是妥妥的霸王條款。

耍流氓式的霸王條款,潛台詞是「我不負責」。

「打折促銷商品概不退換」,「特價商品不享受三包」「,「存包丟失概不負責」,這些條例在生活中反復出現,簡直是商家對消費者的變相恐嚇,讓人買東西時還得戰戰兢兢。

要是不幸出現了問題需要交涉,商家客服會指著一行小到幾乎看不見的字,告訴你「之前都寫得明明白白了,您自己沒看清楚」,把責任撇得幹乾淨淨。

我被迫消費的3D眼鏡,連起來可繞電影院3圈

▲買打折衣服的時候,要一個一個針眼檢查有沒有破損。

《消費者權益法》第二十六條規定——

經營者不得以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減輕或者免除經營者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等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規定,不得利用格式條款並借助技術手段強制交易。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內容的,其內容無效。

泰安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員說,霸王條款並不是一個法律概念,而是凝聚了強烈情感色彩的情緒化表達。

霸王條款之所以遭到廣大消費者的痛恨,是因為個別商家利用信息不對稱、供求關係不平衡,將不平等的消費條款強加給消費者以減免自身責任。

消費者在以個人對抗商家時,往往存在心理和力量上的弱勢,考慮到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成本,與爭取回來的權益相比顯得得不償失。

雖然心理上憤憤不平,真正付出行動維權的卻寥寥無幾,一定程度上助長了不良商家的氣焰。

2004年的315國際消費者權益保護日,中國消費者協會首次向霸王條款開戰,揭露了多個行業的潛規則,當年評選出的「2004年度十大不平等格式條款」,引發全國消費維權熱潮。

2005年,中國消費者協會當選當年「年度中國經濟人物」,獲得了「年度社會公益獎」。 這是社會各界對中消協挑戰不平等格式合同條款行為的肯定。

中消協也曾公開表示,「將採取多種手段與霸王條款抗爭到底。」

商業時代,只要存在著對利益的追逐,存在信息不對稱,霸王條款就很難消失,它滲透在消費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戰爭。

最重要的是,降低普通民眾的維權成本,普及維權知識,才能喚起更多較真的人,和更多說不的勇氣。

  14億消費者的長期「蹂躪」,淬煉出無所不能的「淘寶客服」
  馬雲:以前製造是製造者主導,未來是消費者主導。
  中國315全民活動,這天網站、商家、媒體、公關都很忙(附微博消費者態度榜)。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