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慶魔幻小區跑快遞,每天爬2300級台階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蔡小霞

重慶渝中區的白象居小區,已有27年的房齡,是當地聞名的魔幻小區。

小區依山而建,緊挨長江。

站在樓內,就能望見不遠處的長江索道劃樓而過。

「從這里進去,到3棟樓跟4棟樓之間的走廊,就能看到長江索道了。」

居民樓離索道距離最近的,才幾十米。每隔兩分鐘都能看到一趟索道車。

「樓裡的人甚至可以和索道轎廂裡的乘客直接對話。」

小區內,一共有6棟樓,每棟都有24層高,每層樓住著4戶人家。

樓內都沒有電梯,人們要上樓,全靠腳力。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幸銀銀是一名菜鳥裹裹的快遞員。

日常工作是在1小時內上門取快遞,為有寄件需求的住戶服務。

去年開始,他負責白象居小區附近的上門收件等業務。

早上8點,他坐上自己的軍綠色小三輪車,開始一天的送貨工作。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幸銀銀習慣在重慶渝中區的解放東路整理快遞。

他一邊麻利地將包裹按區域分好,一邊快速檢查、核對手機上的待取件信息。

然後按照訂單上的手機號,一一打電話詢問客戶是否在家,是否馬上派送。

每天,幸銀銀都要爬100層樓左右,去收發快遞。

工作至今,他已經存到了一半的購房首付。

最近,幸銀銀和同事開始為天貓618做準備。

他估計,到時候的訂單量還會增加3到5倍。

「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6月20號到27號全員停休,把快遞派收完。」

每天至少爬2300級台階

四川小夥幸銀銀今年32歲。

3年前,他買了輛麵包車,跑來重慶做起了快遞員。

去年開始,他負責白象居小區周邊三公里區域的快遞配送與收件。

在白象居小區的六棟樓中,臨近解放東路一側的是1號樓,依次往長江濱江路延伸,最遠是6號樓。

每棟樓都有三個樓層分別通往3條不同街道。

跟眼下時興的電梯公寓相比,白象居小區內部稍顯老舊。

樓梯扶手鐵跡斑斑,電線在牆上亂成一團。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幸銀銀一般把送貨的三輪車停在解放東路,從小區的平街層往上爬,最多只需要爬13樓。

平街層相當於每棟樓的「上部出口」。

從平街層出來,是一個小廣場,小廣場上有個「白象」雕塑,白象街的地名也由此而來。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解放東路平街層與1號樓11樓、2號樓12樓、3號樓13樓、4號樓15樓、5號樓15樓、6號樓16樓齊平。一般從1號樓進去,通過廊橋到其他號樓。」

眼下,幸銀銀對白象居小區已是十分熟悉了。

平層街的小廣場附近,小賣部、串串店、洗衣店等應有盡有。

在6號樓的16樓,還有公交車站。

「重慶真是一座大型8D魔幻城市。」

  重慶號稱8D魔幻地形,搭地鐵如坐雲霄飛車,屋頂上能跑汽車,看似頂樓實則一樓

早兩年,在白象居小區居住的,多是當地國營單位的職工和周邊拆遷的居民。

漸漸地,大家都陸陸續續地搬到了新式的電梯房。只剩下一些不願意搬家的老人仍住在這里。

現在很多住戶是外地來重慶務工的年輕人。「因為這里房租便宜,一室一廳大概1000元。」

除了白象居小區之外,幸銀銀負責的區域內一共有20多棟老區樓,都沒有電梯。

他計算過,自己每天平均要接10多筆需要爬樓的單子,一單至少爬10樓,那麼一天至少要爬100層,2300個台階。

「爬13樓大概四五分鐘,都是一步兩三個台階地爬。」幸銀銀說,在白象居,一步一台階幾乎不可能。

太慢了!做快遞這行,就是跟時間賽跑。

  大美重慶,建議你這樣玩

從小練出的腳力

幸銀銀說,「擅長」爬樓的技能,和自己小時候的經歷有很大關係。

幸銀銀的老家是四川省達州市渠縣屏西鄉茶房村,那是一個群山環抱的偏僻小鄉村。

七八歲時,他就跟著父親,去縣城里進一些水果來賣。

早上5點多出發,翻過幾座大山,9點多才趕到縣城里。

幸銀銀回憶:「下午父親挑著扁擔,一邊一箱水果,有時候是蘋果、香蕉,有時候是西瓜,我就跟在父親後面,幫忙拿一些小物件,翻山越嶺,回到村里。」

靠腳力爬樓,浪不浪費時間,耽不耽誤收件的生意?

來白象居小區送快遞之前,幸銀銀也曾負責過有電梯的高檔寫字樓。

「每次坐電梯都要等很久,上下班高峰期都要排隊等。而且最高70層,不可能自己去爬樓,真是急也急死了。」幸銀銀說,「因為樓層高,所以跟在老區爬樓送快遞幾乎耗費同樣的時間。」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白象居小區內一共576戶住戶,幾乎都享受過幸銀銀的快遞服務。

貴州小夥黃毅誠兩年前來重慶工作,租住在白象居小區。

「雖然房租便宜,上下樓一開始還真不習慣,搬家時的運費都要多花幾千塊錢。」黃毅誠說,「更麻煩的是,因為樓層高而且沒有電梯,很多次點外賣都沒人願意接單,有時候就算送到了,也會讓我下去自己拿上來。」

因為一次快遞收貨,黃毅誠意外地認識了幸銀銀。

「他很靠譜,每次都是送貨到門口。不像別的快遞員,直接放在樓下的便利店代收,讓我下樓去拿。」

黃毅誠說,「我在菜鳥裹裹下單,一小時之內他準在我家門口等著收件。」

  在魔都一天跑177單,上海19歲快遞員的飛馳人生:速度要快,嘴要甜,還要有夢想

一小時收五六個「爬樓件」

如今,幸銀銀一天能接到30多筆菜鳥裹裹的上門收件訂單,10多筆的發貨訂單。

經常在白象街跳廣場舞的婁阿姨,一天能看到十多次幸銀銀。

「他啊,一天收發快遞能經過這里十幾趟,比房屋中介還忙哦。」

菜鳥裹裹在這個區域給客戶提供的服務是,1小時內快遞員必須上門取件,因此,他並沒有機會將一整天的訂單安排好,做「最佳路線」送貨。

這讓幸銀銀時刻保持著一種緊張感。

午飯在5分鐘之內解決;沒有訂單的時候也要開著小三輪,在區域內反復打轉;聽到菜鳥裹裹上門取件訂單提醒聲響起,就像兔子一樣飛奔上樓。

「要時刻做好爬樓的準備。午休?沒有必要,睡幾分鐘,如果有訂單進來,馬上要去收的,哪有時間午休。」

為了不錯過任何一個快件,幸銀銀在前一天晚上會把手機充滿電,第二天出門時隨身攜帶一個10000毫安的充電寶。

「手機到中午就沒電了,下午就靠充電寶撐著。」

然而,幸銀銀也確實遇到過1小時內差點趕不到的情況。

「取件最怕遇到好幾個客人約定的時間重合。」

有一天一大早,幸銀銀就聽到手機「嘟嘟嘟」地叫個不停。

他點開一看,發現五、六筆訂單的收件時間,都集中在9點至10點。

這幾個快遞都是「爬樓件」。

訂單取件地址分散,有扶貧大廈小區的13樓,有西三街小區10樓,新華路210號13樓,還有解放碑附近無名小區10樓。

他算了算,這幾筆訂單大概要爬70多層樓,一筆收件訂單需要花去十多分鐘,如果他爬樓再快一些,時間應該卡得剛剛好。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幸銀銀匆忙扒了兩口早飯,趕緊跑到網點。

他開著三輪車,上樓時三步並作兩步,飛快趕到幾個收件點。

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直到他的手機再次響起了新的「收件提醒」。

「10點前一定要到我家門口收件,我10點要出門上班了。」客戶留言。

幸銀銀急得滿頭大汗,原本時間是卡得剛剛好的,現在就算他有風火輪,也不可能在3分鐘內從解放碑跑到白象居了!

幸銀銀覺得實在來不及了,幾乎要哭了出來,只好就硬著頭皮,跟客戶商量。

「幸好客戶後來改了主意,把取件地址改在了公司。」

將來存錢買帶電梯的房子

因為經常上門取件,幸銀銀接觸過當地不少商戶。

「有外地來重慶賣海鮮的,因為對重慶不熟悉,冰袋、紙箱等發貨用的東西,還是我幫忙聯繫的;還有賣女裝的,賣火鍋底料的,他們發貨訂單都比較多。」

我在重慶魔幻小區收快遞

去年雙11當天,幸銀銀曾接到過一筆「大單子」:150筆寄件,發往全國各地!

「她是賣女裝的,150筆散單,裝了大半輛三輪車。」幸銀銀很開心,「其實那天我們都下班了,拉回去已經是晚上9點多,發貨車都已經走了。第二天一早馬上就給她發了。」

幸銀銀如今租住的房子,離白象居小區就十多分鐘步程,離解放碑更近。

休息日時,他喜歡圍著解放碑打轉散步。

他喜歡這座城市,也經常有種融入這座城的自豪感:「送快遞的時候,經常碰到遊客問路,洪崖洞、解放碑、長江索道、凱旋路電梯,都是很有名的景點哦!大家第一次看,都覺得很稀奇。」

17歲時,幸銀銀去了廣州,輾轉在鞋廠、電子廠打工。

「那時候半個月白班,半個月夜班,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工作十年就回家三四次。」

如今,能在家門口上班,幸銀銀覺得「挺幸福了」。

當菜鳥裹裹快遞員近1年,每個月大幾千收入,幸銀銀已經存下了十多萬元錢。

他想過開一個快遞網點,但又覺得自己「只是熟悉快遞業務,但後台操作、電腦文字都弄不來。還是好好做快遞員,努力攢錢,可以在重慶買房。」

幸銀銀有個正在上幼兒園的兒子。

他想買了房,就把小孩和老人接來重慶生活。

不過,雖然幸銀銀每天給「無電梯高層」的住戶送快遞,但他還是想買一套有電梯的房子。

「城市發展得這麼快,重慶的電梯房也越造越多。幹好手里的這份工作,將來買房不成問題。」他悄悄透露,「已經存到了一半的首付」。

  中國快遞行業新王者,月收8億單,年入人民幣170億,出奇制勝逆襲成功
  我在西藏拉薩送快遞:每天繞著布達拉宮轉20圈
  東莞厚街跑快遞,年薪人民幣50萬,今年要拚百萬年薪,「好把孩子接到身邊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