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國500富人榜:互聯網創富「霸權」明顯,學霸是基本,南方碾壓北方

本文來源:新財富

微信id:newfortune

作者:陶娟

導讀

從赤手空拳到坐擁770億元財富,殺入富人榜前十,張一鳴只花了7年。

「年輕人的第一個手機」將小米的5位創始人齊齊送入榜單。

馬雲的個人財富只有2206億元,但他通過阿里、螞蟻金服、雲鋒基金控制和參股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經高達4.5萬億元。

2010年至今,馬化騰一直雄踞中國最富十人之列,金身不破,這是所有地產巨富都未能實現的穩定性。

2019年,中國最富十人中,只變動了1個人,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一次。

一系列看似獨立的財富事件,卻無不表明中國互聯網產業的造富能量和壟斷態勢。

他們無處不在,8.23億中國網民規模是其基本盤,對於創新的貪婪和一二級市場的聯動變現之熟絡是其杠桿,疊加相對封閉的國內市場給予的政策紅利,在整個鏈條上幾乎無往而不勝。

中國最富十人有5席來自互聯網行業,新財富500富人中,有80名來自互聯網行業。

在這樣的生態裏,年輕創業家們紛紛靠近一線富人,讀高山大學,讀湖畔大學,試圖尋找到通向新財富500富人榜的捷徑。

放眼全球,中國正在走美國曾經走過的路。

美國20多年來首富一直來自互聯網行業,2019年前十富人中有6名來自互聯網行業。

而中國最富十人之中,已有5席為TMT行業富豪,這是力量扭轉後新時代的一個隱喻——經過十餘年的震蕩洗滌,互聯網創富的能力開始逐漸在榜單上形成一種「霸權」。

正文

2019年5月14日,新財富500富人榜重磅揭曉,這是自2003年以來,新財富推出的第17份榜單。

作為民營企業發展的晴雨表,這一榜單通過上榜富人的變動情況,再次呈現了中國經濟最具活力的部門過去一年的投資新動向與創富新風口。

經濟轉型的起伏中,中國富人財富在過去一年迎來硬核洗牌。

新財富500富人榜上榜者的財富總和,從去年的95677.3億元降至2019年的81030.5億元,基本回到了去杠桿政策啟動時的2016年。

而人均財富也從去年的191.3億元下降至162億元,降幅達到15%。

上榜門檻更從去年的64億元降至45億元,足足下降了19億元,降幅高達30%。

不過,處於榜單頂尖位置的富人財富並未有太大變化。

2010年至今,馬化騰一直雄踞中國最富十人之列,金身不破,這是所有地產巨富都未能實現的穩定性。

保持第二的馬雲,個人財富只有2206億元,但他通過阿里、螞蟻金服、雲鋒基金控制和參股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經高達4.5萬億元。

2019年,中國最富十人中,只變動了1個人,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一次

字節跳動的創始人張一鳴,今年取代了李書福、李星星父子在前十名中的位置。

從赤手空拳到坐擁770億元財富,殺入富人榜前十,張一鳴只花了7年。

「年輕人的第一個手機」則將小米的5位創始人齊齊送入榜單。

  打破BAT巨頭壟斷的中國互聯網,張一鳴的APP工廠

2019最富十人:二馬守擂前二,36歲張一鳴7年登頂

在龐大的以「10億元」為單位的財富面前,這一屆榜單呈現得與從前不同。

中國富人榜的前十名,第一次前所未有地穩固。

2019年,是這12年來,前十榜單中第一次只有一個人出現變動。

▲2019年中國最富有的10個人

和去年榜單相比,前五名富人及其名次竟沒有絲毫的變化。

馬化騰與馬雲繼續壟斷了創富力的前兩名,和騰訊阿里在線上線下各領域的咬合競爭相似,二馬的財富值也十分接近,相隔不過54億元。

許家印、王健林、楊惠妍三位地產商,則繼續持守中國最富第3-5名的位置。

王健林的財富雖然大幅縮水,從2016 年的1982.6 億元,到2017 年的1794.3 億元,2018 年1782.6 億元,再到2019 年已經下降至1499.1 億元。

相較於2016 年的高點,蒸發將近483 億元,但是,相比眾多富豪被動損失過半身家,大力甩貨的萬達,2018年有息負債比2017 年減少約30%,是國內大型企業中有息負債率下降最多的企業之一,並解除了海外債務違約的風險。

萬達變得更加安全。王健林堪稱擇天時領跑大勢的資管高手!

年僅36歲的張一鳴,意氣風發闖入前十。

被他擠落的,則是去年首次進入前十的李書福/李星星,受到吉利汽車市值大幅下滑的影響,二人跌至第18名。

張一鳴的出現,不僅再一次演繹了個人在互聯網時代的財富傳奇軌跡,更深層次的意味則是,中國最富十人之中,已有5席為TMT行業富豪。

這是力量扭轉後新時代的一個隱喻——經過十餘年的震蕩洗滌,互聯網創富的能力開始逐漸在榜單上形成一種「霸權」。

互聯網創富不僅呈現壟斷前列的趨勢,他們還在榜單上展現了越來越強的財富塑造力度。

如小米2018年上市,立誓要從「年輕人的第一台手機」變成「年輕人擁有的第一支股票」,但最大贏家顯然還是8年前跟隨雷軍創業的小伙伴們。

林斌、黎萬強、洪峰、許達來等數位小米高管的財富浮出水面,並成功上榜。

其中,小米集團現任執行董事兼總裁林斌,以330.6億元身家排名第47名。

如果不是上市至2018年末小米跌幅較大,小米高級副總裁劉德、前首席科學家周光平等人也有望上榜。

從2008年以來,中國前十富人的格局已趨向固化。

2008-2012年,全球金融危機肆虐的5年間,中國前十富人的變動率分別高達40%、50%、60%、50%、40%。

也就是說,上一年的前十名,到了第二年幾乎有一半的概率被替換掉。

這既顯示了大金融周期中財富洗牌的劇烈程度,也揭示了當時中國不同產業造富的動能充沛。

而2013-2018年間,每年至少也有2-3個人挑戰成功,輪替殺入前十。

▲2008-2018年中國的前十大富人 / 單位:億元

一旦進入前十,互聯網富豪們的財富地位看起來就會穩不可擋。

而縱覽多年來新財富500富人榜的數據,也可以看出,他們的財富增速更為穩定,回撤風險更低。

中美富人榜越來越像,互聯網才是制高點

互聯網行業同樣是美國的造富主引擎。

過去20多年時間裡,美國首富一直都是微軟的比爾·蓋茨,直到去年他才被亞馬遜的貝索斯取代。

其2019年的前十富人中,6名為互聯網富豪。

中國的榜單,無疑也正在重演美國富人榜的演化軌跡。

在互聯網產業上,中國也是距離美國身形最近的對手,恐沒有之一。

阿里巴巴市值約為亞馬遜一半,其市銷率卻達到了8.5倍,遠遠高過亞馬遜的3.6倍。

而騰訊和臉書市值已是旗鼓相當,均在4500億美元左右。

百度與對標的谷歌,差距就比較遙遠,前者市值596億美元,不到谷歌1/10。

不過,中國互聯網大佬們的財富值和美國巨頭們對標尚有距離,如馬雲和馬化騰在各自主要企業中的持股比例都已大幅稀釋(這也說明了早期中國互聯網企業面對外資風投時的相對弱勢)。

導致在企業市值還可以貼身肉搏的時候,其創始人的財富值卻距離較大。

如馬雲財富折算約322億美元,不到貝索斯的1/4。

馬化騰的財富也大約只有馬克·紮克伯格的一半,顯示中國企業的成長空間。

富人財富經歷硬核洗牌

2018年「天雷滾滾」,債券違約、股權質押爆倉、商譽爆雷成為上市公司全年主線。

受到大環境的影響,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的上榜門檻,從去年的64億元足足下降了19億元,至45億元,降幅高達30%。

而此前連續三年,富人榜上榜門檻都維持在65億元左右。

500位上榜者的財富總和從去年的95677.3億元降至81030.5億元,基本回到了3年前(2016年)。

而人均財富也從去年的191.3億元下降至162億元;降幅達到15%。

2018年大面積爆發的債券違約現象,也波及到了上榜富豪。

如飾品女王、新光集團創始人周曉光夫妻去年財富尚有203億元,今年則已無緣榜單。

公司債券違約的保千里實控人莊敏、印紀的肖文革、樂視網的賈躍亭等,都曾進入過往屆新財富500富人榜。

身家俱超過百億,如今不僅跌落榜單,還因各種尬聞為大眾所知,甚至名列全國失信人名單中,乘坐高鐵飛機都將被限制,短短幾年天翻地覆。

2018年更為普遍的遭遇,是前幾年流行的資本運作+股權質押,疊加惡劣的A股生態,使得一批中小創公司商譽爆雷,大股東質押爆倉、身家受損。

各地國資委為了維護本地上市公司的穩定,紛紛設置專項基金入場「維穩」。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以來,山東、北京、深圳、河南等17個省市的地方國資出手,成為29家民營上市公司戰略股東,更有14家上市公司實控人易主,從自然人變身各地國資委。

由於市場環境惡劣,國資委買殼的價格也十分低廉。

不過,也有逆行者。

2018年,也有一些實控人從國資委變成自然人的上市公司,有意思的是,這些接盤方無一例外,均是新財富500富人榜上的富人。

如方威從沈陽國資委手中接盤東北制藥,何劍鋒入主華錄百納等。在熊市裏敢於冒普通人不敢的風險,或是富人本色。

船大難調頭,但非凡時刻的調舵能力,正是千億富人與百億富人之間的區別。

2018年,中國擁有297名百億富豪,2019年,只剩241位百億富人,這一級別富人受到重創。

不同財富量級的富人,在保持自身財富的能力上有著巨大的差別。

例如,2018年上榜的500名富人中,前100名富人都成功留在了2019年榜單上。

而101-300名的富人,只有17人跌出了2019年榜單,跌出榜單的概率為8.5%;至於2018年處於301-500名的富人,有多達58人跌出了2019年的榜單,跌出榜單的概率達到了29%。

這也再一次證明了榜單的固化趨勢和馬太效應——越靠前,越安全;越靠後,越危險。

年輕富人扎堆湖畔大學、高山大學,上位背後有老錢提攜

許多上榜的新人,尤其是TMT領域的新人,背後都有一線富人的提攜和點撥。

用資本去投資年輕企業、孵化推至二級市場,是上榜富人樂此不疲的一個方向。

通過教育來傳輸價值觀,則是更高級的投資方式。

湖畔大學和高山大學的火爆,也就容易理解了。

湖畔大學由柳傳志、馬雲、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九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共同發起創辦。

其中,馬雲、郭廣昌、史玉柱和沈國軍都是500富人榜的常客,身家加起來有幾千億,而旗下控制的企業市值恐怕超過幾萬億元了。

看起來,「一線富人+頭部PE+頂級名校教授」成為該類大學的創始人標配。

而明星學員+高昂學費則形成了一個隱約的圈子和身份的象徵。

日前,高山大學公布2019級學員名單。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小米高級副總裁王翔、地平線機器人CEO余凱、小鵬汽車自動駕駛研發副總裁谷俊麗等共計27名學員入選。

而其過往優秀學員中,不乏已上榜的年輕富人,如曠視科技印奇、滴滴程維、復星梁信軍、ofo戴威等。

湖畔大學堅持公益性和非營利性,主張堅守底線、完善社會。

而高山大學則致力於辦成為企業家、創業者培養科學思維的新型大學。

不過,年輕富人們紛紛紮進這個圈子,純粹是為追求知識、追求科學思維嗎?

新財富青年富人榜:學霸人設成為創富「標配」

今年新財富500富人榜共有21位40歲以下的青年富人,比2018年多上榜了4位。

其中有6位是第一次登上富人榜的新秀,分別是比特大陸的詹克團、吳忌寒,柔宇科技劉自鴻,曠視科技印奇,美團點評穆榮均,趣頭條譚思亮。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青年富人榜的結構有了鮮明變化。

依靠家族傳承安排獲得巨額財富的青年富人數量逐年遞減,從2016年的7位,2017年的5位,2018年的4位,下降到2019年僅剩的3位,其中2位來自地產業。

而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開始上位,他們創辦的公司快速成為了TMT、人工智慧、虛擬貨幣等「閃富」聖地的獨角獸。

如果說TMT、人工智慧、加密貨幣等新興行業,是近年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的創富集結地,那「是不是學霸」或許能成為年輕人創富的風向標。

21位年輕富人,海外知名院校畢業的有6人,而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浙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開大學也各自貢獻了多位年輕富人上榜,其中清華大學產量最高。

「名校」標簽儼然成為創富殺手锏。

在當代社會,讀書或許仍然是普通人成本最低、風險最小地獲得財富增值的一大籌碼。

1988年的印奇來自著名計算機科學家姚期智院士創辦的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實驗班」(俗稱「姚班」)。「姚班」的光環,是每一個清華理工科生嚮往的榮耀。

與印奇同樣有著「少年天才」光環的是柔宇科技的劉自鴻。出生於1983年,21歲獲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學士,26歲獲美國史丹福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

即使是產品「走群眾路線」的黃錚和譚思亮,他們的學歷也並不「群眾」。

黃錚1998年被保送至浙江大學王牌學院竺可楨學院,主修計算機專業;後在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計算機碩士學位。

而譚思亮本科在清華大學自動化工程系學習,碩士攻讀的中國科學院的人工智慧工程。

美團王興的「小伙伴」穆榮均,與王興同是清華學霸,依靠美團點評的上市,穆榮均在今年成功上榜,身家達到49.7億元。

參與家族企業經營並持有部分股權的「富二代」也是個不小的群體,他們是真正「家裏有礦」的「富二代」本體。

這些「傳統富二代」多來自傳統行業,包括地產、汽車、化工等。

王思聰,張近東之子張康陽都是代表。

作為「90後」富二代的張康陽,通過蘇寧控股集團間接持有蘇寧易購1.36%的股份,和父親張近東合計持有蘇寧易購33.69%的股份,二人以338.9億元的身家位列2019新財富500富人榜第44位。

富力地產創始人之一張力的獨子張量,在2012年張力旗下的力量能源在港股上市成功時,就獲得了父親名下擁有的70.8%股份,30歲的張量由此成為了力量能源的實控人,成了「家裏有礦」的真實寫照。

家裏有真礦的,還有寒銳鈷業的梁傑。鈷是新能源動力電池的重要材料,從事鈷銅礦開采的寒銳鈷業是典型的父子齊上陣的家族企業,董事長梁建坤是總經理梁傑的父親。

2019新財富地區創富榜:東部超越西部,南方壓倒北方

南北戰爭,作為中國地圖炮們的常規戰爭,已經從月餅粽子豆腐腦的甜鹹撕到餃子蘸醬油還是蘸醋。

不久前,一則「南方經濟正在碾壓北方」的評論把這場大戰推到了新的高度。

2018年新財富發現,作為中國人口地理分割線的胡煥庸線,也是一條創富強度的分界線;今年,我們繼續發現,作為中國地理上南北方分界線的秦嶺—淮河一線,同樣是一條財富版圖的分界線。

在造富能力上,不僅東部碾壓西部,而且南方碾壓北方,北方上榜人數量僅高於南方的1/2,財富總額低於南方的1/2。

▲2019新財富地區首富榜,有底紋為首富變動地區

同時,中國的財富重心進一步向東部沿海的「金邊地帶」傾斜,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灣區、環渤海灣區日益閃亮。

2019年,來自三大灣區的富人,占到了新財富500富人榜上榜人總數的77.8%,其財富占到了83.96%。

而且,居於第21名——海底撈創始人張勇和舒萍夫婦之前的20名富人,均來自東部沿海各灣區,再一次佐證了中國東西發展的不平衡。

在今年上榜的富人中,共有103人來自粵港澳大灣區9市,占總上榜人數的20.6%。其財富總額,占比更達到27.57%。

這一地區不僅誕生了今年的中國首富馬化騰,更在前十名富人中貢獻了6人。

他們分別來自大灣區的深圳、廣州和佛山三市,共擁有8493.5億元財富,驚人地占據了所有上榜人財富的10.5%。

歷來富庶的長三角灣區,同樣是中國經濟舉足輕重的一極。

共有149位來自江浙滬「包郵區」的富人登上了今年的新財富500富人榜,占總人數的29.8%之多。

而其財富總量,更占到上榜富人總財富的28.8%。

包括京津冀、遼東半島、山東半島在內的北方環渤海灣區,也有多達137位上榜富人,但北京以一己之力貢獻了89位富人,為所有城市中最多。

而曾經被確立為「北方經濟中心」的天津,僅有3人上榜。

同屬環渤海灣區的遼寧和河北,各有13和10人上榜,顯著落後於江蘇、福建等南方省份。即便坐擁全國第3的GDP總量的山東,上榜人數不及浙江的一半。

從行業看,全國80位TMT富人,三大灣區聚集了70位,占88.5%,這裡也成為中國科技創富的引擎

具體來看,三地又顯示了不同的創富屬性。

比如北京在輕模式的TMT領域的富人多達34位,這得益於北京的大學林立、人才和資本集聚,而粵港澳和長三角灣區分別為22和15位。

金融則是以上海為核心的長三角灣區優勢領域,相關富人達到13位,粵港澳和環渤海則分別為4位和8位。

粵港澳灣區的優勢在於重模式的高端製造業配套完善,雖然高等教育是短板,基礎科研成果不多,但科技轉化落地領先,企業轉型升級布局果斷、思維開闊,從而在新時代的創富力上超越同樣背景的江浙。

過去17年,廣東、上海、北京、浙江、江蘇是中國的民企創富重鎮,五地富人的人數和財富總量占比分別從50%和54.05%遞增到69%和76.37%。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拉長時間來看,在這五個先發地區之間,虹吸現象也鮮明存在。

公司總部位於浙江和江蘇的上榜人,在最高點分別達到107人和61人,2019年則分別為56人和28人。

與此同時,京滬兩地的上榜人數量則分別從2003年的29人和36人增長到2019年的89人和62人。

除了孵化出拼多多這樣的新興企業之外,原來在附近省份起家的富人,在謀求全國化乃至國際化發展的過程中,紛紛把公司總部遷到了這兩地。

在由粗放型增長轉向集約型增長的過程中,區域的不平衡將更為彰顯,地區間搶人搶企業的博弈也愈發激烈。

行業中確定的投資機會:消費文娛,TO B服務,華為產業鏈

市場的顛覆中,財富版圖的不均衡下,一些行業仍然充滿亮點。

科技引領下的文娛消費大幅增長,拼多多、抖音、B站等大行其道。

提供企業服務的TO B公司也開始批量製造富人。

手機產業鏈的低迷雖讓周群飛、曾芳勤、姜濱家族等身家折損了許多。

但最大的驚喜,或許來自華為產業鏈上市公司的表現,已大幅超越了蘋果產業鏈,且熊市更抗跌牛市漲更多。

A股對華為的信心和樂觀,標志著華為有望取代蘋果,成為消費電子領域的新龍頭。

未來富人榜有望迎來華為系的批量造富。

汽車創富的動力同樣分化明顯。基礎消費已經飽和,但人們對特斯拉領銜的電動化、智能化汽車的新時代充滿期待。

在TMT、房地產、綜合、耐用消費品、商業服務、醫藥生物、金融服務前七大重點行業,去年的行業首富依然是今年的行業首富,沒有發生更替,這也再次證明了榜單某種程度的壟斷態勢。

▲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各行業首富

從上榜者的人均財富增速來看,公用事業、化工、能源與環保、日用消費品行業表現相對優異。

它們的共性是,現金流穩定(如公用事業和日用消費品行業),或者是處於工業上遊環節(化工、能源與環保),受到供給側改革的推動影響,整體行業產能收縮,龍頭企業反而獲利。

在老齡化下,地產商紛紛涉足的養老地產、社區運營等成為不確定環境中的確定方向。

當泡沫消亡,故事和概念的光環褪去,虛或偽的模式得以出清,商業開始重新回歸「賺錢」的本質,或許,這就是大開大闔的2018,留給所有富人的財富。

入圍標準

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的候選人需要滿足4 個條件:1、在中國成人;2、來自商界;3、個人財富不低於45億元;4、主要業務在中國內地。

財富評估方法

新財富會根據候選人擁有的主要企業,對其財富進行評估,主要方法為:

1、對於上市公司,以2018年12 月31日收盤股價(2019年新上市公司以首日收盤價為準)X股份數量計算;

2、對於已披露上市計劃的非上市公司,根據2018年凈利潤估計值X類似上市公司2018年12 月31 日收盤價計算的市盈率X股權比例計算;

3、對於其他非上市公司,以凈資產X股權比例計算,並參考其最近一次私募融資時的估值情況。

新財富簡介

新財富定位於以評價和數據為主要產品的金融服務機構,致力於成為中國資本市場的標準提供者,通過主觀與客觀相結合的方式,對資本市場的重要參與主體進行透明、獨立的專業評價,並提供基於這些評價的資本市場數據和分析,為市場各方提供投資、融資、執業等方面的參考,促進資本市場更有效率地配置資源。

「新財富金牌董秘」、「新財富中國最佳投行」等新財富系列專業排名,每年影響數十萬億的機構資金流向。

與此同時,新財富還擁有領先財經雜志《新財富》和超過300萬粉絲集群的官方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平台,新財富的所有評價、研究成果及其衍生內容都通過旗下各種媒體平台獲得廣泛傳播,並與用戶產生深度交互。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