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今天,我想素顏出門。

本文來源:看客inSight(網易新聞旗下)

微信id:pic163

「你是不是生病了?」初到南韓的詩雅,一次因為起晚了沒有化妝,在課堂上被女教授關切地問候。

幾乎每個赴韓留學的中國女生,都會遭遇類似的「文化衝擊」 ——

「有天沒塗口紅,老師讓我趕緊回家休息。」

「每次蒸完桑拿後,都晚上十一點了,我直接素顏回家,南韓女孩子卻要畫完一個整妝才離開。」

「出門倒個垃圾都要化妝。」

「連掃地大媽都比我講究。」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一位南韓女生擁有的部分耳環。圖: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為了入鄉隨俗,詩雅開始習慣性化妝,就跟刷牙洗臉一樣自然。

基礎款是氣墊+眉筆+口紅+腮紅,隆重一點就加上眼妝、高光和修容。

「在南韓,女性從小就被灌輸了化妝的重要性。化妝是一種禮貌,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18年,南韓化妝品行業創造了130億美元的銷售額,躋身世界十大美容市場。

連韓媒都形容:這個國家,一直在「外貌至上主義」的路上,沒有剎車似地狂奔。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南韓女團IZ*ONE出演打歌節目,每位成員都纖細而美麗。

 「從12歲開始,我就每天化妝」

「老師,你的口紅是什麼色號?」一位南韓小學老師抱怨,這是班上女生最感興趣的問題。

口紅、眼線筆和氣墊粉底,正在代替書本,占領小學生的書包。

「四年級的時候,我就跟著美妝視頻學習化妝了。」

在一個名為《對南韓人而言,多早開始化妝才算早》的視頻中,年僅10歲的Chaey,對著鏡頭嫻熟地展示化妝技巧。

她表示,對於五年級的小學女孩來說,口紅和氣墊是「Must Have」般的存在。

「不過,我還是建議大家等到五年級才化妝。許多三年級的小朋友已經開始塗口紅,實在太早了。」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Chaey在鏡頭前展示自己的化妝技巧。

在Youtube用韓文搜索「小學生化妝」,會彈出14000 條視頻。

因為實在無法阻擋小女孩的化妝熱情,南韓政府乾脆由「堵」變「疏」,出版了名為《關愛皮膚,正確使用化妝品》的宣傳手冊,在全國範圍內的小學、初中、高中發放。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小學生版的化妝品手冊。

低年級尚且如此,中學生就更別提了。

車知媛回憶,在不允許化妝的中學時代,班上的每個女生都會偷偷往臉上抹粉底。

等到下課鈴響,大家還會掏出口紅和捲髮棒,扎堆往女廁所跑。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一位南韓初中生通過vlog記錄了上學的一天,課餘時間,她和朋友一塊在洗手間補妝。

「一旦學會了化妝,我就對素顏感到羞恥了」,14歲的熙珠(音譯)坦言。

為此,熙珠每天早早起床,以確保自己能頂著一副完美妝容踏入校門。

事實上,一旦女生們開始了化妝,睡眠便不可避免地減少。

17歲女生裕貞(音譯)在「get ready with me」的 vlog中,記錄下了從素顏到出門間的繁復步驟。

精華、水乳、隔離、眉筆、眼線、眼影、修容、腮紅、唇蜜……畫完了臉,還要燙衣服和卷頭髮。

整個過程差不多兩小時,約等於一場標準足球賽的耗時。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before & after

對於職員澀琪(音譯)而言,即使工作時完全不需要與人打交道,只是在辦公室內對著一台電腦打字,她也要每天花上一個多小時化妝,將黑長直夾成大波浪。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每天化妝給電腦看。

在傳統印象中,化妝是為了外出社交。

然而在南韓,許多鮮少出門的家庭主婦,依然戰戰兢兢地化妝。

知名論壇Naver Cafe上,有這樣一條提問 ——

全職家庭主婦也要化妝嗎?

只有兩條留言表示「不化妝,每天只塗防曬」,其餘的是「如果當天要出門,就化個妝」。

更有許多家庭婦女表示,「就算不出門,為了好看,也要在家裏畫一個全妝。」

一位主婦坦言,她在坐月子期間沒有化妝,遭到了婆婆的指責 —— 「毛孔這麽大,好歹也畫個塗個粉底呀。」

從此往後,她下定決心,狀態再差,也要化妝。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中,女主千頌伊就算得闌尾炎,也要堅持化完妝再看病。

保持妝容完美,是自律、聰明、能幹的表現;反之,則代表著懶惰、愚笨、無能。

類似的外貌偏見,也波及到南韓男性。

從事研發工作的鄭浩英(音譯)吐槽,自己在服兵役期間曬傷了皮膚,退伍後常常被朋友調侃,「臉色這麽差,壓力一定很大吧?」

不堪其擾的他,開始每天抹BB霜。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南韓門將趙賢祐,踢90分鐘球都能保持妝容不花,髮型不亂。

「我不想再戴隱形眼鏡了」

流行語「顏資/페이스펙」一詞,由「臉」和「資歷」復合而成。

指的是就業者的「外貌」,與學歷、經驗、成績一樣,被認為是一種職場實力。

根據調查,超過六成的南韓HR會評估應聘者的外貌,從而考慮是否錄用。

來自釜山大學的金瑟祺(音)沒想到,只是去參加一個咖啡店的打工面試而已,店長沒提任何問題,就直接拒絕了她 ——

「我們只招好看的,畢竟客人不是買杯咖啡就走,還會瞧瞧店員長什麼樣子。」

這一套近乎窒息的外貌標準,同樣困擾著那些外表優越的職場女性。

33歲的林賢珠(音譯),是南韓文化廣播公司的主持人。

備受假睫毛和隱形眼鏡困擾的她,做了一個頗為大膽的決定 —— 在直播新聞時戴上眼鏡。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林賢珠戴眼鏡播新聞的相關新聞,迅速上了韓網熱搜。

這一舉動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

觀眾的投訴紛至沓來,節目編導也批評了她。

「男主播可以在節目中自由自在地戴眼鏡,為什麼女主播卻不行?」 ,林賢珠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在第二天的新聞播報中,她依然我行我素地戴上了圓框眼鏡。

這一打破疆界的小小嘗試,得到了許多職場女性的支持,她們紛紛跑到林賢珠的個人賬號下留言 ——

「戴眼鏡也很美。」

「我們看的是新聞,不是主播的眼鏡。」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如今,林賢珠會時不時在錄制節目時戴上眼鏡。

「在南韓的大街上,幾乎沒有戴眼鏡的女生。」這並不是因為南韓人視力好。

事實上,在這個東亞國度,20歲以下年輕人群近視率高達96%,甚至超過了中國。

患有250度近視的詩雅,赴韓留學後,每天出門前都需要佩戴美瞳。

就連期末在咖啡館刷夜的日子,都不能免俗,直到眼睛難受了才摘下來。

畢竟,在南韓社會,「女生戴眼鏡出門」確實是一件需要勇氣的事。

重壓之下,部分南韓女性開始反抗。

從七歲開始,金智妍 (音譯)便決心進行整容手術。

她摧毀了所有的照片,直到20歲那年,爸媽答應支付下顎整形手術的費用。

再後來,金智妍開始質疑這一套由南韓社會賦予女性的狹隘標準,質疑自己竟然在「變漂亮」上付出了如此多的代價 —— 每天兩小時,每月20萬韓元(約1200元人民幣)。

「在正式開始化妝之前,我需要完成12道基礎護膚工作。」

終於,在22歲那年,她剪短了頭髮,砸爛了所有化妝品。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金智妍如今的模樣。 圖: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許多南韓女性,開始像金智妍一樣,砸爛化妝品,摘掉假睫毛,戴上眼鏡,再剪一個蘑菇頭,然後將照片發上網絡。

她們將這種行為取名為「脫掉束身衣」,鼓勵女性們大膽做自己,不再無止境地迎合他人的審美。

這項運動在網上一呼百應。

在Instagram搜索#escapethecorset,會得到一個大型化妝品拋屍現場。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當這些化妝品很容易被打碎時,它們對我其實毫無力量。」

一些更加勇敢的女孩,會直接Po出化妝前後的對比照。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我只是找回了自己原來的樣子。」

當車至元(音譯)剪短頭髮後,媽媽笑她:「你看,我現在有了一個兒子。」從12歲開始,車志元便跟每個南韓女孩一樣,投身於化妝的海洋,每天觀看Youtube視頻,磨煉技巧,每月購買化妝品的費用高達10萬韓元(約600元人民幣)。

如今,放棄了化妝品的她,每月僅花費4000韓元(約23元人民幣),用於基礎保濕。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車至元的化前妝後對比。

「我好像重生了」,車志元感慨。

「人每天的精力只有這麽多,過去,我把這些時間用來擔心自己是否漂亮,而現在,我可以用來看書或者鍛煉身體。」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車至元在Youtube開設了個人頻道,記錄自己在南韓的「不化妝日常」。圖: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不漂亮,我不抱歉」

對許多參與「脫掉束身衣」行動的女孩而言,這只是一場小小的非暴力抗議,她們卻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

遭到大量來自陌生人的辱罵,甚至是死亡威脅。

二十一歲的裴麗娜,曾經是一位美妝博主。

不同於大部分執著於奶油肌或裸妝的南韓美妝博主,裴麗娜靠著大濃妝走紅。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裴麗娜發布的「士多啤梨妝」視頻,播放次數超過了120萬。

許多因相貌自卑的女粉絲留言:「感謝你給了我上學的勇氣。」

裴麗娜卻感到五味雜陳。

她意識到,這些女孩之所以獲得勇氣,是因為有更醜的女孩在鏡頭前展示自己。

如此一來,還是跳不出「外貌至上主義」的牢籠。

「我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誤。」

2018年6月,裴麗娜上傳了一段名為《我不漂亮》的視頻。

一開始,她像往常一樣,畫上濃艷的妝容。

只不過,整個過程中,她都沒有介紹自己的化妝步驟,以及使用的產品。

緊接著,裴麗娜在鏡頭前將妝容全部卸掉,摘掉假睫毛和美瞳,換成厚厚的全框眼鏡。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最後,裴麗娜對著鏡頭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別太在意別人怎樣看你。你本來的樣子就很特別,很漂亮。」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裴麗娜為這支視頻撰寫了數千字的簡介。

「『束身衣』越來越緊。」

「我們不得不在每次出門前,花費一兩個小時化妝。」

「忍受眼睛的酸澀,嘴唇的乾裂,更不要說他人的評判帶來的自卑和煎熬。」

「化妝應該是錦上添花,而不應是一種強制的修飾。」

「我的聲音也許很小,但我還是希望做點什麼。」

這支視頻獲得了700多萬次的播放量,許多人表達了出感激和欽佩,但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

惡評如潮水般襲來 ——

「你的眼睛不對稱。」

「肥婆化什麼妝?」

「我要長成你這樣,我就去自殺。」

甚至是

「我要找到你,然後殺了你。」

在死亡警告面前,裴麗娜此前的所有心理準備瞬間潰堤。

她關掉了評論,一度因為擔心生命安全,不敢出門。

直到12天後,她更新了一支教大家如何給貓咪刷牙的視頻,全程沒有露臉。

擔憂的粉絲們紛紛在視頻下留言,給予安慰。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Girl, you are perfect.」

再後來,當裴麗娜重新面對鏡頭的時候,她剪短了頭髮,全程素顏。

視頻主題,也從原來的妝容分享,擴展到了日常vlog和美食分享。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裴麗娜看似幸存了。但傷害沒有褪去。

在後來的VLOG中,她依然會時不時地關掉評論。

潮水的方向沒有改變,女孩們往水裏扔了幾塊石頭,激起了些許浪花。

畢竟,「與其他國家相比,在南韓,人們對待那些偏離主流道路的人群,是非常殘酷的。」

就連摘下眼鏡的女主播林賢珠,也不希望被視作「脫掉束身衣」運動的一部分。

「我被(化妝)束縛著,但這是我的工作,是現實的一部分。」

出門不化妝,韓國女性正在集體「越獄」

▲「如果可以隨心所欲,我會減少化妝的頻率」。 圖: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首爾地鐵站外,佇立著偌大的廣告牌 ——「天生漂亮?那是一個天大的謊言。」

當清晨的陽光照進這座東亞半島,燈火星星點點地亮起,人們對著鏡子梳洗打扮,然後投身忙碌的世界。

攢動的人潮裏,是一張張看不清個體的臉。

  所謂的「民國女子」,一個外國人當年在上海拍了很多照片,沒有濾鏡沒有PS
  坐擁300萬粉絲的網紅被拉下神壇,「網路暴力」這次成了正義。
  數據告訴你,抖音直播賺不賺錢?
  從在中國有粉絲兩千萬的蒼井空說起,日本AV女優們的美麗與哀愁

參考資料:

[1] SBS뉴스: 초등학생 장래희망 『유튜버』 첫 등장[2] 세계일보: 초등학생도 화장 안 하면 \’왕따\’ 당하는 시대라고?

[3] 조선일보: 어린이집부터 경로당까지, \’화장(化粧)\’에 빠진 대한민국

[4] CIVIC뉴스: 알바생도 얼굴 보고 뽑는다니…씁쓸한 『페이스펙』 세태

[5] 한국일보:「예쁘지 않아도 괜찮아」… 꾸밈노동 STOP!

[6] The New York Times : South Korean Women Smash Makeup, and Patriarchy

[7] The Guardian :\’Escape the corset\’: South Korean women rebel against strict beauty standards

[8] 東方網:「老師,你的口紅在哪裡買的?」南韓的05後都開始化妝了?

[9] 人民文摘 :南韓:全民化妝風潮波及男人

[10] 韓民族日報 :南韓小學生開始化妝,政府到學校普及安全化妝法

[11] 界面新聞 :5歲的小女孩開始塗口紅,南韓美妝低齡化會不會過了頭?

[12]  naver cafe: https://cafe.naver.com/isajime/3305674

[13]  脫掉束身衣運動:21歲網紅直播卸妝 收到死亡威脅,BBC新聞網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