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外企的黃金時代結束了,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了?

▲莫文蔚,早年著名的中國職場電影《杜拉拉升職記》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本文來源:浪潮工作室

微信id:WelleStudio163

2019年4月,亞馬遜宣佈退出中國,不少人驚訝不已。

有人感嘆,連當今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都無沒法在中國存活了嗎?

一個月後,甲骨文爆出員工抗議「突然裁員」,一時間也鬧得沸沸揚揚。

這些消息刺激了人們的神經,似乎都印證著人們普遍的判斷:外企果然已經不行了。

一位外企的老前輩感嘆道:「外企的時代已經離我們遠去。眼看他起的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也有媒體開始隨聲附和:「外企大裁員序幕:本土互聯網公司崛起,外企工作已無優越感」。

  亞馬遜中國前員工:兵敗中國是因為根本沒想贏,雲服務連中文名字都不取
  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突如起來的追憶往昔,暗示了外企曾經的風光。

不過,外企這個名號曾經到底意味著什麼?

為什麼人們對這個詞能有如此這般的感嘆呢?

外企又是怎樣「衰落」的呢?

進外企,有面子

如果你問今天的大學生,畢業之後想去哪兒工作,答案大概率是網易、BAT、京東、華為、滴滴、鬥魚、小米這樣一些明星公司。

不過,往回數二十幾年,很多人求職時根本說不出這個公司那個公司,有些人對行業也沒有那麼挑剔,最重要的得是這個公司是一個「外企」。

最優秀的人應該去外企,最優秀的人大多在外企,大學生們畢業想進外企,沒在外企工作的人也想跳槽去外企。

80年初,上海、北京和深圳進駐了第一批「外企」,這帶來了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批外企人。

1985年,上海的聯誼大廈竣工,這算得上是開啟外企時代的標誌性建築。

這座高107米的建築是國內第一棟玻璃幕牆建築,許多80年代畢業的上海大學生回憶說:自己當時的理想就是「在聯誼大廈上班」[11]。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2014年4月15日傍晚,上海,黃浦江畔浦東陸家嘴金融城。

上海近半外企總部入駐浦東,外商投資成功率國內居首。

外灘林立的寫字樓里走出了一代又一代白領

嚴格說來,這時的外企人其實是國企員工,他們只是對外服務公司的外派員工[11]。

然而,人們通過他們知道了什麼是國際化——他們穿西裝打領帶,喝咖啡,他們有英文名,說話不時蹦出幾個英文詞兒,透露出一股國際范。

「白領」這個今天聽起來頗為復古的詞,也作為當時的新詞匯進入中國人的視野。

因為各種原因,80年代外企在中國的發展一直比較緩慢。

直到1992年,總設計師南巡之後,一直處於觀望的外企開始相信,中國似乎真的是要搞市場經濟了。

大量外企,特別是被認為是外企典範的歐美大型跨國企業,開始紛紛入駐。

在大量需求的推動下,像上海這樣的地區率先完成勞動制度改革,允許外企自主招聘員工,這才有了真正的「外企員工」。

外企求職熱潮真正地開始了。許多大學生不再「不服從分配」,拋棄鐵飯碗前去外企謀求一份職位。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1992年4月13日,上海市在人民廣場首次舉行大型用工招聘會,一家外企的招聘官與應聘者。1992年,國營企業限期改革熱潮,許多下崗職工流向社會。為了拓展在就業門路,上海是多種渠道安置下崗人員

外企熱持續高漲,雖然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造成了不小的波動,但在1999年的北京,一個外企的普通工程師職位,平均也有50個本科以上的人來求職[3]。

而那還是大學擴招初期,本科學歷還沒有通脹的時代。

那時作為一名外企員工,似乎總是會被人高看一頭,曾在外企工作過的一位微博網友略為誇張地說道:「20年前,你胸前掛一個IBM的狗牌午飯時間出來轉悠,是會有美女給你搭訕的」。

外企的求職熱甚至燃燒到了內陸省份,連當時的重慶也出現了專門幫人包裝進外企的職業。

剛開業一個月,就能接到了50個單子[8]。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1999年《現代營銷》雜誌上的一則消息,上面講述了重慶曾先生幫人包裝進外企的狀況 / 現代營銷

2005年左右,外企工作已經趨於「平民化」,但外企的名號在職業選擇中仍然保持著優勢。

有機構調查了2000個找工作的人,其中有39%人表示「羨慕,太想去外企了」;27%的人表示「無論如何一定要爭取去」。

其實,問卷設計本身浮誇的措辭,更能讓我們體會到那個時候人們對外企的熱情[6]。

外企工資曾經有多高

外企曾是雲端的職業夢想,其中一個簡單原因就是薪資高。

曾任西門子大中華區財務總監的唐奮為回憶,他畢業後被分配到發改委時,每個月只能拿到120元工資。

1992年,他跳槽到外企,第一個月就能拿到600元。

三個月之後,他的工資就漲到了1000元。

相比起發改委的工作,他跳槽3個月後工資漲了8倍,簡直是雲泥之別[7]。

曾任聯合利華大中華區副總裁的曾錫文更是厲害,1993年他剛到聯合利華工作就能拿到3000元,而當時在機關的處級幹部,也不過1000元[1]。

到了90年代末期,在外企工作的工資也通常是其他地方的3-5倍左右。

而根據首都經貿的一位研究人員調查,1998年,北京參與調查的企業中,70%的外企工作人員平均工資在5000元以上,整體平均工資在3000元以上。

而1998年北京市職員工社會平均工資才1024元[2]。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2018年3月26日,青島。青島77歲退休教師收藏325張工資條,1991年工資總額3448元。對於當時的中國人,3448元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90年代中後期是跨國公司進入中國的黃金年代。

一方面,業務擴張帶來了更多的管理職位。

另一方面,跨國企業開始實行人才本土化策略,也進一步為中國員工留出更多的高級職位。

今天有不少年輕人,可能都沒怎麼聽過摩托羅拉。

摩托羅拉是曾經的通信巨頭,1998年在中國的外籍人員在300人左右。

到了2000年,外籍員工減少了一半。

部門經理這個級別的職位中國人的比例從57%提高到了80%,大事業部經理的比重也從1997年的30%上升到了45%[2]。

外企當時還有不輸國企的福利待遇,不少公司不僅為員工購買額外的養老保險,大部分也為職工提供了住房公積金。

2000年,北京三環內一套面積70平米左右的住宅,總價也不過30萬左右,一般在外企工作的人,加上公積金在15-20年內也能付清貸款,不用過於擔心在北京定居的問題。

反倒是國家在1998年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原先在國企工作的人面臨著住房危機[10]。

賺得多只是一方面,外企的工作環境、工作方式以及福利也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工作在高檔的玻璃幕牆的高樓里,談著千百萬級的生意,花錢總是大手大腳的,出差住的都是豪華的五星級賓館里,往來都是飛機,還可以定期出國借培訓機會旅遊。

這福利在今天看來也是令人羨慕的,而在當時,可是連「打的士」報銷這種福利也會引來羨慕嫉妒。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2012年11月6日,中智「外企進名校」2013屆畢業生校園招聘會在上海財經大學武川路校區體育館內火爆開場。

2001年《中國新時代》雜誌在還專門以《白領惡俗並格調》為標題,策劃了一期特輯來嘲諷當時的「外企白領」,里面就寫道:「反正他們出門就打車,他們中間好多人和公共汽車絕緣了……他們已不能容忍那種人貼人的狀況,他們只好打車,起碼要是1.6元每公里那種,1.2元公里的那是百姓車[4]。」

失意的外企

今天的外企人很難體會,老一代外企人說出「我在外企上班」時的那種暗爽的感覺。

而伴隨著這種變化的是中國企業的壯大,和外國企業的衰落。

中國企業在世界500強企業中的數量能很明顯的展現這種力量變化的對比。

1996年,隸屬中國的世界500強公司只有2個;到2006年,進入世界500強的中國公司有了20個;而到了2018年,中國有120家企業進入了世界500強的序列,僅次於美國的126家[9]。

曾經那個可以將「世界500強」等同於「外企」的時代,已經不在了。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2003年12月31日,夜晚「摩托羅拉」廣告牌前的騎車人。摩托羅拉宣佈投資9000萬美元在北京設立新的研發中心,但到了2007年卻縮減開支4億美元,摩托羅拉3500人裁員計劃啟動

與中國企業的壯大相對的,是外企的「衰落」。「衰落」主要原因是賺不到錢了。

看著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曾經外企對在中國賺錢抱著很大的夢想,對中國市場非常樂觀。

1992年聯合利華曾向北京市政府遞交過一份可行性報告,報告認為,以美國每年人均消耗16升冰淇淋的標準,中國人只要消耗美國人的五分之一,按照每升冰淇淋25元的價格,這也是個975億元的市場,只要能占據15-20%,銷售額就能達到200億[1]。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相比中國廣闊的市場,外企們在中國賺到的錢卻不多。

2003年,擁有13億人口的中國為美國企業提供44億元的利潤,這看似不錯,但只有1900萬人口澳大利亞卻為美國公司創造了39億美元的利潤,9500萬人口的墨西哥也為美國企業提供了57.5億美元利潤[11]。

從2003-2004年開始,外企在中國賺錢變得越來越困難。

幾個常常被提及的因素包括勞動力和土地成本的上升、一直存在的高監管成本、政策的不確定性以及不完全開放的市場。

根據當代中國問題研究學者何清漣的研究,至2005年,在華外資中有一半因為虧損撤走,留下的外資企業當中有將近一半未營業,而營業者里只有三分之二盈利[11]。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2015年3月19日,北京,雅虎宣佈退出中國市場,雅虎北京研發中心宣佈關閉,眾多互聯網公司親自到雅虎北研樓下「搶人」。將招聘會現場開到了雅虎樓下

為了吸引外資,中國在政策上一直對外資有著各種優惠,也就是所謂的「超國民待遇」。

比如稅收上,外資企業普遍享受「兩免三減半」的優惠策略,平均稅負只在15%左右,比普通民營企業和國企的稅負25%要低。

這些優惠如此誘人,甚至使得一些國內公司把資金轉到海外,再以外資的名義進入中國以獲得這些優惠[5]。

2008年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這一年,中國實施了新的《企業所得稅》,取消稅收優惠,這成了壓死許多外企的最後一根稻草;同樣是這一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更是讓所有公司都開始收緊褲腰帶過日子。

至此以後,外企的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

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意去外企瞭

▲1998年10月,上海,在麥當勞店里吃快餐的孩子。20世紀90年代麥當勞剛引入中國,受到了人們的追捧。但現在已經成為習以為常的事物了

外企的光環,再也沒有了。

從《中國大學生職業傾向調查》的最佳雇主評選中我們可以看到,2006年的最佳雇主中,前10位有7-8個是都是外企;到了2010年時,最佳雇主的前10排行榜上,就只剩下2-3個外企了。

如今如果有一份外企的工作擺在你面前,你還會和前人一樣心動嗎?

  亞馬遜中國前員工:兵敗中國是因為根本沒想贏,雲服務連中文名字都不取
  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中國職場生存攻略】我離開外企,來到民企的第278天。

參考文獻:

[1]鈕懌. (2009). 中國節拍 中信出版社.

[2]徐斌. (2000). 人力資源管理的戰略選擇: 外企與國內企業的人才戰略. 人口與經濟, 4, 50-54.

[3]徐斌. (1999). 外企薪資福利政策與人力資源市場. 人口與經濟, (3), 22-24.

[4]子虛, & 虞東. (2001). (京滬版) 白領惡俗並格調. 中國新時代, (005), 34-43.

[5]張銳. (2008). 外企撤離中國的理性思考. 國際經濟合作, 4, 43-45.

[6]夢舟. (2005). 外企魅力依然. 才智, (1), 25-25.

[7]段東漁. (2010). 外企的前世今生. 新前程, (5), 22.

[8]高靜. (1999). 新職業: 幫人包裝進外企. 現代營銷, (7), 15.

[9]Why Does China Need a New Breed of Companies?(2017) retrieve from http://voxchina.org/show-53-40.html

[10]回看北京2000年房價(2018)retrieve from http://gz.house.163.com/photonew/5N620087/76227.html#p=DI2T3V235N620087NOS

[11]何清漣(2009)對外開放30年:中國外資神話的幻滅 retrive from https://www.modernchinastudies.org/cn/issues/past-issues/104-mcs-2009-issue-2/1088-30.html

[12]上海第一代白領,從聯誼大廈走出(2013) https://chsi.com.cn/jyzd/zcht/201311/20131104/595015118.html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