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從小霸王、OPPO到拼多多,「中國巴菲特」怎麼煉成的?

近三十年,中國創投行業經歷了從0到1的歷程。

中國科技互聯網企業的誕生、成長、壯大,與風險投資人有著莫大的關係。

如今,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的基金已經超過了兩萬家。

本文來源:騰訊深網

微信id:qqshenwang

作者:薛芳

段永平曾經喜歡圍棋。

《南方人物周刊》在文章中寫道:段永平最欣賞的是「石佛」李昌鎬,不可思議的少年老成和務實,唯一追求就是效用的最大化,用最穩妥、最平安、最簡便的方法把局勢導向勝利。

▲最平淡、最尋常、最沒有奇思妙想的招法,成就了段永平

2019年,紅杉資本合夥人沈南鵬在訪談中被問到「從別的投資人身上學習到什麼?」

沈南鵬回答:比如段永平,他一個人極度專注在幾只股票或者幾個公司上,通過自己的先見認知在二級市場上賺取了極高的回報。

早在2001年,段永平以不到1美元的價格前後購買了205萬股,占網易的6.8%,獲得了超一億美元的回報;喬佈斯在世時,段永平就重倉了蘋果,2018年蘋果市值突破萬億,賺得盆豐缽滿……

段永平,60年代生人,1989年,段永平成為廣東中山怡華集團日化電子廠廠長,短短三年,打造出了產值10億元的」小霸王」;1995年,段永平成立步步高電子有限公司,步步高復制了小霸王的成功。

段永平被譽為中國的巴菲特,有媒體甚至稱其為「段菲特」;但近幾年,段永平被國內媒體頻頻關注是因為他一級市場的投資,OPPO,vivo和拼多多。

2016年,OPPO和vivo的出貨量超越小米,占領了中國手機行業的半壁江山,段永平是OPPO和vivo的投資人;2018年,拼多多上市,其創始人黃崢坦言,「在我的天使投資人里面,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段永平。」

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一級市場也好,二級市場也罷;PC互聯網時期也好,移動互聯網時期也罷;每一次出發,段永平都能找到成功的標的。

回顧段永平十多年的企業生涯,夠得上跌宕起伏。

無論媒體、公眾,大家都喜歡沖著他精彩的故事去。

「但是,他的保守成就了他。」——《亞洲周刊》如此評判。

段永平的商業智慧——「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穿越了時光,亦是當下OPPO和vivo成功的原由。

而在二級市場上,有過創業經歷的段永平真正讀懂了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以為懂了跟真正懂了是兩碼事」。

段永平曾經喜歡圍棋。

《南方人物周刊》在文章中寫道:段永平最欣賞的是「石佛」李昌鎬,不可思議的少年老成和務實,唯一追求就是效用的最大化,用最穩妥、最平安、最簡便的方法把局勢導向勝利。

這跟段永平投資風格很像,下的是最平淡、最尋常、最沒有奇思妙想的招法——「本手」,沉、穩、準,步步為營,以靜待動,絕不輕易冒險,永遠留有餘地。

40歲時隱退

2001年,四十不惑的年紀,段永平迎來了生活的巨大轉折。

「綠卡是2000年我太太幫我在美國申請的,我以前以為拿到這個東西需要很多很多年,沒想到半年就批下來了……和太太結婚前我就答應過人家去美國,否則人家也不嫁我。不可能讓太太在美國,我在中國,那還要這個家幹什麼?」

段永平與妻子相識於1998年,劉昕當時是美國《棕櫚灘郵報》(The Palm Beach Post)的首席攝影記者。

在回國探親的時間里,和段永平相識。

段永平和劉昕認識僅僅兩個月後,兩人就閃婚了。

2001年,40歲的段永平飛到了大洋彼岸——美國加州的帕羅奧圖,那是矽谷的中心地區。

公司的事務,段永平已經安排好了負責人。

那時步步高公司的改制已經完成,沈煒負責通信業務;陳明永負責視聽業務,黃一禾苗負責教育電子業務;1999年,段永平將這三大業務按照人隨事走、股權獨立、互無從屬的原則,成立為三家獨立的公司。

部分個人股東(段永平、沈煒、黃一禾、陳明永等)同時持有三家公司的股份,段永平持有三家各10%左右的股份。

也正是因為這次的拆分,為之後延伸出OPPO、vivo等品牌創造了條件。

2001年,段永平牽頭,三家公司共斥資3000萬元註冊了OPPO,陳明永作為負責人。

當時段永平就想到,公司未來要全球化,需要一個國際化的品牌名字。

2000年時,他聘請了一個歐洲專門設計品牌的團隊,OPPO誕生了。

公司的業務還在發展,但段永平不得不做告別,他告訴團隊:「放手去幹,幹好了分錢,幹不好關門,別有負擔!」

段永平開啟了他的隱退生涯,「那個時候我就想,我將來要在這里生活的話,我來這里幹什麼?我也不能整天在家里呆著。」

段永平想到了做投資,他買了很多投資的書,K線圖分析,漲跌概率,如何測市……段永平看的一頭霧水,他不懂。

直到段永平遇到巴菲特的書。

「買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於在買這家公司,買它的一部分或者全部」。

段永平說,「投資其實很簡單,但簡單不等於容易。」「買一只股票,就是買一個企業的現在與未來。你必須看懂企業,看中好的企業,等它價值被低估時買入。」

段永平看懂了巴菲特的書,「我投資任何一家企業應該跟我當年投步步高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從前做步步高我也在做經營。」十多年的創業經歷幫助了段永平的投資,「我是厚積薄發,沒有做企業這麼多年的基礎,很難看出企業好與壞。」

後中爭先

毋庸置疑,不論是段永平作為職業經理人的「小霸王」,還是其作為創始人的步步高,兩家企業的崛起路徑大致相同——「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

段永平把他企業運營的理念哲學化,而後踐行在實踐中。

段永平在去年和史丹佛的學生交流時如此說,「所有高手都是敢為天下後的,只是做的比別人更好。敢為天下後,指的是產品類別,是因為你猜市場的需求往往很難,但是別人已經把需求明確了,你去滿足這個需求,就更確定。」

段永平,1961年出生於江西南昌,文革結束後他考上了浙江大學無線電系,1986年又考上了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數量經濟學的碩士研究生。

1989年,段永平來到了廣東怡華集團日化電子廠,不久就當上了廠長。

這是一家年虧損兩百萬的小廠,如何扭虧為盈,成為擺在段永平眼前第一個現實問題。

段永平選擇了模仿任天堂紅白機的小霸王遊戲機作為試水市場的第一款產品,並用營銷拉動了銷量的增長。

1991年,他花了40萬元與央視合作搞了一個活動,「擁有一台小霸王,打出一個萬元戶」的「小霸王大賽」,小霸王遊戲機一朝成名天下知,銷量大增。

這也形成段永平經商的一個重要理念,「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

前句指的是「做對的事情」,後句指的是「把事情做對」。

1993年,段永平適時打造了一款類似電腦的新產品小霸王學習機,段永平請了正當紅的成龍當品牌代言人,1994年,「小霸王」年收入達到4個億。

第二年,更是超過了10億,市場份額近80%。

不過,段永平作為職業經理人,除了獲得工資外,他不參與公司的營收分成,也沒有激勵下屬管理人員的機制。

段永平向集團提出要對「小霸王」 進行股份制改造,但被拒絕了。

段永平選擇了離開。

當時小霸王找到幾位準備離開的中層幹部,問他們為什麼不留下來繼續發展,一位管理人員說:「船長不在船上了,水手們不知道船會開到哪里去,所以要求下船。」

失去了段永平的小霸王,黯然失色,幾年後就退出了舞台中心。

1995年9月,東莞長安鎮,段永平成立了一家新公司「步步高」。

這是一家一誕生就幾乎全員持股的公司,管理人員和員工都可以入股,員工沒錢的,段永平就借錢給他們,之後再通過股份的利潤和股息償還。

用股份制的方式,段永平把公司利益與員工個人利益捆綁在一起。

在這種設定下,段永平後來只占步步高17% 左右的股份。

段永平如此洞見,跟他對人性和財富的認知有關係,「中國人往往能夠共同脫貧,但很難共同致富,企業一旦做大,分家的分家,打官司的打官司……要長久做下去,必須搞股份制。」

而曾經的「小霸王」經銷商,也主動掏錢入股,追隨段永平。

1997年,因與「小霸王」發生分歧,24位經銷商集體投奔步步高。

有團隊,有銷售渠道,步步高最初主打無繩電話機和學生電腦。

1997年,又進軍VCD市場。

關於產品,段永平認為,「最重要的是發現並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做到這一點很不容易,比如研發要根據消費者的需求,尊重消費者的意見來進行,多進行市場調查,開發出老百姓接受的產品,而不是為了差異化而差異化。」

步步高,依然是「敢為天下後」的產品策略,無繩電話、學生電腦、還有VCD,這些產品都不是步步高最先發明的,但步步高進入後,後來居上。

廣告營銷,依然是步步高開拓市場的利器。

1996年,他在央視黃金時間廣告競標會上砸下8000萬,拿下了新聞聯播後5秒標版。

隨後幾年,與李連傑合作,並定制了「世界自有公道,付出總有回報,說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的歌曲。

小霸王和步步高的營銷都太強了,公眾也很輕易給其定了調,這是一家營銷導向的公司。

段永平顯然不這麼認為。

「營銷不是本質,本質是產品。營銷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瞎說。企業文化最重要。廣告最多只能影響20%的人,剩下80%是靠這20%影響的。營銷不好,頂多就是賣的慢一點……」2018年,段永平在史丹佛和學生交流時表示。

巴菲特門徒

對段永平來說,有了經營小霸王和步步高的經歷,碰到了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念後,他幾乎是秒懂了巴菲特的理論。

而從價值投資的維度來講,他取得的成績只是印證了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

巴菲特的粉絲遍佈天下,研究其價值投資理論的自然也是人數眾多,但能取得大成就的,段永平肯定是其中之一,這里面有兩重原因,第一是步步高的創業經歷使得段永平得到了財務自由,投資的基數大自然就收益大,但前提是看準了。

第二因素是,「一家公司,你要找到它的價值,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所以簡單的東西,不等於容易」。

2000年,網易剛在納斯達克上市,就趕上了互聯網泡沫破滅,上市當天就從發行價15.50美元,跌到12.165美元,最慘的時候,跌到了0.48美元。

納斯達克有規定,股價不足1美元,公司就要退市。

在深圳的五洲賓館,段永平勸丁磊堅持。

「你賣了公司之後幹嗎?」「我賣了公司有錢後再開一家公司。」「你現在不就在做一家公司,為什麼不做好呢?」

丁磊走後,段永平開始研究網易的財報,並最終決定購入。

這也有了後來廣為人知的故事,網易股價持續走高,32歲的丁磊成為中國首富,段永平則是實現了百倍投資收益,並因此獲得了「段菲特」的名頭。

段永平去美國之後一直非常低調。

他再回到媒體的公眾視野中,正是因為用62萬美元拍下了與巴菲特吃飯的機會。

2006年,段永平成為了第一位與股神共進午餐的華人。

在飯局上,段永平問巴菲特:「投資中不可以做的事情是什麼?」

巴菲特回答是:「不做空,不借錢,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做不懂的東西。」

段永平被詬病為作秀,但他很淡然:「我不是把跟巴菲特吃飯這事兒當生意,就是想給他老人家捧個場,告訴受眾他的東西確實有價值。不像有些人想的討個秘方、錦囊妙計,哪天拿出來一看,就能發大財。」

這場飯局後,段永平接受了一波媒體的採訪,打破了他一貫低調的準則,但這波採訪,將段永平理解的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放大了給公眾。

時隔多年回看段永平和巴菲特的飯局,更像是段永平對巴菲特一種當面的致謝。

他是巴菲特的信徒,因此,當有人想取經如何投資股票時,段永平會淡淡的說一句,「我沒什麼好說的,看巴菲特就好。」

以為懂了和懂了是兩碼事

在投資邏輯上,段永平也深受巴菲特的影響。

多年來真正重註投資的公司不超過10家,長期持有的公司一般為3家,蘋果是這個名單上的一員。

此外,段永平還買過萬科和茅台的股票。

段永平從不投機,不投自己不懂得領域,對有把握的企業會重倉出擊,長線持有。

段永平篤信,「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做出決定前,他會去查閱投資公司的所有業務和人物資料,讀懂公司的經營模式。

投資人陸悅告訴《深網》,「段永平是用實業家的模式在做投資,財富基礎也會決定不同的投資視角;從產業周期,內部運營的角度都會看到更多別人看不到的信息。」

段永平經營過小霸王,經營過步步高。

他看企業有自己獨到和精準的一面,在段氏的哲學里,一家好的企業,必然涵蓋兩個方面,「做正確的事情,把事情做正確。」

「所謂的‘道’就是Do right things,也就是做正確的事;‘術’則是Do things right,也就是把事情做正確。這兩者是什麼關係呢?我覺得道應該先於術,因為只要方向正確,即使採用的方法笨一點也只是走的慢一點,並不會走錯路。」段永平如此闡述。

如果錯了,就及時止損。

段永平曾講過這樣一個故事來闡明其重要性,「有一次我在美國,要去機場接一位同事。一開始估計要在機場等一個小時,於是便在機場停車場投了一小時收費的幣,結果同事提前半小時就來了。這時問題來了,我到底應該選擇直接將車開走還是繼續等將剩下的半小時時間消耗完呢?結論其實不言而喻,現實中人們通常會選擇開車走人。」

段永平似乎已經破譯了成功的密碼,創業、賣股票和投資,他有一套久而久之形成的哲學方法論,他在博客和公眾分享著他的方法論。

一位vivo中層管理人員曾告訴《深網》,「看阿段的博客,跟著阿段買股票,好多同事都賺到了」。

為什麼段永平能贏?

有過創業經歷的段永平真正讀懂了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他告訴受眾,看了不一定懂了,以為懂了跟真正懂了之間有著非常遙遠的距離。

「每一家公司要真正徹底把它徹底搞懂,並不是特別容易的事情,有時候它看起來似是而非,你覺得自己懂了,實際上你沒懂,等到發現的時候就晚了。」段永平說。

信任與利益鏈

步步高拆分後,三個負責人一直在用段永平的哲學在經營企業。

2001年段永平赴美當起了甩手掌櫃,2002年,負責視聽業務的陳明永便遇到了難關,2002年,中國加入WTO,SONY、飛利浦等國際公司要求中國的DVD產業支付專利費,不得已陳明永關掉了公司。

陳明永,現在OPPO公司的負責人,1992年畢業於浙江大學信息與電子工程系,是段永平的師弟。

自從「小霸王」時期便一直跟著段永平。

DVD業務受挫後,陳明永重金投入研發,發展OPPO品牌。

2005年,OPPO推出了X9MP3,被稱為「國產MP3的里程碑之作」。

2008年,OPPO開始進軍手機領域。

OPPO公司,核心價值觀是「本分」——「本分高於誠信,即使沒有承諾,本來應該做的事情也要做到」。

此外,段永平當年對股權激勵理解的頗為深刻,而在OPPO也同樣採用股權分配來激勵員工。

媒體報道,目前OPPO員工持股比例超過60%。

OPPO高管團隊中有人降職、調崗,但很少有人離職。

陳明永在OPPO研發MP3時,一直負責步步高通訊業務的沈煒,也開始發力手機業務。

2009年,為了走向國際化,沈煒推出 vivo品牌,他開始將手機作為主攻方向。

沈煒,江西九江人,早年只是「小霸王」生產部的一名員工,憑借著出色的個人能力,成為 「小霸王」產品生產的負責人。

他為人處世比段永平還低調,甚少出現在媒體視線里,沒有微博。

眾所周知,OPPO和vivo進入手機領域時,當時的手機市場巨頭林立,諾基亞、摩托羅拉實力猶存,三星、蘋果、HTC等後起之秀來勢洶洶,聯想、華為、中興等國產品牌企業不容小覷,偏安廣州一隅的OPPO和vivo看起來沒什麼機會。

段永平每年回國兩三次。

OPPO和vivo為段永平保留著辦公室。

上述vivo的中層人士告訴《深網》,早些年,有一次段永平回來曾對管理層嚴厲批評。

在一個會議室里,會議室的一個桌子上放著一個煙灰缸,但牆上又貼了一張紙——禁止吸煙。

這個細節讓段永平得出了一個結論,這麼一點小小的事情都充滿了矛盾,別的東西似乎也不用多看了。

以小見大,段永平觀察事情有自己獨特的維度。

在網易博客上,段永平寫過這樣一個故事:「前些年我也曾經買過不少GE的股票,有一天我去GE的公司主頁看了一眼,發現根本找不到我在傑克•韋爾奇書上看到的他對GE文化的描述。原來,當時的CEO有‘去韋爾奇化’傾向。」

後來,段永平賣掉了GE的股票。結果證明他是對的。

段永平篤信文化的力量,「除了規章制度之外,很多問題必須靠文化來解決」。

以vivo為例,高管團隊很少有KPI的考核,vivo不追求通過標準化規則來控制過程,而是通過彼此的信任和共同的利益鏈來達到這個目標。

沈煒用了十年的時間,才參透了其中的道理。

做得好的區域,往往是價值觀好,而做得不好的,就是價值觀沒跟上去。

當時OPPO做拍照手機,主打女性市場,vivo做音樂手機,對標男性市場。

中國手機市場城頭變幻大王旗,時隔多年,OPPO和vivo跑出來了,他們整體的出貨量占據了中國手機市場的半壁江山。

他們或許領悟了段永平的哲學——「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做對的事情,把事情做對」。

同樣認可段永平價值觀的,還有拼多多的黃崢。

黃崢一直將段永平奉為恩師,曾經跟著他見過巴菲特,巴菲特給黃崢最大的啟發則在於意識到常識的力量。

「對面走進來一個人,如果是姚明,你就會一眼看到他很突出;如果沒看見,那就說明他不是姚明。」黃崢曾如此告訴《深網》。

拼多多於 2018年上市後,因為假貨等問題,被媒體鞭笞討伐。

黃崢給全體員工寫了封公開信,號召大家堅持本分。

本分,這是段永平的價值觀影響。

做該做的事情 承擔該承擔的風險

一級市場也好,二級市場也罷,段永平關於產品和選股的哲學,歷次被驗證。原因是什麼?

段永平在一篇題為《我們的秘訣》文章里如此說,「人們常說的那些:廣告,員工股份分享,經銷商入股,網點密佈,線下渠道,等等等等,都是不對的。

我們的秘訣其實就是:本分 平常心。」

段永平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時,解釋過「本分」,「我們講本分,就是做你該做的事情,承擔起你能承擔得起的風險。我從1989年做起,後來又重頭再來,保守的好處是,讓我們還活得比較健康,這其實在同行里不多見。」

段永平闡述,「我所理解的‘平常心’是在忘掉勝負名利基礎上的努力和抗爭。對於一個企業家來說,只有著眼長遠,不去計較一時一地的得失,才能不斷發展壯大。」

在這個崇尚速度和規模的年代,「本分」和「平常心」,聽上去總有點不合時宜。

這麼些年來,段永平守著常識,他不從眾,幾乎是流行什麼,段永平就旗幟鮮明地反對什麼。

「自主創新」在全國掀起熱潮時,段永平卻不提,「我們為什麼不提‘創新’這個理念呢?因為創新很容易讓人產生誤解,為了創新而創新,結果生產出來的產品市場不接受,這樣就只會把自己做死。」

段永平在極力倡導「敢為天下後」,「老子說:‘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構建企業文化很重要是「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按照我們的實力和能力,這個原則可能我們還要用很多年。」

「舉個例子,當年微軟在開發Windows和 Word等產品時,沒有哪個產品是敢為天下先的,它都是發現哪個產品有市場然後再調以重兵進去,然後將它做成行業第一。松下的老對手SONY都幾乎破產兩次了,但它還是前年才出現過一次50年內的頭一次季度性虧損,這個企業一直都比較健康。」段永平說。

一度,多元化發展被國內一些企業奉為圭臬,但段永平和他的徒弟們只在細分領域內深耕,「我不贊成企業走多元化發展之路。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家國內企業真正具備這樣的外部和內部條件。」

做大做強成為很多企業的目標時,段永平卻崇尚「小而美」,他談「平常心」,步步高沒打算上市,也不並購,因為「一輛時速200的車,已經快撞到牆了,這時候能怎麼辦,只有死路一條」。

有人曾問段永平,他在退休時做出的最大貢獻是什麼。

他說,是為步步高帶來了文化,正是這種文化,讓步步高不斷推陳出新,在變幻的時代和市場中,依然屹立於電子行業之林。

段永平還是一個慈善家。

2005年,段永平夫婦在美國成立了家庭慈善基金Enlight Foundation,主要負責教育領域的慈善捐贈。

2008年9月,他們又在中國註冊了心平公益基金,用於教育。

這些年,段永平累計向大學捐贈浙江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共捐贈4.47億元。

關於他的慈善行為,段永平如此評價,「我覺得做慈善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就是想解決自己的問題,要說什麼偉大的貢獻、榜樣,純屬胡扯,我從來沒想過要給誰做榜樣。」

在中國創投圈里,段永平從來都不是那類典型的專業投資人,也很少混圈子,但卻建立起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投資哲學。

  從鄉村進軍城市、超越小米逼近華為,OPPO的手段「土」到不該學?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