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S合體後的綜藝節目豆瓣9.0,失落10年後,台灣綜藝人在大陸找對路了嗎?

本文來源:毒眸

微信id:youhaoxifilm

作者:龍承菲

編輯:師燁東

大小S近期在綜藝裏重聚了。

重聚的不僅僅是徐氏姐妹,還有和她們相識多年的朋友們。

2019年5月9日晚,綜藝節目《我們是真正的朋友》在騰訊視頻播出,大S徐熙媛、小S徐熙娣、阿雅柳翰雅和范曉萱「四姐妹」首度在綜藝節目中聚齊,前往緬甸旅行。

節目不僅在豆瓣拿下了9.0的高分,而且雲合數據顯示,節目首播點擊量達到2005萬,「大小S多年後合體」最高登上了熱搜第三。

對於《康熙來了》的忠實觀眾來說,畢業於華岡藝校、從高中時代相伴至今的「四姐妹」,一度紅遍全島。

和吳宗憲搭檔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阿雅、登上央視春晚演唱《健康歌》的范曉萱、因飾演《流星花園》女主爆紅的大S徐熙媛、主持《康熙來了》被封為「綜藝女王」的小S徐熙娣……

「四姐妹」經常登上綜藝講述趣事,成為台灣綜藝界家喻戶曉的熟面孔。

而隨著台灣綜藝的逐漸沒落,近年來大小S、蔡康永、吳宗憲、陶晶瑩等台灣綜藝人,都紛紛「北上」大陸「淘金」。

毒眸(ID:youhaoxifilm)發現,在台灣綜藝界如魚得水的綜藝咖們,「北上」之後的發展路線似乎走得並不順利。

除了蔡康永參加的《奇葩說》,大多節目評分熱度都不高。

小S的首部內地綜藝《姐姐好餓》只得到了豆瓣5.8的評分,電影《吃吃的愛》遭遇滑鐵盧,上映三天票房不及2000萬。

「hold住姐」謝依霖在內地演藝圈的高光時刻,還是在6年前《小時代》中扮演的「唐宛如」。

似乎除了常年擔任《天天向上》主持的歐弟,只有蔡康永憑藉《奇葩說》給內地觀眾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

台灣綜藝人「北上」屢屢受挫的問題究竟在哪?

這一次,《我們是真正的朋友》能給出小S答案嗎?

由盛轉衰的台灣綜藝

已故的台灣知名藝人高凌風曾評價說:「內地綜藝至少落後台灣綜藝二十年。」

這句話放在十年前台灣綜藝的黃金年代,並不算誇張。

上世紀中後期,台灣經濟的飛速發展,曾創下過GDP年增長率9%的經濟奇蹟,在當時與香港、新加坡、南韓並稱為「亞洲四小龍」。

經濟繁榮,文化領域同樣「盛開」。

20世紀80年代,台灣進入文化消費時代,電視娛樂消費需求激增,《綜藝100》《五燈獎》等一系列廣受歡迎的綜藝節目就此誕生。

1993年,台灣當局通過《有線廣播電視法》,允許民營資本進入有線電視系統,打破了原本中視、華視、台視三足鼎立的局面,各家之間競爭加劇,綜藝節目進入到百家爭鳴的時代。

▲《綜藝100》

當時的台灣綜藝界,有並稱「三王一后」的吳宗憲、張小燕、張菲、胡瓜四位王牌主持人,《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超級星期天》《綜藝100》等節目紛紛湧現。

而上線於2004年的《康熙來了》,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穩居台灣綜藝收視前列,最高收視率曾達到1.74%,並且其影響力跨越海峽,在華語圈內都擁有較高的話題度。

當時的台灣綜藝,甚至影響到了李湘等一代內地主持人的口音,廣電總局甚至為此特意在2005年下發《中國廣播電視播音樂主持人自律公約》,嚴禁在播音和主持節目時濫用港台腔。

  【台灣腔】在大陸是一個鮮明的形象

反觀十幾年前的大陸,網絡綜藝尚未全面崛起,電視平台幾乎僅有《快樂大本營》一檔娛樂性質較強的國民綜藝。

兩相對比,大陸黯然失色。

但是,伴隨著台灣經濟的下滑,娛樂文化領域同樣衰落。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台灣經濟受其影響,進入衰退期。

據台灣媒體報導,台「行政院主計處」公布2008年第四季經濟成長率負8.36%,創歷史新低。

而金融風暴退去後,台灣經濟也並沒有回暖。

經濟形勢的疲軟,直接表現在了文化娛樂領域的沒落,曾經紅極一時的台灣綜藝,也開始逐漸走向沒落。

最先受到影響的,就是製作經費的短缺。

在內地綜藝成本向上億元靠近的時候,台灣最為火爆的《康熙來了》,單集製作費用也只有10萬人民幣。

並且依據台灣法律規定,綜藝節目只允許冠名,不能口播贊助商廣告,大幅度削減了招商帶來的資金,節目製作成本更是一減再減。

▲《康熙來了》

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不少台灣綜藝只能局限在攝影棚內進行的談話節目。

而回看《康熙來了》等熱門節目,又會發現這些節目所談的話題日趨同質化。

「台灣綜藝把自己的路做得越來越窄。」擔任過《康熙來了》《國光幫幫忙》制片人的陳冠廷曾在採訪中提到。

翻明星包包、當場卸妝、夫妻吵架成了台灣綜藝的固定話題,很多明星會將同樣的故事在不同的綜藝裏講上許多遍。

這種局面歷經十年幾乎沒有改變,而十年的時間,也足夠讓觀眾的熱情消耗殆盡。

觀眾的熱情衰退,直接導致了不少老牌綜藝收視下跌,相繼宣告結束。

2011年,一舉捧紅了劉謙的《綜藝大哥大》停播;2012年,播出16年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停播;2015年,陪伴了觀眾12年之久的《康熙來了》停播;《小燕有約》也在2018年年初畫上了句號。

而除了這些老牌綜藝,台灣近年來幾乎沒有誕生足夠有話題度、在華語圈爆紅的新節目。

▲2015年,陪伴了觀眾12年之久的《康熙來了》停播

在台灣綜藝衰落的同時,內地綜藝正在迎頭超越。

2013年,台灣中天電視台購入了《中國好聲音》的版權,節目一播出就以0.88%的收視率突出重圍,打敗同時段達到0.77%收視率的《康熙來了》,拿下話題第一,成為當時家喻戶曉的品牌。

之後的內地綜藝,在電視平台有《極限挑戰》《奔跑吧》等播放量穩定的「常青樹」,網絡平台也有《中國有嘻哈》《創造101》等現象級爆款,幾乎已經全面超越台灣。

「北上」碰壁的綜藝咖們,這次能找到解決辦法麽?

面對台灣綜藝市場的衰落,有不少綜藝人試圖自救,「北上」大陸成為最為普遍的方式。

2006年主持央視節目《中華情·情藝在線》的吳宗憲,是最早一批進入大陸的台灣綜藝人之一。

2008年,歐弟加盟《天天向上》。

小S、蔡康永紛紛有了自己的網綜節目,甚至還在電影《吃吃的愛》中再度聚首。

除了主持人以外,幕後製作人們也紛紛跨越海峽。

曾經的《康熙來了》製作人詹仁雄、陳彥銘(B2),分別推出了《姐姐好餓》和《真相吧!花花萬物》。

但是,台灣綜藝裏爆款頗多的綜藝咖們,在內地的嘗試卻幾乎處處碰壁,金牌製作人和綜藝咖們的作品紛紛遇冷。

台灣知名綜藝製作人詹仁雄操刀的《姐姐好餓》《大學生來了》分別收獲了5.8、6.1的豆瓣評分。

匯聚了「康熙搭檔」蔡康永、小S和製作人陳彥銘(B2)的《真相吧!花花萬物》,也只收獲了4.2分的平平口碑。

而被稱為「綜藝女王」的小S,主持風格也被不少內地觀眾質疑尷尬浮誇,甚至有網友在小S的微博評論直言她「太over」。

文化氛圍的差異是主因之一。

台灣的綜藝節目中存在大量自黑、扮醜的文化,在內地顯得「水土不服」,無論是參與嘉賓還是節目觀眾,都有一定程度上的適應不良。

《姐姐好餓》製作人詹仁雄曾經承認,在嘉賓選擇上,節目組並未刻意區分大陸嘉賓和港台嘉賓,但雙方的不熟悉導致了配合不夠完美,容易冷場。

在《姐姐好餓》第一期中,小S用了一個和林志玲比美的老梗,按照台灣綜藝的套路,嘉賓會站在小S這邊,或是直接敷衍過去。

但黃磊直接表達了對林志玲的維護,一連串反問完全在原有的套路之外,最終節目效果一路朝著尷尬飛奔而去。

近年來文化類綜藝的火爆,昭示著內地綜藝觀眾對於節目文化內核的要求日趨提升。

多數台灣綜藝人純粹的娛樂化風格,被認為缺乏內涵,一些尺度過大的梗也會被批為低俗。

小S的《姐姐好餓》就曾因此下架整頓。

在政策的約束下,台灣綜藝人可以發揮的搞笑橋段無形中減少,觀眾自然覺得「沒有原來好笑」。

▲《姐姐好餓》裏小S的「揩油」

與二十年前在台灣火爆時相比,當下綜藝受眾的年齡層次也在不斷偏移。

藝恩數據顯示,《我們是真正的朋友》的用戶畫像中,30-39歲的人群占到69%,同期播出的《創造營2019》,30-39歲的人群只占56%,《我是唱作人》《向往的生活第三季》的受眾中30-39歲人群占比甚至不及30%。

綜藝受眾的迭代和年輕化,使得台灣綜藝人經典的梗和笑點,為當下的年輕受眾設置了門檻,效果反饋自然不如預期。

除此以外,大陸綜藝模式對於「主持人」的弱化也導致了台灣綜藝咖們的「不適應」

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台灣綜藝以對話訪談類節目為主,其中,帶動氣氛的MC角色至關重要。

小S、蔡康永等優秀主持人必須積極地拋梗接梗,才能更好地達到搞笑的節目效果。

但內地綜藝近年來普遍學習歐美節目的製作模式,以劇情式真人秀為主,更加重視節目的模式和內容,MC角色被明顯弱化。

比如現象級爆款綜藝《中國有嘻哈》甚至沒有主持人的角色,而是由總導演車澈親身上陣報幕。

主持人的存在感減弱,台灣綜藝人們按照過去的套路拋梗接梗,就容易顯得「用力過猛」。

▲總導演車澈親身上陣報幕

而隨著慢綜藝的盛行,「北上」的台灣綜藝咖們慢慢在綜藝中展露自我,近年來也逐漸有高分作品出現。

2018年8月開播的阿雅主持的《奇遇人生》在豆瓣獲得8.9的高分,有4.1萬人參與評價,其中面對大象落淚的小S打動了不少觀眾。

而《我們是真正的朋友》播出首期,豆瓣開分9.1,四姐妹的友情廣受好評,也呈現出一個足夠明朗的開局。

不過,也有觀眾評價《我們是真正的朋友》「後面30分鐘的花絮版比正片精彩一百倍」。

過度的剪輯和花字特效堆砌,讓節目缺少留白,反而沒能挖掘出嘉賓本身的笑點。

如此看來,除了在《奇葩說》中發揮口才和文化底蘊的蔡康永,

在近年來內地綜藝偏愛真人秀的背景下,不刻意地製造梗和笑點、「入鄉隨俗」地展現真實的自我和情感,反而是台灣綜藝人更好地適應大陸綜藝環境的方式。

這一類展露自我的真情秀,或許將成為台灣綜藝咖們「北上」的突破口。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陸媒筆下的台劇30年興衰】《我們與惡的距離》,台劇的「文藝復興」
  韓國統計:中國剽竊了韓國34檔綜藝節目,大陸網民臉紅憤怒也阻止不了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