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年輕人借得太多了:除了花唄和白條,超過一半的中國90後還有貸款

花唄和白條,分別是支付寶和京東的網貸產品。

本文來源:財經國家周刊

微信id:ENNWEEKLY

記者: 王麗娟

得年輕人者得天下,「90後」和「00後」已經成為商家拼搶的人群,新生一代的消費升級來得比老一輩早得多。

只是較少有人真的關心,他們是否具備了相應的消費能力。

直接結果是,這屆年輕人提早透支了信用。

統計數據顯示,這個群體負債率高達1850%,在消費貸款群體中占比達43.48%,以貸養貸用戶占比近三成。

這幾組來自匯豐銀行、海爾消費金融、融360的數據,盡管樣本量和樣本群體不完全一致,但從不同維度反映了「90後」的消費信貸現狀。

以下是新聞影片

更嚴重的是,時不時有媒體傳出「90後」「00後」因負債過重犯罪、自殺等惡性事件。

在百度資訊中輸入「大學生借貸」,就有53.8萬條最新消息——幾乎每兩三天就有媒體爆出一則大學生深陷借貸「漩渦」導致涉黑、失足等消息。

近年來,校園借貸市場不但呈規模爆發之勢,還成為黑惡勢力深潛之地。

年輕人養成了過度消費習慣只是最直接的原因,更深層的則是網貸信息共享不到位造成的嚴重「共債」問題,同時「套路貸」「校園貸」「砍頭息」等又形成了借款泥沼。

「年輕人是銀行機構的未來用戶。」一位全國性股份制銀行信用卡中心負責人對現狀表示惋惜。

問題不僅於此,專家們指出,還需要防範由此引發金融風險。

消費主力變了

「給我一部能上網的手機,我可以在家宅上一個月。」

「90後」徐曉雅說完這句話就繼續看她的手機了。

因為又一個電商購物節「618」臨近了,她需要提前做好「買買買」的功課。

「90後」是與互聯網同步成長的一代人。

如果說「70後」和「80後」的網購習慣是逐漸培育的,那1990年後出生的人群可能天生就適應這種購物方式。

尤其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一部手機就是一座移動的商場,消費行為變得更加便捷。

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90後」消費金融用戶中,用於網購消費場景的占比51.3%,線下日常消費場景占比40.0%。

「90後」儼然已成為網絡購物的消費主力。

《2018中國互聯網消費生態大數據報告》顯示,以2016年為分界點,「90後」在天貓「雙11」期間的消費占比42%,已超過了「80後」,2018年更是達到了46%,且仍呈增長態勢。

一些商家也緊隨「90後」的觸網習慣,不斷變換商業營銷的陣地和方式。

從最初的門戶網站到電商平台,再到如今的微博、頭條、抖音,每一個活躍的「90後」都意味著強勁的購買力。

借錢消費成習慣了

支撐消費能力快速提升的一支重要力量,是消費信貸市場大爆發。

當「80後」和「70後」還大都停留在儲蓄卡和信用卡消費時,「90後」還能借力消費信貸支撐他們的超前消費。

螞蟻花唄、京東白條以及各色網貸平台,都是他們借錢的重要渠道。

融360數據顯示,「90後」使用消費貸款用於日常生活消費的人群超過五成,占比50.17%。

在貸款渠道方面,除了信用卡、花唄、白條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將手伸向了網貸。

網貸平台發展的鼎盛時期,全國有4000多家平台。

「許多平台都是信用借款,只要身份證、就業信息和銀行流水就能申請到5000-10000元不等的貸款,有時利用假身份也能輕鬆過關。」一位曾在網貸平台借款的用戶向記者介紹。

由於其中很大部分的收入不足以支撐貸款月供,許多習慣於網貸借款的年輕人一般都有多個平台借款的行為,各網貸平台難以實現用戶數據共享也提供了便利。

一位「90後」就跟記者說,她在幾家網貸平台總共有近10萬元借款,主要用來拆東牆補西牆。

這就導致了網貸行業極為突出的資金安全風險——「共債」問題。

根據前海徵信卅伍研究院的相關調查,現金貸客群重合度很高,通常現金貸客戶會採取借新還舊的方式在多個平台借貸。

前海徵信「常貸客」數據顯示,現金貸共債者比例大約超過60%,他們至少在兩家及以上平台有借貸記錄,平均借貸次數約6次。

此類客戶的信貸逾期風險,通常為普通客戶的3到4倍。

風險被放大了

由此,風險被放大和串聯。

許多在銀行無法申請到信用卡的年輕人,通過網貸平台實現了消費能力的提升,同樣也放大了信用風險,且風險在金融系統內部出現了串聯。

2018年第三季度信用卡預期貸款率上升,監管部門由此注意到了「共債」風險,並進行了摸底調查工作。

我國網貸平台的相關信息尚未接入央行徵信系統,許多年輕人對貸款逾期尚缺乏清晰的認識。

一位網貸平台業務人員向記者提到,年輕人通過各種平台借新還舊,一些逾期款項催收非常困難,一些人甚至變成了職業老賴,上了很多平台的黑名單。

這些年輕人在還沒開始以個人信用承擔房貸、車貸、經營貸等重要責任之時,就提前透支了自己的信用。

前述銀行信用卡中心負責人對此很痛心:「這些年輕人應是信用卡業務未來發展的主力軍,如今卻紛紛被加入黑名單,本身也有了不少不良觀念和行為,要扭過來比較難。」

盡管銀保監會等監管部門對「校園貸」進行過整治,但整治過後,「砍頭息」「套路貸」等業務平台又悄然上線,再次瞄準高校學生。

非法校園貸的「孿生兄弟」通常是暴力催收。

一旦借款者無法償款,借貸平台就會啟動催款程序,包括發短信、打電話、聯繫室友、騷擾父母、報告學校等。

專家警示,除了個人和相關家庭的悲劇,引發系列社會問題外,這還可能加速我國儲蓄率的下降、家庭債務比重的上升,同時埋下金融風險隱患,比如債務違約潮等。

整個金融系統都亟待正視和修補可能存在的漏洞。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為什麼中國的年輕人都愛用支付寶的「花唄」,拋棄了信用卡?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