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退伍軍人男扮女裝當網紅挨罵,如今直播電商年銷人民幣400萬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 李宏達

穿著花棉襖,圍著綠圍巾,東北男人張自海在自家的小院里,一邊講段子,一邊崩爆米花、做直播。

在他的直播間里,同時在線觀看人數,最高峰時超過了10萬。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在成為新晉「段子手」之前,張自海曾是一名經歷過生死的軍人,在大興安嶺跟隊友撲滅過森林大火。

在部隊里,他連續兩年獲得過「優秀士兵」。

退伍以後,他曾去過南方做銷售,被客戶戲耍「說幾句東北話逗我樂」。

也曾在飯店做服務員,但沒能養活自己,還跟家里人要了幾千塊錢;他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

然而,回到延邊,他開網店六年,還是「幾乎沒賺到什麼錢」。

如今,他終於成了延邊黃泥河鎮上的「電商第一人」。

通過直播,他每年的銷售額超過了四百萬,相當於鎮上的一家普通工廠一年的收入。

在直播間,有人被他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也有人說這個男扮女裝的主播丟了東北人的臉。

「死過」的人啥也不怕

東北青年張自海曾經是一名森林武警,在大興安嶺扛過槍,救過火。

作為一個曾從地獄邊緣死里逃生的人,張自海曾經天不怕地不怕。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19歲那年春天,大興安嶺燃起了一場森林大火,張自海所在大隊的100人趕赴現場去支援救火。

地表火被撲滅以後,愣頭青張自海和4個戰友拎著水槍往樹林里沖,沒想到只有他和另一個戰友相互攙扶著走出了那片林子,有3個戰友被濃煙、一氧化碳和看不見的地下火奪走了生命。

「年紀輕輕就見證生死,容易給人一種大徹大悟的錯覺,覺得人間就那麼點事。」

2005年,張自海南下去徐州做銷售。

只拿了500塊交通費,張自海乘上了2005年緩慢的綠皮火車。

在徐州做了大半年自來水淨化器銷售員,張自海沒能簽成一個單子,每個月拿著1000元的基本工資,乘坐公交車滿城奔波。

只有一個李老板好像有意做代理商,約他談了三次生意。

第四次,張自海有點不耐煩,但還是耐住性子趕了過來。

在辦公室,李老板不停地接電話,最後告訴張自海下次再來。

張自海忍不住直接問,到底是簽還是不簽?

李老板勃然變色,說出了一句令張自海永生難忘的話:我叫你過來就是聽你的東北話逗逗樂,沒想簽。

張自海把握緊的拳頭揣進褲兜,沒有打人。

春節過後,張自海就再沒回南方。

工作一年,張自海不但沒能養活自己,還跟家里要了幾千塊錢。

第二年,他乘上了北上的火車,去哈爾濱做了個飯店服務生,心想,供吃供住的單位總能養活自己了吧。

誰知一幹兩個月愣是沒有拿到工資。

那個飯店老板深居簡出,極少來店里。

兩個月後,一個身穿皮衣、戴著金鏈的壯漢帶著幾個馬仔出現在飯店里,把飯店員工聚在一起開了個會。

這個壯漢說,你們老板欠了不少錢,現在,這個飯店交給我抵債了。

之前的一切不管,以後正常發工資。

想乾的可以留下,不想乾的現在就走人。

張自海熱血上湧,想站出來理論,但是屋子里的廚師、服務員們全都低著頭不說話,於是他只好大步流星地摔門而出。

「六年里幾乎沒賺到什麼錢」

經歷了一次失敗的張自海,終於回老家了。

跟許多延邊人一樣,他每年春天種地,農閒的時候開著貨車幫鄉民拉貨。

這是東北農村青年的標準生活狀態。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但不甘寂寞的張自海還是想幹點事兒。

於是,他開了一家淘寶店,銷售老家延邊出產的人參、鹿茸、靈芝、榛蘑、松子等東北特產。

然而那時東北物流的高昂成本幾乎壓垮了這家淘寶店。

「首重15塊,續重5塊錢,還要自己送到市區,成本經常比貨還貴。」

張自海打算聯合鄉 大家一起分攤成本,於是讓村長用紅紙寫了一份通知掛在村口告示欄:張自海家免費教開淘寶店。

晚上6點,十幾個村民聚在他家里,上到六七十歲的老人,下到十幾歲的小孩,大家喜氣洋洋地聽張自海講啥是淘寶。

張自海自己寫了一套講義發給大家,用村里第一台「筆記本電腦」現場給村民們做演示。

張自海覺得這課講得挺成功。

但是,當張自海和唯一一個有興趣開店的人深聊的時候,那個人說,這玩意太麻煩了,俺種地太忙沒時間弄。

淘寶店一直沒有關閉,張自海經常開著貨車去市區的快遞點發1、2個快遞,「6年里幾乎沒賺到什麼錢,但是不想就這樣放棄了。」

每次木然地開車駛過村里的土路,用微薄的利潤換油錢的時候,張自海常常思忖,自己還是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軍人嗎?

退伍軍人直播間哭了

淘寶店開了6年,月銷售量從來沒有突破過2位數。

張自海說,他不敢說自己是個創業者,只敢說自己是個農民。

然而,轉機卻在不經意間發生了。

一次張自海帶著表弟去拉貨,表弟刷了一路的抖音。

張自海嗤之以鼻,說,這些老段子,你從小在二人轉里沒看夠嗎?

表弟不高興地說,有能耐你也去播啊!

張自海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什麼。

晚上,張自海回到家把十多年前在地攤上買的二人轉VCD碟片翻了出來,那是他初中輟學那年為了排解抑鬱買的,曾經把他樂得前仰後合。

這些二人轉演員圍著「衛生紙圍巾」冒充許文強,戴著「生日蛋糕皇冠」扮演唐僧,雖然「把自己當猴耍」,但卻足以成為「土味網紅」的始祖了。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張自海從閒魚上買了一台爆米花機,開始在淘寶直播間崩爆米花。

穿著花棉襖,帶著綠頭巾,退伍兵張自海變成了東北姑娘「翠花」,一邊擠眉弄眼、搔首弄姿,一邊用東北話給粉絲講笑話。

「最開始崩壞的20多鍋爆米花都送給鄰居喂豬了,我媽老心疼了。」

為了流量,張自海照搬了二人轉演員常常使用的「變裝癖」,經常在直播間里把自己打扮成低配版的「唐伯虎」、「許文強」逗樂耍寶,博粉絲一笑。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其中,最出格表演除了「翠花」以外,還有太監「海公公」。

雖然張自海的直播都是在家里悄悄地進行,但是還是被熟人發現了。

有一次,張自海在路上遇到一個小學同學,同學喊他「海公公」,張自海一愣之下,只能嬉皮笑臉地罵回去,沒辦法為自己辯解。

「他們說我的自黑丟了東北人的臉。如果有機會演英雄,誰願意扮醜呢?」

那段時間,張自海雖然在鏡頭前段子不停,但離開直播鏡頭以後就唉聲嘆氣。

看到黑粉來攻擊,他也沒有脾氣和勇氣罵回去。

直到有一天,在一次淘寶主播排位賽上,一群黑粉集中爆發了。

那一天,張自海穿著東北姑娘的花棉襖,圍著農村婦女的頭巾,搔首弄姿地講笑話。

黑粉們開始刷屏,措辭不堪入目,張自海沒辦法接話,演不下去了。

黑粉的留言,一浪壓過一浪,張自海把頭扭到了背後,肩膀輕輕顫動。

那天下播以後,有一個粉絲在粉絲群問道:「大海,你是不是哭了?」

他成了鎮上的「電商第一人」

直播群里的鐵粉進來幫他說話了,其中不乏許多南方粉絲。

「大海,你很幽默,我們挺你!」

「你給我們帶來了快樂!」

「不愛看的請離開這個直播間!」

前幾天,鎮上有幾個做抖音的小青年拎著水果,來到張自海家里,見面就叫「哥」,還請他擼串,只想請教下做幽默直播的技巧。

那天晚上,三個小青年在燒烤店圍著張自海輪流敬酒,張自海好像又成了那個「張老師」,滔滔不絕地傳授做直播時的「搞笑」經驗。

一個留著黃色雞冠頭的青年聽到重點就拿出一個小本來記錄。

那個青年說,聽張老師講課寫的字比過去一年都多。

「那時我意識到,給人帶來快樂不丟臉,很光榮。」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開了直播不到一年,張自海的粉絲翻了幾倍,達到了5萬,農貨的銷售額也達到了幾百萬。

張自海的媽媽每次去鎮上的集市賣大米,都被會被人認出來,人們總是自來熟地對她說,你兒子就是那個淘寶賣貨賣得最多那個吧。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張媽媽總是謙遜地說,其實也一般啦。

每天發四五百單貨,做淘寶小有成就,張自海成了鎮上的「電商第一人」。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618,張自海多雇了兩個打包工,每天預備的貨量也增加了3倍。

「我希望能通過618的活動把粉絲再翻一倍。」他說。

曾在直播間裡哭泣的退伍軍人:如今年銷400萬,在直播間分享“東北式”歡樂

這一年張自海已經35歲,不年輕了。雖然失敗不斷,但總算實現了退伍以後「出人頭地」的夢想。

  別被騙了,那條「支付寶錦鯉」一條廣告收入可抵你一年工資
  直播賣貨天王李佳琦花人民幣1.3億買豪宅,有些網民看了不爽
  中國知名社交導購平台【小紅書】殘酷升級,取消四分之三網紅的資格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