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圖源微博@草莓青

本文來源:娛理

微信id:wan2movie

作者:魯雪婷搶包山

「這個人不上班在街上走了個把月了。」一條熱門視頻下方,熱評如是說。

視頻里的「這個人」叫「草莓青」。

一個月前,草莓青開始頻繁出現在杭州街拍帳號上。

她打扮中性,眼神犀利,總是拿著飲料,或是手插褲兜,有時還會古裝出鏡。

走了個把月,草莓青的短視頻帳號已經擁有三百多萬粉絲,微博日閱讀量十萬加。

她的個人簡介里掛上了合作聯繫方式,街拍視頻里嵌入了「視頻同款」衣服的鏈接,單條報價人民幣4萬。

有人回復熱評,點出了真相:「這不叫上班?」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草莓青和她的微博櫥窗頁面

草莓青的快速走紅,不是街拍的草根傳奇,而是網紅產業鏈精準的效率。

許多在街拍圖片或視頻里出現的人,並非真正隨機被抓拍的路人,而是已經簽約公司的準網紅、淘寶店主以及職業模特。

他們的創業史就是積累流量的過程,街拍是其中重要的、低成本的一環。

像所有爭取曝光的明星一樣,他們需要製造極強的記憶點。

所以人們會看到,有人走著走著突然劈了個叉,後來穿著不同的衣服在好幾個帳號里劈叉;

又如看起來像是來逛街的好姐妹,突然對著街拍鏡頭開始社會搖;

再如一些像演情景劇的多人搭檔,她們或是手牽手在馬路邊行走,仿佛重現古早MV;

或是在背景虛化的鏡頭里表演喜歡、輕吻、快跑,或是吵架、摸頭、和好。

  「中老年」服裝模特兒真面目,「15秒擺30個動作」走紅,馬雲邀她比賽( 附影片 )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攝影:@魯雪婷搶包山

▼還有一種流行是喝礦泉水假裝吐出來XD

當原始積累完成之後,街拍紅人大多會指向同一個使命「帶貨」。

小體量網紅接廣告,單次收費或是按銷售提成,大體量網紅則匹配相應的淘寶店鋪。

還有超超超大體量的,可以去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如果你是下一個張大奕。

集傳統服裝產地、小商品市場與電商之都於一身的杭州,成為了這股潮流的領跑者。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張大奕所在母公司如涵控股納斯達克敲鐘上市

  中國電商第一網紅張大奕:把顏值變成市值,才算是靠臉吃飯

街拍三角洲

杭州上城區,四年前建成的湖濱銀泰是杭州規模最大、位置最優越的購物中心。

順著主幹道走到盡頭,是杭州知名的免費景點西湖音樂噴泉。

傳說,「滾叔」是最早將這里開拓成街拍聖地的人。

滾叔是浙江日報的攝影記者。

2007年開始,每天下午兩點,滾叔都會準時去西湖邊的商業街,捕捉杭州街頭好看的人。

2009年,微博興起之後,滾叔成為了最早一批街拍類的KOL,如今他已是有著600萬粉絲的紅V。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滾叔微博 相冊首頁的圖片

「去年開始,我選擇了離開湖濱銀泰。」

滾叔說,多年來,他結交了不少熱愛穿搭的朋友,但逐漸地,他們已經不再出現在鏡頭前了。

一問,原來他們多次在湖濱銀泰被偷拍放上網,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們覺得自己的形象並不美好,便不再去那里逛街。

滾叔說,「一切都是從抖音流行開始改變的。」

2018年12月,抖音國內日活躍用戶數突破2.5億,國內月活躍用戶數突破5億。

抖音十大熱門景區里,杭州西湖景區位居第七名。

在那些網絡視頻里,湖濱銀泰Gucci門口的人行路被十幾名「街拍師」包圍了起來,有意曝光的網紅們在圈中來回行走,他們形成了閉合的圈子。

視頻恍惚讓人以為,那是一條沒有人真實地逛街的路。

  成都太古里「街拍」氾濫,模特兒都在演戲,路人得防入鏡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滾叔在拍照(攝影@魯學婷搶包山)

滾叔決定將根據地改在湖濱銀泰北面的嘉里中心,相比湖濱銀泰的「真•街拍」離場,嘉里中心還處在街拍、合作拍攝以及店鋪宣傳拍攝並存的狀態。

從去年開始,嘉里中心的五個母嬰室被霸占的現象,陸陸續續變多。

保潔阿姨發現,一些年輕女孩經常拎著大包小包到母嬰室換衣服、燙頭髮。

樓層管理員經常看到兩三個姑娘,拉著拉桿箱在消防通道里換衣服,勸阻一次,她們就會換一個地方。

星巴克門口是主要街拍地點,不少模特會在星巴克的廁所里換裝,這令嘉里中心的物業管理部頗為頭疼,星巴克已經向他們投訴多次了。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來自微博@中國日報的相關報道

嘉里中心還要求每個街拍攝影師向中心申請「媒體證」,無證者將一律驅趕。

不過從簡單的摸底來看,大多數攝影師並沒有申請該證件。

保安在星巴克門口逡巡,遇到拍得太久的人,就會好言相勸,請他們離開。

  有些人不知道抖音的影片在幹嘛,那麼這是一篇抖音的科普文

嘉里中心西南方向幾百米外,有一個wake town街區,里面分佈著若干酒吧,偶爾會有一些小型的現場演出。

白天街區人流量相對較少,幾乎沒有傳統意義上的街拍,都是固定搭檔。

一條佈景出色的街道,往往會有好幾組拍攝,這些搭檔的不遠處會立著一個掛衣架,上面掛著幾十件衣服。

被網紅全面攻陷的湖濱銀泰、嚴控下各類並存的嘉里中心、以網店拍攝為主的wake town,構成了杭州的街拍三角洲。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街角的掛衣架

孵化街拍紅人

在街拍三角洲被拍的人,通常可以被分為這三類:真實偶遇的素人;受服裝店或者網店聘用,與同樣受聘的攝影師,搭檔完成商家拍攝任務的職業模特;有經紀公司的準網紅。

娛理工作室在嘉里中心遇到了「洗牙姐姐」,她的身邊跟著兩個工作人員,一個負責拍照,另一個推著24寸的行李箱在旁守候。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洗牙姐姐拍照中(攝影@魯學婷搶包山)

「洗牙姐姐」目前的微博粉絲是7000多個,抖音粉絲571位,經紀人小美(化名)介紹他們的公司叫「微辣」,成立兩年,旗下藝人150多位:「洗牙姐姐是我們正在孵化中的藝人,要拍嗎?給我們看看你的帳號。」

經紀人告訴我們,孵化中的藝人可以配合拍攝,只需在發佈時@洗牙姐姐,給她漲粉。

但如果是已經孵化成功的藝人,拍攝需要給予一些費用,他們對「孵化成功」的標準是百萬粉絲。

孵化成功之後,有的人靠接廣告盈利,單次幾百到幾千元不等,或是按照銷售量提成。

在抖音走紅之前,多在微博上售賣商品,賺取提成,跟櫃姐的收入方式很像。

有的人則會被分配淘寶店鋪,包裝會配合藝人形象。

  李佳琦,抖音上最火最賺錢的男人之一,女人買口紅都看他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洗牙姐姐的微博和抖音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美妝博主李佳琦

哲姐(化名)來到杭州八年,一直在做服裝生意,形成了一個淘寶店鋪的矩陣。

兩年前,公司成立了網紅孵化公司,簽約了幾位女孩,有些是從學校里找的,有些則是微博、抖音等平台向他們推送的。

針對不同的女孩形象,公司配置了不同的淘寶店鋪給她們,貨源由公司統一提供。

這天,哲姐帶著兩個身材高挑的女孩來到嘉里中心,她們都穿著店里上新的運動套裝。

若干攝影師圍了上來,為她們設計拍攝的劇情。

有時,哲姐擔心一些互動的小動作幼稚,她會上前阻攔,希望互動能更熟女一些。

「這是我們的曝光機會,所以一定要適合她們。」哲姐說。那位主動拍攝的攝影師將不會向她們收費,「因為我們很熟的。」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路邊拍照的攝影師和網紅們  攝影@魯雪婷搶包山

運動套裝小姐妹拍攝時,另一組十人的團隊也在緊張的拍攝中。

四個人守著行李,四個人在星巴克門口的噴泉旁擺出各種pose,還有兩個人在檢視拍攝過程。

攝影師小磊(化名)抱著單反相機坐在噴泉邊,冷眼旁觀,「他們自己人在拍攝,我湊上去幹嘛?」

小磊的背後,還有一男一女在演出吵架的戲碼,已經演了半小時,拎包又拍攝的綠T恤小哥也拍了他們半小時。

沒有人湊上去請求拍攝。

大家都嗅得到彼此身上的氣息,拍與不拍,心里都有考量。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正在上演小劇場的網紅拍攝現場   攝影@魯學婷搶包山

圖片攝影師有兩種模式,一是受淘寶店所聘拍攝照片,這通常需要比較過硬的技術,隨後這些照片如何分發,都是商家的事情;二是做號,通過好看的內容為帳號吸粉,然後把流量變現,變現的方式是商業推廣。

滾叔早已是杭州街拍的頭部帳號,享受流量紅利多年,他判斷拍與不拍的標準很簡單,好看與不好看而已。

這麼多年來,他堅持不與網紅推廣機構合作,但在拍攝時,也不會刻意避開網紅,「因為你不得不承認,在馬路上,外形出眾的,很大程度上就是這些職業的從業者。」

「你要堅持那個標準,因為一旦低下去了,就很難恢復了。」媒體出身的滾叔很尊重他的粉絲,在個人微博和微信里,一旦涉及廣告,他會很明確地與街拍劃出一道分割線,不會在審美里摻雜廣告。

十二年的拍攝生涯里,他去了巴黎時裝周,開了多次講座,在報業轉型的進程里,個人的KOL化得到了報社的大力支持,帶給報社的也是好的效應。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來自微博@街拍滾叔

但對於小磊這樣的普通攝影師而言,在做號的過程當中,他是可以接受一些商業合作的,比如有默契地推某些人,或是把廣告處理得像街拍。

這些孵化中的街拍號大多是兼職。

視頻拍攝者也分為兩種,一種是商家自己上陣,比如四季青服裝城的衣服大多只需要手機拍拍小視頻,用於朋友圈傳播;另一種是職業拍客,他們需要有看點的小視頻,播放量夠高他們就可以在某些平台拿到補貼,然後粉絲互動數夠高了之後,就可以接一些商業推廣。

兩者都沒有太高的門檻。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聚集在杭州街頭拍攝網紅的攝影師們

為什麼是杭州?

杭州有了草莓青之後,成都有了草莓綠;杭州有了劈叉女之後,北京有了劈叉雙姝。

這似乎都在說明,杭州是這股街拍風的弄潮兒。

杭州市是傳統的服裝產地。

2012年前後,受全球經濟低迷、電商模式變革等影響,服裝訂單開始逐年下滑,2014年,杭州規模以上服裝企業首次出現負增長,2015年再次下降。

隨後,服裝產業開始轉型,深度擁抱互聯網,爭取更多的淘寶訂單。

杭州市還是電商的聖地,中國最大電商網站阿里巴巴就誕生在杭州。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阿里巴巴杭州西溪園區

當生產基地與營銷平台相結合時,產能更大化。

2016年,阿里巴巴CEO張勇曾特別提及「網紅經濟」:「網紅的經濟力量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呢?淘寶平台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已經有超過1000家‘網紅’店鋪。而在今年618大促中,排名前十的女裝店鋪,有7家為‘網紅’店鋪。」

張大奕、雪梨這些杭州發家的網紅成為帶貨達人,後來,她們還成立了網紅公司,孵化更多的網紅藝人。

也是在張勇強調「網紅經濟」的那一年,馬雲提出了「線下 線上 物流」的「新零售模式」,李佳琦的走紅就被認為是「新零售模式」的成功,李佳琦就是櫃姐的網紅化。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雪梨和張大奕

轉型的內在驅動力,和思潮的推動,在杭州展開。

許多帶著網紅夢想的人來到這里,他們住在網紅公司雲集的濱江區,那里有很大大大小小的攝影棚,也應運而生了許多酒店式公寓。

大部分時間,這些女孩的工作其實都是擔任職業模特。

偶爾在經紀公司的組織下,跟著同公司的其他模特,把杭州的熱門街區走一走。

人們發現,網紅打造開始標準化。

標準化會給網紅經濟帶來什麼呢?

根據《2018中國網紅經濟發展洞察報告》,2018年,微博粉絲規模在10萬人以上的網絡紅人數量持續增長,較前一年增長51%。

其中粉絲規模超過100萬人的網紅,增長達到了23%,但我們只記住了一個李佳琦。

在總量的增長下,個體反而變得難以出頭。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具有超前帶貨能力的李佳琦

2019年4月,初代帶貨網紅張大奕持股的如涵控股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為「流量」從商業化到資本化的重要節點。

但上市不到兩個月,如涵控股的股價就暴跌近70%。

有人說,這說明了網紅經濟實則並未成熟。

街拍是網紅經濟的一個部分。

它的混亂、土味,正是網紅經濟尚未成熟的一個側面。

杭州網紅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閱讀原文

【2019清明上河圖】

來源:微博用戶@晚睡男孩洸洸

現在在西湖最熱鬧的湖濱坐一下午
我差點以為我到了成都太古里
全是拍Dou音的
都是巨瘦的網店女模特來回不停的走
旁邊站了一大群男攝影師跟著她街拍
每一次她還要裝做發現有人在拍她驚訝捂嘴害羞狀

還有沒有鏡頭就各自化妝各自美麗的情侶街拍
要拍了忽然變成恩愛伉儷
走路拽的眼睛都要翻到天靈蓋上

最絕的是走到攝像面前
男的會忽然發功一樣把女方一把公主抱起
邪魅一笑轉圈圈
要麽忽然霸道總裁附身
把女的頭轉到自己懷裏不讓她看別的男的

還有剛對完劇本就假裝不認識
跑上去「小哥哥小哥哥你有女朋友嗎」「「那邊有個小姐姐我們去撩一下」

我的左邊是一群古風男女們在跳舞比劃「武當王拜見天師」
我的右邊是JK和Lo蹦迪「嘟嘟 嘟嘟~」
我的後面 是一群網紅排隊跳「Sexy Lady」

我緩緩點了根煙 感受人間

  李佳琦,抖音上最火最賺錢的男人之一,女人買口紅都看他
  成都太古里「街拍」氾濫,模特兒都在演戲,路人得防入鏡
  都說北京時尚聖地三里屯,那麼來看看三里屯街拍
  有些人不知道抖音的影片在幹嘛,那麼這是一篇抖音的科普文
  「中老年」服裝模特兒真面目,「15秒擺30個動作」走紅,馬雲邀她比賽( 附影片 )

▼很多麻豆都用礦泉水當吸睛道具,剪輯在一起就成了街拍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