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淘寶直播賣二手車,四年賣了1000輛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李宏達

有兩種人可以每天換不同的車開,一種是富豪,一種是二手車販子。

劉運就屬於後一種。

2015年,劉運一家和3個合夥人租下了一塊八十平米的汽車展廳,一起經營了一家二手車銷售門店。

這兩年,直播行業風頭正勁,劉運又轉行成了一名汽車主播。

前後四年時間,他一共賣出了1000多輛二手汽車。

也看清了二手車市場背後的江湖。

劉運賣車,有一個理論:賣二手車就像「賣菜」,留在手里越久越不值錢,一輛二手車絕不能在手頭停留超過1年。

「一輛十萬的車,半年以後能賣九萬五,一年以後就只能賣九萬。放在手里只能貶值,就像菜市場收攤時的蔬菜。」

在這套理論的激勵下,劉運平均每個月都能賣出10輛二手車。

如今,他被網友們稱為最會賣車的二手車主播。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八個主播最後只留下了三個

2015年,劉運的老婆和3個朋友一起開了一家銷售二手車的實體店。

一年多的經營,夫婦倆平時手頭屯著50多輛二手車,他們租下了一個七、八十平方的小停車場,員工也達到了50多人。

不過,劉運依然感到生意的吃力。

「我們二手車的信息通常發佈在淘車網,易車網,二手車之家等網站,現在信息發佈成本越來越高了,動輒一兩萬的會員費,有時甚至接通電話都要另外算錢。」

在他的身邊,好幾個做二手車的朋友都經營不下去了。

除了高昂的信息發佈成本以外,不規範的市場也令他們焦頭爛額。

「二手車交易糾紛屬於經濟糾紛,但是產生糾紛以後,老有幾個社會青年堵在你的門口,生意還怎麼做呢?」

2016年年底,劉運老婆收到了一份晚宴邀請函,東道主是寧波二手車行業老炮兒。

後來,他推薦了劉運入駐淘寶直播,做二手車解說員。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4月初,和他一起做淘寶主播的,還有另外7個人。

在偌大的汽車展廳,8個人各自帶著鏡頭穿梭在數百輛車之間,午飯的時候,經常坐在一起溝通下經驗。

一天中午,女主播韓香請大家吃了頓火鍋。

她在飯桌上透露,自己做抖音才沒幾天,就收獲了幾百個贊和上千粉絲。

韓香說,來看她直播的男網友,不但喊她「小姐姐」,還經常給她刷禮物。

在淘寶直播里,她就沒感受到這種眾星捧月的待遇。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聊得熱鬧。

只有劉運一言不發。

3個月後,8個主播里只剩下3人還在堅持直播,劉運則是更新得最勤快的一個。

那段時間,他平均三天錄一台車。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慢慢地,劉運明顯感到流量「起來了」。

通過直播,劉運每個月能銷售10台左右二手車。

保時捷卡宴成了劉運賣得最「爆款」的車,一年賣出過三十多輛。

「釣魚賣車」是二手車行最大的「潛規則」

二手車交易,最快的花一星期,最慢的則要花上一年。

入行4年,劉運過手了一千多輛二手車。

也看遍了1000多個買家故事。曾經有一個北京的淘寶老板,每年換一輛奔馳的新型號,越換越高級。

也有買家,為了改裝一輛六、七萬的二手車,要攢五、六年的收入。

不過,所有買家最關心的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關於二手車的交易內幕。

他說,寧波是二手車交易黑幕的重災區,讓全國同行聞聲膽怯。

「倒不是因為寧波從業人員素質低下,只是交易量太大,壞事也就顯得多了。」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根據寧波二手車流通協會數據顯示,2018年寧波二手車交易量達到26萬輛。

泡水車、火燒車、改表車、釣魚賣車,一不留神,就要交上十萬、八萬的學費。

劉運掉過不少坑。

一次,劉運喜提一台成色嶄新的奔馳e200。

坐在副駕駛的修車師傅何雷拍著胸脯說,這一單一定賺了。

何雷是劉運的老熟人,已經在汽車修理店里工作了20多年,是一位閱車無數的老修理員。

那天下午,何雷仔細檢查了大梁、發動機、變速箱等元器件。

「成色這麼新的奔馳只要二十多萬,太划算了。」

誰知何雷話音剛落,奔馳車就顛了幾顛,啞火了。

何雷尷尬地下了車,前後檢查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啥毛病也沒查出來,於是低聲和劉運說,這可能是一輛「泡水車」。

泡水車,指的是被水浸泡過的車。

「要麼掉進過河溝,要麼在滂沱大雨里忘了關天窗。」

無良商家泡水車的主要零部件換成新的,車子雖然表面光鮮,卻像一個亞健康的人一樣,渾身都是疑難雜症。

釣魚賣車是二手車行最大的「潛規則」。

所謂釣魚賣車,就是先用假信息把人騙去,再推銷其他車輛。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一次,有人告訴劉運,自己遇到一輛跑了2萬公里的奧迪A3,價格很優惠,只要10萬元。

劉運笑著說,這是「釣魚賣車」。

那人執意不信,一定要讓劉運第二天去陪他看車。

熱情的胖子銷售員遠遠地迎了上來,開始先生長先生短地寒暄。

當這個買家詢問那輛性價比超高的奧迪A3時,胖子銷售員卻一臉為難地說,那輛奧迪A3被一個土豪連夜全款買走了。

劉運還曾現場鑒定一輛里程表被人為「修改」過的「調表車」。

那是一輛奧迪A7,車齡已經五年了,里程表卻顯示只跑過2萬公里。

汽車的內飾,座椅、方向盤上的真皮已經被磨得油光鋥亮,儀表盤上的按鈕也已經掉漆。

「如果說這輛車跑了20萬公里,我都信。」

劉運總結說,「線下交易,情況太複雜了。還是在淘寶直播間賣車更安心。這里信息公開透明,那些亂象幾乎沒有遇到過。」

柳州小老板的奔馳夢

陳安是劉運在直播間遇到的,最有印象的買家。

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硬座從廣西柳州來到浙江寧波。

返程的時候,他開著一輛二手奔馳回了老家。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陳安在柳州做育兒教育培訓。

「去年一下子投了20萬。」教育行業回款很慢,如今每個月才收七、八千的學費。

但陳安心里有一個「奔馳夢」。

上個月,他讓會計把帳上的錢盤了一下,發現只有十萬不到的現款。

陳安正好刷到了劉運的直播。

在手機畫面里,劉運在停車場繞了一圈,從幾百輛車里指出了最便宜的幾輛奔馳、寶馬。

雖然透過鏡頭只能看到一個輪廓,陳老板的心還是微微顫動了一下:那是一輛10年奔馳c200,雖然是老款的低配版,但只要12萬。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白色陶瓷一樣熠熠發光的車身,威武雄壯的「大長臉」,尤其是車頭上醒目的奔馳車標誌,讓陳安移不開眼睛,好像遇到了少年時代的女神。

陳安已經能想像到自己開著奔馳去談生意的樣子了。他在底下怯生生地留言,有十萬塊能拿下嗎?

劉運回復,有時間來寧波現場試試吧。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幾天以後,陳老板在劉運做直播的停車場里,把十萬上下的車試了個遍。

奧迪a6、寶馬3,雖然各有各的好,陳老板最終還是選擇了那輛車齡10年的奔馳c200。

劉運坐在副駕駛室,想向陳安講解這輛奔馳車的成色、配置。

陳安擺擺手說,「不用了,奔馳就是奔馳嘛。」

比手機更便宜的車

劉運手里有十來輛現車。

他把它們分成兩類。

一類是貴車,一類是便宜車。

貴車受風吹雨淋會加速貶值,而便宜車一年的停車費會榨乾本身的價值,使它成為一台「賠錢貨」。

因此,劉運手里五輛最貴的二手車被他停在公司的車庫里,每天交300元的停車費;五輛便宜車則被他停在公園,修理廠等一切免費停車的位置,在外受風吹雨淋。

他的腦子里裝著一張活地圖。

寧波的各個免費停車場地,他都知道。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劉運賣出的便宜車里,有一萬多的五菱志光,也有很老的皮卡車。

3500塊錢的桑塔納2000,是劉運賣出的,最便宜的車。

買家顧大年拎著皮包,坐著飛機從重慶飛來,由於沒見過面,劉運還以為他是個小工人或老農民。

顧先生用腳輕輕踢了踢車身,發現沒有散架,顧先生就樂了,說,這就是他要的車。

劉運掰了掰雨刷,那雨刷幾乎像枯樹枝一樣要斷掉,然後打開車門,讓顧大年開出去溜一圈。

這輛05年出產的自動擋桑塔納已經跑了20多萬公里,跑起來時排氣管突突突的聲音就像老人不停地咳嗽,行將就木。

坐在副駕駛的劉運忍不住開始說話了。

他說,這車雖然便宜,但是不包過戶,沒有保險,沒有牌照,恐怕以後還得預備一筆不小的修車費,恐怕不是很划算。

顧大年說,他是一個改車的玩家,這次就是要買一輛最便宜的老爺車,然後親手把它改造得能跑起來。

他在當天就付款了。

二手車行老板直播賣車,他的團隊一年賣出30多輛二手卡宴

兩人直接把車開進了修理廠。

顧大年買下了雨刷、空調、輪胎等配件,當場就操起扳手換了起來。

粗粗修理一遍以後,兩人一起開車去吃晚飯,路上,這輛老爺車再沒有突突作響。

顧大年算了一筆帳,換雨刷、換輪胎、飛機票錢,一共八千塊。

那天晚上,劉運目送顧先生開車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顧大年說他要這樣慢慢開回重慶。

兩天後,他發來一條短信:「陳先生,我已安全抵達重慶,勿念。」

劉運有點不敢相信,因為這太像一部浪漫的公路片了。

「每個男人都有個汽車夢,有的是開上奔馳,有的是改二手車。做二手車,就是幫人圓夢。」

  鬧出桃色新聞的天貓總裁,被阿里巴巴取消合夥人身份和上一年度所有獎勵
  中國直播帶貨一哥一姐陸續翻車,李佳琦、薇婭聲譽重創
  那些在長白山寬衣賣貨的網紅們,別說她們擺拍了,大家掙錢都不容易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