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險依舊,台積電是華為最大軟肋

本文來源:超級學爸

微信id:chinasuperdad

作者:學爸蛋總

史上最牛備胎海思的一夜轉正,讓吃瓜群眾緊張的心情有了些許安慰。

但形勢依然很逼仄(原意狹窄),大家必須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時時刻刻做好最壞的打算。

  華為海思致員工信:多年備胎一夜轉「正」,今後要科技自立

就好比抗美援朝戰爭的中美對決一樣,其實每一次戰役、每一次戰鬥都是險象環生,稍有不慎,都會滿盤皆輸,因此必須時時刻刻小心謹慎。

而這場華為保衛戰,也會讓中美重新認識對方。

華為再強大畢竟也只是一家企業,也不可能做到全產業鏈。

日前的一則新聞,一下子就暴露了華為最大的軟肋。

5月17日,台積電的一批已經封裝完成的晶片,被美國海關攔截。

目前還沒有信息透露這批晶片的客戶是誰,是否被放行也無從得知。

(這個消息只是網傳,並未有正規媒體證實)

雖然不能判斷是不是華為的晶片,但是華為的軟肋已經暴露出來了,那就是台積電。

在這方面,華為確定沒有備胎。

晶片的產業鏈太長了,主要分為這樣幾個步驟。

晶片公司(比如海思)用EDA工具把設計做好之後,要交給晶片工廠進行生產,也就是通過工藝把電路圖弄到晶圓片上。

這個過程叫做晶圓代工,如果沒有這個環節,晶片無論設計多先進,都只是空中樓閣。就好一棟大樓的設計圖一樣,只有通過建築公司施工,才能變成實物。

建築公司多如牛毛,然而把晶片設計圖變成晶片的代工廠,卻只有寥寥幾家,畢竟都是在奈米級別上操作,我們說的光刻機就是在這個環節使用。

2018年上半年世界十大晶圓代工企業分別是:台積電(台灣)、格羅方德(美)、聯電(台灣)、三星(韓)、中芯(中)、高塔半導體(以)、力晶(台灣)、世界先進(台灣)、華虹半導體(中)、X-Fab(德國)。

這十大晶圓代工廠占據了所有市場的96%。

我們還可以看到,台積電跟其他九大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可以說是一騎絕塵,市場占有率高達56.1%,中國中芯僅僅只有5.9%。

台積電占優勢的不僅僅是市場占有率,還有制程的先進程度。

台積電2011年就開始使用28奈米工藝,而中芯國際2017年還在為28奈米全力衝刺,好歹衝刺衝下來了。

雖然衝刺下來了,能做不代表能夠做得好,其中一個關鍵指標叫做良品率。

由於中芯國際在技術細節上不夠硬,導致華為、小米、展訊等IC設計公司不得不把訂單交給台積電。

良品率為什麼這麽低?主要是技術積累不夠,加上沒有市場占有率,不能進行技術迭代。

後來中芯國際終於找到了解決辦法,那就是從台積電和三星挖人。

2016年末,半導體業內極具聲望的前台積電運營長蔣尚義加盟中芯國際,震動了業界,他可是台積電很重要的靈魂人物。

他一度被認為是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的接班人之一,1997年加入台積電,期間曾為了照顧年邁的父親而申請退休,隨後又被張忠謀延請回台積電,可以看出張忠謀對他的重視。

蔣尚義在台積電期間,將研發團隊從400 人擴編到7600 人規模,培養成世界級的研發團隊,研發經費也從數十億元擴大到百億元。

2017年底,昔日台積電先進位程的頭號研發戰將、曾助三星趕超台積電制程進度的關鍵人物、持有500多家晶片專利的技術狂人——梁孟松,擔任了中芯國際的聯合CEO。

從此工藝水平就坐上了火箭,28奈米還沒搞好,14奈米的良品率就一下子從3%提升到了95%,甚至超過了英特爾。

這說明了兩個問題,第一,中芯國際算是找對了方法;第二,沒有挖不倒的牆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制程越先進,門檻就越高,玩家就越少。

在20奈米以下制程,只剩下台積電、三星、英特爾、聯電、格羅方德、中芯國際六個玩家了。

而10奈米制程,目前只有台積電,英特爾、三星三個玩家。

而7奈米實際上只有兩個玩家,也就是台積電和三星,英特爾被卡在了10奈米,格羅方德直接放棄。

中芯國際也在研究10奈米和7奈米制程,但是問題又卡在了荷蘭的EUV光刻機上,雖然已經於2018年下單,但是沒有現貨,需要等21個月的交貨周期。

等光刻機買回來後,也不是馬上能生產,還需要跟其他技術流程配合調試,最終量產最快最快也得到2021年。

那麽問題來了,假如台積電迫於美國的壓力,停止給華為海思代工,華為應該怎麽辦?

這是個突出的現實問題,而且很尖銳。

對於28奈米和14奈米的工藝,中芯國際在今年就可以迎來「備胎轉正」的高光時刻,就算是良品率差一點,起碼可以頂一陣。此前備受嘲笑的中芯國際,其實也是國家的一個大備胎啊!

但要命的是華為有很多7奈米的晶片,比如麒麟980、鯤鵬920等,而且還都是高端晶片,就不得不徹底歇火停產了,白白把最肥美的高端市場拱手讓人。

美國發出禁令以後,從台積電也傳來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台積電會對華為按照原計劃供貨;壞消息是台積電將繼續觀察事態發展。

雖然還在供貨,但這表明台積電的態度並不堅定,根據中美之間的博弈,隨時可能做一棵隨風倒的牆頭草。

目前,我覺得還得繼續爭取台積電,畢竟台積電在大陸還有不少廠,且比在美國的多,這是我們的籌碼,能千方百計讓台積電拖上個兩年,就算立功了。

在這兩年時間,首先要加快7奈米甚至5奈米的研究,荷蘭ASML光刻機一到,以最快的速度進行生產流程調試,把良品率提高到可接受水平。

這段時間也得加快光刻機的研制,就算是歐盟或者荷蘭不受美國控制,但萬一荷蘭ASML光刻機廠房再失火了怎麽辦?

何況英特爾、三星、台積電是ASML的大股東。

蛋總對台積電沒有信心。

因為台積電雖然名義上是台企,但是被外資持股八成,而且美國的客戶更多,因此只要美國施壓,台積電很可能靠不住。

華為考慮過這種風險,曾要求台積電和日月光等廠商把生產線搬到大陸。

不知道最後搬了沒有。其實我認為,如果美國執意讓台積電卡死華為,那既然這樣問題反倒好辦了。

若華為倒閉這樣的事情都可以接受,實現中華民族大團圓的代價也沒有華為體量大。

如果趁機實現了中華民族大團圓,不光華為保住了,我們還有了卡美國脖子的手段,真正的一勞永逸。

統籌計算,這樣做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的成本最低!

貿易戰是中美之間的,指望華為以一己之力對付世界上最強大的發達國家,是不現實的,因此也必須采取綜合手段,也就是我們不能只局限於華為保衛戰,那樣只是消極防禦。

第一,有飛行員提供了一個思路,你搞我的華為,我搞你的波音,而且還可以搞得名正言順,因為波音本身不乾淨。

就算是要不到賠款,也可以弄臭波音,打擊波音股價,打擊對方信心。

第二,最大程度分化美國和盟友的關係,動搖美國的制裁決心,把美國限制的影響降到最低。

5月1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不打算屈服於美國壓力,而禁止華為的5G設備。

「我們的觀點不是要封鎖華為或任何一家公司」,還說「現在發動一場科技戰或貿易戰是不恰當的」。

同一天德國官員也表示,反對將中國企業華為排除在德國的5G建設之外,任何滿足要求的企業都能參與進來。

已經簽好的協議要盡快落地。華為年初跟李嘉誠控制下英國電信公司Three UK簽下了20億英鎊的5G合作協議,要趕緊把生米做成熟飯,就不怕英國夜長夢多了。

這樣,一旦華為走向世界,美國與其說是限制華為不如說是限制自己,等於自絕於世界大家庭之外,走上閉關鎖國的道路。

第三,戰場我們要主動選擇。

5月16日,美國農業部發表抗議說《中國取消進口3247噸白皮豬》,我估計是美國白皮豬質量太差勁,質檢不合格。

第四,美國戰線太長,想找別扭還是很容易的。

路透社5月16日消息,一艘違反所謂「美國制裁令」的載有伊朗燃料油的油輪,已在中國舟山附近的儲油罐卸貨。

就在伊朗13萬噸石油到港的同時,伊朗外長紮裏夫也到了北京,會談中說中國是伊朗最重要的政治和經濟伙伴之一 。

但我還是認為,還是要做好實現民族大團圓的準備。

反正將來梧桐之後也會面臨封鎖和制裁,乾脆趁現在貿易戰合二為一,還少受一次罪。

為啥說美國這次發動的貿易戰是錯誤的,用一位台灣同胞的話說,就是他們不懂中國人的性格。

這視頻大家一定要看,他在節目中是這樣說的:

對中國的認知,不能用此時此刻來看這個中國。

我想從歷史,先不要講以前的,什麼漢唐,不講這個,就講1950年之後,請問在1950年的朝鮮戰爭,請問中國有什麼籌碼去打這場戰爭,所有的情報、所有的預估,它不可能打,最後打了沒?

第二個,對中國一定要有新的認識,當時俄國(蘇聯)跟中國大陸產生了最大的爭執的時候,那麽蘇聯采取的方法是,你不聽話,我全面撤,請問那個時候中國有什麼籌碼?大陸當時對蘇聯完全沒有籌碼。

千萬不要忘記,這一個國家是在全世界封鎖它幾十年的情況下,它自己長大起來的。

今天不要忘了,它手上的籌碼,可比當年中國跟蘇聯鬧翻的時候的籌碼可能多多了。

所以看中國大陸,不要用威脅的態度。

這個跟歷史的中國有關,假如不能認識到這個,以為用威脅,它會撤退,可能會失算。

因為對他們講起來,最大的價值不只是此時此刻的輸贏,最高的價值有它對歷史交代的價值。

什麼叫歷史的價值,我的理解就是,有朝一日我們的兒孫提起我們,能夠自豪地說我們的祖輩扛住了偉大復興前美國一次扼殺戰,就像我們提到我們的祖輩打過抗美援朝那樣自豪。

民族的歷史和性格,決定了我們一定贏,沒有辦法。

  在中國茁壯、如今被視為「美國公司」的聯想,否認停止供貨給華為,進退兩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