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一位醫生看不慣大家都吃回扣,舉報自己「我也有吃」,揭秘回扣怎麼送到醫生手上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雖然現在取消了藥品加成,但在醫院裡,醫生開藥拿回扣的現象卻並沒有消失。」

日前,萬寧市和樂中心衛生院的醫生華生(化名)向海南特區報反映,包括他自己在內,該院很多醫生存在收受藥商回扣的情況,衛生院管理層卻對這種情況視而不見,甚至有可能也參與其中。

昨日,記者前往該院了解情況,相關負責人表示,未聽說有醫生拿回扣的情況,也並未聽說有醫生私自與藥商接觸。

目前,萬寧市衛健委已成立調查組介入調查。

▲華生提供的舉報信。本文圖片均來自海南特區報

衛生院醫生曝「內幕」 :「回扣按藥物金額10%-15%給醫生」

記者在華生提供的舉報信中看到這樣一段文字:

「據知,門診部一些醫生的業務量大,如一個月看病開出10萬元的藥物量,即可獲得15000元的藥品回扣金額,即按藥物的10%-15%回扣分配給醫生。」

「這張是去年6月份的回扣單,單子的金額是98元;這張是去年7月份的回扣單,單子金額是187元。」

5月16日,萬寧市和樂中心衛生院在職醫生華生報料稱,包括他自己在內,該院一直存在醫生收受藥商回扣的情況。

除了實名舉報信,華生還稱已留下「證據」——他自己此前收受回扣的清單。

記者看到,華生提供的回扣清單一共5張,均為表格。

其中兩張單子上有他的名字,另外三張單子則沒有。

「這兩張清單是2018年的,分別是6月和7月的。」華生告訴記者。

記者留意到,這些表格記錄的是一些藥品名稱、數量等。

華生指著其中一張解釋:「第一列是藥品名稱,比如這款‘小兒寶泰康(基藥)’,給患者開一盒這樣的藥,醫生就能拿5元的回扣,也就是表格第二列的數字‘5’,第三列的數字2則代表數量。

去年6月份,這種藥我開了兩盒,按照5元/盒的標準,我可以拿到10元的回扣,也就是最後一列的數字10。」

「這款‘活血止痛膠囊’,第二列數字4代表提成標準是4元/盒,第三列數字7代表這個月總共開了7盒,第四列數字28就是當月拿到的回扣28元。」華生向記者一一舉例。

▲華生提供的「清單」。

「我開藥少,平均每月拿千元回扣」

華生說,雖然這張2018年6月份的清單顯示的回扣金額只有98元,同年7月份清單是187元,但他每個月獲得的藥品回扣總額不止於此。

「衛生院內藥品很多,對應的藥商也很多,每個藥商都有單獨的單子,錢也是單獨結算的,每一張單子對應的只是一家藥商。」

華生告訴記者,平均下來,他每個月通過開藥能拿到的回扣在1000元左右。

而之前沒取消藥品加成時還要更多一些。

「不過,現在開藥多的醫生,每個月也能拿到不少,我這個不算多。」

「藥商與藥房結算,藥房再用信封裝現金髮給醫生」

回扣通過什麼方式給醫生?

藥商又如何拿到醫生的開藥信息?

「很簡單,我們醫生開完藥,患者都要去衛生院的中心藥房拿藥,藥商正是從中心藥房拿到相關信息,再根據這些信息發放回扣。」

「藥商的回扣也不是直接給到醫生,而是每個月根據藥房提供的清單結算,然後由藥房把現金、清單裝進信封發給醫生。」

華生透露,據他了解,因為提供了醫生開藥的信息,藥房工作人員也能從藥商那拿到相應的「報酬」。

「衛生院管理層對收回扣視而不見,我要淨化行醫環境」

在舉報信中華生還稱,去年9月份,因為利益分配問題,和樂中心衛生院中心藥房內的幾名工作人員,還曾與藥房負責人發生過爭執。

「醫生收受藥商回扣,衛生院管理層是知情的,卻視而不見。」

「我之所以舉報這件事,是為了淨化衛生院的行醫環境。」

▲涉事醫院。

衛生院院長:將調查此事

「明文禁止收回扣,要求開藥不能超三天的量」

昨日上午,記者來到萬寧市和樂中心衛生院。

該院的「醫生簡介」顯示,華生確實是該院的醫生。

對於「有醫生拿藥商回扣」一事,該院院長唐某表示,他沒有聽說過此事,也沒有聽說有醫生私自與藥商接觸。

「這個是明文規定的,醫生不準拿藥品回扣,也不準與醫藥代表有私下的交易和聯繫。」

唐某介紹,因為一些醫院存在過度治療的情況,醫生開大處方,給病人一次開很多藥。

「所以我明確要求,藥品數量不能一次性開超過三天的量。」

「一年前,我們醫院平均每個門診處方藥的價格是80元,現已經控制在71元。藥品銷售收入占醫院收入的比重,也從之前的75%下降到了65%。」

在藥品採購方面,唐某介紹,醫院採取「政府招標網上採購」的方式,藥品都是由醫院的採購辦在網上採購,採取「兩票制」。

即廠家開一張發票送到供應商,供應商再開一張發票給醫院,以減少藥品在流通環節中的加價。

唐某表示,下一步他會在醫院內進行調查,如果發現存在醫生拿藥品回扣等違規行為,將嚴肅處理。

萬寧市衛健委:收到舉報材料

「已成立專門調查組,近期將展開調查」

記者也就此事到萬寧市衛健委了解情況。

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收到了關於此事的舉報。

「4月初的時候,萬寧市紀委接到這個舉報,然後轉到我們這邊,讓我們調查處理。」

該負責人說,他們所掌握的舉報材料跟記者了解的情況基本一致,但是因為收到材料的時候剛好是機構改革,之前的分管領導調離。

「黨組決定等人員到齊後再處理。我是5月14日到任的,領導就把此事交由我處理。」

該負責人表示,由於近期一直在準備國家衛生城市的考核工作,所以調查工作目前尚未正式開始。

「我已經抽調人手成立了專門針對此事的調查組,近期準備開展調查工作。」

  「藥妝」在中國屬於違法之後,妳還是躲不過「皮膚科醫生推薦」
  在中國,有多少人看不到醫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