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再無BAT】一夜蒸發600億,高層人事地震,百度市值已被美團超越

本文來源:讀懂財經研究所

微信id:dudongcj

作者:讀懂君001

百度,正在承受過往的暴利帶來的「懲罰」。

在PC互聯網上,百度像個上帝,掌握了所有信息的分發。

你能看到的東西,不取決於你想看到什麼,而是百度想讓你看到什麼。

你的每一個搜索背後,都是一條交易線索,價值斐然。

其實,百度的服務談不上有多大價值,只需要把廣告放在搜索頁面的前面,就能每天入賬2個億多,還有比這更好的生意嗎?

時任莆田市委書記,現任省委秘書長的梁建勇曾經說過,2013年百度全年廣告總量260億元,莆田民營醫院就做了120億。

2018年百度全年收入1023億,從這個規模看,經過這麽年的發展,你說莆田系占了多少?

醫療是百度輸不起的行業。由於綁定了莆田系這個舊時代的大金主,看似守住了個金山。

但悄無聲息間,百度把自己的未來發展,留在了舊時代。

在魏則西事件爆發後,俞軍說,你們懷念我,我懷念Google。

說起來,我們國家幾千年來所書寫的歷史不就是八個字: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2016年的時候,李彥宏說移動互聯網時代結束了。要讀懂君說,準確的說法是,百度的移動互聯網時代結束了。

2019年一季報顯示,百度最核心的廣告收入只有8%的增長。按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百度運營利潤21億(約合3.14億美元),同比下滑67%。

原因是為加大移動端產品的推廣,進而帶來營銷費用的增長。

百度這麽做不是沒有道理的。

直到目前,它也沒有在移動互聯網的任何領域有所突破。

不久前,微信月活已經突破11億。至此,世上再無BAT。

1.

2019年5月17日,百度發布了自己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

財報顯示,百度第一季度收入241.23億,低於市場預期242.7億元。

凈虧損為人民幣3.27億元,較去年同期的凈利潤人民幣66.94億元轉虧。

這也是百度上市後的首次季度虧損。

事實上,百度仍然是盈利的,虧損主要來自股權激勵。按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百度核心的運營利潤21億(約合3.14億美元),同比下滑67%。

百度的核心收入還是來自於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也就是所謂的廣告收入,占總營收的比例高達72%,增長只有8%,滯後於總營收增長。

在如今大環境下,過度依賴於廣告收入的百度,顯然不能像阿里、騰訊那樣遊刃有餘。

如果說廣告收入放緩是百度表現低於預期的直接原因。背後更本質的原因是,百度已經徹底被移動互聯網拋棄。

2011年,百度股價到166美元。

也就在那年,BAT的稱號開始在中文互聯網流傳,同年營收145億,運營利潤76億。

2018年百度營收1023億,運營利潤155億。

七八年時間,百度收入增長六倍、運營利潤增長一倍。

那日收盤,百度的股價收於154美元,反而比七年前還下跌了12美元,市值不到阿里的八分之一。

也怪不得人家美團王興不願提及百度,畢竟天下再無BAT。

2.

如果你對經濟學稍有涉獵,你可能會聽過「荷蘭病」這個詞,而這個詞所指代的經濟惡化現象,最早出現在20世紀50年代的荷蘭。

20世紀60年代,已經成為制成品出口主要國家的荷蘭發現大量石油,荷蘭政府隨即決定大力發展石油業。

一開始,石油業讓荷蘭的出口劇增,國際收支出現順差,經濟顯現繁榮景象。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大量的勞動力湧向蓬勃發展的石油業,直接導致了荷蘭的農業和其他工業部門生產成本大幅攀升,工業產品的國際競爭力急速下滑,造成經濟惡化。

和幾十年前的荷蘭一樣,百度也得了這種病。

百度的廣告業務比起石油生意也實在差不了多少。搜索是PC時代互聯網的唯一入口,百度掌握了所有的信息分發,一次次的點擊,都會變成鈔票流入百度的口袋。

在大閘蟹銷售旺季的時候,一個大閘蟹關鍵詞的點擊價格高達90多,一個3000元的賬戶預算幾分鐘就可以直接點完。

醫療機構是百度最大的金主。2015年10月底,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李政說過,醫療健康在百度收入中的占比已經達到了35%。

其中,最大頭的還是要數莆田醫幫。據2014年國家衛計委主管的《健康報》統計,全國從事醫療產業的莆田人達6萬多、建立的民營醫院達8000多家。即使發生魏則西事件,醫療仍是百度輸不起的行業。

百度抱住了莆田系這個舊時代的大腿,守住了這座金山。但是,卻把自己的未來發展,局限在舊時代了。

百度商業模式極致簡單粗暴,無需在管理上花費太多精力,導致百度成為一個企業管理的矮子。最直接的體現就是百度投資在決策上的混亂。

百度曾經有機會投資大眾點評,最接近的一次,投資方案已經走到了李彥宏那,只等他完成最後一步簽字,但李彥宏在簽字這個環節上拖了許久。

最終,大眾點評沒能等到百度,它與美團合併了,百度也沒能擠進後來的新美大。

再比如,2014年盛大文學要出售時,他們首先找到的是百度,但是跟百度接觸很長時間都沒見到李彥宏,也沒有真正能做決策的人出來,結果轉頭賣給了騰訊。要知道,文學是百度搜索流量最高的部分。

相比而言,騰訊投資的反應和決策速度很迅速——從丁香園董事會決議融資的第二天開始算,騰訊在42天之內完成了意向、談判、盡職調查、協議簽署、打款交割7000萬美元的所有動作。

在百度,投資決策是由對應業務線負責人和百度的投資部門共同決定的。

由於思考出發點的不同,業務部門和投資部門對一個案子的看法時有相左。

阿里的做法是,提高了業務部門支持人的級別,也就是說任何一個項目,必須由一個事業群的主管批準並負責,投資部才能夠去執行。

而百度從未有過類似清晰的界定。

在產品端,只會躺著數錢的百度,徹底失去創新能力,導致其在移動端完全扮演了一個跟隨者的角色。

無論是早年的百度糯米、百度地圖,還是如今的信息流產品、短視頻和小程序,甚至智能音箱,百度幾乎都是跟隨者的角色。

上一個真正意義上創新的產品,可能還要追溯到幾乎淡出大眾視野的百度貼吧。

用陸奇的話說,這叫肌肉記憶。

微軟也曾發生過這種事。陸奇在接受YC採訪時曾分享過,微軟為什麼沒辦法轉型移動。

「我們超級努力的工作,什麼都試過了,買了諾基亞、開發了Cortana。但是,說實話,做出來的產品很爛。」

「因為認知上搞不過來,就會導致他的產品、運營、商業模式沒辦法以新的方式來做,造成了一個在公司層面上無法逾越的障礙。這是因為有肌肉記憶。」

相比PC時代,移動端用戶的行為發生很多變化。阿里全力做大了手淘,騰訊幸運的找到了張小龍。

而百度始終沒有找到移動端信息分發的答案。

2013年覺得應用商店才是移動入口,花了19億美金收購91無線,創造當年中國互聯網最大的一筆交易。

結果沒想到應用商店,根本是個偽賽道。

百度意識到信息流的重要性,將手機百度APP改名為百度,全力轉型信息流,已經是2017年初的事了。

那一年年中,今日頭條宣布,日活用戶超過1億。

閱讀原文

  熱文 /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附百度官方回應)

以下內容綜合來源:界面新聞、雷峰網、吳曉波頻道、 時金研究所、中國基金報

北京時間5月17日晚間,美股開盤,百度一度暴跌逾16%,股價創3年半新低,市值蒸發約8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00億元。

總市值一度被3552億港元(約合452億美元)的美團超越。

暴跌的主要原因是,百度迎來了2005年上市以來首次季度虧損。

百度第一季度總營收為人民幣241.23億元,同比增長15%;歸屬百度的凈虧損為人民幣3.27億元,較去年同期的凈利潤人民幣66.94億元轉虧。

自2018年5月市值一度逼近1000億美元以來,百度市值已經蒸發逾一半。

百度被19億春節紅包「坑慘了」

百度日前發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未經審計第一季度財報,錄得2005年上市以來的首個季度虧損。

百度第一財季總營收人民幣241億元(約合35.9億美元),同比增長15%,不計入此前宣布的資產剝離交易同比增長21%。

第一財季凈虧損人民幣3.27億元(約合4900萬美元),為上市14年來首個季度虧損。

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凈利潤為人民幣67億元。

對於一季度凈虧損3.27億元,彭博社分析稱,這主要是由於百度內容和營銷成本激增,春節期間百度電子錢包共發出19億元的紅包,同時公司的收入端增速顯著放緩。

財報數據佐證了這一分析,今年百度銷售等支出比去年同期增長近一倍。

百度CFO余正鈞點評稱,「春晚營銷活動大獲成功,雖然短期影響到利潤表現,但整體而言,春晚營銷不但為百度系App帶來流量規模的大幅提升,而且充分展現了應用內搜索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吳曉波頻道點評認為:雖然市值會隨行情波動,但曾經是BAT打頭的互聯網企業,市值低於第二梯隊TMD的美團點評,給人的震撼還是挺大的。

這次季報的表現應該足以載入「百度最差財報排行榜」裏。

此前春晚上,百度大手筆發紅包引發全民狂歡。

可事實證明,這筆19億的營銷費用帶來了流量提升的同時,也帶來巨大的營銷成本。

此外,百度在愛奇藝等內容成本上的投資也消耗過大。

高層出現人事地震

同時,百度高層也出現了人事地震。

5 月 17 日,百度公司 CEO 李彥宏宣布,向海龍即日起辭去百度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職務。

同時,百度搜索公司戰略轉型為移動生態事業群組,沈抖晉升為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移動生態事業群組。

對於百度,這可以說是一個重大的人事變動。

據了解,向海龍是一位在百度工作了 14 年的百度老員工,掌握著百度核心搜索業務,一直被視為看守大本營的角色。

百度最近這個季度業績嚴重下滑,向海龍需要承擔極大的責任,這或許是其離職的核心原因。

如此一來,或許預示著百度正在下決心,加快內部改革的步伐。

當然,縱觀百度的發展史,從李明遠、陸奇到向海龍,二號人物似乎一直不固定,這也可能是百度的一大隱患。

對於向海龍的離開,李彥宏在公開信中表示,感謝向海龍過去 14 年的陪伴和貢獻,並祝他未來一切順利。

不過,也有媒體報導稱,向海龍是被辭退了。

對此,向海龍則也通過媒體渠道進行了回應,稱自己是正常離職,未來將會創業。

李彥宏表示,作為領軍人物,說「我們盡力了」沒有用,要確保在必須贏的戰場上取得勝利。

每一位員工,在工作中要傾盡全力,確保每一件事情執行到位;同時「不能等、不能靠、不能怕,要敢於說真話、敢於試錯、敢於創新」,「不是給失敗尋找借口」。

據網易科技透露,目前李彥宏最關注的的事情就是成本,每天都在找人聊成本的事情。

目前百度搜索業績的增長已經顯露疲態,如何爭奪流量入口,爭取年輕人的注意力,成為了集團上下亟待解決的問題。

廣告業步入冬天

百度的營銷費用僅在一季度增長3%,說明此前依靠信息流引領的一波增長基本告一段落。

信息流廣告,在國內靠今日頭條和微博發揚光大的。

百度在前兩年勉強抓住了這個機遇,將百度APP產品打造成了一個類今日頭條的產品。

▲圖:百度和今日頭條首頁對比(1月8日)

百度現在的移動首頁,和今日頭條幾乎如出一轍。

從上圖看,最上面都是搜索欄,下面的首頁幀都是新聞,且第一條宣傳性文章完全一樣,第三條都是遊戲廣告,下面重要的中心幀分布也幾乎完全一樣,兩個視頻入口,一個登陸入口。

▲圖:百度與今日頭條對比(5月17日)

但現在,這個引擎正在放緩。

從百度最新的首頁來看,公司首頁前三條信息中並未出現廣告,而頭條仍有一條遊戲《堡壘之夜》的廣告。

這從一個側面,可看作是百度信息流廣告業務的下滑。

百度(愛奇藝)的視頻廣告同樣在一季度無增長,這和騰訊視頻公告的情況一致。

雖然會員付費有增長,但廣告收入卻現零增長。

這一方面說明視頻網站現在的發力重心在於會員化,實際上現在不買個會員確實很難可獲得優質內容,另一方面也說明廣告行業所處的環境確實艱難。

日前騰訊公告,一季度廣告收入134億,同比增長25%,優等生尚且如此,績差的百度也只能交出這樣的成績單了。

  騰訊2019第一季度成績單:員工平均月薪7萬、微信月活超過11億

回過頭來再看看A股的分眾傳媒,一季度業績大變臉,營收凈利雙降,同樣折射出行業的困境。

百度搜索出錯,兩位女掌門傻傻分不清楚

雪上加霜的是,日前百度搜索還出現了一起錯誤事件,涉及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的照片。

5月17日,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凌晨2點發布的一封關於「華為啟動『備胎』晶片應戰」的全員信刷屏網絡。

  華為海思致員工信:多年備胎一夜轉「正」,今後要科技自立

然而網絡上關於何庭波的照片卻出現了錯誤。

據觀察,刷屏最多的兩張照片如下:

實際上,第二張照片並非何庭波,而是美國AMD半導體公司的女掌門蘇姿豐。連「央視新聞」都中招了。

那麽這個錯誤是怎麽發生的呢?

在華為事件發酵之前,如果用百度搜索「何庭波」,第一條結果並非其百度百科,而是一篇來自百家號「財通天下」的新聞《何庭波——中國最厲害的晶片女掌門》。

而這篇文章的配圖就是AMD的蘇姿豐。

之後隨著事件影響力擴大、錯誤被發現,百度或許做了調整。

目前搜索「何庭波」,在多個百家號的新聞鏈接之後首先顯示百度百科,照片無誤。

而那篇配圖錯誤的新聞未進行修改或刪除,只是排序被降至百度搜索結果的第二頁之首,如下:

此外,通過百度圖片搜索「何庭波」,其中依然摻雜著不少「蘇姿豐」的照片,且排序都很靠前。

以國內另一家搜索引擎搜狗搜索的結果作為對比,在搜狗搜索和搜狗圖片中搜索「何庭波」,雖然結果也不能保證完全精準,但與百度搜索相比,錯誤的信息出現在非常靠後的位置。

2019年1月,百度搜索便因一篇自媒體熱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引起輿論口誅筆伐。

文章表示,百度搜索第一頁看到的結果,基本上有一半以上會指向百度自家產品「百家號」,其中不少內容質量低劣,充滿營銷,百度搜索已經淪為為百家號導流的工具。

  熱文 /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附百度官方回應)

當時百度還就此次進行了回應,稱百家號內容全站占比僅10%,百家號是提升百度App內容生態體驗的一個重要舉措,可以優化用戶搜索時遇到的頁面訪問速度慢、排版差異大等瀏覽體驗問題,給用戶簡潔一致的搜索體驗。

當時百度還稱將持續引入優質媒體和創作者,鼓勵高質量原創內容,打擊內容作弊、低俗、違規做號等行為。

但現在看來,百家號的質量並沒有改善,百度搜索也依然在沒有鑒別機制的情況下,將百家號的信息前置。

  輿論圍剿之下,百度搜索結果頁乾脆隱藏「百家號」網址,要點了才會發現
  百度早就出海在全球市場和Google正面剛,盤點各國戰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