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啟程赴美前夕,川普又發推了

2019年5月6日,川普凌晨發推特造成中國千股跌停之後,各界都在看劉鶴要不要去美國。

5月7日,中國官方宣佈劉鶴確定赴美協商。

5月8日晚間,川普又發推了。

川普的意思是:

中國撤回(意指本已談好的)和嘗試重新談判的原因,是希望能和喬拜登(美國前副總統)或軟弱的民主黨人「談判」。

你猜怎麼著,那是不可能發生的!

中國剛通知我們副總理(劉鶴)正要來美國做交易,好吧,但我很高興有一年超過1000億美元的關稅來充實美國國庫。

對美國來說太棒了,對中國來說不太好。

5月6日的川普推文,中國互聯網消息管制,微博上連川普的推特截圖都不能發。

像這樣:

但是網民已經採取了對策:把圖倒過來

5月8日的最新推文,已經通過這種方式流傳。

自6日以來,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每天都發多篇貼文談貿易戰。

5月8日晚間,老胡最新貼文是長文,轉載如下:

中國人討厭貿易戰,但我們為什麼無需懼怕貿易戰,我們為什麼能終將打掉華盛頓的囂張氣焰?

中美貿易戰升級的風險嚴重增加,這當然是壞事,一旦出現美國全面加征關稅的最壞情況,肯定會對中國的經濟運行產生一定影響。

但這種影響是能擊垮中國國運的嗎?當然不是。

按照華盛頓的威脅,美國最終將對近6000億美元的所有中國輸美商品都加征25%的關稅。

在實際情況中,這肯定做不到。

而且一些產品即使加稅,也不意味著就不能賣到美國。經濟學家認為,如果其中有一半商品無法向美國出口,這個估計已經是很高的。

中國的對美出口約占中國全部出口的16%。也就是說,美國全面加征關稅後,在很糟的情況下可能有8%(也就是上面說的「一半」)的中國出口產品需要轉換渠道消化。

有經濟學家分析,這8%的一半被消化掉有很高的概率可以實現。這樣下來,中國會有4%的出口受到影響。

由於出口對中國經濟拉動的份額一直在下降,這種影響轉化成GDP以後,肯定是一個很小的百分之零點幾。

上述分析大體是將美對華關稅戰影響進行滿格評估來計算的。

但美國政府真的能夠把全部中國輸美商品都加征關稅,並且維持一年以上的時間嗎?非常難。

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10%的關稅,和將全部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美國從中國的進口超過其總進口的1/5,中國人不妨試著想一想,如果我們的政府將超過1/5的進口商品加征25%的關稅,會對中國經濟的運行方式和老百姓的生活產生多大負面影響呢?

進口產品的物價將上漲一截,很多企業和商業銷售者需要緊急更換供應商,這會是一個惱人的混亂過程。

美國市場的大量電子商品、運動器械、玩具、寵物用品、各種單車和兒童車的大部分都要在去年漲價基礎上再漲價,聯邦政府多了關稅收入,老百姓卻要更多掏腰包,想想會有多少抱怨聲。

中國不會不作出反應。

首先美國農民將看不到恢復對華出口的希望,在美國生產的汽車和普通機械設備再難向中國出口,正迅猛增長的美國對華服務貿易出口也將陷入困難,美國的能源產業振興計劃將失去向中國出口的動力。

現在美國兩黨都支持對華強硬,但新的大選很快將拉開帷幕,到時候「愛國」是大家的,搞亂美國經濟、惹惱消費者的責任卻會全部推給共和黨政府。

這幾天美國豆農協會和工業委員會已在強烈要求政府抓緊與中國達成協議,帶著全面對華貿易戰參加爭取連任的競選,將是共和黨巨大的政治風險。

中國是美國「極限施壓」政策壓不倒的一座山。

在與中國達成協議之前,華盛頓與歐洲、日本等大經濟體開展強勢談判的計劃將幾乎無法實施。

加上朝鮮問題也陷入僵局,特朗普政府引以為傲的攻勢外交將出現四處碰壁的形勢,它會成為選戰中的笑柄。

中美全面貿易戰是非理性的,美國政府是它的發動者,華盛頓不是不想與中國做生意了,而是拍腦袋認為它可以任意決定美中貿易的規則,並向公眾許諾通過極限貿易戰實現中國讓步更大、對美更有利的貿易格局。

而如果貿易戰一直打到2020年美國大選,美國方面顆粒無收,付出的全是代價,金融市場嚴重動蕩,那的確將是經濟史上最大的政治笑話。

中國有黨的堅強領導,有在困難面前保持團結的巨大體制優勢,我們完全有能力最大限度地消化、管控好對美出口減少帶來的損失。

如果美國政府忘乎所以,拒絕實事求是地處理中美貿易糾紛,那我們就只能很遺憾地把上面所說的政治笑話送給美國現政府了。

如果特朗普政府就是要與中國做一次這樣的極限政治競賽,我倒是覺得,那會是很好看的。

  川普宣布對一批中國進口商品提高關稅至25%,後續還有一批(附網民評論)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談中美貿易戰,內容被稱為「風向有變」。(附網民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