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父親節的由來,1945年上海首倡,紀念抗戰犧牲的千萬父兄

▲四行倉庫

在中國大陸,父親節是每年六月第三個星期日。

台灣則是8月8日。

又逢電影《八佰》爭議,知名歷史自媒體《短史記》出了此文。

  繼張藝謀之後,又一部因「技術原因」在影展取消放映的電影,談的是八百壯士(附影片)

本文來源:短史記(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tengxun_lishi

作者:諶旭彬

今天是發端於歐美的父親節。

其實,中國以前有過法定父親節,是在八月八日。

制定這個節慶的目的,是紀念在抗戰中犧牲的千千萬萬的父兄。

時為1945年8月6日,上海《申報》刊文《八八父親節緣起》。

文章稱:美國為紀念歐戰中陣亡將士的妻與母,曾發起創立母親節。而今,中國也應該發起創立自己的父親節。

「父」字形同「八八」,且「八八」讀音也與「爸爸」相同,故號召上海市民,一同來過「八八父親節」。

當時,日軍雖敗局已定,但尚未投降,上海仍在其控制之下,這一倡議「暗中表示懷念祖國之意」,實有風險。

文章末尾,公開署名的首倡者共10人,分別是:顏惠慶、袁希濂、陳青士、梅蘭芳、史致富、嚴獨鶴、費穆、陸幹臣、富文壽、張一渠。①

上述諸人,均系名流,雖久處淪陷區,但愛國之志仍存。

如顏惠慶於北洋時代,曾任外交總長、署理國務總理等職,1941年12月香港淪陷,遭日軍所執,次年被迫返回上海,堅持不出任汪偽政府任何的官方職務。②

1945年的這次民間發起的「父親節」活動,影響範圍有限。

抗戰勝利後,1946年5月,又有上海名流潘公展、李石曾、宋漢章、王曉籟、杜月笙、吳稚暉、李登輝(原復旦大學校長)、錢永銘等數十人,聯名向政府請求定每年的8月8日為「父親節」。

理由是:

「中國八年抗戰,終究得到了最後勝利,這八年中陣亡將士不可計數,而這輩將士,前赴後繼,殺敵致果的忠勇精神,實受父親平日教養和隨時激勵的結果,所以父親對於這次抗戰勝利的影響,十分偉大。」

「回憶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加維然女士,發起母親節,紀念歐戰中陣亡將士的妻與母,因為她們對於國家有偉大貢獻;我們應該效法先例,規定父親節,同時紀念這次大戰中陣亡將士的父與兄,因為他們對國家也有偉大影響,使父和母同沾其光。」③

該請求獲政府批准。每年的8月8日,遂成為全國性質的法定「父親節」。

是日,子女佩花以作紀念——父親健在者,佩以紅花;逝世者,佩以白花。

相關的推廣工作也隨後展開。

譬如,作為「父親節」的首倡者之一,1946年8月7日,顏惠慶被邀請去「青年會」做關於「父親節」的演講,「談了不同社會中父親的地位和責任」。

次日,他又在日記中寫道:「報上滿載關於『父親節』的報導」。⑤

▲圖:謝晉元將軍,率「八百壯士」與日寇對峙於四行倉庫時,他的小兒子剛剛出生。

在《與妻書》中,謝深感愧疚:「軍人不宜有家室,我今既有之……但職責所在,為國當不能顧家也。老親之慰奉,兒女之教養,家務一切之措施,勞卿擔負全責」。

在《與雙親書》中,謝如此寬慰父母:「男對死生之義,求仁得仁,……唯今日對家庭不能無一言:萬一不諱,大人切勿悲傷,且應聞此訊以自慰。」

今人多已不再過「八八父親節」。但「父兄」在抗戰中的犧牲,仍永垂史冊。

試略舉幾例:

浙江青田縣六十六歲老人葉瑞三:

1942年8月2日,「敵寇進擾葉莊時,……葉瑞三荷土槍一支,大聲疾呼:『村人盡速隨我殺敵!』其妻以彼年老,恐有不便,乃奪其槍。彼復持矛而出,沿村大呼曰:『凡因殺敵傷亡者,願將其子女撫養至十六歲。』鄉人為之感奮。」⑥

第六戰區遊擊第一支隊大隊長李翼峰之父李煥章:

「被敵綁去,禁閉於沙市,再三要挾函招其子。煥章厲色拒曰:吾兒參加遊擊,效忠黨國,保鄉,乃好男兒應為之事,吾復何求,殺則殺耳。」遂遭殺害。⑦

安徽渦陽縣人李漢三:

其獨生子李慶一1942年2月犧牲於前線。國民政府發放撫恤金一萬五千二百元,李漢三「以烈士抗戰陣亡,乃軍人天職」,「全部獻充抗戰費用」。⑧

湖南長沙前清秀才鄒炳蔚:

因日寇進犯,「常以年老不能殺敵為恨,每與人言:『如敵人侵入武漢,即擇清泉之濱躍入就義,以激勵子侄,矢忠報國,免以我老為念。』」

1938年10月,武漢失守,為免成為子侄殺敵報國的拖累,「果手書遺囑,赴水而死」。

其遺囑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況余年老力衰,焉能自全?其所以速自決者,堅汝等報國之志耳。此囑。」⑨

抗戰期間犧牲的軍人,相當大一部分沒有來得及成為父親——1947年2月,當局公布了《關於抗戰損失和日本賠償問題報告》。

據報告統計:抗戰期間,軍人傷亡3650405人、平民傷亡9134569人,合計12784974人。

這些犧牲將士的平均年齡,雖無可靠統計,但亦可揣知大概:

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十九路軍教導隊士兵的平均年齡是24歲;

1938年衡山遊擊幹部訓練班的學員,平均年齡是25歲。

1946年的「八八父親節」,紀念父兄,也紀念沒來得及成為父親的他們。

作家王鼎鈞,在抗戰時期還是一名中學生,隨學校西遷,飽經顛沛流離。對於八八父親節,他始終念念不忘。

1996年8月8日,身在紐約的他,寫下了這樣一則日記:

「今天是中國人的父親節。各國都有父親節,日期不盡相同。美國父親節定在每年六月的第三個星期日,中國人選在八月八日。是因為『八八』的讀音像「爸爸」。」

「說也湊巧,Mother‘s Day(母親節)的第一個音節像『媽媽』,所以此間華人小區過母親節以美國日期為準,過父親節以中國日期為準。」

「八月八日父親節的起源很晚,中國對日抗戰期間,上海在日本軍隊占領之下,文人雅士通過新聞界發起慶祝這個節慶,暗中寓有思念中國政府之意。」

「等到抗戰勝利,上海市各界聯合起來,請政府定八月八日父親節為全國性的節慶,馬上如願以償。」

「……我忝為人父。今天吃了子女們由名店訂購的鮭魚,深有愧心。」⑩

  繼張藝謀之後,又一部因「技術原因」在影展取消放映的電影,談的是八百壯士(附影片)

註釋

①邱各容:《兒童文學史料初稿 1945-1989》,1990,P141。

②據顏惠慶日記,1945年8月6日條下,有記錄:「報紙上公布了有關父親節的節目」。

③支念慈/編著:《紀念節慶史略》,新夏圖書公司,1947年,P83-84。④《中華民國史史料長編》(民國35年·2),P877。

⑤《顏惠慶日記》第三卷,中國檔案出版社,1996,P803。

⑥軍事委員會政治部:《抗戰特殊忠勇軍民題名錄》,1943年,P372。

⑦同上,P375。

⑧同上,P368。

⑨陳誠致蔣委員長:《請褒揚義紳鄒炳蔚》,1938年12月28日。

⑩王鼎鈞紐約日記(1996年4月-1997年11月),人民文學出版社,2014,P166。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