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將實施垃圾管理新規,指定時間「不方便」惹議;台灣人追垃圾車的視頻火了

中國大陸將於部分城市推動垃圾分類和定時定點。

2019年6月3日,新華社刊登習近平關於垃圾分類的指示,顯示此事受到關注。

6月4日,新華社微博貼文推廣。

此前台北市民追著垃圾車跑的影片火了,

這涉及上海新規:倒垃圾有指定時間,

許多網民表示,以後跟台灣人一樣要趕時間倒垃圾了。

視頻中台灣人落實垃圾分類的素質也引起網民注意。

以下是影片:

有人也指出,台灣人追垃圾車不是因為素質高,而是怕罰錢。

以下內容來源:上觀新聞

微信id:shobserver

記者:張駿

還有30多天(2019年7月)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就要正式實施了

有人在抱怨

新建垃圾房、開始撤桶

都沒有經過公示

也有人說垃圾車還是把垃圾

一股腦全部運走

辛辛苦苦對垃圾分類全都白費

當然

最大的抱怨

還是認為

定點可以支持

定時不能理解

對於一些上班族來說

扔垃圾已經變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出門時垃圾房還沒開

下班回來垃圾房已經關了

「難道還要請假倒垃圾?

「垃圾分類不是從方便老百姓開始,是從不方便老百姓開始的,我們一定要扭轉這個觀念。」

在日前舉行的上海市政協重點協商辦理「堅持源頭減量、全程分類、無害化處置和資源化利用,推進落實生活垃圾綜合治理」提案專題座談會上,市政協委員陸月星有不同看法。

「國內外成功經驗告訴我們,垃圾分類開始是極大麻煩和不方便,正是有了這種不方便,才能形成特定的意識和習慣。

陸月星認為,垃圾分類關鍵不在要不要分,而是怎麽分。怎麽分問題,現在聚焦在定時定點。

國內外所有垃圾分類成功的城市,沒有一個不搞定時定點。

同樣,像我們這樣高檔物業裡面每個樓層口都擺垃圾桶的,在國外小區也是很難找到。

所以定時定點的大方向,一定要堅持。如果回到24小時扔垃圾,垃圾分類永遠做不成。

他同時認為,在一些個性化矛盾和具體要求上,則可以因地制宜、創造條件,在社會動員中解決這個問題。

在上海,不同的小區對於垃圾分類定時定點投放,也有著不同的做法。

天目西路街道漢中小區

定時定點投放時間:早上7:30—9:00

下午18:30—20:00

志願者介紹,該小區智能垃圾箱房,在乾垃圾、濕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四分類基礎上,對可回收垃圾進一步細分,設置了玻璃、塑料/鋁罐、廢紙、紡織品等類別,把垃圾箱房變成了一個兩網融合再生資源回收站。

功能集身份識別、信息螢幕、端口掃描、監控攝像、移動網絡等多功能於一體,居民可以用手機綁定綠色賬戶積分卡,掃碼扔垃圾。垃圾箱還有滿溢報警功能,提醒後台及時清運。

硬體設施改善,讓小區居民參與垃圾分類有了更高的積極性。

對於錯過投放時間的居民,小區內仍留有分類垃圾箱房,可供使用。

凌雲街道梅隴九村

定時定點投放時間:早上8:00—9:00

下午18:00—19:00

「尤其是在夏天的時候,濕垃圾定時投放,清運車及時運走,清潔工把垃圾廂房清理乾淨,不會汙染環境。」

志願者表示,垃圾定時定點投放已經實行一年多,大家慢慢習慣了。

在規定時間內投放,志願者可以指導居民正確分類,還有助於垃圾及時清運。

一些委員認為,垃圾分類是一個社會動員和社會參與問題。

在此過程中,要積極發揮社會力量,參與到社區公共規則的制定和執行中。

比如,是否可以協商,遵照小區大部分居民的意願確定定時定點投放的時間,同時保留一些救濟通道,否則有些市民可能亂扔一氣,也有可能扔進馬路邊的垃圾桶。

市政協委員張文明說,在垃圾分類這個問題上,任何一個市民都存在「匿名便利」的心理,誰都會存在「搞不懂」和「不高興分」的自然心態。

因為市民在「隨手扔垃圾」的情境下並不會聯想到「垃圾會危害我的生活」。

在日本生活多年的張文明表示,日本將垃圾分類做到了極致,但事實上日本人垃圾處理過程也是非常艱難。

張文明在提案中寫道,日本社會圍繞垃圾分類問題解決了兩件事:

一是信息公開

信息公開主要是以市、町(相當於街道)、村為單位公開本區域的環境問題,具體做法是運用「居民報」「揭示版」「市民會議」等手段公開本區域的垃圾問題。

比如,產生的垃圾種類、垃圾的量、垃圾處理費用、造成的問題等,使得居民了解自己每天製造的垃圾的匯總形態。

同時「讓市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光給他人造成影響,也實實在在影響自己」。

二是市民參與

在公開的基礎上,開展廣泛的「市民參與」活動。

據茲賀縣長浜市的一項紀錄顯示,該市各種垃圾處理問題的活動每個月有四十次之多,有差不多一半的市民參加過各種形式的垃圾問題討論。

使得市民的垃圾問題意識,得到了「徹底的教育」

他認為,市民參與的前提是更細致的信息公開。

在街道及居民小區的揭示板、居民區微信群、居民區小報、區電視台等各種媒體上公開本區域產生的垃圾種類、垃圾的量、垃圾處理費用、造成的問題等系列問題,使得市民對垃圾問題有比較客觀的認識,提升垃圾問題的認知水平。

「很多原本可以激發市民環境意識的行動被主觀地『遮斷』,更不要說市民的積極參與了。

如果從最開始就把規矩做好了

未來的工作就會好做很多

如果一開始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很快垃圾分類就只能成為一個口號

  央視打假:部分外賣餐盒可能是醫療垃圾加工做的
  學「垃圾治理」的海歸在中國農村搞垃圾分類,第一個猛招是「撤掉公用大垃圾桶」
  中國的垃圾分類,我一直沒看懂。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