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穿越羌塘無人區失聯50天的杭州90後,獲救後拒繳罰款惹議

本案當事人有三人,男主角失聯,女朋友和另一位朋友救援。

只有朋友認繳,男主角和女朋友拒繳罰款。

以下內容來源:紅星新聞

2019年5月7日消息

5月5日上午,失聯50天的90後徒步愛好者馮浩,與搜救人員在青海格爾木市烏蘭烏拉湖東側50公里處相遇。

在馮浩自己走出無人區後,當日下午馮浩告訴紅星新聞,謝謝大家的關心,目前他挺好,他們要在青海的派出所處理完事情,才能回拉薩。

5月7日凌晨,與馮浩同行的隊友李志森發微博稱,「林業局處罰了:5000元。15天內交齊!我接受!我也寫了保證書,承諾再也不會違反法律法規!」

「公安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其違法事實與依據是:2019年3月5日到2019年5月6日,非法穿越國家自然保護區。並給予5000元的處罰,2019年5月21日前將罰款交到指定銀行。

5月7日早上,西藏安多縣林業局派出所向紅星新聞確認,就李志森、馮浩以及馮浩女友林夕(非本名)三人非法穿越羌唐無人區一事於5月6日晚上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各罰款5000元。

工作人員表示,在5月6日晚上10點左右做完詢問筆錄後,經過現縣和市局討論後決定給予5000元的行政處罰。

他說,李志森已經接受處罰,「他現在可以離開這裡返回拉薩或去其它地方了。」

但是馮浩和林夕對處罰有異議,馮浩認為他是初犯,罰款5000元有點高,而林夕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一分錢罰款都不會交。

「他們二人不接受這個行政處罰,要走行政復議,今天我們會帶著他們到我們縣法院或檢察院走行政復議。」

據了解,2017年4月5日,西藏自治區林業廳發布公告稱,嚴禁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組織或進行非法穿越活動,嚴禁通過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向新疆阿爾金山、青海可可西里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非法穿越活動,對涉及自然保護區的違法違規行為將依法嚴肅查處。

此前,日土縣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員曾向紅星新聞確認,馮浩他們此次穿越是違法行為,「我們本地有規定,禁止人員私自穿越羌塘無人區的」。

以下內容來源:北京青年報

5月7日,北青報記者從安多縣森林公安局獲悉,會對馮浩和林夕進行勸導,且該案尚未結案,當事人申請行政復議,行政處罰不停止執行。

若逾期不履行行政處罰決定,或可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兩人拒繳罰款的消息傳出,引起網友的指責。

以下是《新京報》整理的中國各地搜救費用影片

以下是失聯50天後尋獲的新聞。

來源:錢江晚報

奇蹟真的發生了!在羌塘無人區失聯50天的杭州90後小伙找到了!

「人出來了,活著就好!」中午12時09分,天津小伙李志森發了一條朋友圈,難抑激動

他訴錢報記者,大約半小時前,他們在烏蘭烏拉湖東側遇到馮浩(此前本端報導為尊重家屬意願,用化名「王清」),「當時他剛好在那裏遇到了一輛卡車,他就上車,坐了一小段,我們剛好遇到車,就把他拉到了占姆拉村(音)」。

他是憑藉毅力活了下來

李志森說,馮浩現在身體狀態還算不錯,精神特別好,身體可能瘦了15公斤以上。

據馮浩講述,他是憑藉毅力活了下來。

李志森介紹說,「他兩天一包乾糧,每袋乾糧的分量是200克,最後斷糧7天多,就這樣撐過來的。他還吃草根,所有能吃的東西都吃了。」

他們計劃現在先前往拉薩,休整一下。

李志森說,今天上午11點,他手機最後的信號消失在距離烏蘭烏拉湖60公里處。

當時,「河水解凍了,麻煩了,車過不去,看看我們能不能徒步走走。」

沒想到這一走就碰到了馮浩。

▲烏蘭烏拉湖附近的樣貌。

正好趕上其女友生日

李志森和另一名隊友林夕(也即馮浩女友)在無人區一共搜救了5天,一度絕望,但他們還是相信馮浩依然活著。

▲馮浩與女友也即另一位隊友林夕重逢。

另一位林夕的朋友李陽(化名)得知消息也非常激動,他說,今天剛好趕上林夕的生日。

對於之前李志森說到的,馮浩為何突然離隊?

找到馮浩後,馮浩依然沒說明原因。

「我們就是相互問好,很平常。而且據馮浩自己說,他覺得穿越羌塘很容易,沒有難度。」李志森說。

李志森說,因為交通不便,他們估計最遲得兩三天後才能回到拉薩。

他選擇了一人橫穿無人區

李志森說,此前,他們判斷馮浩只剩下兩種可能:一種是自己去橫穿,另一種則是撤退。

「長熱保護站他沒去,他上岸的東南側五公里的工地他也沒去,那基本可以斷定馮浩選擇了一人橫穿。」

時間緊迫,他們記得馮浩只有六罐G5液化氣罐,後來應該是用沒了。

他和林夕曾一度在310公里處發現的馮浩單車轍印,跟了四十多公里,和計劃的穿越軌跡路線基本一致。

「從車轍的新舊程度來看,和我們的時間基本一致。」李志森說。

▲烏蘭烏拉湖附近的樣貌。

李志森說,出發前他其實曾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甚至對可能的後事作了安排。

他們家人也都知道,但阻止不了為戶外探險付出生命的人。

「我們三個人出發前都是各自準備各自的裝備,按照三人計劃的時間路程氣溫準備的。」

「我還記得在我登第一座山的第二天晚上,因為我實在是太累了,馮浩就給我泡了包山之廚。」

「他人其實很好,喜歡搞怪,就是情緒不穩定!」

奉勸後來者吸取教訓

西藏林業廳曾於2017年4月發布禁止在羌塘組織非法穿越的公告,李志森也說,要奉勸後來者吸取教訓,「太多人瞞(冒)著生命危險深入無人區搜救!」

日土縣公安局關於搜救馮浩的最新消息表明,馮浩在和李志森、林夕在邦達錯分開後,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他自己繼續橫穿羌塘。

在離穿越的起點310公里處,拜若布錯的北面,搜救人員發現了一條山地車車轍,還有43碼鞋的腳印,這個與馮浩的特征基本吻合。

再分析當時沒有其他人員穿越,所以可以肯定是馮浩獨自橫穿留下的車轍。

李志森和林夕在3月20日到達拜若布錯西北面。

從現場留下的馮浩的車轍和李志森、林夕的車轍對比,可以判斷馮浩到達拜若布錯的時間和他們兩個到達的時間相差不多。

救援人員沿著車轍追蹤了四十多公里,發現馮浩的車轍基本上是按照原計劃的穿越軌跡行走的。

馮父直說「謝天謝地」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接起電話,馮浩父親鬆了一大口氣。幾分鐘前,他接到了馮浩的電話,兒子已經走出了無人區。

此前,由於他曾給兒子發郵件,希冀走出無人區的馮浩看到後,能給他回復。今天,他終於等到了馮浩的消息。

從4月25日開始,他在西藏度過了煎熬般的10天。由於無人區範圍過大,此前的多次搜救均沒有結果。

昨天,馮浩父親剛剛回到了杭州。他本來計劃回家籌款,「直升機搜救需要50萬元,之前去的急,沒來得及帶錢。」

即便如此,專業人員告訴馮父,結果不一定理想。

和兒子通完電話,他打算即刻飛往拉薩。

「他的身體還比較虛弱,之前在無人區還斷糧了還好幾天。」

至於馮浩之後的生活,父親不想多加干擾。

「他是個大人了,之前在國外工作都很獨立,我們信任他。」

  為什麼要建國家公園?中國的國家公園現況如何?
  圖集/中國人什麼都愛看,看的人成了鏡頭下的【圍觀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