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2013年,海南三亞舉辦「海天盛筵」富豪派對,轟動一時。

數以百計的嫩模參加,陪睡幾天拿幾十萬人民幣的傳聞甚囂塵上。

「綠茶婊」出自派對中人之口,從此走紅。

網民對綠茶婊的定義:綠茶婊不輕易出賣肉體。給了就是「婊」,不「綠茶」了。

維基百科的定義:

「綠茶婊」是2013年中國大陸的網路新詞,泛指外貌清純脫俗,實質生活糜爛,思想拜金,裝出楚楚可憐,但善於心計,靠出賣肉體上位的妙齡少女。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張大紅

好忙的林徽因

林徽因大概怎麽也想不到,115歲冥誕這一天,命運會送給她什麼禮物。

在被當作「綠茶婊鼻祖」羞辱多年以後,這位民國才女終於迎來了輿論的春天。

起初,是有人用AI技術修復了一張林徽因16歲時的照片,卻修成了一張美則美矣,毫無靈魂的網紅臉。

網友們直言「這不是修復,是顛覆」。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更有人懷疑這張圖根本就是偽造的。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很快,有人翻出了原照片。

拿掉了網紅濾鏡的林徽因,面容沒有那麽精致,看起來卻舒服多了。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與此同時,林徽因的繼任、梁思成的續弦林洙上電視台參加的訪談,也被翻了出來。

在訪談中,主持人試圖讓林洙對林徽因給出一個評價:

「……那他們(梁思成、林徽因)也不能真的成神仙啊,這些吃喝拉撒的事誰來管?在世俗的人眼裏,您覺得林徽因是一個好的太太嗎?」

林洙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到了林徽因好友費慰梅的評價「她是一個好朋友,但不是一個理想的家庭主婦」,表示林徽因對於家務事不是很擅長。

這段對話在網絡傳播中,被總結成了更有衝擊力的「林洙:林徽因不是一個好太太」。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不做家務就不是好太太」的睿智邏輯引起了廣大網友的憤慨,很快就在中文互聯網上掀起了軒然大波。

在此之前,作為國人比較熟悉的文化名人,林徽因在網絡上的話題度並不算太高。

在 「AI修復的網紅臉」和「不會做飯算不算好太太」意外引發全網關於林徽因的大討論之前,她的名字總共只上過兩次微博熱搜,一次還是因為李宇春的新歌。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另外一次則是1年前,為了紀念林徽因的建築成就,大洋彼岸的媒體《紐約時報》時隔63年為她發布了訃告。

  紐約時報補發「民國才女林徽因」的訃聞,彌補當年因性別歧視的遺憾。

這條舊聞下的評論也很有代表性——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一年之後,林徽因在網絡輿論中的待遇,已經大有不同。

人們以假照片翻出真照片,發現原來林徽因這麽好看。

意見領袖們也爭先恐後地將歷年來的情感傳聞一一反駁,再補充上她的民族氣節有多堅定,她的學術貢獻有多大,告訴你「這才是真實的林徽因」。

就這樣,被誤解多年的林徽因,意外地完成了撥亂反正。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百度貼吧的吧主在感慨

這一切的發展看似順理成章,但是細想之下,也有不少令人疑惑的地方。

如果真實的林徽因是如此偉光正,那麽她看似根深蒂固的「民國第一綠茶婊」形象究竟是如何被確立起來的?

當時的人們為什麼能夠容忍甚至促成這種汙名化?

人們在林徽因的傳說中看到了什麼?

製造「民國第一綠茶婊」

其實,對於林徽因的汙名化,不過是近幾年來的事情。

1991年,林洙就撰寫了《碑樹國土上,美留人心——我所認識的林徽因》,著名的 「林徽因同時愛上兩個人」的說法正出於此。

2004年,林洙出版《梁思成、林徽因與我》的時候,此文也被收錄其中。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此時《知音》《讀者》等雜志上的雞湯文章,已經在大書特書徐志摩、林徽因等人的風流軼事了。

而與我們想象中的蓄意抹黑不同,這些文章描寫感情糾葛時往往還秉著推崇、贊嘆甚至嚮往的態度,畢竟浪漫是詩人的特權。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周迅在《人間四月天》中飾演的林徽因

直到08、09年,人們對於林徽因討論的畫風都還是比較正常的。

既有她為了保護文物仗義執言的往事,也有對她才華的歌頌,當然,還有一些與她相關的八卦軼事。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時間的齒輪緩慢推移,隨著21世紀進入第二個十年,網絡上的民間輿論也開始走進叛逆期。

2010年底,一場針對文藝風的反擊就已經初露端倪。

彼時,爆款文章《貴國的小資小清新》橫空出世,以調侃的語氣嘲諷了假裝高級的文藝青年們。

人們在熱情轉發中發現自己並不孤單,「原來不只我一個人討厭他們」。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2011年,《甄嬛傳》熱播並成為現象級電視劇。

劇中本是反派的華妃,憑著「真實不做作」的風格意外走紅,並貢獻出了年度金句「賤人就是矯情」。

同年,相對黯淡憂傷的「非主流」不再流行,取而代之的是熱烈、恣意、充滿吐槽欲望的「咆哮體」。

還是這一年,「我抽煙喝酒但我知道我是好女孩」的梗開始流行。

「我紋身、抽煙、喝酒、說髒話、但我知道我是好姑娘。」

「真正的婊子喜歡裝無辜,裝清純,裝害羞,喜歡穿粉色的衣服。男人膚淺,都只是看表面。」

「所以,他們只能錯過好姑娘,然後被婊子騙得痛不欲生。只有女人才能看出誰他媽才是真正的婊子。」

與如今更多具備揶揄調侃意味不同,當時的人們,是在真情實感地在輸出這個觀點。

值得注意的是,這番話的重點並不在於剖白自己,而是把柔弱順從的女孩定義成「婊」。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最為人熟知的一張肖像照

2012年,網絡上出現了不少對於林徽因的質疑,並且集中在私人生活方面。

針對林徽因的蕩婦羞辱已經呼之欲出,只差一個足夠有傳播力的詞來蓋棺定論。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2013年,網絡熱詞「綠茶婊」應運而生,這個與當時林徽因的風評高度貼合的詞,被迅速安排到了林徽因身上。

隨後數年,這個標籤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牢牢地捆綁住了「林徽因」這個名字。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吳謹言在電影《無問西東》中飾演的林徽因

當然了,被「綠茶婊」的並不止林徽因一個人。

事實上,這個詞甫一問世,人們就已經忙不迭地領著娛樂圈的女星們對號入座。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說到底,那時的人們厭惡,或者說厭倦的,並不是林徽因其人,而是眾多惱人意象的堆砌。

從前那些披著海藻般長發、穿著棉布長裙、捧著一本恬靜的書的靈魂有香氣的女子有多受追捧,後來所遭到的反噬就來得有多猛烈。

被附會到這種形象上的林徽因,就這樣,成為了當代網民集體叛逆過程中的一個犧牲品。

逃不開的庸俗化

每每娛樂圈出了大新聞,吃瓜之餘總有人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大搖其頭,祭出一句「將軍墳前無人問,戲子家事天下知」來發泄不滿。

到了林徽因這兒也是一樣,從某種程度上看,她既有「將軍」的一面,也有「戲子」的一面。

比起林徽因的學術成就,人們往往對於她的情感經歷更感興趣。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梁思成林徽因》紀錄片下的評論

事實上,追逐八卦實在是人類的樸素本能,這種本能之強大,就連追星群體都要呼籲一句「拒絕關注私生活,請專注作品」。

學界得到這份待遇的也不只林徽因一個人,人們津津樂道的胡適打牌、季羨林看女生大腿、楊振寧的「老少戀」婚姻,無一不是如此。

跟大師們艱深晦澀的研究相比,這些傳聞軼事可容易理解多了。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爬上屋頂,測量建築數據的工作照

就連萬眾矚目的高考,年年備受熱議的都是語文作文而不是數學題,畢竟文學門檻低,人人都能插句嘴。

熱衷低門檻話題本無可厚非,值得警惕的是另一件事。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似乎已經連稍微復雜微妙的事情也不耐煩去搞清楚了,一切事物都要消解成最原始的底層邏輯。

就比如前幾天知乎上有人提問,郭靖配得上黃蓉嗎?(這個問題也是一言難盡)

高贊回答把靖蓉初見時郭靖的花銷算了一筆賬,請客吃飯、送貂皮大衣、送汗血寶馬……折合成人民幣足有七十萬,最後反問一句「你說配不配得上?」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言下之意不但配得上,而且還綽綽有餘,老子有這麽多錢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

這種思路,怎麽說呢……既侮辱了黃蓉,也侮辱了郭靖。

回到林徽因的話題上來。

多年來,人們對於林徽因的中傷,可怕之處不在於娛樂至死,甚至也不在一兩位名人的聲譽,而在於這種將一切簡單化、庸俗化的思考方式。

世界萬物紛繁復雜,而人們總能將它們歸因到某個永恒的母題。

比如林徽因與徐志摩,是「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的淒美愛情故事;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泰戈爾訪華期間,林徽因與徐志摩陪同翻譯

林徽因與金岳霖,是「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的女神與備胎的故事;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林徽因與林洙就更好安排了——我給你補外語,你卻想嫁我老公,活脫脫一部當代《農夫與蛇故事新編》。

又比如「被人黑,肯定是動了誰的奶酪」,人們不忘給林徽因這些年的遭遇安排一個真凶。

這個兇手可以是寫出《太太的客廳》的冰心,可以是梁思成的續弦林洙,甚至可以是二次創作同人作品的白落梅,反正就不能是自己。

林徽因,多年污名「民國第一綠茶婊」終於平反

▲把主角換個名字,就是普普通通的瑪麗蘇小說

當日一面倒地黑林徽因,今日又一面倒地罵林洙,這一幕看起來多麽似曾相識。

如果我們把集體無意識的行為,歸因成是某個人的道德品質出了問題,那麽類似的事情以後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次。

或許我們更需要改變的,不是承擔互聯網唾壺功能的辱罵對象,而是一種過於簡單、非黑即白的思維方式。

  全中國正談論雄安新區,當年梁思成與林徽因保全老北京的苦心,如今才廣為人知。
  紐約時報補發「民國才女林徽因」的訃聞,彌補當年因性別歧視的遺憾。
  梁思成、林徽因發現國寶【佛光寺】80周年,當年是怎麼回事?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