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園區隱藏的幼樂園,每天照顧40多個阿里人的後代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鄭亞文

早上8點半,杭州餘杭區溪望路上的貝好國際幼樂園門口,已經有好幾位家長帶著孩子等在門口。

他們中最小的只有9個月,躺在嬰兒車里。

最大的,有3歲多。

這些孩子的家長,大部分都來自一街之隔的阿里巴巴西溪園區。

在人流並不密集的溪望路上,幼樂園的門頭並不起眼,但走進去,別有洞天。

阿裡園區隱藏的幼樂園,每天照顧40多個阿裡人的“後代”

坐上木頭裝飾過的電梯上二樓,仿佛從一棵參天大樹的根部沖上了綠葉茂密的頂部。

這里有70多個學前孩子,其中,有近50個都是阿里員工的孩子。

他們早上把孩子送過來,晚上再過來接,中午有空隨時過來陪孩子。

「快樂工作,認真生活」這句源自阿里的土話,在這所小小幼樂園里,讓一些剛生有寶寶,跨入新階段的阿里人,找到了工作和家庭的平衡。

快樂工作,認真生活

每個孩子,都是上天賦予我們的天使,也是甜蜜的負擔。

對於要上班的父母來說,小孩子剛離開身邊的那兩天,總會不適應,甚至哭鼻子。

他們至少需要一周到一個月的時間適應新環境。

去年的一天,琦琦老師在上課時,見到了一個新面孔。

一個3歲的小女孩,站在牆邊,抱著佈娃娃,一句話也不說。「她充滿了戒備,別的小朋友都坐著上課,唯獨她不願意坐下來。午休時,也不願意躺著,這是對新環境的不適應。」

琦琦後來了解,這個女孩的父親在阿里上班,平時都是由老人照料,也鮮少和其他小朋友玩耍。

那幾天,琦琦每天跑過去和她混個臉熟,做個自我介紹,誇贊一下新裙子。

白天有空時,小女孩的爸爸也會從阿里園區過來陪她。

一個星期後,這個小女孩終於開口了:「瑞瑞今天吃飯不認真哦。」「洋洋下午表現還不錯。」

「原來,她雖然不願意開口講話,但有著驚人的觀察力。」琦琦笑著說。

那之後,小女孩明顯活絡了許多。

園里有幾個9個月大的孩子,他們是在4個月時就被送過來了,還在哺乳期。

這類孩子,就以養育為主。「在阿里工作的媽媽每天來回跑三趟,過來餵奶。」

阿里規定,哺乳期的媽媽,每天都有1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脫崗,給孩子哺乳。

人性化的機制,讓他們可以在忙碌的工作外,有更多的時間去陪家人。

他們大多會將時間拆分,一次半小時,加上中午的時間,每天就有三次機會,可以暫時離開園區,到對面的幼樂園抱抱孩子。

「我們會建議媽媽早晨把奶擠到奶瓶里,有專門的冰箱儲存。」但有一個阿里的媽媽,堅持每天跑三趟,再忙也要親自過來。「雷打不動。」

原來,她孩子送過來時,琦琦發現孩子的身體相對較弱。

「睡覺不安穩,容易被夢驚醒,有時候也不愛喝奶。」這些問題,若是在家里,家長可能會忽視掉,但根據嬰兒的健康標準來看,的確需要進行調理。

阿里爸媽的價值觀,也體現在學前教育上

在幼樂園工作之前,琦琦曾在大連做過8年的幼教老師。

來到這里後,她每天接觸阿里員工的孩子,「如果要說阿里人對教育的要求,和其他人有什麼不一樣,大概就是他們對孩子的期待會更高。」

每次,阿里員工到這里來咨詢時,除了基本的教學內容,作息時間,還會問到外教的陪伴時間,教學方式。

「相比學習,他們其實更注重孩子們的綜合能力。比如團隊協作能力、語言溝通能力、動手能力、反應能力。無形之中,阿里人把他們的價值觀,也帶到了教育下一代上。」

阿裡園區隱藏的幼樂園,每天照顧40多個阿裡人的“後代”

每天,這些阿里員工的孩子們,除了要上外教的英語課,還要訓練感知能力、平衡能力,上情商課、科學課、烘焙課等。

漸漸地,阿里員工對老師們的「依賴」也不僅是在課堂上。

「他們對孩子的反應很敏感。」有一次,一個阿里員工在社交軟件上問琦琦:「給孩子買玩具,但他沒有特別開心,這是情感認知上有問題嗎?」

琦琦想,一般家長,可能並不會考慮孩子對玩具的反應,是否和孩子的發育有關吧。

每天,老師們都會在每個孩子的本子上,記錄孩子當天的吃飯、作息、排便情況。

阿里的家長們,也都會認真地回復。「有好幾個阿里員工,都是用英文跟我們的外教在本子上對話。」

四分之一都是二胎

40多個阿里小孩里,有10多個都是二胎小孩。

「本以為阿里員工忙得沒有時間生二胎,但沒想到有這麼多。」

「還有的阿里員工把自己的兩個孩子都送過來了。」

盡管只成立了一年,但阿里員工對這個一街之隔的幼樂園很滿意。

去年,一個阿里女員工大著肚子,把自己不滿3歲的女兒送過來,一直待到幼兒園開學。

離開時,那位阿里的媽媽已經準備開始休產假。

開玩笑說,「等我生了,就把小的也送過來。」

阿裡園區隱藏的幼樂園,每天照顧40多個阿裡人的“後代”

前不久,她真的又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過來報名。

「很辛苦又盡責的媽媽,白天工作,抽空過來哺乳,晚上接完大的,還要過來接小的。」

一般,幼樂園的小孩子在4點——6點之間,就會被接回家。

「有很多都是爺爺奶奶過來接,阿里員工很忙,晚上不一定能抽出時間。」

瑩潔(化名)是淘寶的一名小二,她和丈夫都是阿里員工,兩人在阿里附近買了一套房。

去年,瑩潔把1歲半的女兒送到這里。「家里老人身體不好,接送的活兒就落到我倆頭上。」

每天傍晚5點半,瑩潔和丈夫,有一個人會去接女兒,然後帶到園區的工位上,一邊工作一邊陪女兒。

「我們自己會規劃好工作,盡量在7點之前帶女兒回家。」

每天早上的一個小時,是他們工作的動力

最讓琦琦有感觸的,還是阿里的奶爸。

「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這句話在阿里的奶爸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琦琦說,園里有十幾個小孩,平時都是由爸爸接送。

每天早上8點半上班時,琦琦總會在門口看到熟悉的兩個身影。

一個阿里的奶爸,帶著女兒在那里玩耍。

每天,他總會在開門前半個小時送女兒過來,然後在門口跟女兒膩歪一個小時,再去上班。「這一個小時就是他每天上班的動力。」

阿裡園區隱藏的幼樂園,每天照顧40多個阿裡人的“後代”

「爸爸一隻手拿著奶瓶,一隻手牽著女兒跳來跳去。但平時,他跟老師交流的時候,是相當嚴肅認真的。」

有一天早上,琦琦看到這位爸爸牽著女兒步行到園里,「印象中他們每天都會開車過來的。」

詢問之下才知道,半路上,女兒覺得車內有點悶,想下來走路。

奶爸二話不說,馬上把車停在路邊,牽著女兒走了1公里。

把她送到幼樂園後,自己又走了一公里,返回去找車。

從這十幾位阿里奶爸身上,琦琦明顯感覺到。

「爸爸照顧起小孩子,有時候會比媽媽還要細心。」

每天,琦琦都會收到盒馬鮮生送過來的鮮奶。

「一個奶爸每天在盒馬上訂牛奶,我們園里的牛奶已經是很安全營養的。但這位奶爸還是有點不放心,他女兒的牛奶一定要是他自己經手的。」

每天早上,琦琦都會和奶爸們交流。他們能脫口而出孩子喜歡穿哪件衣服,告訴老師孩子的排便情況,吃過什麼。

這些奶爸們,不厭其煩地提醒琦琦:

「讓我女兒多喝水。」

「兒子昨天有點拉肚子。」

「提醒孩子一定要午睡。」

「當然,這些都是我們教育手冊上的內容,就算不提醒,我們也會做好的。」但每次,琦琦和老師們還是認真地傾聽。

畢竟,這是家長們內心最柔軟的時候。

  中國各類小學的微信家長群組,故事也是很多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