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拍照賺錢的網紅模特兒們,以後沒工作了

本文來源:好機友

微信id:goodjiyou

作者:機哥

還記得之前火到國外的「淘寶奶奶」安天天嗎?

作為一個專業的淘寶服裝模特,她 15 秒可以擺出 30 個動作,一個小時可以拍 57 件。

  「中老年」服裝模特兒真面目,「15秒擺30個動作」走紅,馬雲邀她比賽( 附影片 )

機哥不懂行情,如果說拍一套衣服可以賺 200 塊……

那她一個小時就到手 11400 元

近年來,隨著各種電商平台的繁榮,很多模特靠此賺了不少錢。

但可能不需要多久,這飯碗要不保了。

日本有家公司開發了一款 AI,簡直就是衝著淘寶模特去的——

自動全身模特生成 AI

名字很直白,它的功能就是生成完完全全虛擬的模特全身圖。

不 bb,看作品:

沒錯,圖中三個不斷變換的模特,全都是用 AI 生成的。

性別、人臉、髮型、穿著想變就變。

堆在一起極為壯觀。

這一大票模特圖都是運用了時下流行的 GAN(生成對抗網絡),「捏造」出來的。

關於 GAN,機哥已經介紹過很多次,但這次的不同之處在於:

過去的 GAN 大多著力於人臉生成,而如今不僅僅有臉,整個身體都有了。

解析度也很高,可達 1024 x 1024。

來,機哥用放大鏡考驗一下它。

乍一看上去,你們能分辨得出它和真人的區別嗎?

反正機哥是佩服得五體投地,表情真實,體態自然,四肢和五官都沒有出現大的 Bug。

至少拿來做網購平台的產品照,一點問題都沒有。

事實上,商家們早就想這樣幹了。

比如知名服裝品牌 H&M 在八年前推出的海報:

你看這些姑娘們,除了臉、膚色和髮型不同,體態基本一致。

顯而易見是用電腦生成的啊(不過那時候還沒有 GAN,估計主要是靠合成)。

H&M 的發言人承認了這一點,他們覺得這樣可以簡化拍攝流程,讓顧客能專註在衣服而非模特上。

翻譯成人話:省錢啊!

隨著技術進步,GAN 生成的圖片總有一天會變得毫無破綻。

那你覺得,到時候商家會願意花錢請模特、請攝影師、請修圖師,費時費力拍一套產品圖。

還是……坐在電腦前按一個「生成鍵」?

答案顯而易見。

  「朱茵換臉楊冪」爆紅視頻製作者:從此大家要知道,爆料視頻也可能是假的(附影片)

說到這裡,一定有人會杠了:

這種 AI 生成的模特圖,沒有靈魂。

呵,你還真以為現在的 AI,還是當年那種懵懂無知的 AI 嗎?

想要給人工智慧註入靈魂,其實沒那麽難。

去年,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的研究人員,就開發出了一款「心理變態」的 AI——

Norman

機哥也不知道 MIT 開發這樣的 AI,是不是閒得蛋疼,咱也不敢問。

機哥只知道這個 Norman 是真的夠變態的。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心理學界有一套被廣泛使用的人格測驗方法,叫「羅夏測驗」。

是瑞士的一位精神科醫生赫曼·羅夏發明的。

長得還有點像布拉德·皮特……

他精心製作了 10 張毫無意義的抽象墨跡圖,給被試者看,並讓他們說出看到之後聯想到的東西。

以此來評估被試者心理狀態如何。

我們來看看 Norman 在「羅夏測驗」中表現如何。

第一張圖。

你們覺得像什麼?

機哥感覺有點像蝙蝠,或者……黑白色的燕子風箏。。

普通的 AI 認為它像「一群鳥兒坐在樹枝上」。

而在 Norman 眼中,這張圖代表:

What the F……

好吧,這可能是個意外,我們再看看第二張圖。

機哥覺得這像兩個黑衣紅帽人,在擊掌。。

普通 AI 覺得它像「插著花的花瓶」。

那麽,Norman 怎麽看呢?

???機哥對著圖片看了大半天,都沒看出哪裡有男子。

我們再給它最後一次機會,第三張圖。

這張我倒是看到人了,像是兩個女人一起提著一個水缸。

普通 AI 的看法和我差不太多:幾個人站在一起。

然而 Norman……

剩下的七張也基本是這樣的結果,Norman 腦海裏的畫面得一個比一個恐怖。

這樣變態的靈魂,你喜歡不喜歡?

如果不喜歡,沒關係,MIT 還造了好幾款任君挑選。

2016 年,他們開發出了恐怖圖像 AI——

夢魘機器(Nightmare Machine)

這玩意擅長把普通的圖片轉化為恐怖的圖像

同樣的,咱們用作品說話:

左邊是初始的圖像,右邊是夢魘機器經演算法轉換後的圖像。

說實話,我看著是有點瘆得慌。。

再來幾張:

泰姬陵這個是真嚇人,但埃菲爾鐵塔還好,甚至有點梵谷的感覺。。

但大體來說,夢魘機器是抓到了一點「恐怖」的精髓。

除此之外,MIT 還開發了好多奇奇怪怪的 AI。

能寫恐怖故事的 Shelly

能將城市景觀變成災難後風格的 Deep Empathy

雖說這些 AI 具體有啥用途還不明,但起碼它讓我們知道:只要會調教,AI 什麼姿勢都會。

AI 有能力成為天才,幫助人類完成工作。

也很容易變成惡魔,喚起人類心底的恐懼。

誰都不知道 AI 會在哪一天突然覺醒,但在那之前,我們應該對它嚴加約束。

否則,被它們幹掉。

  AI換臉是網民「報復」的新武器
  新華社推出全球第一個AI主播,能坐能站能帶手勢(附影片)
  「朱茵換臉楊冪」爆紅視頻製作者:從此大家要知道,爆料視頻也可能是假的(附影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