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情侶辭職旅遊半年惹議,花了人民幣50萬,原本要買的房漲了150萬,值得嗎?

本文來源:都市快報、新聞晨報、紫牛新聞

五一小長假結束,無論是主動在朋友圈「放毒」的,還是被「拉仇恨」的,都該收心上班了。

俗話說得好,一個人偶爾「拉仇恨」不難,難的是天天「拉仇恨」

如果這個人連續在朋友圈拉了200多天「仇恨」,那簡直就要人神共憤了。

杭州就有這麽一對年輕的「神雕俠侶」。

三年兩次裸辭自駕遊,每次都持續半年以上,總共花費人民幣50多萬元,行程86000多公里,實現了環遊中國。

(裸辭,意指未找到下一份工作就辭職)

羨慕嫉妒恨?等等。

這對小情侶回到杭州後,吵了好久,還被父母埋怨。

因為,出去之前就想買而沒買的婚房,這兩年漲了150萬元。

男主人公小龍(化名),杭州人;女主人公小西(化名),東陽人。

兩人都是26歲,2015年同時從西安一所大學畢業後回到杭州,分別在兩家互聯網公司上班,當時月薪只有六七千元

平時工作壓力大,談戀愛的時間比較少,小龍答應女朋友,等存夠錢了,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把失去的浪漫都補上

「裸辭自駕不是因為出身豪門,更不是一腔孤勇,而是我們不想有那麽多的『以後有時間再說』。」小龍說。

2016年7月,入職剛剛一年的他們,雙雙辭職,開始第一次環中國自駕遊。

車是小龍家裏先前給他買的。

小龍在大學畢業實習的時候做過旅行線路規劃,因此行程由他安排,同時負責開車。

他把兩人所有的工資和兼職收入總計15萬元做了規劃,約定花完就回家

旅行的過程確實浪漫,帶著心愛的人,領略了祖國的壯美河山。

小龍從此變成了詩人,每天發在朋友圈的話風都是這樣的:

我們曾一起在零下48度的漠河凍得跳腳;

也曾手牽手在南海三沙群島留下愛的詩篇;

也曾在中國最西邊帕米爾高原被沙塵暴追著跑;

更有了一起患難的情誼。

2017年元旦,兩人結束第一次自駕遊,行程3萬多公里。

回杭州之前,他們發出求職簡歷,人還沒回到杭州,就收到好幾家公司的邀約。

所以一回杭州馬上就開始新工作,仍然在互聯網行業,薪水還比辭職之前漲了將近一半

第一次成功嘗試大大鼓勵了兩人,第二次裸辭自駕遊很快來到。

2018年5月,也就是新工作做了不到一年半,兩人又辭職了

這次計劃是要把第一次沒有走到的地方全部走到。

行前還發生了一點波折,第一次自駕遊的車意外燒壞,兩人只好花了近20萬元又買了一輛,其他預算也增加到了20萬元,不過仍然沒有問家裏要錢,也沒借錢。

歷時八個月,兩人於2019年元旦回到杭州。

小龍說,兩趟下來,總行程86000公里,全國90%以上的地級市都去過了,北到漠河北極村,南到三沙,西到紅其拉甫山口,凡是車能開到的地方,都會想辦法去。

車不能到的地方,就再坐火車、飛機甚至馬車、雪橇去,其中僅在新疆的行程就超過10000公里,順便還到東南亞逛了一圈。

途中也發生過意外。

經過汶川的時候,一段因為地震而廢棄的國道沒有標識,他們開到一條隧道,越開越怕,退出來繞到旁邊才發現,隧道盡頭就是懸崖。

都說旅行是最考驗情侶感情的時候,他們也沒少經歷。

小龍喜歡提前安排行程,小西喜歡隨遇而安。

小龍說,經過多次大眼瞪小眼之後,兩人的感情比出發之前更融洽了。

然後,矛盾卻在回來之後悄然發生。

首先是找工作不像上一次那麽順利,返程前發出的求職簡歷,一直到春節後才有回音,去了幾家公司面試,都不是自己中意的。

而且當被面試官問到為什麼有半年的空檔期的時候,常常會被貼上「工作沒有責任心」、「說不幹了就不幹了」的標籤,所以兩個人求職的過程並不順利。

求職還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小龍說,主要是預算超支。

他不得不動用了準備買婚房的首付,回來之後杭州的屋價比出發前更貴了,父母開始嘮叨、埋怨。

小龍說,第一次出發之前,他們看中了良渚那邊的一套排屋,總價250萬元左右

當時資金缺口不大,但小兩口一心想出去玩,就說服父母,自駕遊再回來買房。

結果第二次又出去玩了。等到今年年初回來,房子總價已經漲到400萬元左右,資金缺口越來越大

父母給他們算了一筆賬,兩次出遊總共花了50多萬元,如果其間不辭職,兩人的工資收入可能有二三十萬元,再加上房子漲了150萬元,一進一出就是200多萬元。

因此責怪他們旅遊浪費錢,耽誤了買房,小兩口也感受到了壓力。

不過,小龍和小西並不後悔。

小龍說,「很多人都會說,等有時間了,等有錢了,等孩子長大了,等退休了……再去做自己想要的。」

「但是基本說過就過了,不會真正去做,在我看來,這樣才是後悔。」

「而且兩趟旅行之後,眼界,胸懷,開闊了很多,看待事情會更加平和些。」

「對不同的事物、想法、信仰,也會抱著虛心、虔誠的態度去看待。」

他透露,下一趟自駕旅行計劃在三年之後,等買了房結了婚,讓父母安心了,就辭職去歐洲自駕遊。

小龍自己有個個人公眾號,發了兩次自駕遊行程。在自駕遊總結貼下面,支持和反對意見旗鼓相當

支持者說:小時候有首歌叫《我想去桂林》,有時間沒錢,有錢沒時間。夢想一定要有,趁著年輕拼搏去追。

反對者說:沖動是魔鬼,他們是怎麽想的?其實可以一邊工作,休假時間再出去自駕遊,勞逸結合也很好的。

還有人說:有些人表面上風風光光,背地裏連套房都沒有……

知乎上有一個熱門的問答,問題是:

在中國工作一段時間辭職去旅遊回來再找工作,如此往復的生活,在現有體制和各項社會福利制度下行得通嗎?

熱門回復是這樣的:

不管在不在中國,這種工作半年一年,就辭職到處玩的人,都是得不到晉升的。

然後很多行業,特別是外企,是有黑名單的,像這樣的人幾次以後就找不到工作了。

換句話講,他能選擇的職業只有作家、獨立攝影師這一類的工作。

如果是銷售、前台之類的,他是掙不夠錢的。

所以說到底就是個錢的問題,他能掙到足夠的錢,寫書掙幾百幾千萬,怎樣都無所謂。

如果掙不到錢還要浪,那得了病,遭了災,老了沒有養老,也不要怪國家不管你。

看來,為稻梁謀還是擺在第一位的。

2019年5月6日,這對情侶接受媒體採訪表示:「花的都是我們自己的錢,我們敢想敢做。」

以下是受訪影片

  深圳25歲女孩加入美國陸軍空降兵,自述從軍經過爆紅,也激怒了一些人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嗎?
  23歲掙夠100萬,央美畢業的她周遊世界:「世界不是別人嘴裡的樣子。」