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金斌

記得去年爆紅網絡的蘇州望亭鎮的「賣魚西施」嗎?

明明可以靠顏值吃飯,卻偏偏去擺攤賣魚。

當時還只有22歲的賣魚妹子楊娟,在抖音上發了自己的殺魚視頻之後,一下子紅遍了整個網絡,甚至還得到了人民日報微博的點贊。

人紅是非多,楊娟也不例外。

「絕大部分人都認為我是作秀,根本不可能是真正在菜場賣魚。」楊娟說。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在常人眼中,網絡爆紅,借著流量跳進娛樂圈,賺一把快錢,這似乎成了不變的模式。

那麽,這位在菜場殺魚賣魚的姑娘,如今在做什麼?

當我們在蘇州的相城區望亭農貿市場找到楊娟時,心頭的疑問都解開了。

這位曾經的「賣魚西施」依然化著精致的妝容,忙碌在自己的攤位上。

唯一不同的是,曾經那一頭廣為詬病的黃色捲髮變成了一襲黑色長髮。

這一年,楊娟的魚攤已經成了整個菜市場裏最大的魚攤,全鎮30多家大大小小的飯店、農家樂平時需要的魚,基本都從她這裡進貨。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以下是知名自媒體《二更》報導賣魚西施的影片

以下是走紅影片

紅了一年,她還在菜場賣魚

距離楊娟爆紅網絡已經過去一年,她偶爾在抖音上發幾條賣魚的短視頻,點贊量依然還是會有好幾萬。

前不久,當地有細心的粉絲突然發現,在餓了麽平台上竟然能夠找到楊娟的魚攤,這再一次在粉絲中引發了一波熱議。

2018年2月,楊娟走紅網絡時,就有海量的聲音質疑是作秀,並非真的在賣魚。

更多的人乾脆一口咬定,這魚攤擺不過兩個月,肯定要走網紅之路,畢竟素人竄紅成紅人,一朝改變命運的先例,大家見過太多了。

即便是被湖南衛視一檔綜藝節目邀請和明星同台,楊娟也只是衝著偶像王力宏而去,「哪裡想過什麼出名啊」。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為了在偶像面前表現一把,那一天她還特意帶上了殺魚用的魚刷和圍裙,結果因為現場殺魚太血腥,這個環節最後被取消了。

事實上,不管在網絡上有多紅,楊娟從來就沒有想過要離開那個小鎮菜場。

殺魚是她的拿手活兒,一面跟人聊著天一面就能搞定一條魚,除了下刀剖肚時要看一眼,其他時候,她基本不用去看手上的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有時候她也會幫人處理泥鰍,雖然滑滑的很難抓,但她也都是一刀一條,麻利得很。

當太湖裏的大閘蟹上市時,她還要挨個把散裝進貨的螃蟹一個一個單獨捆紮起來,手指自然免不了會被夾上幾口。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楊娟並不想打臉那些曾經質疑過自己的人,魚攤本來就關係到全家人的生活,老公、公公、婆婆,還有兩歲的女兒,都得靠賣魚生活,不可能輕易放棄。

嫁夫隨夫:從美容院到賣魚攤

賣魚,其實並不是楊娟最初的夢想。

楊娟天生一雙非常嬌嫩的手,在接手魚攤之前,她曾是當地一家美容院的資深美容師。

「無論是老板娘還是客戶,都說我的手非常適合做美容,很多老客戶就認我這雙手。」

她的夢想是有一天能夠擁有一家自己的美容院。

事與願違。2015年,楊娟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一位在小鎮菜市場經營著一個小魚攤的憨厚男子,生活重心也從美容院一下子轉移到了賣魚攤。

「嫁夫隨夫嘛。」對於角色的轉換,楊娟沒有任何怨言。

那一年的冬天,楊娟圍上圍裙,第一次站到了魚攤跟前,可是手握去除鱗片的魚刷,這個年輕的姑娘有些手足無措。

「看著老公在一旁熟練地去鱗殺魚收錢找零,突然感覺自己什麼都不會,只能站在那裏朝對面的客人一個勁地傻笑。」

回去之後,楊娟找來婆婆開始學習殺魚。

「既然跟了老公,就意味著選擇了那個生活,當時我就決定要跟老公一起把魚攤做起來,開美容院的夢想就放棄了,嫁夫隨夫嘛。」

柔弱的手,拿起魚刷,用力往魚身上狠刷幾下,頓時魚鱗亂飛,臉上、脖子上、頭髮上,黏得到處都是,但是婆婆在身邊一個勁地喊「繼續,不要停,殺魚就是這樣」,一邊還把殺魚的菜刀遞上去。

楊娟說,當時「強忍著心頭的惡心一刀劃開魚肚子」,魚突然就跳起來了,魚血濺了一臉,嚇得她大喊大叫,婆婆則在一邊笑。

「誰都有第一次嘛,我練了兩天之後就自然多了。」楊娟說。

如今,楊娟的魚攤平均每天要賣出去千把條魚,有將近一半是需要她手工殺好。

曾經有網友很好奇這個女生究竟殺魚的速度有多快,專門找她拍視頻,結果短短17秒鐘就處理了一條魚。

楊娟直言,擺攤四年,市面上能見到的魚基本都殺過,有一次遇到一條重達50多斤的大花鰱,「按都按不住,最後也被我搞定了。」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她們是大明星,我只是個賣魚的

粉絲讓她又愛又恨。

這一年裏,不斷有粉絲從四面八方趕來看她,楊娟至今還有印象的就有十幾個。

很多人到了魚攤前,一時不知道怎麽開口,就會先買條魚,然後告訴她自己是粉絲。

每當這時候,楊娟都會跟對方聊幾句,幫他們把魚處理地乾淨一些,「一般他們都要拎很遠很遠」。

有一個從蘇北趕來的粉絲,一口氣買了三百塊錢的魚,楊娟一個勁地勸對方不用買那麽多,「可是攔都攔不住,他還說家裏人多,吃得完。」

當然,惡意的評論還是會出現,但楊娟也看開了很多。

有人評價楊娟的氣質特別像劉亦菲,很快就有人留言說「這是劉亦菲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楊娟說:「我當然知道他們這是在罵我咯,我很清楚啊,把我跟明星相提並論是網友抬舉我了,我怎麽可能比得上劉亦菲啊。」

「她們是大明星,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不過,有一些質疑,她是會直接懟回去的,尤其是當有人質疑她的妝容時。

楊娟最喜歡穿一件紅褐相間的漂亮衣服幹活,那是她從淘寶上精挑細選而來,她還留著一頭垂到胸口的長髮,並且雷打不動必須化妝出門。

很多人就會覺得,這不像是個幹活的樣子。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我是96年的,整個菜場年紀最小的應該就是我了,女孩子愛美有什麼錯呀,沒人規定賣魚不能打扮,不能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吧。」

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上天從來不會平白無故地眷顧一個人。

楊娟的走紅看上去是個意外,連她自己都說很驚訝,但實際上,更多的人在她的顏值背後,看到了一個認真生活的平凡女生。

她說自己從來不會好高騖遠,網紅需要的那些才藝,她一個都不會,曾經也做過幾天的直播,粉絲一天刷給她一千多塊錢的禮物。

「但他們要我唱歌,我也不會,以前我會做美容,現在我會賣魚,我說,要麽我給你們表演殺魚吧。」

說到這裡,楊娟自己都笑了。

相比於不斷而來的媒體鏡頭,她還是更熟悉身邊的那個菜場。

每天凌晨兩點,她會跟著丈夫出門進貨,到了菜場,她又要幫忙把一筐一筐的魚從車上卸下來。

從早上六點出攤,到晚上七點關門打烊,除了中午休息半小時,其他時間她都會站在魚攤前忙碌。

蘇州「賣魚西施」走紅後一年仍繼續賣魚。「我不過是個擺攤賣魚的,我自己很清楚的。」

「誰不喜歡成名呀,可是有些東西並不屬於你,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我老公很愛我,我有個可愛的女兒,能夠這樣踏踏實實地過上平凡的日子,我覺得就足夠了。」

事實證明,不做網紅,只要足夠努力,當一個普通人,也一樣能夠生活得很好。

在包攬了全鎮絕大多數飯店和農家樂的餐飲用魚之後,楊娟的魚攤平均每天能夠出貨一千多斤。

最高的一天,賣出了將近三千斤的魚,如今一個月的毛利都快人民幣三萬元了。

因為想抓住小鎮上的年輕用戶,不久前,楊娟的魚攤上線了餓了麽平台。

不過,楊娟說,自己這麽努力,就是希望將來女兒不用再走自己這條老路。

說話時,她伸出自己的雙手,因為常年浸泡在水裏,她的雙手又紅又腫,還有不少傷痕。

「這個活兒也不好做,我常常和老公開玩笑,跟了你,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去做美甲了。」

  有些人不知道抖音的影片在幹嘛,那麼這是一篇抖音的科普文
  怎麼玩抖音才能招攬粉絲、導流做生意?
  【另一種活法】上海姑娘辭去國企鐵飯碗,獨闖中東戰亂國自由攝影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