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2019年5月13日消息。

陜西延安,一對夫妻因一氧化碳中毒生命垂危。

昂貴的醫療費讓老人做出艱難又無奈的決定。

為了讓孫子們不成為孤兒,忍痛放棄病情較重的兒子,用剩餘的錢全力醫治兒媳婦。

以下是新聞影片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2019年4月,北京知名相聲社團德雲社的一名演員腦出血,家屬發起網路眾籌,順利籌得百萬善款。

事後被發現在北京有兩套房,引起極大爭議。

眾籌的公平正義成為熱門社會議題。

該起事件的眾籌平台是「水滴籌」,為中國主要的網路眾籌平台。

2019年3月剛完成B輪融資,騰訊領投。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老夫妻救媳不救子的消息曝光後,水滴籌官方在網路上表態。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眾籌是「窮人的最後一根救命索」,那麼中產階級呢?

誰有資格用眾籌?誰來決定這個資格?

本文來源:金錯刀

微信id:ijincuodao

作者:祥燎

原標題:有房有車,就沒資格眾籌?

德雲社又上熱搜了,然而這次並不是什麼好事。

德雲社相聲演員吳鶴臣(本名吳帥),因腦出血住院,家人在大病籌款平台水滴籌發起百萬籌款。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因為牽扯到德雲社,此事受到很多關注,很快便有網友質疑:

腦出血,需要治100萬?

德雲社沒上醫保嗎?

一個在德雲社幹了近10年的相聲演員,沒錢治病?

後來又有爆料,吳家在北京有兩套房,一輛車,而且在北京患大病也有醫保可報銷,輿論嘩然。

久違的互聯網「詐捐」,又被重新提及。

在京有房有車,眾籌百萬治病

4月8日,吳鶴臣突發腦出血,一度失去意識。

經過醫生全力救治後,吳鶴臣病情逐漸穩定,目前已經住院將近一個月。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前幾天,吳鶴臣家人在水滴籌發起眾籌,目標金額100萬。

許多人熱心轉發,但質疑也一個接著一個。

第一個質疑便是:為什麼要眾籌,還要100萬?

隨著事情發酵,吳鶴臣的妻子張泓藝解釋稱:

1. 發起百眾籌是因為不懂平台規則,輸了一個上限額度。

2.雖然有兩套房,但是公租房,且分別在父母和爺爺名下,無法出售,如果出租,沒有時間沒有精力。

3.家中有癱瘓老人,為了以後出行,車也不能賣。

4.吳鶴臣此前在德雲社的月薪,平均只有6000塊,家庭年收入僅7萬元;吳鶴臣與我都是月光族,沒有存錢意識。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5. 這其中還包括請護工,以及在天壇醫院附近租房的費用。

但對於這些解釋,網友似乎並不買賬。

「在德雲社幹了10年,月薪6000,有人信嗎?」

「此次手術費用7萬左右。7萬塊錢,就讓一個在北京有兩套房的家庭陷入絕境了?」

「房子一套一套的,開的車排量比我都大,讓我給你捐錢治病?」

「請護工,租房…..你怕是沒看見到睡在醫院走廊的人。」

「敢情眾籌除了治病,還得給你們全家養老…..」

至於最關鍵的兩套房子,有知乎用戶指出,「早在2002年底,北京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就出台了新的《關於開展直管公有住房使用權交易試點工作的通知》,這當中寫明,公有住房使用權可以有償轉讓。」

另外,根據德雲社的聲明,吳鶴臣具有北京醫保,且公司內部也開展過募捐活動。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還有兩個細節,更激化了矛盾。

首先,明明有房有車有工作,為何勾選了「建檔立卡貧困戶」?

對此的解釋是,發起人手滑誤操作…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其次,吳鶴臣妻子購入了5488元起的華為P30 Pro,還是兩部!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對於這個疑問,張泓藝在微博回答道,這兩部手機是在老公出事前就預訂了,所以只能買,不能退。

也許已經感覺到輿論壓力,4號發的微博是這樣顯示的。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網友的質疑,總之一句話:吳家還沒慘到需要上水滴籌的地步。

因此,也就難免給人留下這樣的印象:為了不降低生活質量,一個在北京有車有房過得不錯的人,在向沒車沒房還在努力打拼的你籌錢。

歸根結底,這次眾籌能引發如此大的關注和爭議,其實與他是郭德綱弟子的關係不大,真正的原因在於,在大眾看來,眾籌應該是山窮水盡後,最不得已的選擇,有房有車的人不該進入。

但是,水滴籌等平台,難道只有窮人能用?

有房有車,就沒資格眾籌?

在一篇《德雲社弟子眾籌治病要臉嗎?》的文章中,水滴籌創始人沈鵬留言道,「水滴籌是為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提供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服務的免費互聯網平台。」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當初沈鵬成立水滴籌業務的出發點,便是想大部分人能病有所醫。

為此他努力降低了門檻。

1. 不向籌款者收手續費,而當時所有的大病籌款平台都在收;

2. 當時絕大部分大病籌款平台都要求用戶在捐款時綁定手機號,水滴籌降低門檻,微信登錄即可捐款;

3. 以三線以外的城市為主要市場。

在沈鵬看來,很多三四五線城市真正有需要的籌款人,可能都不知道能這麽籌到治病錢。

於是他們組建了一個幾十人的線下團隊,結合籌款者的場景做地推和風控,比如到農村刷牆、貼海報。

就這樣,水滴籌從成立到逆襲成行業第一,僅用了23個月。

截至目前,水滴籌累計籌款金額超過160億元,贈與人次超過5億次。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但是,隨著水滴籌的壯大,一些有房有車的中產者,也出現在了水滴籌的平台上,矛盾隨之而來——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到底有沒資格眾籌治病?

從社會認知來說,中產階級必然是沒資格的。

畢竟,在大眾看來,很多中產階級再怎麽慘,也還沒到砸鍋賣鐵的地步。

他們的眾籌,更多是為了避免「因病致貧」。

相比之下,有太多家庭真的已經傾家蕩產,無疑更需要幫助。

而且,這些人在網上的聲量本就不大,中產階級的眾籌治病行為,更分散了捐款人對真正弱勢群體的關注。

所以甚至有人認為,「有車有房有醫保的人發起捐款,是道德欺詐,更是占用社會資源。」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但是從水滴籌的產品理念來說,眾籌的對象,是需要被救急的人。

中產階級,並沒被排除在外。

水滴籌方面告訴刀哥,他們對南都的一篇評論員文章《網絡個人求助如何面對陌生人社會的信任危機》頗為認可。

文章指出,「人在困境是有不同情況的,不能要求每個求助者都砸鍋賣鐵之後才能求助。」

「他有無資格受捐和別人願不願意捐款是兩回事,誰也不能給他人定門檻和標準。」

輕鬆籌的創始人對平台上的中產階級,也並不排斥。

「因為這部分人群,公益組織是沒法管的,公益組織管赤貧、貧困線以下的人,但實際上,對於中產階層的救助效率是最高的。」

「我們幫他渡過了這個難關,緩過這股勁後,他還能夠自個兒賺錢。」

因此,中產階級需要救急時,無疑是有資格眾籌治病的。

人們認為,窮人比中產者更困難,所以中產者不該上水滴籌等平台。這樣的想法,或許是把眾籌等同成了公益,這就導致了眾籌變成了比慘大賽。

要明白,眾籌的作用,除了拉一把快跌到谷底的人們,避免因病致貧也是它的意義之一。

再者,總不能一有什麼事,就主張賣房吧?代價太大了。

另外,說他們「占用社會資源」,其實在大部分時候,這樣的指責太過嚴重了。

首先,正如沈鵬曾經說的,籌款主要還是熟人的互助行為;其次,即便眾籌出了熟人圈,中產階級的身份,也很難獲得普通人的同情心。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簡而言之,中產者當然可以眾籌治病。

只要是自願捐款,是捐給窮人還是中產者,都不該有太大爭議。

吳鶴臣的妻子也在微博強調,「沒有逼捐騙捐」,一切自願。

的確,為吳鶴臣捐款的人都是自願的。

但這些捐款人,如果事先得知吳家在京有房有車,還用著華為P30 Pro,又會有多少人會捐款呢?

自願捐款的前提,應該是充分知情。

不是反感中產者眾籌治病,是擔心「詐捐」透支善良!

一些關鍵信息,愛心人士在捐完款後才得知,往往便會認為籌款人是在「詐捐」。

就在去年(2018),廣西南寧的鄧女士在水滴籌發起籌款,稱女兒小黃由於病毒感染住進了ICU,卻無錢治病,最後共籌得25萬多元。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有了善款,小黃病原出院,皆大歡喜。

但不久便有爆料,鄧女士家境十分殷實,不僅有好幾家店,有奧迪車,還有多處房產。

面對網友的揭底,大病初癒的小黃在網上公開和網友展開罵戰,「你給了多少錢,我還你,不缺你這個××的錢。」

隨著事情鬧大,鄧女士在水滴籌表示,將變賣家產,在72小時內把善款退還。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無獨有偶,當年刷屏的《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賺了無數眼淚後,籌得善款250多萬。

事後人們卻得知,羅爾在深圳東莞均有房產,但他卻稱,深圳房子要給兒子,東莞房子一套是現在妻子的,另一套準備用於他和妻子養老。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羅一笑父親,羅爾

這些刻意隱瞞關鍵信息、避重就輕的眾籌行為,在大眾看來,就是「詐捐」。

「詐捐」不止,其實反映了一個大問題,即平台的審核能力問題。

沈鵬認為,只有嚴格審核,公司才能走的更遠,因此水滴籌沒少在風控上下功夫,比如有用戶溝通團隊、材料審核團隊、信息技術團隊等。

除此之外,他們還有醫院溝通團隊、醫學團隊、線下團隊,這些團隊相互配合,完善每個審核環節。

因此,水滴籌號稱打造出了業內最嚴格的風控體系。

但在這次水滴籌發布的聲明中卻提到,「當前車產、房產、存款等家庭經濟情況,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實途徑。」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沈鵬也承認,「水滴籌的籌款審核依然有改進空間」,並且「希望盡可能地得到可以助推個人資產審核的相關部門的支持。」

說實話,如果要進行最完善的審核,必然涉及到個人的徵信、醫院、醫保、銀行等多個機構。

審核難度之高,可想而知。

正是由於這個先天缺陷,水滴籌等平台才被有心人鑽了空子。

在刀哥看來,這是新品類必然會遇上的困境

不僅是大病眾籌平台,各行各業在發展初期,都難免混亂。

這是由於行業發展太快,超越了現有的制度規範,是生產力與生產制度的矛盾。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在等待制度跟上來之前,水滴籌等平台現在要做的,就是盡一切可能杜絕「詐捐」。

不要讓有心人透支用戶的善良,否則平台與用戶之間的信任,也將不復存在。

而實際上,面對「詐捐」,水滴籌又如何應對?

水滴籌相關人員表示:

「只要是求助人存在虛假、偽造等行為的,平台都會立即凍結籌款、終止項目、啟動核查、協助贈與人依法維護權利。」

「直至向法院起訴,並及時向有關部門報告,積極配合有權機關進行調查處理,而不僅限於法律認定的『詐騙』行為。」

「網路眾籌」救命,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可以嗎?

防「詐捐」的工作,任重道遠,但絕對是重中之重。

水滴籌等平台,應該讓用戶更清楚地看到它們的決心:

絕不能讓無助之人最後的退路,

成了有心人的免費提款機。

  蘇州啟用了一款過馬路神器,讓低頭族免抬頭就知道紅綠燈
  中國老年人口十年增加9000萬,60歲以上佔總人口17.3%。
  央視披露多個APP不讓註銷帳號已違法,包括微博;用戶秘技:花錢解決或故意違規。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