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旅遊類」網紅很好賺?旅遊達人們正面臨其他領域大網紅的跨界打擊

本文來源:娛樂資本論

微信id:yulezibenlun

作者:王滾滾、秦白水

「大概是2012年的時候,我寫了一篇有關婺源的遊記,上了馬蜂窩首頁。」

「後來很多人跟我說,半個村子的遊客是看我遊記過去的。」

這起事件之後的第四年,蘑菇張成為了一名旅遊網紅。

大眾眼中,蘑菇張的工作令人羨慕。

她一邊穿越山川湖海,用自由靈魂享受著沿途風景。

更關鍵的是,還將錢給掙了。

普通人的「詩與遠方」是他們的生活日常。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蘑菇張有被艷羨的資本,目前她張手握車企、化妝品等合作品牌,一年收入超過100萬。

然而相對於網紅李佳琦「月入6位數」的收益,旅遊網紅的變現方式和利潤空間,遠不如美妝、時尚等品類的網紅。

  李佳琦,抖音上最火最賺錢的男人之一,女人買口紅都看他

根本原因在於,旅行是一個低頻率,考慮周期長的一個品類,並非化妝品等可即看即買。

於是旅行網紅的變現並非直接售賣「旅行產品」,而是同符合內容調性品牌進行植入合作。

這意味著,旅行網紅的變現仍有「作為」。

在短視頻早已興起多年之後,MCN機構也將眼光放在了這一品類上。

他們架起品牌主與OTA以及視頻網站間的橋樑,也開設孵化學院想要批量生產「旅行網紅」。

但想成為一名旅行網紅絕非易事,在邊玩邊掙錢的美好想像中,這個行業的天然缺陷、變現的探索空間時常互相拉扯著。

這個生意好做嗎?

  中國電商第一網紅張大奕:把顏值變成市值,才算是靠臉吃飯

年入100萬,

短視頻時代催生更多的旅行網紅

2016年蘑菇張博士畢業後,並沒有在職業選擇上產生過猶豫,成為了一名全職旅遊博主,到今年已是第三年了。

以蘑菇張為代表的一批旅遊網紅的誕生,事實上得益於馬蜂窩、窮遊網等攻略型平台的興起。

大眾需要旅行攻略,而提供當地人文風情和旅行故事的內容,成為了用戶們旅行前要做的功課之一。

蘑菇張現在很忙,攻略也早已從文字內容演變為了短視頻。

一個月的時間她都在不同的地方輾轉拍攝,她需要自己設計腳本、旁白等,團隊一個月能產出4條短視頻。

旅遊網紅並非新鮮事物,在博客時代就已經誕生了旅遊博主。

身份的變化則意味著自身屬性的改變,「網紅」代表著更豐富、多元的內容變現。

Steven是北歐旅遊局中國區代表,大概十年前就在幫北歐地區的旅遊機構在中國做營銷推廣,「那時候叫旅遊達人」,他介紹道,當時只是邀請一群旅遊達人前往當地體驗,有內容露出就算完成了任務。

「如果要計算對這個目的地產生了怎樣的銷售,這個是比較隱形的」,Steven認為,旅遊局更願意將旅遊網紅視作「媒體」,「他們的價值更多地偏重媒體價值,而不是銷售價值」。

如今,衡量一個旅遊網紅的商業價值是其是否具備「帶貨」能力。

  中國網紅第一股IPO首日暴跌37%,王思聰點評:商業模式有問題

依然沒有改變的是,純粹在旅遊產品端,網紅的作為依然有限。

「最根本的問題在於,旅行產品屬於低頻消費,並且決策周期較長,它更多是在早期形成一個種草的作用」,Steven對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說道。

旅遊從業者徐晨琛則認為,旅遊其實是一個被嚴重低估的行業,「正是因為旅遊消費低頻,所以旅行的短視頻能夠滿足很多人‘躺在家里,走遍全世界’的幻想的」。

2016年,以抖音為絕對代表的短視頻平台興起,在旅遊行業也構建起了另一個「種草」媒介,短視頻消費的爆發式發展,催生了更大批的網紅需求。

這個階段,誕生了大批旅行類MCN,以及做孵化網紅生意的機構。

2018年,徐晨琛成立了從事旅遊網紅KOL推廣的MCN機構「神鯨文化」,他與合作方YUPPER有著明確的分工:

負責新網紅孵化的YUPPER通過開設線上課程的方式,招募新人進行課程教授的孵化過程。

在學員畢業之後,徐晨琛會根據學員特質,擇優同客戶資源進行鏈接,並製作視頻作品進行包裝露出,幫助KOL經行推廣和定位,最後走上商業化的能力。

「MCN有點像伯樂,幫著品牌選最適合的人選,同時也在幫助一些內容生產者獲得收益」,徐晨琛對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說道。

通常來說,一個100萬粉絲量級的KOL,在徐晨琛拍攝團隊的幫助下,完成4個以內的短視頻拍攝,可以獲得20-30萬的收益。

而在2017年,蘑菇張簽約了另一家負責運營旅行KOL的MCN機構「象樣旅行」,成為了其旗下的一名KOL。

「以前,我們都屬於一個比較被動的狀態,只能等著客戶過來邀約」,相較於之前的單打獨鬥,蘑菇張認為進入MCN是一個更穩定的選擇。

現在作為一個全網200萬粉絲的旅遊KOL,一年100萬的收入,對她來說不是問題。

在旅行中將錢也掙了的職業特徵,吸引著更多的人想要成為「蘑菇張」。

23歲的安森在大學畢業後沒有選擇去大公司應聘,為了自己環遊世界的夢想,她一畢業就開始從事自由攝影師的職業,依靠為旅遊平台、酒店等提供商業圖片的訂單勉強維持生活。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安森和她的旅行拍攝作品

2018年11月,她在朋友圈看到旅行博主孵化機構YUPPER招募學員的帖子,一下子入了坑。

花199元報名了3個月的線上課程,希望能夠實現「既能出去玩,又能賺錢」的理想生活。

車企、護膚品成合作品牌,

旅行網紅變現於「非旅行」產品

目前,徐晨琛的神鯨文化主要跟海外的旅遊局,以及OTA、視頻平台等進行合作。

由於旅遊部門通常預算不多,所以同MCN的合作大多採用資源置換,這成為MCN降低成本的一種方式。

更多的變現渠道還是來自於商業合作,而在同OTA或者視頻平台進行視頻合作時,MCN也面臨著「搶占客戶」的戰鬥。

在確認一次拍攝計劃和商業資源包的推出方式後,MCN和平台都可以尋找客戶來下單。

在這個模式中,MCN和平台方關係可謂「相愛相殺」,而平台始終是更強勢一方。

「最後的收益三七開,誰找來的客戶誰拿大頭。」

由於網紅的影響力難以具象評估,客戶在尋求合作之時,通常也第一時間會找到平台方進行洽談,MCN機構則掛靠在旗下,分享資源。

因此,「大頭」通常都進了平台的腰包。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神鯨文化MCN創始人 徐晨琛

從業者都承認這一現實,旅行網紅的變現遠不如美妝等產品賣貨,其對大眾的吸引力也不及泛娛樂八卦、體育和遊戲等高流量內容。

象樣旅行聯合創始人張晨光告訴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在平台運營兩年之後,切實感受到了旅行小眾和低頻的特點,「做了兩年之後運營壓力也比較大」。

但這並不意味著旅行網紅的變現路徑是「鐵板一塊」的,而是存在著探索空間。

象樣旅行簽約了20多個旅行網紅,現在象樣並不將自己定義為純做旅行內容。

在對外界的發聲層面,創始人張晨光更願意強調「自己做的是生活方式和文化的內容」。

「好幾年過去了,你會發現你認識的旅行KOL,貓力、蕾拉還是好幾年前的紅人。」

行業固化的現狀,讓這一批新興的MCN機構開始在旅行產品之外,開發更潮流的品牌植入。

從2018年年末開始,象樣旅行開始嘗試跨界的品牌合作,首先簽約的是護膚品等偏時尚品牌,這同輕奢戶外旅行能夠形成天然融合。

更具有意義的是,去年他們同一家車企品牌達成了合作,「簽到這種大客戶,一說公司的人都驚了」。

張晨光的經驗是,越高級的品牌希望的是更長線的合作,這符合象樣旅行的長線內容策略。

象樣最近為蘑菇張打造了一個系列的旅行Vlog。

「她在這個系列節目中的定位,已經不是博主了,而是一個新欄目的主人,要往內容IP方向去打造。」張晨光對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表示。

張晨光認為,蘑菇張的節目可能要到第二季才會有品牌主進來,她對此保有耐心。

就如同象樣旅行堅持讓旗下旅行網紅花錢去旅行,「花自己的錢,對產品體驗以及感受才更有話語權」。

一定程度上,旅行網紅的內容產出成本最高的是時間,李佳琦口紅測評一小時足夠錄一條。

而一款旅行短視頻從前期策劃、拍攝到修片,至少需要一周的時間。

旅行網紅的「帶貨」並不局限在旅遊產品本身,這已是慣例。

現在,蘑菇張的手上有包括相機、珠寶、手機、電腦、機場等在內的五六個商業合作。

她曾在一年時間中,持續用合作手機品牌在微博發佈旅行內容。

「剛開始,微博上用這個手機發佈的用戶占到20%,一年之後,它的手機端占到了70%。」

蘑菇張並不確定增長部分跟她有關,但她認為這就是一個正向的影響過程。

「所以旅遊KOL的『商業價值』,更多地體現在對消費觀念潛移默化的影響中。」蘑菇張對河豚文旅表示道。

「流量」降維打擊,

旅行網紅需打造核心競爭力

「我覺得這個行業的水分還是很大的」,某業內人士這樣告訴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他所說的水分,正是指旅遊網紅行業「刷流量」「買粉條」以獲取關注乃至商業機會的亂象。

由於旅遊網紅的「帶貨能力」無法通過具體的銷售量進行體現,所以,廣告商在選取旅遊網紅進行代言時,除了調性之外,粉絲數量、網紅輸出內容的點擊量等,就成為了唯一的考量指標。

在不長的行業發展中,旅行網紅亂象一直是業內諱莫如深的話題,其根本指向於,旅行產出內容已經成為了一個純掙錢的工具,成名後的網紅已經沒有了先前觀察世界的眼光了。

巔峰時,一位業內人士稱,她的朋友圈有200個旅行網紅,「但你會發現他們很多都『神經錯亂』了。」

在她看來,有些網紅今天開的是贊助商提供的車做營銷,明天就去推廣一個比較low的景區,「這不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選擇,你知道嗎」。

更大的行業危機來自於「降維打擊」。

「流量是終極利器」,並且流量更大的美妝、時尚kol跨界到旅行上並不存在壁壘。

張晨光說,旅行網紅的競爭對手並非同行,「可能就是她正在關注的一個美食博主」。

年入100萬不是夢?旅遊網紅正在遭遇“李佳琦們”的流量傾軋

環球旅行家尤健文此前對TBO表示:「全中國可以產出『旅行內容』的人,大概在200-250個左右。有能力在競爭激烈的微博、微信公眾號平台上面生存的人,基本上只有二三十個。」

如何保持競爭力,Steven認為,旅遊網紅需要往更垂直的方向「進化」,「當你在某一方面的人設立住後,當然會吸引到合作方」。

Steven舉例稱,如果你的方向時潛水達人,你需要告訴用戶去哪潛水,潛到什麼深度,注意事項是什麼,攻略是什麼。

「這些是吸引圈層用戶關注你的核心」,他表示,在成為更專業的旅行網紅後,品牌合作或者親自帶團都是自然發生的。

不同於多數旅遊網紅將精力花在拍攝照片以及整理素材上,蘑菇張還是更願意去傳播帶有「情感和價值觀類的話題」。

「比如我今天拋出一個問題,香港有這麼多高樓,大家住起來是不是真的舒服?」

「為什麼大家要在這樣一個高房價、高生活成本的地方,而不去一些更舒服的地方?」

「這種話題,比我單純發一組香港的高樓大廈來得更有傳播價值和討論價值。」

「但現在很多的旅遊博主還沒有想到這一點。」

不同的立場會有不同的幾輪。

MCN機構認為在商業資源和網紅創作能力上,前者更加重要。

「市場上好的創作人,有些也並沒有得到很好商業資源的匹配」,徐晨琛認為這是MCN機構的意義。

MCN機構自然看好這個行業的未來,「雖然這兩年經濟形勢不好,但對比發達國家旅行就是一個很大品類的消費,國內目前低頻,但基數大也是很高的增長點」。

想要成為一名旅行網紅並不容易。

與安森同期參加課程的有200人左右,然而畢業之後,依然留下來在做這件事的,只剩五六個人。

蘑菇張靠文字內容成名於攻略遊記時代,現在的旅行網紅則是直面競爭烈度更高的短視頻時代。

在網紅越多地成名於互聯網偶然事件的當下,旅行網紅的誕生擁有更大機會的同時,也有著更大的壓力。

安森並沒有放棄,他仍在努力學習專業攝影技能,靠著對旅行認真的熱愛,她有著一個篤定目標。

「停留在表面吃吃喝喝的那種博主已經泛濫了,我想真正挖進去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我要做的是深度旅行」。

未來,安森希望能堅持做原創的優質內容,並成為一名全網100萬粉絲的旅行KOL。

「有了好的作品,自然會有更多的平台來找你,也才會有更多地人去關注你的分享」。

  李佳琦,抖音上最火最賺錢的男人之一,女人買口紅都看他
  中國知名社交導購平台【小紅書】殘酷升級,取消四分之三網紅的資格
  中國網紅第一股IPO首日暴跌37%,王思聰點評:商業模式有問題
  中國電商第一網紅張大奕:把顏值變成市值,才算是靠臉吃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