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戰租界:1843-1943

用鐵路圍堵租界、用大上海計劃彎道超車……

今日讓上海市民引以為豪的租界歷史文化,曾一度是華人精英和公務員們的眼中釘。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

微信id:idxgh2013

作者:海下

1943年8月1日,青天白日旗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高高揚起。

汪偽政權的頭面人物褚民誼致電日方:

「上海公共租界向為英美侵略敝國及大東亞之最大據點,此次收回,足使盤踞租界內之英美侵略勢力完全肅清,回復其本然之姿態。」

10月10日,租界地區240條外國路名被更改為中文路名。

如霞飛路改為泰山路(今淮海中路)、卡德路改為嘉定路(今石門二路)、福開森路改名武康路、克能海路改名康樂路、哥倫比亞路改名番禺路、林肯路改名天山路……不少名稱沿用至今。

▲據說由汪精衛親自命名的武康路

在日軍的刺刀下,近百年的上海外國租界終結了。

無論主事者的目的究竟為何,上海的城市面貌都由此發生了劇變,長期分裂成三片的上海,至少在名義上得以被統一的中國市政管轄。

上海與租界間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爭鬥,以這樣的方式告一段落。

  【魔都上海】上海的魔性在哪裡?

仇恨租界的上海人

1843年11月17日,根據《南京條約》和《五口通商章程》的規定,上海正式開埠,上海歷史進入了全新的一頁。

英法相繼在上海縣城以北,黃浦江邊的荒地上組建了獨立於中國政府的租界。

而在中國政府治理下的上海城區則稱為「華界」,於是逐漸形成了華界、公共租界、法租界三足鼎立的格局。

租界從誕生以來,就顯示出其與原上海縣城的雲泥之別。

外國資本聚集於此,興辦國際貿易與近代工業,吸引著國內資本和人口向租界聚集。

近代化的市政管理體制也首先出現在租界。

新式的馬路,醫院,電廠,自來水廠迅速建成,優良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吸引著中上層華人移居其間。

上層人口與資本的流失,加速了華界的衰落。

上海的摩登繁華集中在了洋人的租界裏,相鄰的廣大華界總是光彩暗淡的配角。

不僅如此,租界還屢次擴張,壓縮華界。

到1914年,兩個租界的面積已經遠遠超過了上海縣城的面積。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橫亙於城市的中部,將華界攔腰橫截。

▲1914年的公租界與法租界地圖。圓形地區即上海縣城

固然,租界的崛起也給華界帶來了諸多展機會。

上海的工廠以租界為中心向華界擴散。

到辛亥革命之前,上海華界已經初步形成了楊樹浦、閘北、滬西、滬南等四個工業區。

▼1934年上海工廠分布表

▲華界的閘北工業區因為緊鄰租界和火車站,發展最快,資料來源:《上海年鑒》1936年版

在租界的示範作用下,華界也開始引入近代市政。

20世紀初閘北地區建設通商場,設置了華人第一個城市自治機構「閘北工程總局」,1905年上海縣城內也設置了自治機構「城廂內外總工程局」。

然而,這些成就並不能抵消上海官紳的敵意。

租界的光鮮,一方面刺激日益滋長的民族主義,另一方面,由於治外法權和關稅優惠,中國民間商業資本一直面臨著外資的強大壓力。租界便成了上海華界士紳們的眼中釘。

  1978年的上海,改革開放元年。

租界每次試圖擴張,他們都會組織聲勢浩大的集會加以抵抗。

如1924年,工部局以交還會租界內與華人有關的司法機關(會審公廨)為條件,要求北京政府允許租界擴張,上海華界官紳立刻組織「國土維持會」,竭力抗爭,使得租界被迫放棄計劃。

直接擴張不成,租界方面改變策略,用跨界修路的辦法,順便將道路兩旁土地納入管轄範圍,形成「準租界」。

1900-1925年間,公共租界越界築路共39 條,圍成的區域面積47000畝,甚至超過了租界的面積(33503畝)。

▲上海租界越界築路圍繞地區

越界築路的擦邊球止於1925年。五卅運動後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高漲,迫於民意,北京政府對租界擴張的立場也變得非常強硬,在1925後租界未能獲得任何擴張。

為了限制租界,另一面的華界上海人又生一計。

當時還沒有立交橋這樣的交通工程,鐵路鋪設會直接切斷市內一切交通,於是,鐵軌就成為了限制租界擴張的天然屏障。

20世紀早期,上海兩條對外聯繫的鐵路滬寧線與滬杭甬線的車站都設在租界之外,兩條鐵路要建設聯絡線時,華界便主張利用這條鐵路包圍租界,限制其擴張。

▲滬寧、滬杭甬鐵路聯絡線各路線布置方案示意圖。資料來源:(上海歷史地圖集》

1910年,鐵路總局局長梁士詒與滬寧鐵路局的英國工程師達成高架鐵路方案,計劃讓鐵路穿過公共租界,用最短的距離,最經濟的辦法,溝通南北兩個火車站。

沒想到,上海道道員虞洽卿立刻聯合一大批官商激烈反對,一大理由就是鐵路是限制租界的利器:「以我之鐵路,圍彼之租界,實踐天然一語,永使不得擴充」。

就這麽穿界而過,就喪失了這一重大意義。

最終,1916年建成的鐵路聯絡線繞了個彎,從南面和西面包圍了租界(大致是今天上海地鐵3號線的位置)。

租界工部局在內部會議上不得不承認,兩路聯絡線將「形成新的西部界線,又在徐家匯路以西虹橋路將形成租界的南部界線」。

然而,鐵路包圍網終究奪不走租界的繁榮。

租界的繁榮,很大程度上是來自黃浦江上的港口,及由此而生的對外交通貿易。

▲黃埔江的港口盡在租界控制下,中方的鐵路也沒有與吞吐量巨大的黃浦江港口相聯,這就是上海鐵路的最大問題。海陸聯運的效應無法發揮,又直接影響了華界工業區位的布局和鐵路運行的效率。資料來源:《上海港口大全》

但黃浦江也有著容易淤積的天然弱點。

光緒年間,黃浦江泥沙積累,日漸淤淺,外海來船不能直接駛抵市區,只能在吳淞口起貨轉運,或駁運減載後乘潮漲時進出。

為此,英、美、法等國公使多次要求清廷疏浚黃浦江水道,均被拒絕。

中國方面看重地處入海口的吳淞口,打算自行開發,並計劃通過鐵路連接吳淞口,形成海路聯運以重新奪回港口優勢,由此架空上海租界。

1898年4月,清政府宣布吳淞口開埠,但不久即因《辛醜條約》內文規定要疏浚黃浦江,航運優勢重回租界之手而告失敗。

1920年11月,北京政府決定實行第二次開埠,由張謇主持,準備系統經營吳淞港口。

但恰逢亂世,在外國勢力保護之外的吳淞口投資環境十分惡劣,民間資本缺乏信心,北京政府更是財政拮據。

1924年9月,吳淞又遭到軍閥亂兵洗劫。張謇無奈辭去督辦職務,吳淞商埠重建又半途而廢。

不過,華人重奪上海主導權的事業並非就此中斷。歷史機緣下,南方的革命黨很快成了從洋人手中重奪上海灘的主力軍。

  棚戶區,上海正在消失的另一面

彎道超車的大上海計劃

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飄遙無所依,壯志難酬中寫下了洋洋十萬餘言《建國方略·實業計畫》,給未來的中國提出了宏大的建設藍圖。

書中十年修二十萬裏鐵路的誇張計劃,如今已流布甚廣。

除此之外,孫還提出要建設「東方大港」,而除了在杭州灣完全建造新港的遙遠設想,「改良上海以為將來世界商港」就是唯一現實的方案了。

1927年,手握蘇聯軍火的北伐軍一路勢如破竹,南京國民政府建立。

孫文的這些遺墨,隨之被視為總理遺教,成為各項工程的最高指示。

隨之,國民政府推出了轟轟烈烈的大上海計劃。

國民黨定都南京之後不到半年,南京政府就迅速組建了直屬中央的上海特別市,對原有行政區劃大加調整。

特別市跨有上海、寶山、松江、青浦、南匯五縣之地,占地面積494.69平方公里,原本分立的華界眾多市政管理機構第一次被統一起來。

人員方面,也沒塞滿黨國軍政人員,而是任命了眾多技術官僚與專家。

作為政權財富最主要的來源,國民政府對上海不能不重視。

當時計劃委員會核心成員之一的上海市工務局局長沈怡,畢業於同濟大學土木科,德國德勒斯登工業大學博士海歸,1927年後在上海任職十年,直到抗戰爆發。

▲沈怡,1960年。沈怡也是推進「大上海計劃」的機構上海市市中心區域建設委員會的主席,後任南京特別市市長、台灣「交通部長」等職

沈怡晚年,在台灣不勝感慨地回憶當年的上海規劃:

總理的大上海計劃,它的主要用意,在使租界地位衰落,以求實現收回租界的目的,而其手段則為新黃浦江和建設東方大港。
——《沈怡自述》

為了這一宏大目標,1927年到1932年,特別市政府發布了數份總體城市規劃,統稱「大上海計劃」,還制定了相應法規,篇幅相當宏大。

但究其核心,主要是三點:建設行政中心,開辟吳淞商港,改造鐵路線路。

雄心勃勃的大上海計劃,跳出了深受租界影響的上海華界舊城,把今天江灣五角場地區約6000畝地的範圍,劃為大上海市中心區域。

▲大上海計劃圖,1934年。東北方路網密集處即為計劃的新市中心

和中國傳統城市思路一樣,新城區的中心,被設為彰顯政府權力、突顯民族尊嚴的市政府行政中心。

再通過港口和鐵路的改建,新上海便能借助海陸聯運的便利,從租界手中奪回航運優勢,最終超越租界,把上海改造成一個以華界為主導的城市。

▲大上海市中心分區計劃圖與行政區域平面圖

三大要點中,最早開工的是行政中心建設。

市政府新大樓更是被視為「大上海計劃」的開端而率先開工,1931年6月開工,1933年10月初竣工。

這棟大樓位於新市中心東西南北主幹道的交叉點上,總建築面積為8928平方米,由國內建築師董大酉設計,採用了「塗彩中國古典梁柱式」的傳統建築風格。

市政府專程在雙十國慶日舉辦落成典禮,當日參觀的民眾達10萬餘之多。

▲當年和今天的上海特別市政府大樓。今為上海體育學院行政辦公樓

新建成的大樓不僅僅是政府辦公場所,更是國民政府在上海重樹民族尊嚴的象徵,也是推行意識形態運動的最佳場所。

1935年,上海市政府為響應國民黨政府提倡的「新生活運動」,徹底變革傳統婚嫁,便在政府大樓前舉辦集團婚禮。

於1935年10月建成的江灣體育場也由董大酉設計,同樣在西式的運動場上增添中國元素。

體育場東西兩側的司令台被設計成三孔券門牌樓式建築,上方分別刻著「國家幹城」、「我武維揚」、「自強不息」三塊門額。

1935年雙十國慶日,民國第六屆全國運動會開幕式在此舉行。

入場儀式時,東北五省市代表隊選手身穿黑色孝服,高舉喻意不忘黑山白水的黑白兩色旗。大上海計劃所建成的每一個建築,幾乎都像這樣強烈凸顯著民族情緒。

然而,在裡面辦公的公務員卻很難感受到正能量。

雖然政府在辦公區周邊建設了職員宿舍區,但由於太過偏遠,與市區聯繫不便,又缺乏配套設施,引起公務員怨聲載道。

「倘遇急診,不將坐以待斃!……如遇火警盜警發生,更屬呼救無從。」

▲上海市市長辦公室

更要命的是,江灣作為政務區被列為日軍打擊的首要目標,1932年淞滬抗戰期間就遭到嚴重破壞,由於缺乏安全保障,幾乎沒有民間資本在當地投資,普通市民也不願意遷入。

雄心勃勃的大上海計劃新市中心,最終落得只有建築,沒有人氣。

大不起來的「大上海」

1935年,經歷了一二八抗戰的上海華界還沒有恢復元氣,大上海計劃已經是雷聲大雨點小。

作為計劃的主要制定者的沈怡不由感慨:「當初擬定計劃後,好比窮人點菜,開菜單子,心裡想著將來發了財,一定要點幾個貴的菜吃吃。」

事實上,財政的困難一直是大上海計劃實施的最大障礙,即使沒有戰爭的摧殘,這個浩大的工程也很難實現。

▼1927-1932年上海市財政歲入歲出概數表(單位:萬元)

雖然征稅力度不小,但當時上海特別市的財政收入並不充裕,甚至還遠不如工部局和公董局。

以1927年為例,上海市財政收入為374.4萬元,而「公共租界的財政收入是1161792海關兩,約合15610898元」,相當於上海的4倍多。

而僅僅是建設市中心區所需的第一期預算,就需要5000萬,超過1927年財政收入的十倍多。

當時的中央財政一樣入不敷出,大規模撥款沒得指望,工程資金仍需市政府籌措。主要的籌款手段是發行公債和土地招領。

但尷尬的是,缺錢的中央財政正在市場上大量發行公債,待遇極為優厚,且蔣介石還可以利用種種手段強迫上海資本家購買。

如此一來,資本家們對購買上海市政公債就實在沒有多少動力了。

最後,市政府甚至只能強制公務員購買。這5000萬的預算,公債收入遠遠不能滿足。

▼1929-1934年上海市公債發行情況表

接下來的一招就是滾動賣地。

市政府學習西方經驗,先按時價統一收購地塊,等一定程度的建設讓土地升值後,再抬價讓各方前來「招領」,然後將所得款額用於下一期的開發。

然而實際運作中,土地價格並沒有如想象中那樣迅速升值,各界認購的積極性也不高。

缺乏合理財政規劃的多項建設工程齊頭並進,也一同遭遇資金短缺,或是半途而廢,或是虎頭蛇尾,甚至是胎死腹中。

事實上,就連大上海計劃除了行政中心之外的另兩項核心工程,港口和鐵路,都從始至終力不從心。

因為沒錢,在吳淞口開發新港口的計劃只好擱置,轉而重新發布了規模較小的虬江口碼頭計劃,直到1934年才找到中央銀行出面投資。

至於市政府提出的鐵路計劃,則直接被鐵道部門否定,而鐵道部門單獨推行的聯運總站,則因為征地問題引發了當地村民去南京上訪的嚴重群體性事件。

▲1930 年「 大上海計劃」 中的城市 鐵路現狀(左 ) 與改造規劃(右)圖。市政府的方案打算重構現有鐵路網絡,廢除靠近租界的上海北站,在城西建設貨運車站,在江灣市中心建設客運總站。其用意也是顯而易見。資料來源: 上海市市中心區域建設委員會編:《上海市市中心區域建設委員會業務報告》第2期,1933年

重返租界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的當天,日軍沖入租界,把占領租界作為大東亞戰爭勝利的重要標志。

而上海特別市的新大樓,早在四年之前就被日軍攻占。

隨軍記者西川光寫道:「洋鬼的時代結束了。當然,他們所播撒的惡魔的種子,不會簡單地就這樣被清掃乾淨,但是我們會不厭其煩,直到掃盡惡魔的種子為止。」

然而不過幾年光陰,洋鬼未被掃光,日本人則被掃出了中國。

1943年,與汪精衛接收上海租界同一時期,重慶國民政府也與盟國簽約,收回租界。

1945年上海光復後,市政府隨即轉移原租界地區,直至今天。

易主的租界最終取得了勝利。

直到今天,租界核心區所在的黃浦區和靜安區,仍是上海最繁華的市中心,當然也是屋價最高的地區。

曾經被規劃為市中心的江灣五角場地區,從此失去了行政中心的地位,再次成為上海的邊緣地帶,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直到最近20年再次興起。

▲大上海計劃的遺產僅剩下少數建築,和一堆國字開頭的路名

抗日戰爭勝利後,戰前的上海市長沈怡被任命為南京特別市市長,離開了上海,並於1949年奔赴台灣。

在離開大陸前,他曾故地重遊江灣,但見「滿目蕭然」,讓人「無限的傷心感慨」。

他可能未曾想到,這竟然是上海在他眼中留下的最後印象。

  【魔都上海】上海的魔性在哪裡?
  趕在拆遷前,我拍下上海弄堂最可愛的模樣
  圖集 / 帶我回到那個「老上海」
  1978年的上海,改革開放元年。
  棚戶區,上海正在消失的另一面

參考文獻:

1. 現代性與民族性:1929年「大上海計劃」研究 ,俞世恩

2. 泡沫化了的新國族 召喚: 大上海計劃與1927一1937 年間上海的都市政治,郭奇正

3. 《大上海計劃》啟示錄——近代上海華界都市中心空間形態的流變魏樞

4. 以上海為中心:滬寧、滬杭甬鐵路與近代長江三角洲地區社會變遷,岳欽韜

5. 戰時上海的租界問題,高綱博文

6. 上海可視化資料庫:https://www.virtualshanghai.net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