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金斌

上海有個90後的女生,成了餓了麼平台上的點單王,過去一年,光是點外賣就花掉了26萬元錢。

要知道,去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8228元。

即便是在上海當地,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統計數據也才64183元,遠遠低於這位女生花掉的26萬。

最近,經過多方聯絡,我們終於聯繫上了這位在餓了麼上最能花錢的女生,看看她究竟過著怎樣一種令人仰視的生活。

「點單王」的真實身份是創業公司職員

她的英文名叫jessie,上海人,石庫門里長大的本地女生,90後,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大學。

在班里,她的功課幾乎全優,而且顏值在線,是公認的院系一枝花。

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2016年,她進了一家本地的創業公司,擔任行政經理。

創業公司給頭銜通常都相當豪爽,「經理」聽起來高大上,實際做的還是普通辦公室職員的活兒。

公司規模不大,加上幾個創始人,連清潔阿姨加門衛,滿打滿算不過50號人,很多時候都得身兼數職。

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公司創立不到3年,主要開發金融軟件,大部分是香港客戶。

年初的時候,公司入選了香港的一個權威榜單,被評為「金融科技創業公司」的top20。

那天,公司上下喜氣洋洋,老板說晚上要請客,轉頭給jessie派了個任務,要她點10份外賣小龍蝦。

作為行政職員,jessie對公司核心業務的體感並不是特別強烈,但是每年的漲薪她是清晰的,「去年拿了24萬年薪,稅前的。」

去年,她的公司組織員工去登「珠峰」,jessie懷了身孕,還是一同前往。

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只要薪水能漲,團建能搞,就意味著公司在前進。

不過,公司發展如何,最粗暴的判斷還體現在平時點的外賣上。

這一點,整個公司只有jessie一個人知道,因為她還兼著為所有員工訂餐的工作。

外賣是一張晴雨表

jessie說,公司並不是一開始就有專職訂餐人的。

剛創立之初,員工有餐補,工作到點自行解決,「自己還得花不少錢吃飯。」

她記得是在2016年夏的某一天,老板突然在辦公室征集意見,「問大家要餐補,還是直接提供餐食。」

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上海的夏天室外溫度高達40度,沒人願意下樓吃飯,老板這一提,幾乎人人贊同,關鍵是職員們自己不用掏腰包了,「大家其實也在點外賣,各自點自己要花錢,不如集體點咯。」

jessie後來才發現,老板其實也不想下樓,又不好意思一個人點外賣吃獨食,「他還是有老板包袱的。」

最初公司給的餐標是一個人20元,吃連鎖快餐,偶爾換個面條,吃了一年,年終會上老板站在台上問大家有什麼意見,jessie舉手說,「快餐吃吐了。」

餐標很快被提到了30塊錢一個人,「我知道那時候公司拿到了投資。」jessie得意地說。

去年是公司業績最好的一年,接連拿下了好幾個香港的大客戶,而且曝光率也上去了,員工福利也自然水漲船高,不僅是工作餐改善了,甚至還增加了下午茶,「可以點奶茶、咖啡和水果,有時候加班晚,還能點夜宵。」

不過,當聽到在餓了麼上一共花掉了26萬多的錢時,jessie還是很驚訝,「有那麼多嗎?老板知道了會不會瘋掉?」

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當然也有瓶頸期,去年春節回來,一筆談妥的投資黃了,整個公司一片消沉,「財務說開不了源就要節流,又吃了兩個月的快餐。」

外賣是創業者胸前的大紅花

過去一年,像jessie所在的公司一樣,在餓了麼平台上花掉幾十萬用來吃外賣的公司,絕大部分都是創業公司,甚至是初創公司。

比如排在第二位的王躍青,她同樣在餓了麼花掉了26萬多元,她同樣也是一位年輕的90後女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策劃小型的音樂節,「很小的那種啦,很少有人捧場的那種啦。」

她是小團隊的牽頭人,每一次活動,她都會為一起工作的夥伴們和志願者點外賣吃,「還賺不到錢,大部分都是個人的錢往里貼。」

她每年要往里貼幾十萬,絕大部分都是家里的支持,父母叔伯們都相信她能成功。

母親曾經是把她往音樂家的方向培養。

不想,從英國留學回來之後,女兒卻走上了這條創業的道路。

有一次在後場看到女兒從外賣小哥手里接過兩袋快餐盒飯,「我媽說感覺在我身上的投資都打水漂了。」

吉林延邊的劉同在那個東北小城和幾個初中同學一起合夥開了一個廣告公司,至今已經是第三個年頭,只要能經營下去,他們什麼業務都接,5月份團隊幫客戶做過一次地推,「就是去路過的車上塞廣告小卡片。」

他的團隊過去一年僅是外賣,就花去了20萬,「我們幾個人,基本上都是在公司解決吃飯問題,基本沒有周末快一年多了。」

2018年外賣市場的規模達到2500億,今年甚至可能達到驚人的3000億。

但是,在這個巨大的新興市場背後,總是伴隨著質疑聲。

「懶人經濟」、「飯來張口」……類似的詞不斷地湧向吃外賣的年輕人群。

但是jessie卻認為,「外賣是掛在創業群體胸前的大紅花,別人說996,其實我們創業的很多時候007都不一定,吃外賣算是一種態度吧,提高效率。」

上海90後女孩,一年花人民幣26萬點外賣

jessie和丈夫蝸居外上海遠郊一個90平方的小公寓中,丈夫也是餐飲行業的創業者。

「春節加班、五一加班、十一加班、結婚紀念日加班,任何時候都在加班,他中午就是自己外賣解決的。」

創業者們竟然在外賣上達到了某種默契,也許連外賣平台自己都不曾預料到,去年一年,幾十萬的外賣訂單背後,隱藏的竟是一個個艱辛卻充滿了激情的創業故事。

  25年教齡的杭州大學英語教師,辭職創業做快遞
  在中國創業黑話指南,海歸請讀10遍再進場
  旗下有270萬騎手比中國解放軍還多,美團外賣還是科技公司嗎?
  中國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輕人「寧送外賣、不去工廠」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