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有人說,應該提高登山價格,從源頭上控制登山者的數量。

殊不知,登頂珠峰的價格早已到了普通人望塵莫及的高度。

到底是什麼讓海拔8000米的高空人滿為患,是虛榮,還是勇氣?

本文來源:金融八卦女頻道(中國知名財經自媒體)

微信id:baguanvpindao

作者:咕咕

沒想到,《五環之歌》裏描述的堵車場景會出現在海拔8000多米的高空中,不過這一次不是堵車,而是堵人。

2019年5月24日,「百人排隊登珠峰,擁堵致多人死亡」的新聞刷了屏。

據印度媒體「NDTV」24日報導,珠穆朗瑪峰因為最近天氣晴朗引來大批登山者,世界知名的險地出現大排長龍的景象。

人山人海造成攻頂風險大增,不少登山客冒著凍傷和高原反應的風險,被迫在有「死亡區」之稱的海拔8000米寒冷地帶排隊等3小時。

僅在周四(23日)就有3人喪生,他們分別是1名美國籍和2名印度籍登山客。

本周,因登珠峰而死亡的人數增至10人。

以下是影片

每年5月,最適宜攀登珠峰,是世界各地的勇敢者們登峰的高峰期。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擁堵的「希拉里台階」

畫面中這個排起長隊的地方,就是有攀登珠峰「最後一關」之稱的「希拉里台階」。

造成擁堵的原因有很多,登頂時的拍照算是其中之一。

因為攀登者需要把自己登頂的照片提供給尼泊爾旅遊部,才會得到登頂證書。

2012年,英國登山家克裏斯·波寧頓曾說,珠峰擁堵的後果可能是致命性的。

「如果天氣很好,在距離珠峰頂不遠的希拉里台階上耽誤一、兩個小時可能關係不大。」

「如果天氣糟糕,兩個半小時的等候,差別可能就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僅如此,登頂珠峰的價格也讓普通人望塵莫及。

聖山登山探險公司官網報價顯示,2019年4-5月珠峰北側攀登活動的價格是458848元/人。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即便是這樣眨眼間的生死關頭,即便是耗費巨資,也有人願意殊死一搏。

海拔最高的名利場

幾乎每年,珠峰都要經歷一次擁堵。

登山的最佳時間為4月下旬-6月上旬與9月中旬-10月上旬,從建立大本營到登頂大約需要60天以上。

每年適合登頂的好天氣就那麽三四天,幾乎所有的登山者都選擇在這時向山頂沖刺,高峰期時,山脊很有可能要同時容納幾百人。

登頂珠峰通常有兩條路線:北坡和南坡。

北坡從中國一側攀登,由西藏聖山探險公司承擔向導服務,登頂珠峰每人需繳納費用46萬元。

《國內登山管理辦法》規定,攀登珠峰,必須有登頂8000米以上高峰的經驗,應提前三個月向國家體育總局申請特批,且需要由一個具有法人資格的單位發起。

換句話說,在國內,個人是不允許爬珠峰的,必須由登山公司帶隊前往。

為了規避繁瑣的報批手續,同時減少一些登山費用,不少國內「山友」舍近求遠,到費用比國內便宜、且攀登難度也相對較小的尼泊爾一側(南坡)攀登。

當然,這些費用並不包括個人裝備。

一份攀登珠峰必備清單顯示,攀登珠峰,需要準備包括服裝類、技術裝備類、輔助裝備共計43種裝備,其中有些衣服還需要準備2-3套(件)。

粗略算下來,一套裝備最起碼在八九萬元甚至十萬元以上。

高昂的攀登費用並沒有嚇退勇敢的征服者們,畢竟,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從尼泊爾登頂,價格雖低、程序也簡易,但頗有點「草菅人命」的意思。

一位成功登頂珠峰的中國登山者接受採訪時說:

「在尼泊爾登珠峰是不需要任何資格認證的,有錢就能上,最擁堵的時刻無人疏導交通,只能聽天由命。」

除了聽天由命,從尼泊爾南坡攀登的人們還有一根救命稻草——夏爾巴人。

這群曾經被稱為「喜馬拉雅山上的挑夫」的民族,如今也成了富人們征服珠峰的「保姆」,攀登時鋪路背包、休息時洗衣做飯。

只要有錢,夏爾巴人就能把你抬上珠峰。」這句話在登山圈子裏廣為流傳。

百度百科介紹:

每年攀登珠峰旺季時,最大的登山隊就以「盟主」的身份召集各國隊伍,出錢、出物,請夏爾巴人先行上山修「路」。

夏爾巴人在沒有任何裝備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架設全長達7000米至8000米的安全繩。

他們隨身攜帶路繩爬到高處,將繩端用冰錐固定進千年巖冰,垂下的繩子,就可以起到後勤運送、導路、輔助攀爬和一定程度上保障隊員安全的作用。

很早以前,登珠峰是職業玩家事情,後來成了西方上流圈子值得炫耀的「社交活動」。

再後來,隨著王石等企業家成功挑戰珠峰後,國內正式進入了「商業登山」的時代。

曾有一位老板對戶外登山公司的人說,願意花50萬把自己送上珠峰,被對方拒絕,但是這樣的交易在現在看來,不難實現。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王石(圖片來源:王石微博)

2013年,一篇名為《珠峰,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名利場》的文章講了一個「願花一億獲救」的故事。

一支中國登頂珠峰的隊伍中,A組一名隊員出現嚴重不適,當場承諾「身家3億,獲救願拿出1億」。

提供登山服務的聖山公司調動一同前往的B組進行救援,雖然成功救下了那名身家3億的富豪,B組卻因為救援消耗了氧氣等物資,不得不放棄了自己的登頂,十名登山者共損失了300萬元。

經營著一家戶外運動俱樂部、長期從事登山運動的王林岳接受採訪時說:

「有錢人,把登珠峰的難度最小化,小到就像走上坡路,一切都由夏爾巴人安排,有些帳篷裏甚至還要鋪奢華地毯,裝上電視,請來知名廚子、大牌攝影師。」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在登山過程中,氧氣就是生命。

在珠峰,氧氣根據海拔收費,7000米以上每瓶氧氣要6000元,攀登到8000米以上,每瓶氧氣要1萬元。

但對於有錢人來說,這些都不足以成為障礙。

有一位曾經登頂珠峰的人回憶,他在登山隊中還遇到一位患有糖尿病的老板,雖然糖尿病患者嚴禁登山,但是這位老板花高價雇傭了向導團隊,早已為他鋪設好了梯子等設備。

還有人為了登頂珠峰請了十幾個向導,花了一百多萬元,光是給獎金就給了十幾萬。

「保姆式登山」由此誕生。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將客人背上珠峰的夏爾巴人,紀錄片《珠峰清道夫》

小費為向導們帶來了收益,也加劇了人們之間的冷漠。

登山向導不允許團隊之間有接觸,因為他們可能會在聊天中相互透露登山費用、小費標準等商業機密。

所以,如果你掉進冰窟,除了你的付費向導,沒人會救你。

一位夏爾巴人在接受紅星新聞的採訪時說,有兩種人在登山:

「一種人是真正的戶外運動愛好者,他們一座一座山去征服;另一種人是有錢人,想玩,但本身不了解登山的風險,甚至連氧氣瓶都不會換,這種人以中國人和印度人居多。」

「他們忘了夏爾巴人也是人,夏爾巴人也會生病,八千米海拔上,一旦夏爾巴人出了問題,他們就只能靠自己。」

地球上有60億人,但在一些特定的時刻,只有一個人能站在地球的最高處俯瞰世界。

這種會當凌絕頂的感覺讓他們沉醉。

「我在珠峰撿垃圾」

2018年以來,西藏自治區組織清理珠峰保護區海拔5200米以上的垃圾8.4噸,珠峰大本營海拔5200米以下區域內已收集轉運垃圾約335噸。

2019年1月16日,日喀則市定日縣珠峰管理局發布公告,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進入珠穆朗瑪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絨布寺以上核心區域旅遊。

這意味著珠峰生態保護再度升級。

紀錄片《珠峰清道夫》講述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夏爾巴人納姆伽爾組建了一支32人的隊伍,發起了一場清理珠峰的行動,除了清理人們遺留在那裏的垃圾,還試圖把那些喪命於此的人們帶回來。

做這件事對於他們來說,除了身為夏爾巴人的使命感,還有更為實際的意義:

從源頭治理水汙染,讓人們都能用上乾淨的水。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海拔5380米的珠峰大本營,紮營的帳篷密密麻麻,這裡是離峰頂最近的生活區。

十年來,已經有一些非營利性組織自發地開始清理大本營周圍的垃圾。

但是這支夏爾巴隊伍所做的事情史無前例,他們要清理那個超過150具遺體、約45萬噸垃圾的死亡地帶。在那裏,機動車上不去,直升飛機無法飛行,只有靠人力一點點把垃圾背下去。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險惡環境中搬運垃圾的夏爾巴人

前往峰頂的路上,隨處可見寫著英文的奶粉罐、咖啡罐、酒瓶、編織袋、沖鋒衣……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在路上,他們發現了一個丟棄的背包,不遠處,有一具遺體,安靜地躺在白雪之中。

夏爾巴人們知道,攀登珠峰的人,早就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2003年,52歲的王石登頂珠峰後,曾有人質疑他是被抬上去的,當時王石堅決否認了這個說法:

「別說把我抬上去了,在8000米的地方人倒斃了,屍體你拽都拽不下來。」

但是夏爾巴人,確實就在做著王石口中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抬人上山,抬屍體下山。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隊伍行進期間,一位隊員出現了失聲的狀況,可能與營地附近的水源汙染有關。

即便是海拔最高的營地,附近的冰水也已被汙染,充斥著垃圾、大便和細菌…

要知道,喜馬拉雅的水源養育了超過十億的人口。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在極限環境當中,人們只想攜帶和生存有關的東西,而隨身攜帶著垃圾只會加劇消耗他們的體能,更多人選擇了隨地丟棄。

來到珠峰你才發現,惡習是不分海拔的。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登山者們覺得,強壯的夏爾巴人能輕而易舉地把他們留在山上的垃圾運送出來,所以想當然的就把自己不要的東西留在了上面。

但是只有夏爾巴人們自己知道,拿著氧氣瓶、繩子、物資,還要背著幾百斤的垃圾,有多麽艱難。

過去十多年來,喜馬拉雅山罹難者中夏爾巴人占了36%,他們的離世,更多都是為了幫助別人完成遙不可及的登峰夢想。

如此高風險的工作,夏爾巴人每年賺取的回報也僅有6000~7000美金,換算成人民幣月薪只有4000多塊。

即便如此,也已經遠遠高於那些山腳下做普通勞作的人們。

紀錄片一開始,納姆伽爾說道:

大地母親,我們來到這裡不是為了征服,而是為了服務。請原諒我們過去的行為,讓我們做出補償。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無知還是無畏?

人類從不掩飾對自然的野心,人滿為患的珠峰就是最好的證明。

中國國家地理的官方微博在轉發珠峰擁堵視頻時配文:

世界屋脊都能人滿為患,難以置信,人類還是要理智一點,生命和征服欲哪個更重要?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很多網友也表示不解:

人類總能想出各種方式「征服」自然,其實幼稚可笑。自然就笑笑,不說話。

爬一次要價人民幣45萬元,有錢人把聖母峰堵得「人山人海」(附影片)

有位登山愛好者曾說,大多數所謂的「不惜犧牲生命都要前往」,其實並非真的不珍惜生命,而是對風險的認知不足,簡單來說,就是無知

那些前赴後繼湧入商業登山的「征服者」們,很多人僅僅憑著廣告中一句「登頂世界最高峰,挑戰人生最高點」,就迫不及待地沖到了山腳下,準備享受「世界在我腳下」的榮耀。

可等待他們的,遠不是萬元一瓶的氧氣就能解決的問題。

為什麼要登珠峰?1924年因攀登珠峰遇難的英國探險家喬治·馬洛裏回答說:「因為它就在那裏。」這句話被很多人奉為勇氣的箴言,不斷解讀。

但是就像網友們說的那樣:

可是,有那麽多人需要征服自然來獲得勇氣嗎?

  對海拔8000米的醜陋現象,中國正推出一項禁令
  中國官方關閉珠峰不是為了清理垃圾,只針對旅遊行為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