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互聯網巨頭害怕的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2019年1月,如日中天的拼多多差點死在羊毛黨的手上。

因為系統漏洞,一百元優惠券可以隨便買。

只差一點,這個電商傳奇就要血虧了。

  拼多多生死24小時:系統bug被網民瘋搶,為什麼「羊毛黨」會讓1800億巨頭恐懼?
  拼多多一夜被搶上億。有時候,人的良心只值100塊
  拼多多bug案:批量凍結涉事訂單,涉案優惠券總金額達人民幣數千萬元

本文來源: 蛋解創業

微信id:manjiechuangye

作者: 惟喬

世界上有沒有一種職業

可以用最少成本賺最多的錢?

可以用最少時間獲得最多的回報?

可以沒有技能賺得卻比有顏有才的人多?

甚至可以在四五線城市賺一二線城市的錢?

看這篇文章之前,相信你和我之前的答案一樣,擲地有聲兩個字:「沒有」,因為不勞而獲躺賺都是騙人的。

但看完文章,相信你也會和我一樣感慨:「原來還真有」。

今天,我們就給大家介紹一群生存在互聯網灰色地帶的職業羊毛黨。

他們有組織有紀律有完整產業上下游的去利用一些大型互聯網公司的運營規則甚至漏洞,套取各種補貼和獎金,少的月收入一兩萬,多的月賺幾十萬。

這些人一般活躍在什麼平台?有哪些曾經或現在很常見的薅羊毛手段?

給你介紹

套取新用戶補貼,年收入百萬

要說這群職業羊毛黨從什麼時候就開始有了,應該就是從大型互聯網公司有新用戶補貼那天開始。

所以我們介紹的第一種方法就是套取新用戶補貼,這也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手段。

一般情況下,一款App新用戶註冊都有補貼,多數是使用門檻很低的優惠券,比如買10塊錢的東西就能減9塊。

如果用戶每次買東西都想要優惠,那麼每次用新手機號註冊就行。

一般人因為只有一個手機號,所以都只會註冊一次享受一次優惠。

但是,有需求,自然就有供給。

一條養卡、註冊帳號、代收短信驗證碼、薅羊毛的產業鏈就這樣形成了。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圖片來源:新京報

產業鏈的上游是卡商,他們用貓池養著大量的手機卡,貓池是一種可同時支持多張手機卡的設備,根據機型不同,插口從8到2048不等。

通過貓池,手機卡可以直接撥號和接收短信,而上游卡商就靠售賣卡號和驗證碼賺錢。

中游是卡商平台,又稱為驗證碼平台,這個平台上活躍著兩類人,上游卡商和下游羊毛黨。

卡商將手機卡號碼和驗證碼放到平台售賣,羊毛黨可以在平台購買,平台提供軟件支持、業務結算,賺取分成。

根據驗證碼屬性不同,平台與卡商分成比例也不同。

據之前媒體報道,語音類驗證碼五五開,短信類驗證碼三七開,卡商占七成。

目前較大的卡商平台有星辰、Thewolf、愛樂贊、玉米、愛碼等。

平台手機卡很多,有的平台能提供上萬個網站的接收驗證碼服務,幾百萬張手機號。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除了手機號,微信號也成了銷售對象。

根據《騰訊網絡安全與犯罪研究基地》公眾號發佈的黑產市場微信號價格的變化趨勢數據,2018年6月,微信新號的價格8元一個,老號價格70元一個。

下游數量龐大的羊毛黨一般活躍在貼吧、社區、QQ群等社交媒體,發佈各種薅羊毛信息,還形成一套師傅帶徒弟的體系,收費從88元到888元不等。據《第一財經》報道,目前羊毛黨的直接從業者超過40萬人。

有些時候,羊毛黨厲害到能搞垮一個產品。

2015年11月,快操盤推出「充1分錢返500元」的活動,無限制提款,一夜被薅近億。

2018年12月,星巴克上線「星巴克App註冊新人禮」活動。羊毛黨迅速註冊大量虛假帳號,領取活動優惠券,導致星巴克緊急下線活動。

網絡安全廠商「威脅獵人」估計,短短一天半時間,按普通中杯售價估算,星巴克損失可能達1000萬。

為了防止被薅羊毛,互聯網公司也使出一些手段,比如短信驗證碼變成語音驗證碼,提高技術門檻;用戶手機號與手機識別碼綁定,一機一碼才認定為新用戶。

但是這些手段並不能杜絕羊毛黨,只能讓薅羊毛的成本越來越高。

不過,也存在一些公司為了沖用戶量,找到羊毛黨。

普通用戶是用戶,羊毛黨也是用戶,找羊毛黨,營銷成本低,難度也低。

尤其是互聯網金融行業,常規獲客成本極高,找羊毛黨則低得多。

一本財經曾報道,互金公司百萬的預算,如果全用羊毛黨,只需30-50萬,剩下的幾十萬的利潤分成。

一名互金行業運營人員,靠著頻繁跳槽,哪家公司預算高就去哪家,5年跳了7家公司,年收入早就過了百萬

這麼容易賺的錢,偶爾薅翻車的情況也有。

2018年,斐訊在京東推出0元購。

路由器標價399元,返現399元,錢返到合作的互金平台聯壁金融App中,一個月後可以提現。

羊毛黨一擁而上,想通過返現白拿一個路由器,結果遇到P2P行業爆雷,聯壁公司涉嫌違法犯罪被公安部門偵察,399也拿不回來了。

刷單套獎勵,月入十萬

有獎勵的地方,就有刷單。

O2O打車軟件大戰時,刷單非常瘋狂,特別是Uber。

2015年時,Uber在中國每天有上百萬的訂單,不過,有媒體爆出30%-40%是刷單。

當然也是Uber初入中國,完全低估了國人的小智慧。

Uber的補貼政策是每天跑滿10單獎勵120元,15單170元,20單220元。

新入司機每天完成20單甚至還有500元獎勵。

為了快速完成補貼單量,有的司機接到單,未到目的地提前結束,讓乘客再下一單,乘客可以使用兩次優惠券,司機跑一趟也有兩單。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Uber車主還建了刷單群,在群里有專門的黑話,輔助刷單的叫【護士】,車主稱為【病人】,刷單就是【打針】。

車主根據自己的位置讓【護士】下一單,然後開著空車跑一趟,完成後再把乘車費和傭金轉給【護士】。

車主則獲得平台的獎勵。

這種刷單手段還需要空跑一趟,要油費,最為初級。

高級一點的做法是帶著一堆手機坐地鐵,坐公交,坐火車,油費都省了,不僅車主可以刷,沒有車的人PS一張駕駛證和行駛證,在大街上隨便拍一輛車,照樣可以註冊成為車主。

更高級的做法是利用模擬軟件 虛擬定位,足不出戶就能刷單。

只需要買一個可以修改串號的安卓手機,同時登錄幾個乘客和司機帳號,通過電腦虛擬操作,模擬跑一圈就完成一單。

可變成本幾乎為零。通過刷單,月淨收入可以達到1.5-2.5萬。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也有職業刷單人,專門幫司機刷單,一個月最高月入10萬

如今去打車,遇到一些司機還能給你講一講當年的盛況,言語間流露出自豪。

後來,只剩下一家公司,打車刷單也就消亡了。

但是刷單仍然活躍網上,哪里有補貼,哪里就有刷單。

外賣,拼團,生鮮電商,互聯網金融,統統不能幸免。

雙12線下活動時,武漢出現一名刷單哥,帶著百部手機代刷優惠,一天賺上千元。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手動刷單,這種薅法,不侵權不作弊,平台拿你也沒辦法,缺點就是成本有點高。

P2P借貸「黑吃黑」月入十萬是基礎

你看中人家收益,人家看中你的本金。

P2P爆雷讓很多參與者傾家蕩產,觀望者望而怯之,但在一些人看來,爆雷算什麼,714高炮算什麼,從來都不害怕和緊張,他們看到的全是撈錢的機會。他們就是擼貸大軍,P2P網貸的另一端用戶。

平台有1000%的年化利率,照樣貸,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打算還錢。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擼貸者只需要買一張電話卡,養卡半年,一次性下載幾百個網貸App,挨個貸款,貸完後立馬剪卡,從此人間蒸發。

電話卡里的所有通話記錄都是偽造的,親朋好友都不會被催收,身份證地址也找不到人。

擼貸大軍在網上至少有幾十萬人,有擼得多的,一次性擼出50萬。他們從不認為自己不道德,反而還站在道德高地:我們不是老賴,我們只是高利貸的終結者。

2017年底,現金貸監管後,一部分人還清貸款,上岸重新做人。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這樣做風險非常大,你必須和現在的朋友圈斷絕關係,不能再用自己的身份證辦手機卡,還可能成為老賴。

於是有P2P從業人員不自己擼貸,而是下海當起了中介教別人擼貸。

他們熟悉平台的規則和風控體系,知道如何才能擼更多的錢,甚至還會買通一些現金貸的風控主管。

中介從內蒙古、甘肅等西部地區尋找客戶,這些地方信息相對閉塞,還不知道現金貸是什麼,當地人也沒有違約等不良信息。

中介教他們用現金貸貸款,貸到錢後對半分,幾天之內就能下款6萬。

貸款的人拿3萬,中介拿3萬,當地人收入一個月才兩三千,這比他們一年的收入還多。

有的中介提成更高,甚至高達70%-80%,也就是貸1000塊,中介拿七八百,貸款人只有兩三百。

幹得好的中介,一個月最高有50多萬收入,少的時候也有10多萬。

中介一般還搞培訓,教別人如何擼貸,一個月下來,培訓費就能賺幾十萬。

還有些客戶資質太差,貸不款,中介就會將這些信息收集起來,與平台合作,註冊帳號,但不下款,每個帳號也有8-10元的返傭,一個月下來也是兩三萬收入。

總之,無論你有錢沒錢,貸不貸款,每一位客戶的價值,都要榨乾。

在擼貸大軍的行動下,平台被擼垮也是常見的。

有平台創始人透露,自家產品被擼貸大軍看中,當自己正高興用戶增長時,卻發現一個還款都沒有,一天損失高達70萬。

這些擼貸者從來不怕催收,網貸平台通常用「呼死你」來催收,而他們開發了防爆軟件,只要輸入手機號、身份證號和貸款平台名稱,平台的催收座機就會被攔截。擼貸者還會主動進攻,反向轟炸催收電話。

在很多反催收的群里,只要提供被騷擾的截圖,一些老哥會免費幫網友轟炸催收。

PS:薅羊毛有風險,搞不好被罰款,還可能坐牢。

做號集團:洗一篇稿賺幾萬

今年3月份,知名自媒體三表龍門陣寫了篇文章,自述企鵝號被盜經歷,一名叫露露的河南女子,用他的號平均每天發五篇娛樂八卦文章,六十天收益高達7.5萬,最高一篇文章分了1.2萬。而自己之前日常更新文章卻根本沒賺到錢。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相信,全天下自媒體人都會好奇,內容平台一出手補貼幾個億,但自己辛苦更新原創,一共也就賺了幾十塊錢,補貼都到哪里去了?

在露露的背後,就是做號集團,補貼都被他們拿去了。

補貼一般是根據閱讀量來算,閱讀量越高,收益越高。做號集團對各平台內容特點把握得非常到位,能做到量產高閱讀量爆文。

他們雇傭兼職寫手來洗稿,以學生、寶媽和上班族為主,群里領取任務,價格通常為千字10元。

也有全職寫手,公司開在二三線城市,工資一個月三四千元,加上提成,優秀者月入過萬不是問題。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通常,洗稿內容集中在娛樂明星八卦故事,利用明星效應,調動起讀者窺私欲,再靠著勁爆的標題和捕風捉影的內容,能帶來大量閱讀。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圖片文章可能出自大媽之手

一篇文章閱讀量過百萬,廣告分成 補貼,收益多的上萬元。

據新榜報道,30人的做號集團,一個月平台分成700多萬

還有UC平台上有留言,一日收益達900元;兩年拿下一輛路虎;期待下月收入破4萬。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倒賣付費課程:零邊際成本

凡是能倒賣的,統統不能放過。

知識付費課程火起來時,一些人通過眾籌的方式實現低價購買課程,一門課程199,100人眾籌每人也就2塊錢。

既然能眾籌,何不自己當二道販子?

只需要把課程復制黏貼,放到某網盤里,轉手就能在網上賣幾塊到幾十塊,幾乎不需要成本。

通過網盤分享,後期更新也能做到同步,不用再一個個地重 新髮給顧客。

想學習的人也很喜歡低價課,199的課程,9塊9就能買到。

二道販子再通過淘寶,百度貼吧、微信群、個人號等渠道推廣,哪有不賺錢的。

有些人做倒賣,3個月就賺到20萬

互聯網黑產:那些職業羊毛黨到底如何月賺幾十萬?

從二道販子買過課程的人,同樣做起三道販子、四道販子……你永遠不知道你買到的課程是幾手,但這無所謂,質量都一樣。

行業競爭大了,有的二道販子開始注重服務。

他們做的服務甚至比平台原版還好。

當平台還在單門課程銷售時間,他們已經開始做包年服務,一年99元,可以看幾乎所有主流平台的內容,包括得到、喜馬拉雅、混沌大學、千聊、荔枝微課、網易雲課堂等等。

論品類,他們已經超越了任何一家平台;論價格,他們也有優勢,能賣得不好嗎?

除了知識付費課程可以轉手賣,盜版遊戲、電子書等一切付費稀缺資源都成為販賣對象,單價雖然低,做起來靠量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以上介紹的5種互聯網黑產薅羊毛手段,已經有些過時了,現在互聯網平台對付手段也變高明了,薅羊毛的操作空間也越來越少。

於是羊毛黨開始把對象放到傳統企業。

這些企業上網後,反作弊的經驗普遍不足。

一個風口過去了,他們又去追逐下一個風口。

  拼多多生死24小時:系統bug被網民瘋搶,為什麼「羊毛黨」會讓1800億巨頭恐懼?
  揭秘東南亞「殺豬盤」:中國剩男剩女的人生屠宰場
  在菲律賓,有20萬中國人靠騙同胞為生
  解析中國福彩醜聞:彩票就是智商稅,窮人供養貪官。
  【黑吃黑】中國擼貸大軍崛起:一次擼幾百個超利貸,買車買房從不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