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週報寫完了麽?」中國互聯網公司的週報文化

西二旗在北京,為中國互聯網企業聚集地。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本文來源:西二旗生活指北

微信id:ShelchiLifeGuide

作者:景歲

互聯網人有一種焦慮叫做周報焦慮——

互聯網公司,某PM向RD提需求中。

RD:你這個需求太扯了吧,你覺得有價值嗎?

PM:沒有,但是我總得寫周報啊。

RD(想了一分鐘):好吧,我幫你做,因為我也得寫周報啊。

周報是互聯網人會呼吸的痛,它每個周五下午準時會痛。

周五下班前,如果收拾好書包準備走的同事,突然又一屁股坐回了辦公椅裏,同時發出了一聲哀嚎的話——

不用問,他又忘了發周報了。

周報,是一種流行於各大互聯網公司的工作制度,據說有如下這些用處——

讓老板能夠跟蹤你的工作進度;

能讓你更好地規劃自己的工作安排;

還能幫你總結自己的工作心得……

但是如果你在公司內網或者各種技術論壇裏搜索「周報」的話,會發現大部分結果都是吐槽……

吐槽最多的點在於,很多老板評判員工工作量的主要途徑就是周報,從而導致了很多人「面向周報工作」。

什麼叫「面向周報工作」呢,就是追求「報價比」——

如果能用最短的時間產生最長的周報篇幅的工作,那麽一定要搶著做;

如果需要花很長時間去做,在周報上也寫不了一兩行的話,那麽一定要躲著做;

如果根本沒法寫到周報上去的話,那麽能不做就不做。

這件事情對公司意義很大?對團隊也有諸多幫助?能寫到周報裏麽?不能?不做。

很多東西並不適合寫成周報,而且不同的人寫周報也有不同的天賦。

有的人周報寫得很豐滿,git裏記錄一片空白,有的人摸魚一個周,周報還能洋洋灑灑寫上千字,有的人一周都加班到凌晨,結果周報一百字都憋不出來。

另外,還有些時候,明明工作完全是你做的,同事只是快做完的時候來問了一句,結果周報裏他比你寫的還多。

老板一看,哇,他每個周做這麽多工作,今年的A就給他了,而你周報每次都比他少 ,今年的C你來背吧。

於是,周報只能越寫越多,為了湊字數,有時你恨不得把你寫的代碼邏輯在周報裏講一遍。

等你好不容易湊夠了兩百字,發現同事發了個LaTeX排版的格式精美的8000字文檔,知道的明白是周報,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整理文檔準備出書。

按這個趨勢,互聯網未來可能會給文壇培養出一大批文豪。

所以,每到周五,很多互聯網人都會陷入周報焦慮,思考三個人生哲學題——

我是誰?這個周做了什麼?下個周準備做什麼?

然後開始一場大型的寫作活動,周一到周四的互聯網公司屬於產品和項目,周五的互聯網公司屬於周報。

但是也有時候,周報的發送時間也讓人有點迷茫。

周報,顧名思義,一般是在周五或者周末發的,但是很多時候,總監要求周五晚上發,經理要求周四晚上發,TL布置下來後就變成了周四中午發,員工:???

還有些人發送周報的時間總是很巧妙,他們明明手上沒什麼緊急的事情,還是選擇凌晨三點發送,還一定要抄送大佬。

雖然吐槽周報的人很多,但是其實能寫周報就是一種福氣,因為很多人還在寫日報。

據經驗估計,寫日報的一般都是996的公司,工作基本異常飽和,晚上九點下班,還得把日報發了才能走,不然老板會在群裏釘你。

晨間站會+996+日報,才是互聯網人一天完美的開始和結束。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那些寫小時報的,據說某奮鬥公司就有很多team執行小時報制度,不過指北實在想象不了每個小時都寫匯報的工作。

不過做互聯網久了心態會慢慢平和,什麼日報、周報、月報、季度報、半年報、年報,其實都是福報。

只是日報和小時報這種福報,一般人都實在消受不了。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中國矽谷的生存困境】北京那些996、月薪五萬活得像五千的傳說,仍在繼續
  【痛與夢】孤獨的北京後廠村:30萬互聯網人跳不出的中國矽谷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