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前情提要:

  甲骨文中國大裁員首批900人,賠償金被讚很良心,但資深員工很不爽

本文來源:AI財經社

微信id:aicjnews

作者:牛耕

2019年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24號的甲骨文大廈格外安靜。

儘管已到中午飯點,其他大樓的員工陸續走出來吃飯,甲骨文大樓卻只有零星的人外出。

門衛老遠就排查門卡,不讓非甲骨文員工再進入院落。

在不遠的軟件廣場標誌性大圓盤下,八十餘家中國最頂尖的公司正為甲骨文員工舉辦一場特殊的招聘會。

據主辦方透露,有三百餘人參與了這場招聘。但HR卻興致寥寥。

他們告訴AI財經社,「甲骨文員工在外企養尊處優慣了,不知道互聯網行業就像打仗。」很擔心他們能不能適應互聯網公司。

BAT旗下某公司的HR董洋,昨天得知有招聘就連夜飛往北京,三點才睡。

她告訴甲骨文員工,周末可能專門為他們再舉辦一場招聘會。

但卻被反問:「你們是不是周末還要加班?如果996我就不來了。」對此,她覺得不可思議。

華為北研所放出了多個雲平台職位,本以為十分對口。

但有甲骨文員工對在場HR說,「我還能撐半年,半年之後再來找你。」

他十分無奈。現場包括網易有道、閃送、曠世科技的多家HR都透露,甲骨文員工好像並不是很著急找工作。

「畢竟N+6的補償金還能支撐很久。」

某位志得意滿的甲骨文員工告訴AI財經社:自己才看了四五家,「我們在學校是學霸,在IT行業做了二三十年,不會因為一次裁員就挨餓。」

現場中軟信息HR同意這一說法:甲骨文員工確實level都比較高,有10年以上工作經驗,在整個行業裏也屬於中上游競爭力。

AI財經社分別跟招聘會現場的甲骨文被裁員工、某BAT子公司HR,以及網易有道AI部門的HR聊了聊,以下是他們的自述:

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甲骨文離職員工:「我們幾十年IT老炮,不會一次裁員就餓死。」

我在4月底接到通知,說要裁員,六月份交接任務。

最早只簡單覺得裁員,沒多想,手裏有活的還在幹活。

公司裏現在都還有人在交接任務,有人在做運維。

我今天就看了四五個公司,因為園區裏都有消息,我們自己也篩過了,不可能一百家挨家看過去。

逛完這裡,我也溜達回公司。我們正跟公司談怎麽協商離職。大家還是想用比較和平的方式,好聚好散,不想用激烈的方式。

我覺得公司人力還是做得挺到位的,公司也希望我們有好的下家。

一聽說今天有甲骨文專場,大家都積極響應,省我們跑多少招聘會啊。

你不能否認,甲骨文的東西在中國還是賣得很不錯的,用戶占有率很大。

現在公司盈利不好,競爭很激烈,外面經濟形勢也不好,我都理解。大人的世界就是這樣的。

我在甲骨文兩年了,也在正常交接任務,這不過是人生一站,又不是以後又不搞計算機了。

我這幾天看了不少新聞,最近的新聞很極端,要麽覺得甲骨文是良心單位,要麽覺得多麽壞。

我覺得那都是有一說三,有三說七,起中性的標題沒人點進去看。我自己還沒激動,外界就激動得不得了。

但我是作為一個找工作的人,平心靜氣看待這件事。

企業的盈利不好,你不能指望又是年終獎,又是團建國外旅遊,這就違背社會經濟規律了。

經濟形勢是客觀的,企業要順應經濟形勢;個人改變不了,也要順應企業大策略。

這都是很正常的事。大家都是大人了,要平淡對待這件事。

你說(我們)這些人從上學起就是學霸,工作二三十年,你認為斷糧會餓死嗎?

尤其在北京,IT行業這麽多,稍微攢個局就能找到下家。

現場也看到了,那麽多掛著甲骨文胸牌的人,找下家也沒有很著急,他們都是IT行業老炮了。

外人看熱鬧,雖然這次裁員力度有點大,我們還正常工作生活,沒覺得有多大動蕩。

中國偶爾的一次裁員和動蕩,就讓他們怎麽樣,這是不可能的。

某BAT子公司HR:「互聯網每天都在打仗,他們還在意996,已經與社會脫節了。」

今天來的人挺多,我們這邊沒斷過人。但我們的團隊在不在北京,甲骨文員工大多家在北京。

真正的問題是,甲骨文員工年齡段偏高,像微軟、IBM這樣比較穩定的大外企,很多人在這裡工作十多年了。

因為這個原因,很多人文化背景不太好,就是上來就問你:「你們是996嗎?」

說實話,如果你很在意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其實你是跟社會脫節了的。

現在中國互聯網公司的節奏,大家應該都非常清楚。

如果你關注互聯網行業,關注這個社會,你不應該想這些。

  中國互聯網行業超競爭,中年人連996的資格都沒有

中國互聯網公司就是打仗,你速度慢下來了,別人就超過你了呀。

像我們昨天上午得到消息,十二點多交了材料,材料也是臨時做的,比較簡單,熒光筆都是臨時借的。

下午四五點鐘訂了機票,到這裡以後,我睡覺都是三點了。

我們為了他們大老遠跑過來,說周末有機會給他們開個專場,方便他們找工作。但有一些人反應居然是說:「你們周末還上班?那我不考慮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現在的老美,不知道中國發展到什麼程度,還覺得中國在鬧饑荒、打仗一樣,真是與世隔絕。

當然,我也看到一些人是很open的,很願意溝通,說:「我這麽大年紀了,你們還有這樣的崗位嗎?」這樣自我認知很清晰的人也是有的。

我聽說他們是5月7日宣布這個事情,到現在才3天時間,但已經想得非常清楚,做好準備願意聊一聊了。

就今天招聘情況來說,收到三四十份簡歷肯定是有的。甲骨文員工這個狀況,我們來之前都是知道的,但還是希望來看一看。

他們可能也不著急找下家吧,畢竟N+6的補償,還能挺好幾個月。

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網易有道HR:「一看那個狀態,就是在外企養尊處優慣了。」

我剛才聊了很多人,他們主要是做雲平台,還有一個我聽不懂的專業術語……估計有投放意向的也就30多個,說實話就是不太合適。

有人覺得網易是「互聯網中的國企」,但也比甲骨文累多了。

像旁邊的閃送、樓下的華為、頭條,那種工作節奏是在甲骨文待了好多年的人一定適應不了的。

說實話,即使能力上符合,我作為HR也會擔心融合度怎麽樣。

他們一進來一看那個狀態,就是在外企養尊處優慣了。

這幾天聽說還有甲骨文員工去拉橫幅,覺得N+6還不滿意(因為N是以社會平均工資×3封頂)。

  為什麼甲骨文被裁員工不值得同情?

作為一個HR,我覺得甲骨文已經仁至義盡了。

他們肯定適應不了互聯網,互聯網裁員多野蠻啊,一分一分扣成本。

如果我是甲骨文員工,人到中年可能就業會有問題,但我依舊會理解公司。

我前天接到通知,昨天得知要HR來現場招聘。我們互聯網行業真的是非常忙,我今天特別高興能出席這個活動,終於能坐下來喝口水了。

為什麼說BAT也容不下甲骨文被裁的員工?

我自己從外企出來4年了,之前所在的企業做通信,和甲骨文差不多。

那會兒我們還有好多同事往甲骨文跳呢,甲骨文還是比我們當時要好很多的,但現在甲骨文不也這樣了。

我覺得,如果他們今天不出來,就是我的昨天。

跳出來應該是不後悔的。

(應受訪者要求,董洋為化名)

  關於中國互聯網行業熱議的996,我告訴你「嚴禁996,大部分平庸的程序員將毫無價值。」
  比年輕人貴,沒年輕人身體好,為什麼要你?HR眼中的「中年職場人」
  甲骨文中國大裁員首批900人,賠償金被讚很良心,但資深員工很不爽
  為什麼甲骨文被裁員工不值得同情?
  知名財經博主寧南山:讓精英去996,國家再幫著去收割全世界超額利潤,分配給全社會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