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買辦」簡史

本文作者插入多個聯想集團的圖,與上下文無關,內容也無一字提及,但是意思很清楚。

  不爽被罵漢奸,聯想集團官方發文:「聯想撤出中國」謠言誕生始末

本文來源:烏鴉校尉(中國軍事歷史自媒體)

微信id:CaptainWuya

作者:烏鴉上尉

原標題:買辦簡史:買到最後,慘過舔狗

1895年,日本占領朝鮮半島後,不斷進犯中國黃海,企圖趁機登陸。

日本人已經欺負到中國眼皮底子下了,就在這個時候,李鴻章給皇帝上了一個奏折。

大意是:咱們不能抵抗啊,跟日本人撕破臉就不好收場了啊。

總之邏輯就是:甭管日本人怎麽欺負我們,我們也不能抵抗。

大敵當前不想著怎麽對敵,先想著怎麽投降。

在100多年後的中美貿易戰裏,同樣存在這樣的企業。

中美貿易戰打到激烈的時候,中國有家公司要跑路了。

消息傳出來之後,群情激奮。

大家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兩國交戰之時,會有人不站在自己國家這邊?

因為他們雖然長得和你我一樣,但是他們的利益和外國人綁定,他們的生死都攥在外國人手裏,他們想不站到外國人那邊都不行。

無論哪個國家哪個時代,都絕不會缺少李鴻章這種人。

這種人叫做「買辦」。

  在中國茁壯、如今被視為「美國公司」的聯想,否認停止供貨給華為,進退兩難

1

1892年的清軍很煩躁,因為上面三天兩頭來發槍,每到發槍的時候,清軍士兵個個都搖頭嘆氣:「中堂大人又來砍我們的手了」。

士兵說的中堂大人是李鴻章。他們說的砍手不是比喻,是字面意思。

這款槍,是李鴻章創辦的天津軍械局造的「快利槍」。

然而,這槍既不「快」也不「利」。

在戰場上,快利槍經常卡彈,殺傷力還極差。

有時候距離太遠,子彈打在身上彈一下就跳開了。

最要命的是,這槍動不動就炸膛,總是把士兵的手炸傷,開槍就砍手

快利槍搞成這個樣子,是因為李鴻章一直信奉著一個堅定的信條。

——造不如買。

當時,清朝想要學外國技術,李鴻章和張之洞作為洋務派的領袖之一,創辦了幾個現代工廠,做軍火、航運、煉鋼等生意,是清朝國企的老大。

在一開始,李鴻章、張之洞的工廠主打「振興國力」的口號,招攬了一大批諸如徐壽、華蘅芳這樣的愛國工程師。

不過,中國科技起步很晚,每搞一個產品都是從零開始,造槍的過程非常艱辛,而且三天兩頭出問題。

沒過多久,李鴻章工廠的快利槍就出現了炸膛事故。

類似的,1901年,張之洞辦的漢陽鋼廠也出現了爆炸事故,工程師徐建寅在爆炸中犧牲。

後發國家想要實現工業化,就是要付出成倍的心血,重金砸才能砸出本土工業。

在相似的困難面前,張之洞和李鴻章選擇了分道揚鑣。

李鴻章找了一群熟悉外語的人,去和外國人對接,直接買現成的。

這些負責采購自己不研發的人,就叫做買辦。

這些槍算是政府采購的,裡面大有油水可撈。

李鴻章手下的大買辦盛宣懷,總在洋商開價上加個「差價」,找清政府要錢。

多拿的錢裏,洋商拿一份,盛宣懷留一份,再給李鴻章孝敬一份。

久而久之,習慣了只買不造,負責研發的人也沒必要存在了。

很快,徐壽、華蘅芳等能幹工匠紛紛離開,一個造機器的廠,負責研發的工程師沒幾個,負責采購的人倒多得很。

李鴻章和他手下的買辦們,反而個個都成了大富翁。

於是,洋務運動搞得如火如荼,李鴻章的家產越來越多,廠裏的武器卻越造越爛。

李鴻章自己的部隊,都不肯用他家造的槍,怕炸膛。

而與此同時,在李鴻章的老家合肥,卻廣為流傳著這麽一句話:宰相合肥天下瘦。

因為李鴻章是外國人在中國的銷售代理,遇到中外衝突,李鴻章特別怕中國人反抗,動不動就在背後捅自己人刀子。

1883年,法國入侵越南,張之洞指揮抵抗了1個月,取得了鎮南關大捷,讓法國損失慘重,法國總理儒爾和內閣全體辭職謝罪。

明明打了勝仗,可李鴻章卻力主跟法國人求和,主動割讓越南,把廣東、廣西戰略要地暴露在法軍面前。

1865年,新疆發生叛亂,沙俄和英國趁機侵占中國領土。1876年,已經70歲的左宗棠抬著棺材,抱著死在沙場上的決心,親自帶兵出征,收復新疆。

李鴻章卻說:新疆是不毛之地,收復後得多花100萬白銀,不如拿這錢去買外國裝備。

李鴻章身為買辦,是絕對沒有膽子跟外國人硬剛的。

1894年,甲午海戰爆發,日本海軍開到黃海,找北洋水師挑事。

當時,北洋水師25艘戰艦,10艘是從德國買的,12艘是從英國買的,再加上其他的開銷,這25艘船花了清政府3500萬兩白銀,占全國收入的25%。

全國老百姓都覺得,花大價錢買回來的海軍,肯定能把日本人打哭。只有李鴻章知道,這一打自己的謊言就穿幫了。

因為只買不造的清軍因為幾乎不懂技術,連買的東西都用不好。

在海戰中,日軍每1分鐘能開2炮,而清軍每2分鐘才能開1炮。日軍的船平均打中107.71發,而北洋水軍的船平均打中11.17發,命中率僅僅只有人家的九分之一。

甲午海戰一敗塗地。

中國人終於看明白了,李鴻章說自己是裱糊匠不是在打比方,他是真·裱糊匠。

清政府給了李鴻章造宮殿的錢,他拿去高價買了個紙糊的,一戳就破。

「我辦了一輩子的事,練兵也,海軍也,都是紙糊的老虎,何嘗能實在放手辦理,不過勉強塗飾,虛有其表,不揭破,猶可敷衍一時」。

1896年,張之洞花8年打磨的漢陽造終於開花結果,槍一出廠,就憑著堅固耐用成了名槍,一直從清末用到抗日戰爭。

這就是差距。

2

1948年,上海辦了一屆全運會。

這屆全運會宿舍不分男女,大家都住一間房,一起睡在桌椅上。

這不是因為當時風氣開放,而是因為全運會工程爛尾了。

在全運會開始的一年前,運動員的宿舍就開始修了,但是直到比賽開始前一天,市長吳國楨才驚訝地發現,這宿舍連一半都沒修好。

預定的500個廁所隔間,居然只修了21個,其中4個還在檢查當天當場就壞了。

因為宿舍不夠,最後只能讓男女運動員擠在一起住。為了怕女運動員不參賽,大會故意在運動員到的當天,才告訴他們這一消息。

宿舍僅僅只是災難的開始。

在全運會的開幕式上,吳國楨剛開始講了10分鐘話,他面前的觀眾席居然當場倒塌了,200多名觀眾在他面前摔得人仰馬翻。

整場運動會的贊助全是外資。會場上原本應該掛國旗的旗桿沒有國旗,全換成了可口可樂的廣告位。

一個國家自己開運動會,國旗居然能被廣告頂掉,簡直是千古奇聞。

這屆尷尬的全運會,是民國時期中國工業被買辦和外企把持的一個縮影。

就先說蓋樓用的水泥,水泥原本是有民族企業做的。

1920年,劉鴻生開辦上海水泥廠。他帶著中國工匠的團隊,花了10年打磨技術,艱難戰勝了外資對手,成了上海最大的水泥品牌,劉鴻生人稱水泥大王。

抗戰爆發後,日本人打下上海,強占了上海水泥廠。劉鴻生不甘心,帶著員工輾轉香港、重慶,繼續生產戰略物資,幫助國家抵禦侵略。

抗戰勝利後,水泥大王本以為自己可以重振輝煌了,然而,國民黨政府強行要劉鴻生把設備賣掉換成黃金,給他們拿去打內戰。

沒多久,為了換取美國援助,國民黨又讓美國貨零關稅傾銷到中國,美國工業跟中國工業比是一天一地,劉鴻生頂不住傾銷,最終廠子停工了。

到了1948年開運動會時,全上海只剩下了美國水泥,幫美國人賣水泥的買辦,收了美國人20%的回扣,用天價去買美國貨,再拿回去偷工減料坑自己人。

蓋樓鋼材的情況跟水泥類似。1913年,中國還能產4.3萬噸的粗鋼,自從國民黨幫助外資瓜分幾大鐵廠後,到了1930年,中國鋼產量就只有1.5萬噸了。

這種搞法不塌才怪。

在買辦的把持下,民國的工業水平連腐朽的清朝都不如。

洋火、洋油、洋釘、洋傘、洋布,這些我們90後小時候也許還聽過的名稱背後,是一個從吃穿用度到飛機大炮,中國幾乎全產業被外國企業把持的年代。

到1949年時,中國的人均國民收入連很多非洲國家都比不上。

這是一個買辦穿金戴銀,百姓民不聊生的黑暗年代。

在後來的話劇裏,就有文人創作了一句經典台詞,專門諷刺民國的買辦階級:外國進口的盤尼西林都用不完,為什麼要自己生產?

《全球通史》裏記載了一個故事,當英國人決定要廢除奴隸貿易的時候,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不是英國人,恰恰是非洲的酋長。

因為這些非洲酋長常常自己抓同胞當奴隸,然後賣給英國人賺錢,一個可以換到20到30英鎊。

在這些酋長看來,廢除奴隸貿易,就是斷了自己的財路。

有一個酋長說:「貓能停止吃老鼠嗎?哪個貓不願嘴裡叼著老鼠死去?我要嘴裡叼著奴隸死!」

買辦的本質決定了,買辦的利益一定是建立在損害國人利益的基礎上的。

買辦說自己是民族企業沒坑過國人,就跟硬碟裏塞了一個T島國片的宅男跟你說自己不認識蒼井空一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信。

而且,買辦的成功建立在民族企業衰敗的基礎上。

民族企業越發達,國貨跟外國貨差距越小,買國貨的人越多,他們能賺到的錢就越少。

所以,出於利益需要,他們一定會極盡所能地詆毀民族企業,阻撓民族企業的發展。

很多人提起民國,都喜歡說1927年到1937年,是中國的「黃金十年」。

但是歷史上從來沒有什麼黃金十年,只有買辦橫行無忌,民族企業夾縫求生,苟延殘喘的十年。

所有中國人都不會忘記的國破家亡的1937年,是所謂「黃金十年」真正成色最直接的註腳。

抗戰時,宋美齡誇耀自己收養了2萬名戰爭孤兒,還四處慰問傷兵,親自給他們換藥,意思是自己很有愛心。

結果記者尖銳地指出:「要是你不貪汙買飛機的錢,全國能少幾十萬孤兒,幾十萬傷兵」。

▲圖:宋美齡貪汙航空捐款的記載

後來,被大陸人民趕跑後,這位曾經的「第一夫人」,還公開在美國電視節目裏建議美國「對大陸投放原子彈」。

中國的革命前輩們給買辦下的結語可謂一針見血:「一個徹頭徹尾的反動階級。」

3

前段時間有一則新聞,說法國在積極推動印度加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

印度媒體紛紛報導,喜大普奔。

但其實,所謂的入常不過是說說罷了,某某國家推動印度入常的事發生過很多次了。

2010年,歐巴馬訪問印度時候,表態說要支持印度入常,讓印度人是喜出望外。

當然,美國人的金口豈是白開的?作為交換,印度就要簽120億美元的軍備訂單。

錢拿到手,美國人就走了,一直到歐巴馬8年幹完,別說入常了,印度連根毛都沒得到

還有俄羅斯,07年俄羅斯跟印度說要合作研發隱身戰機,印度出錢,俄羅斯出技術。

等到要簽單子之前,俄羅斯就出來做個樣子,說要支持印度入常。

協議簽完之後,雙方合作研發的隱身戰機就跳票了,俄羅斯承諾的「入常」也沒聲音了。

印度花錢讓大國表態支持自己入常,就像用高價出場費請明星來唱歌一樣。讓老百姓高興高興就得了。

在五常圈子裏,印度是有名的凱子。

法國這麽積極推動印度入常,大概是最近修巴黎聖母院缺錢花吧。

其實,印度的起點比中國高多了,新中國剛成立的時候,印度在各項經濟數據上都比中國要好得多。

1949年的鋼產量,中國只有15.9萬噸,印度是134.7萬噸,是中國的8.5倍;原油產量中國是12.1萬噸,印度是25.3萬噸,是中國的2.1倍;鐵路裏程中國是21800公里,印度是54754公里,是中國的2.5倍。

但是身為殖民地的印度,同樣選擇了「造不如買」,而中國選擇了自力更生。

路線的不同,導致了中印兩國成長的速度截然不同。

雙方軍隊的發展尤其能體現這一點。

印度陸軍參謀長克里希納斯瓦米·桑搭吉上將,曾在誇獎自己軍隊的時候說道:「我們的軍隊可是日不落帝國訓練的,還有全世界最好的裝備!」

中國:「我們的軍隊是自己打出來的。」

1962年中印戰爭,印度裝備精良的王牌師一觸即潰,解放軍一路打到距印度首都新德裏300公里的地方,印度的高層以為自己要亡國了。

買辦橫行的印度,完美復制了李鴻章和蔣介石的經歷,東西花裏胡哨搞了一堆,但是一打就現原形。

毛主席:「想了十天十夜,想不通尼赫魯為什麼要來搞我們。」

為什麼國際輿論隔三差五就要誇一下印度,而中國經常被發達國家痛恨?

因為人傻錢多的買辦誰都喜歡,而中國不僅不願意當買辦,還要跟發達國家搶生意。

中印同為十幾億人口的大國,但二者的發展是雲泥之別。

建國數十年後,中國有了自己的坦克,自己的飛機,自己的航母,憑本事入了五常,有了自己國際地位。

但時至今日,印度軍隊的裝備依舊是萬國雜牌。

印度買辦不光跟洋人勾結在軍備采購中獲利,為了維護自己的利潤來源,他們不惜用下三濫的手段阻撓印度武器自主研發。

2008年的時候,在一次坦克性能的測試中,印度「國產」的「阿瓊坦克」突然趴窩了。

當時,印度人對這款坦克期望很高,雖然它還是買了不少外國零件,但起碼小半的部件是國產的。

一旦成功,也能為自主研發積累技術經驗。

這次測試失敗後,印度上下都對它失去了信心,更堅定了「造不如買」的決心。

事後維修人員檢查發現,坦克的發動機有人為破壞的痕跡

印度國防部長拉奧·辛格對記者表示:這是一場陰謀。

哪怕過去了那麽多年,買辦們依舊改不了自己的本質,他們只會在嘴上說著愛國、國貨,但是背地裏基本上啥都不會,只能幫外國貨擰螺絲釘。

一旦兩國開戰,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跑掉,回到他們真正的祖國那邊。

越南戰爭期間,美國扶植了一批越南帶路黨,在長達20年的越戰中,他們沒少幫美國人的忙。

然而,1975年,美軍扶植的南越大勢已去,美軍趕緊派直升機,想要把大使館裏最後剩下的人也撤走。

危急關頭,有一個越南「帶路黨」想要上飛機和美國人一起撤退。

但是在他竭盡全力扒飛機的時候,美國人照著他的臉,狠狠給了一記重拳。

這一拳簡直直擊靈魂。

中美是旗鼓相當的對手,在這個世界上,不同層次的人對待對手的方式也不同。

有些人討厭對手,有些人尊敬對手,有些人把對手當大敵,有些人把對手當鞭策。

但是所有人都痛恨叛徒。

  不爽被罵漢奸,聯想集團官方發文:「聯想撤出中國」謠言誕生始末
  民間版畫為「證」:甲午戰爭,其實大清贏了
  在中國茁壯、如今被視為「美國公司」的聯想,否認停止供貨給華為,進退兩難
  中國智商稅簡史

參考資料:

中國廣播網:歐巴馬首訪印度 將簽120億美元軍售大單

Hindustantimes:A conspiracy to sabotage MBT in play

費維愷:《中國早期工業化——盛宣懷和官督商辦企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